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六十八节 破冰 2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六十八节 破冰 2

  赵国栋沉默不语,陈英禄仇不做声,两人都只是静静的品尝着啤酒和huā生的滋味儿。

  该怎样来挑开这个话题?赵国栋有些犯怒,要说这桩事儿和陈英禄没啥关系,他是省委秘书长,在没有上常委会之前,这件事情他可以不闻不问,这不是他的工作,但是赵国练希望可以通过他来实现说服凌正跃的目的。

  他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引起多大的争论,这本来就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工作,怎样让这项工程继续运作下去,最终实现结果,这就是赵国栋考虑问题的出发点。

  “英禄秘书长,我记得我们当时在怀庆的时候就澄江的发展也曾经探讨过,澄江依托为建阳几大机械装备制造仓业和我们怀庆的机器设备制造产业配套而实现了经济的腾飞,在怀庆仅次于归宁和怀州,但是前些时日我和怀庆的干部在谈到怀庆目前的情况时发现澄江在怀庆经济体系中所占比例已经很微不足道了,甚至早就被庆州所超越。”赵国栋慢慢的道。

  陈英禄点点头,这个情况他也知道,澄江的机杭加工制造行业曾经辉煌一时,由于地理位置好,正好处于怀庆和建阳两市之间,建阳的发电设备制造、通用机械生产都颇负盛名,而怀庆的机床生产、石油钻采设备生产也有相当基础,靠着为这两市的大型企配套,澄江工业经济也很是风光了几年,但是随着建阳经济起伏不定,而怀庆机床生产和石油钻采设备生产配套更多立足于本地,澄江优势逐渐丧失,几年间机杭加工产业便没落下来这也让陈英禄一度牢嘘感叹不止。

  “那秘书长觉得澄江机械加工产业因为什么原因没落下来?”赵国练淡淡的反问一句。

  陈英禄略加思索,也猜刻到了赵国栋话语中的含义,点点头”“澄江机械加工产业的没落有多重原因,对于外界依赖太大,完全依靠为建阳和怀庆几个国有大型企业配套太过于单一这是主因,一旦外界因素发生变化,他们就难以适应,像建阳近几年工业不振,而怀庆几大厂配套在庆州和归宁发展很快,也抢走了澄江的订单合同,在这样激烈竞争下,他们无法生存下去。”

  “那他们为什么无法生存下去?据我所知澄江也并非所有的仓业无法生存下去,只是绝大多数仓业生存艰难,但是依然有一些企业脱颖而出在竟争中独占鳌头,比如泰隆重工、宇达机电等几家知名企业,他们的产品甚至打入了安都市场,像安都的安宇汽车、安飞集团、安航集团等等这些国家超大型企业都成了他们的用户,甚至像宁陵福田汽车、光华集团也都不远千里到澄江订货。”,赵国栋不动声色道。

  “哦?”陈英禄因为在担任副省长时也没有分管工业,当秘书长之后这些更不属于他的工作范畴,虽然依然关心怀庆的发展,但也只走了解大概情况,知晓澄江的工业陷入了低谷,但是并不清楚具体情况“那这几家企业肯定有其过人之处才是。”

  “对,泰隆重工和宇达机电这几家企业有一个共同持点就是比较重视研发,尤其是针对市场变化和用户的要求,在研发上不断加大投入,另外也根据产品要求在设备加大投资,所以迅速成长起来,而其他绝大部分企业老板呢?在市场红火订单不愁的时候,赚得钵满盆肥,却安于现状研发上不投入或少投入,设备更新换代上不愿意投资,却愿意买别墅开豪车,一旦市场发生变化,便束手无策,无法满足市场需要,当然就栽了下来。”赵国栋一脸思索表情。

  “秘书长,我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其实就像说明一个问题在工业经济发展这一块中,尤其是制造业,对研发上的投入相当重要,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华为集团之所以能够在国际市场上风生水起,无他就是依靠每年在研发上的巨大投入,使自己的核心技术一直保持对竟争对手的优势但是研发的根本是什么,除了资金投入外,还要求有坚实的人力资源基础,这是科技研发的根本。

