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六十七节 破冰 1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六十七节 破冰 1


  月华如霜,洒落在小院内。

  蚊香带来的味道不是那么好闻,但是却能有效的驱蚊,否则坐在这小院里纳凉那就得变成蚊虫的最佳餐点。

  欧阳锦华和卢野打开门时看到敲门的是谁时都不禁楞怔了一下,赵国栋素来没有在家里办公的习惯,这很多人都知道,而且水井巷这里的确太明显了,所以即便是和赵国栋关系密切的官员们,也不怎么来这里,他们宁肯在外边选择地方。

  不过无论如何出现在门外的是都是一个意外,尤其是对于欧阳锦华来说,这更是一个意外,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陈英禄。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疑惑归疑薪,欧阳锦华还是忙不迭的将陈英禄迎进了门。

  陈英禄既然来了,当然不是冒然登门,而后赵国栋笑着迎出来也证明了这一点。

  欧阳锦华发现自己虽然来了安原有这么久了,自认为自己对安原政坛上的这些风风雨雨已经有些了解了,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似乎还差得很远,原来了解的很多东西似乎都还停留在浅层次的表面上。

  ……………………………………………………

  两瓶啤酒,外加带有浓郁,味的卤猪脚、卤鸡翅以及一盘煮huā生,搁在院子里,还真有点路边摊的味道。

  赵国栋下定决心给陈英禄打电话时,也是满怀犹豫,但是最终他还是拨出了那个已经很久没有拨打过的电话号码,他相信当陈英禄接到这个电话时,恐狗一样是唏嘘感慨,只不过谁也不会因为些许情感上的激荡,就会改变各自的立场。

  当然在具体事宜上,赵国栋也不觉得双方就没有可供沟通协调的余地,这才是他打这个电话的根本原因。

  陈英禄没有多少犹豫就接受了邀请,这让赵国栋既有些担心,也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但是很快他也就抛开其他别样心思了,就事论事”这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

  “秘书长,我们有些时间没有在一起聚一聚了吧?”赵国栋端起啤酒杯小口的抿着酒,月光洒落在小桌上,简单的几样菜,桌案上摆着的烟依然是娇子,即便是当了省领导,陈英禄似乎也从未改变过他的习惯”这让赵国栋似乎有点回到了昔日还在怀庆的时光。

  “唔,省长,自从你离开怀庆,似乎我们就没有在一起过了,不过世事轮回,本来就很难说得清楚”咱们现在不又在一起了,这算不算是缘分?”陈英禄的川音已经在相当程度上被安原本地口音同化了”但是川渝口音、滇鼻口音以及安湘鄂口音本来就有些一脉相承之处,所以影响并不大。

  “缘分,嗯,算是缘分吧,都说千年修得同船渡,能在两度在一起工作,那至少也有千年缘分吧?”陈英禄依然是那副沉静中落落大方,看得赵国栋也是感慨万千。

  想当初他和陈英禄之间亲密无间的合作,怀庆发展蒸蒸日上,如果自己没有离开怀庆,那么怀庆又会是一副什么样的景象?当初自己一门心思想要把怀庆打造成为内陆的深圳,集成电子产业已成气候,城市规划格局已成,可是????”自己和陈英禄之间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产生隔阂的,又是什么原因最后发展到最后那一步的?

  具体原因赵国栋心中已经有些模糊了,但是和陈英禄实非赵国栋所愿,但是有些事情却是不以自己的意愿所转移的,而他也能理解陈英禄,处在他当时那种境况下,也许他坚持自己的看法一样是他唯一的选择,在那种事情上,没有真正的谁对谁错,从历史的发展观来看,同样也没有谁对谁错。

  “是啊,一晃四五年就过去了,咱们从怀庆这个平台又转战安原这个大平台上,很多事情实非当初所料,有时候回想起来也不禁很有点悠然神往的感觉呢。”赵国栋有意想要把气氛造得轻松一些。

  “过去的事情值得回忆,但是却不会再回来,立足现实才是根本。”陈英禄也估计赵国栋肯定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和自己沟通,或者说是需要和凌正跃沟通,想要通过自己作为桥梁。

