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七十二节 惺惺相惜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七十二节 惺惺相惜

  张宏伟悄悄回来时,欧阳锦华正在和卢野收拾着屋里的东西。

  “张主任。

  ”看到张宏伟回来,欧阳锦华也有些高兴,老板兴致不高,这让当秘书的心里也不好受,赵国栋是极少有这种意兴阑珊的情形的,即便是心情不好,但是精神状态却能保持着一种正常状态,但是今天他却发现老板似乎有些消沉的感觉。

  所以欧阳锦华也特别希望这个时候有人来找老板,至少这可以分散一下老板心里不良情绪。

  “省长在不在?”张宏伟点点头,他和欧阳锦华也是老熟人了,没有那么多客套。

  “在,一个人呆屋里呢,情绪不太好,张主任您来得正好。”欧阳锦华脸上泛起喜悦的表情。

  “唔,那我去陪省长聊一聊。”张宏伟颌首。

  “嗯,没准儿省长就等着你呢。”欧阳锦华福至心灵一般的笑着道。

  张宏伟也笑了起来,这家伙的确有些灵性,难怪赵国栋这么欣赏他。

  自己回来之前也是思考再三,看样子赵国栋这个时候似乎一直没有见人,没准儿就像欧阳锦华所说的,赵国栋就等着有人能够来聊一聊,排解一下他的烦恼。

  ……………………………………………………………………………………

  赵国栋这个时候的确希望有人来和自己聊一聊,张宏伟来了,这让他很高兴。

  “省长,是不是觉得这件事情很纠结?”张宏伟捧着欧阳锦华送上来的青坪青针,据说这是省长某位老部下送来的,省长很喜欢。

  “嗯,纠结这个词儿用得很好的确是符合我现在的心态,纠结。”赵国栋琢磨着这个词儿的味道目光有些散漫,“取舍两难啊,偏偏你还不能不作出一个让你怎么都难以释怀苒决断。”

  “省长,其实这就是一个心态问题,您不必把这事儿看得太重看开一些,也就可以很轻松的面对了。”张宏伟对赵国栋的心态揣摩得很准确很透彻,“不错,这个项目的确很重要,存在的环保风险也很大,但是从项目前期提出的方案来看,项目业主也是有一些思想准备,也打算要在环保设施上投入只是和我们的要求还有一些差距。”

  “嗯,这正是我担心的。”赵国栋点点头。

  “我知道你担心后期这些跨国巨头和央企巨子们不按省里的要求来办,担心他们到时候尾大不掉不听招呼,担心省里强行干预介入会引来非议和矛盾激化,其实我想到时候我们是可以通过其他一些变通方法来解决的。”张宏伟显然已经有了一些腹稿。

  “哦?说来听听。”赵国栋其实也估计到了张宏伟的办法。

  “也不是啥新huā样,就是让我们的行政监督和舆论监督相结合,尤其是充分但媒体积极性调动起来,钉牢它无论是跨国巨头还是央企,舆论的监督有时候比我们行政监督的更有效,尤其是外资企业,他们更重视他们在华的声誉,他们担心舆论一旦热炒起来会引发强烈民族主义情绪,迫使行政部门做出更为严厉的惩罚,所以只要我们灵活把握好其中的度我相信这个问题应该在可控范围之内,而央企那边,他们真要不听招呼,省长,我相信你也能找到合适的路子来拾掇他们。”张宏伟微微一笑。

  赵国栋吐出一口恶气面带一丝无奈的苦笑,“宏伟,本来就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程序为什么我们自己要把它搞得这么复杂,给人感觉其中有莫大的诡谲阴谋一般你说这是何苦?”

