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七十一节 艰难抉择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七十一节 艰难抉择

  待许必成和罗锐二人离云,会客室里才安静了下来。

  无论是杨劲光还是张宏伟抑或是梅久荣,都知道许必成这一走,只怕又要生出无限风波起来。

  这个项目非比寻常,三百亿的投资,无论是摆在哪里都是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肥肉,甚至可以说哪怕是要在环保上付出一些代价,只怕很多省份都要毫不犹豫的承受下来,这一点赵国栋和杨劲光以及张宏伟都很清楚,这也是让他们感到巨大压力的主要原因。

  并不仅仅只有通城才能提供所必须要的天然气资源,四川、重庆以及新疆,都一样可以提供,也许他们在综合条件上不及安原这边,但是如果安原这边要求太过分的话,也很难说这中间会不会生出一些波折来,即便是最后依然落户通城,只怕省里边还维持着表面和气的关系就要彻底破裂开来。

  赵国栋不想这样,但是似乎情况又由不得他。

  卢卫红仗着获得了凌正跃的支持,很显然在自己上一次提出来的一些问题和要求上就有些敷衍了事了,在他看来大概谁也无法阻挡这样一个巨大项目,谁要是给这样一个项目过意不去,那就是给自己过去不去。

  杨劲光注意到赵国栋脸色也有些阴沉,显然是对通城的表现很不满意,但是杨劲光认为赵国栋在这个问题上态度过于强硬和草率了。

  三百亿的投资,你也难怪通城要不遗余力的推进了,而且他们认为巴斯夫和中石化已经承诺了要在环保上完全按照省环保局的要求来办理和建设,要绝对确保这个项目对周边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和生态环境没有影响,只不过现在项目还处于预审阶段,你要让项目方马上就要拿出具体的方案和意见来,的确有些强人所难。这也难怪通城方面不太愉快。

  凌正跃完全有充足的理由支持这个项目,甚至在常委会上,凌正跃也肯定会获得绝大多数常委的支持”杨劲光认为在目前这样的态势下贸然激化双方矛盾,非明卑之举。

  “省长,我觉得我们还是要考虑通城和这个项目的实际情况,有些要求可以让项目方在项目建设过程中逐步做到,不一定非要在之前就要兑现,这要求太苛刻了。”杨劲光咂吧着嘴巴沉吟道:“持币而骄对于德国巴斯夫和中石化这样的业界巨头来说很正常,这样大的投资,我想搁在其他省市,只怕他们还会更傲慢,通城或者说咱们安原实际上并没有多少选择余地。”

  赵国栋明白杨劲光话语中的意思,实际上德国巴斯夫和中石化已经在上一次和自己交换意见时做了一些让步,毕竟自己是从发改委出来的,又在能源部干过”无论是中石化还是巴斯夫都清楚这其中底细,对于自己的意见他们不可能毫无触动,或者说不可能不拿出一点动作来,哪怕是虚以委蛇,那也得有点实际的东西来装点门面才行。

  “劲光,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你觉得如果我们坚持我们的要求,他们会和我们闹翻么?也就是说他们另选他地的可能性有多大?”赵国栋神色严肃。

  杨劲光吃了一惊”瞅了一眼赵国栋的面色,试探性的道:“省长,这没有必要,很多问题可以通过协商来解决,双方都可以做一些妥协,只要是我们认为是原则方面的条款他们能做到,一些细节上”我觉得我们可以让一步,带到后续项目开工建设之后再来逐步完善。”

  “。萝,我就怕中石化和巴斯夫嘴巴上说得好,真正开了工之后,只怕你就无力干预了。”赵国栋轻轻叹了一口气”摇摇头,“我太了解中石化和跨国巨头们的德行了,你以为他们的社会责任感有多高?你以为他们就真的是全心全意为地方经济谋发展?在商业利益和社会道德责任感面前”他们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商业利益,或许德国巴斯夫算是做得好的了”但是我们不能不防啊。你不在前期把这些细节完善好,我担心到后来大家都看到建成之后的利益,在他们心目中一些环保上的问题不过就是些无足挂齿的微末枝节了,你想想,到那时候,你觉得我们能叫停这样一个大项目么?只怕来自各方的舆论和压力都得让你下不了手。