  陈英禄慢慢回过味来,赵国栋这是绕了一圈提醒自己,科学技术研究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性,科研人力资源则是研发的基础。

  “但是我们安原在面临一个巨大机遇的时候,却企图置身事外,我觉得无法想象和理解,琵琶溪科技长廊是经过国家发改委批准的重大科技建设项目,是目前我们国内航空航夫、机电和核能利用几方面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最重要的基地项目,这个项目的建成不谈其他,仅仅是对我们安原的科研能力的提升就是难以用金钱来计算的,而这些能力的提升对于带动我们安原尤其是安西北的确的航空航天、机电制造、核能设备和材料产业发展的作用更是无可想象,可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可是现在却遇到了困境。”

  陈英禄微微坐眉,他没有插话,只是静静的听着赵国练略略有些激昂的话语,也在思索怎样来对这个话题进行探讨。

  “不错,我仔细看过关于这个项目的一些协议,对方的要求的确有些苛刻,而且后期又出现了这些问题,如果这只是一个单纯的商业项目甚至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我都会毫不犹豫建议予以否决,甚至要追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但是这个系列项目不比其他,它是一个科学研究的大型综合体,从基础领域研究到应用研究,其带来的影响不能用单纯的经济效益来描述,纤以我觉得在出现问题可能影响到这个项目的进度时,省里需要站在一个更高更远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

  对方把话说到这个份上,陈英禄知道自己不说话就没有意思了,他也不想托辞什么自己不清楚内情而和稀泥,事实上他对于这个问题也作了一些了解,因为他知道在这个问题上,迟早会在常委会上有一个说法。

  “省长,我对于这个项目可能没有你了解得那样详细,但是也做过一些调查,琵琶筷项目原本是应该由国防科工委主导来建设的,虽然国防科工委目前面临裁并入工信部,但是并不代表它承担责任义务就会消失,所以我觉得这个主导单位依然应当是国防科工委或者说工信部,这是一;这个项目的重要意义我也承认,但是不能因为重要我们省里就要承担不该由省财政买单的责任,这不符合程序,否则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了,这是其二。当然我也不认为省里就一点作用都不发挥,协调国防科工委,另外通过其他一些方式来推动建设进度,我觉得还是可以的,只是省里不应当变为主体,省财政不能为此买单,这一点应该明确。

  陈英禄语气平和,但是态度也很坚决,他本来不需要这样明确表明态度,但是他不希望给赵国栋留下一个自己是在故意推请敷行的态度,所以也就坦然阐明自己态度。

  “秘书长,我觉得你的看法有些偏差,或者说太狭隘了。

  ”陈英禄的观点让赵国栋心里也是一宽,他就怕对方虚与委蛇,那样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而对方这样坦率的说出看法,也说明对方在这个问题上愿意沟通,这正是他希望的。

  “哦,呵呵,省长,只要你能提出更合理的观点来,我洗耳恭听。”陈英禄笑了起来”虽然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已主客易位”但是他还是觉得似乎有点回到以前那种状态的味道了。

  赵国练也不客气,很直白的把自己的想法提出来,认为省里虽然承担主体责任并不意味着就一定要动用财政资金来买单,实际上科技长廊和绵州城市发展一脉相承,其中有很多可供变通操作的方式。

  另外赵国练也明确提出绵州目前面临很大困境和压力,如果借助这个项目,可以实现绵州工业经济结构的调整,对于启动整个安西北的经济发展都有着无可替代的作用,而绵州如果继续这样妻靡下去,作为有着仅次于安都的大挑大型国有企业的绵州市可能就会丧失这样一个战略机遇,而由此产生面负面作用甚至可能引发整个社会不稳定,这也会给全省带来负面影响。

  两人在如何变通操作上也进行了一番探讨,陈英禄虽然不太赞同省里要作为主体介入,但是也承认如果省里要介入通过这种方式介入最好,而绵州面临的困境也会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对全省局面也相当不利。

  赵国栋感觉到陈英禄的态度还是有了一些松动,或者说陈英禄本来在这个问题上就不是很坚决,只不过在自己面前很好的装出了一副坚决反对的态度,而寻求到了一些共同观点,也让气氛变得轻松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