  张宏伟也是无奈的摊摊手,“省长,这也是国情使然,我们作为局中人,也只能遵循这种看起来并不阳光甚至有点灰色的规则,好在我们问心无愧就走了。”

  “宏伟,还不仅仅是巴斯夫和中石化这个大项目,据我所知还有一个化工项目也是翘首以盼,通城天然气资源丰富,加上运输条件优越,安原化工集团和中化投资集团有意共同出资在通城建设一今年产六万吨丁二醇和八万吨精甲醇的综合化工项目,投资规模也在五十亿元左右,中化投资出资四十亿元,占股百分之七十五,昨天中化投资集团的老总和我打了电话,近期会来安原考察这个项目的可行性。”赵国栋淡淡的道。德国巴斯夫和中石化的这个项目在前期对于外界刺激就很大,通城气田项目我们安原方面按照原来的协定是有相当的份额用气比例的,中堊央有意要让我们安原把这部分用气比例让出来,现在还在扯皮呢,我估计随着日后通城气田进一步开发,我们安原省承受的压力还会更大,你也知道,能源部已经屡屡在国务院发难,要求调整比例,认为通城气田储量和出气量已经远远超出了当初的规划,所以必须要修改协议,前两天苏副总垩理也和我打了电话谈了这件事情,征求我的意见,估计苏副总理也和凌书堊记谈了这事儿,大概也是这件事情让凌书堊记有了压力,才会这样吧。”

  “哦!”张宏伟不知道这其中还有如此奥秘,看似普通的一件事情还牵扯到中堊央政丵府和地方政丵府的博弈。

  在通城气田的份额气比到上一直是一个争执不下的焦点,从应东流担任省委书堊记期间就是如此。

  当初通城气田的开发是中石化主导,但是应东流当时相当睿智而富有远见,要求安原省政丵府和通城市政丵府方面也应当积极参予,中石化考虑到如果能够把地方政丵府拉进来可以极大调动地方政丵府积极性,同时也没有想到通城气田的储量和产量会达到如此高的水准,所以也就同意了安原省投资公司和通城投资公司分别出资占股,其中安原省投资公司占到了百分之二十的比例,而通城投资公司因为财政拮据,只出资占到了百分之五的份额,所以通城油气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依然是中石化占股百分之七十五而绝对控股。

  “省长,您的意思是这个项目也会刺激到其他投资看来通城化工领域投资?”张宏伟若有所思。

  “嗯,这是不可避免的,随着通城气田天然气产量不断增大,加上省里正在建设的都南铁路将会进一步延伸到通城,甚至有可能和东北边的鄂省铁路网连接起来,通城的交通优势还会进一步凸显,如果能够进一步扩展通城港的水运能力,通城的发展优势还会进一步增强,吸引更多的投资是必然的。”赵国栋点点头,“我担心的是这个项目开了一个不容乐观的头,那么下一个呢?你又怎么来约束规范以后的投资?但是正如你担心的,如果我们这个时候拖延下去,你在份额气的使用问题上,也许中堊央就会觉得你现在消化不了,那么能源部提出的调整份额气比例,那我们省里就难以有充足的底气来应对啊。”

  张宏伟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原来赵国栋早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甚至心里边早就有了定意,只不过他还缺乏一点说服他自己内心坚执的理由。

  想到这儿张宏伟也有些感动,像赵国栋这样当领导当到这个份儿上,不说绝无仅有,至少也不多了,能够这样对得起自己肩膀上的责任和道堊德良心,不能不说他当这个省长至少在政治方面的道堊德素质上绝对过得了硬。

  “省长,车道山前自有路,活人难道还能被尿憋死?不管它是跨国公司还是央属企业,毕竟是在咱们安原这块土地上,它就得服从以及行政职能部门的监管,难道还能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张宏伟定了定神,认真的道:“我们现在可以提出一些意见,要求他们按照法律法规规定的办理,把我们的职责履行到,假如他们在后期出轨,那我们也有言在先,严格履职他们也说不出什么,至少我们可以避免现在和凌书堊记那边闹得不愉快,毕竟这个项目是他现在最看重的,我们可以让一步,但是并不代表我们就丧失了我们的原则,这样做我觉得也算是有理有据有节了吧?”

  张宏伟的话深合赵国栋心中所想,这位从国家发改委下来的角色让赵国栋越来越满意,很有点最初自己在西江时的霍云达,在宁陵时的竺文魁和鲁能的味道,惺惺相惜这个词儿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唔,看来目前也只有如此了,不过我既然恶人都已经当到了这个份儿上,如此灰头土脸的收兵,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啊。”赵国栋脸上浮起一抹笑容,眼睛里也闪动着诡谲的笑意,“宏伟,你说咱们这样退让,是不是也该争取一些东西呢?”

  张宏伟也笑了起来,他太了解这位老上司了,“琵琶溪科技长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