  杨劲光默然不语,他承认赵国栋所言属实,尤其是在目前安原的政治环境下,凌正跃已经表现出了急不可耐的“谋发展”情绪,谁要是敢于“阻碍经济发展”在他心目中就是该要搬开的拦路石了。

  之所以赵国栋来了安原这么久凌正跃和赵国栋还能保持着表面上的和平相处,未尝不是凌正跃也有希望赵国栋能在经济发展上拿出一份像样的“,礼单”出来,这样也可以让安原的分量在全国有所上升,让他脸上也有光,如果你赵国栋并没有能表现出特别的东西来,只怕凌正跃的耐心就难以维持太久了。

  杨勐光担心在这个项目上,凌正跃会想岔路,特别是卢卫红又是凌正跃很欣赏的人物,凌正跃难免不会认为赵国栋会是存着故意为难卢卫红的心思,甚至会觉得是不是赵国栋怕通城抢了宁陵的风头才会如此,如果这份心思一起,只怕凌赵二人只怕在处处问题上都要起别扭了,杨劲光也就是最担心这一点。

  “省长,我们不能预设各种可能,我们只能就目前的态势和项目本身来考虑问题,或许你所说的可能都存在,甚至极有可能变成现实,但是作为一级政府,还有各行政职能部门,我想是有责任有权力也有能力在事前事中对项目进行监管的,我们也有足够的力量来防止、约束和解决可能出现的问题和已经出现的问题。”杨劲光斟酌着言辞,“就像你说的,我们可以针对这个项目,单设监督小组,督促项目业主在做得不足的方面予以纠正和改进,但是鉴于这个项目的重要性和时间性,还是应当实事求是的考虑现实发展需要。”

  赵国栋苦笑着低垂下头,却是不语。

  “省长!”杨劲光是真有些急了,如果赵国栋在这个问题上坚持不让步,他也的确可以找到支撑的依据,但是这必然会恶化他和凌正跃的关系,这甚至会超过这件事情本身,两人搭班子才两个多月时间,这就要酿成巨大风波,可以想象得到,中堊央会怎么看,这对于赵国栋的政治形象影响会多大?

  赵国栋明白杨劲光的担心所在,问题不在于这件事情本身,而在于这件事情可能引发的某种情绪,他何尝不明白?但是赵国栋也有他的担心,一旦在这个问题上开口子,如果其他地方也都群起效仿,日后也许便是如洪水漫堤不可收拾了,当然这只是一种最糟糕的设想而已,关键是赵国栋不想在这个问题上随意做出无原则的让步。

  “劲光,我知道了,让我考虑考虑。”赵国栋心里充斥着一股说不出的苦涩,他早就知道即便是坐在省长这个位置也未必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行事,只不过没想到这种挫折感来得这样快。

  ……………………………………………………………………………………

  其他人都走了,赵国栋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有些疲惫的瞑目沉思。

  他不是那种拘泥不化的人,但是有些问题的取舍上是要承担风险苒。

  倒不是说怕承担政治风险,关键在于这个问题上承担政治风险和道德风险值不值,他认为不值,这说是抗洪抢险或者处置突发事件,需要做出一个承担政治风险的决定,他赵国栋不怕,但是像这样一个商业项目,而且还要搭上道堊德风险,他觉得不值。

  是不是真的不值呢?在外人眼中,是不是这就是一个单纯的商业项目?或许在很多人眼中,这是一个关系到通城发展振兴的契机,这话也没错,赵国栋琢磨着,尝试着从对方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分析问题,以期能够说服自己。

  自己有没有下意识的带着某种敌意的情绪呢?是不是在这个问题上就没有一点回旋余地?内心深处有没有因为卢卫红和凌正跃走得太近就想要寻找理由来刁难呢?

  一个问题,你似乎也很难用绝对客观的态度开看待分析一件事情。

  杨劲光的担心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凌正跃会怎样看这件事情?而且赵国栋也可以想象得到只怕在这个问题上常委们基本上都会一边倒的支持凌正跃,这对于自己可能就是一个难以承受的打击,会让自己失分太多,会让自己今后的工作陷入巨大困境。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这句话现在用在自己身上,合适么?准确么?

  赵国栋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