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七十四节 出路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七十四节 出路


  “凌〖书〗记,会议除了研究二季度经济发展走势之外还有没有其他具体议题?”

  陈英禄很随意的一句话却让凌正跃沉思良久,好一阵之后才缓缓道:“琵琶溪科技长廊建设项目和德国巴斯夫中石化通城MP四一体化项目都要议一议,另外,把张宏伟的省长助理问题也一并讨论了吧。”

  解英禄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凌正跃会主动提及张宏伟的省长助理问题。

  虽说原来在党代会之并的常委会上讨论过这个事情,但是却被搁置了放在党代会之后来研究。

  常委会研究事宜都是有一定的定制,常委们可冉就研究议题提出来,但是是否列入常委会研究议题却必须要由〖书〗记来确定,这也是作为班长的权力。

  赵国栋没有主动提出要研究张宏伟省长助理的事宜时,凌正跃却主动要过问这件事情,这也发出了一个奇怪的信号,难道说凌正跃要主动向赵国栋示好换取对方在通城项目上的让步?这好像不太符合凌正跃的作风,而赵国栋也不是那种在这些问题上可以做交易的人才对,但凌正跃这样提出来,自然也就有其目的意义才对。

  “好,那我就把议题送到各常委们手中去喽?”陈英禄也不多问,点点头,平静的道。

  “送吧,二季度全省各地市发展情况和一些重要经济指标都要送到常委们手中,另外也把其他兄弟省市的情况整理出来做一个对比,让大家一目了然,要让大家感觉到紧迫性和压力。”凌正跃沉声道:“不要躺在功劳薄上妄自尊大,谦虚使人进步,骄傲让人落后这句话永不过时。”

  陈英禄默默点头,这话还是有些针对性,看来自己先前的猜测还是有些偏差,凌正跃和赵国栋之间看来还得要在通城和琵琶溪科技长廊问题上斗一番嘴”或许两人都已经做好了妥协准备,但是却要这个会议上阐明各自的观点。

  想到这儿陈英禄内心也不禁微微冷笑,看来观点之争从一开始就要贯穿始终,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似乎听起来有些无奈”但是人的见识经历都各不相同,在世界观和人生观赏一样有些或大或小的差异,在具体问题的看待上就更不可避免的存在歧义了,那么发生斗争就是很正常的,关键是怎么来引导这种争斗,让斗争化为良性竞争,让斗争竞争都在可控范围之内,这才是王道。

  现在就要看凌正跃的驾驻掌控力以及领导艺术能否与赵国栋性格上的桀骜不驯以及不屈不挠的一面达成一个完美妥协状存了。

  陈英禄发现自己真的很有点期待这一次常委会了。

  ……………………………………………………………………………………

  赵国栋默默走在田头”盛夏时节,稻田里湿气升腾,人行其间,味道不一般。

  千州市委〖书〗记卓宁和市长铁英紧随其后,赵省长专门要到这水。上来看一看,看来也是担心今年安原天气有些异常,伏旱对于千州这种丘陵地区影响更大,加上千州水利基础设施薄弱”这靠天吃饭的地方一旦天老爷不长眼,那这些地方的农民就得面临巨大的收成压力。

  “老卓,老铁,千州情况不容乐观啊。”赵国栋取下头顶上的草帽子随手扇乎起来,“这红岩渠只能管得到这一片,水量也有限,但是地势在高一些的那边”就不行了吧?是旱地吧,收成能不能保证?”

  千州是赵国栋最为陌生的地方之一,王甫美虽然在千州当了几年市委〖书〗记,但是赵国栋也只是去过寥寥一两回,而且也多半是在千州市区”真正千州下辖的八县一区里,除了千州市区所在的千山区外,其他各县他都没有真正去过”顶多也就走路过而已。

  紧邻怀庆市青坪县的黄垄县算是千州市八县一区中条件中上的区县了,安黔铁路路过这里”而安矜高速也在建设之中,但是由于从千州到蛉省之间地形崎岖破碎,安矜铁路建设工程虽然投入远远超出了最初预算,但是依然在建设工期上延后了一年多,算得上是一条huā血本的道路了,而安矜高速在设计时就是问题不断,几易其稿,所以虽然安黔高速公路很早就提出来了,但是真正投入建设也是前年才开始真正动工,估计要这条高速公路建成,至少也是两三年后的事了。