  他在来之前就梳理了一下这一段时间的工作,很快也就确定了大致目标,似乎除了琵琶溪科技长廊的问题就再无其他值得赵国栋上心的事儿了,只是在琵琶溪科技长廊的问题上凌正跃成见很深,陈英禄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掺和,但赵国栋主动邀约自己,他也不想因为不想介入这件事情而恶化双方关系,所以选择接受邀请,来听一听看一看但不表态也许就是唯一选择。

  赵国栋微微蹙眉,陈英禄是牟性格沉稳坚定的角色”想要轻易说动对方,并不容易,即便是抛开立场,要想说服他也并不易,但是如果能够真正说服对方,那么他能发挥的作用也不容小觑。

  到安原这么久来,赵国栋感觉姿正跃从某种程度上甚至比对齐华和龙应华更为信任绮重,正是基于这个原因,赵国栋才希望能够在陈英禄这里获得突破。

  “是啊,秘书长,摆在我们这一届人的现实很严峻,我回到安原这一段时间里几乎每天脑海中都在琢磨着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安原该怎么办,该怎么发展,怎样发展才算是符合历史发展潮流的,怎样发展才能让群众满意,才是群众所希望的。”

  赵国栋也不想再多绕圈子,今天他就是打定主意要和陈英禄好生交流了一番,有在怀庆的工作基础经验,无论自己对对方,还是对方对自己,都有一个可供交流沟通的基础,即便是这几年各人境遇不同,但是在很大程度上看待一些问题的根本原则还是不会变的。

  陈英禄端起酒杯呻了一口,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得是,就我们国家目前的阶段来说,发展依然是摆在我们面前主任务,只有发展才能真正解决问题,我觉得我们安原更像是一个缩小版的中垩国,既有先发展起来的地域,同样也有落后地区,还有曾经辉煌现在沉沦的地区,更有一大片处于混沌希望求得更大的发展的区域,这样复杂的一个环境下,省里边怎样来制定出一个因地制宜确实可行的方略来,值得深思。”

  当了省委秘书长之后陈英禄的气质似乎也蜕变升华了不少,至少给赵国栋的感觉是陈英禄比起当年还在当副省长时显得更自信和沉稳了,话语中流露出来的气势即便是内敛之下依然有一种韧性的坚执。

  “秘书长,这正是我们面临的具体难题,中垩央已经意识到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个政策精神已经走到了一定程度就需要调整了,要求各地党委政丵府要把实现共同富裕提到更高更重要的地位上来考虑,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个政策精神在前一二十年的确起到了打破僵化体制的先进作用,但是鉴于社会情况的复杂性,更多的普通民众缺乏致富和提高收入的手段,这就需要党委政丵府通过调整机制来促进更大一部分人受益,缩小收入差距,扩大中产阶层的比例,提高低收入阶层的收入,促进发展平衡,社会和谐。”

  赵国栋端起酒杯示意,陈英禄点点头,和赵国栋碰了一碰,一饮而尽,然后拿起一颗huā生”录开,放进嘴里。

  “我们安原的发展很不平衡,在这一点上凌书垩记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曾经和我谈到过这个问题,怎样来确保发展较快地区继续保持现有速度,更重要的是要促成落后地区的面貌变化,这才是实现发展平衡和社会和谐的关键,在这个问题上,省里应当考虑把更多的资源向贫困地区倾斜,做到雪中送炭。”

  陈英禄的话语中已经隐隐有所指了,赵国栋意识到陈英禄其实早就知道自己邀约他来的目的了,所以才会先行给一些暗示。

  难道说凌正跃对省里支持绵州的意见是认为肥上添膘?这也未免太机械的看待问题了”不错,绵州现在的状况在全省也算不错”但是那也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琵琶溪科技长廊会带来什么,那是对整个安西地区甚至整个安原的科研实力都会起到巨大的推进作用,这是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怎么能把这个项目和一般的固定资产投资项目混为一谈?

  话题还没有正式打开,赵国栋就被陈英禄到了预防针,这让赵国栋真有些郁闷,他很想就这个问题和陈英禄探讨一番,但是觉得现在似乎氛围还没有完全达到那种可以敞开心扉畅所欲言的境地,他希望能够有一个比较宽松融洽的氛围下让自己可以和陈英禄像当年他当市委书垩记自己常务副市长时那样坦荡的交换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