  “赵省长,这边主要还是靠天吃饭,黄垄县水田也就只有紧邻红岩渠这一片狭长地带,其他都主要是旱地,土豆。玉,米、红薯是主要作物,但是即便是旱地遇上天老爷作怪,一样也是无法保证,除了水利基础设施比较薄弱外,地形上的客观限制也是一个主要原因,所以现在黄垄也在积极探索耐旱作物的套种,我们现在在一些县份上推广油葵种植,从去年情况来看,效果相当好。”卓宁紧跟着赵国栋的步伐。

  这样的暑天,赵国栋能带着一帮子人在田间地头一走就是一个多小时,省政府秘书长梅久荣直接告饶在阴凉处等着了,卓宁和铁英一帮人都有些吃不消,只不过看到赵国栋健步如飞,他们俩也只有带着市里边一帮人跟上。

  “嗯,老卓,调整农业产业结构,很有必要,但是要注意几个问题,一要尊重农民自己意愿,二要充分发挥党员干部的示蒂效应,三要注意市场经济规律,特别是那种一拥而上发展某项产业更需要注意,否则一旦市场出现波动,受伤害的还是农民,四是要鼓励发展农产品初加工和深加工产业,像油葵种植发展起来了,那么油葵榨油以及综合利用的企业有没有?可不可以搞公司加农户的方式?尽可能的减少风险,这些问题一级党委政府都要认真考虑。

  ”

  赵国栋这几天一直在千州调研,千州情况不容乐观,实事求是的说无论是穆刚还是王甫美,都没有能够真正找准千州落后的症结,或者说发现了问题,但是却没有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千州经济这几年依然发展乏力,安弊铁路的通车并没有给这座城市带来多大变化,准确的说千州市区给人的感觉依然是十年前的宁陵那种味道,就在宁陵农民人均收入已经逼近八千五百元时,千州千州农民人均纯收入却不到三千元,只有宁陵三分之一,这样悬殊的差距让人触目惊心。

  千州是仅次于安都和南华的全省第三大人口大市,六百八十万人。中,农村人口占到百分之八十五以上,城镇化比例很低,而大量的农村劳动人口缺乏必要技能,加上顾家恋家的习惯使然,没有像南华那样的外出务工习惯,大量农村劳动力都窝在家里,导致千州农民工资性收入很低,这也是千州农民收入偏低的一个重要因素。

  千州市委市府也一直在艰难的寻找着为农民增收的路子,对于千州市委市府来说,期望一下子能让经济发达起来有些不太现实,在农业上下功夫增收似乎还更靠谱一些,毕竟几百万农民,除非能够让这个地区的老百姓改变观念走出去,否则要想在短时间内提高他们的收入,难度很高。

  从开发种植经济作物到发展养殖副业,从农产品加工到果蔬栽培,千州市委市府也是绞尽脑汁,但是收效不佳。

  赵国栋在千州调研这几天里也是和卓宁、铁英两人探讨过几次,想要为千州几百万农民寻找到一条致富的路子,但是始终未能如愿。

  调整农业产业结构也是一条路子,但是你全方位铺开调整,那也就意味着调整效果就要大打折扣了;发展民营经济,听起来很动听,但是千州历来是一个较为封闭的农业地区,民营经济发展氛围和基础都很薄弱;引进大项目?千州无论是道路交通条件还是基础设施都属于比较落后的地区,而且缺乏自然资源,人力资源虽然比较丰富,但是又缺乏必要的技能培训,这些都限制了工业在这个地区的落户生根,企业都是要讲求盈利的,当慈善家没有人愿意来。

  几番探讨下来,赵国栋和卓宁、铁英还是基本上有了一个意向性的意见,那就是单单寄希望于那一条路子就要让千州改变面貌不太现实,得多条腿走路。

  农业结构调整要适度推进,改变目前靠天吃饭状况:要鼓励农村剩余劳动力走出去打工,获取工资性收入,同时市县两级要在省里支持下积极开展职业技能培训:要在政策和项目上有意识向千州倾斜,鼓励劳动密集型产业到千州落户,吸收消化本地农村剩余劳动力,增加农民工资收入;争取部分大项目,确立工业支柱产业:加快第三产业发展,利用千州众多土特产和比较丰富的旅游资源,发展旅游业为主的服务业。

  这也是赵国栋带来的省政府政研室一帮人和赵国栋、卓宁、铁英一帮人一周以来反复研讨得出的结论”没有多少新意,但是却似乎是无可选择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