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七十五节 探寻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七十五节 探寻


  卓宁是应东流在安原执政末期从安都调任千州市委书垩记的,从安都这个省会城市一下子到千州这个全省倒数第一的贫困地区,即便是一跃成为一把手,一样让卓宁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摆在他面前的问题依然和前两届一样,怎样让几百万农民脱贫致富,解决了这个问题,那他就是千州的救世主,解决不了这个问题,那他就是狗屎不如。

  说实话这一年多来卓宁也是很huā了一些心思在如何改变千州面貌上,但是效果不佳。发展工业,没有基础,没有配套产业,没有熟练劳动力,没有资源,谁愿意来?发展农业,但是农业上做文章要让农民解决温饱问题不难,但是你要想让他们手里有钱huā,腰包鼓胀,却不容易,尤其是现在农业项目上,你稽稍有点成果,立即就会引来一窝蜂的跟风,于是第二年保管价格一落千丈,损失惨重,这已经成了农村中一个普遍现象了。

  说实话,卓宁真有些佩服赵国栋在宁陵的表现,一个典型的农业地区就能在赵国栋手上三年时间脱脍换骨,就算是宁陵正好赶上了一些机遇,但是丝毫不能掩盖赵国栋在其中表现出来的卓越才能,所以当赵国栋这一次来千州调研,而且一呆就是一个星期时,卓宁既感到信心大增,也颇为感动。

  赵国练提出来的一些东西并非什么新鲜观点,但是恰恰是这些并不新鲜的东西籽合在一起,却就有了一些新意。

  千州是一个典型的落后农业地区,解决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是关键,但是赵国练认为单纯舟把千州剩余劳动力推出去价值不大,意义也不大,现在还抱着那种把剩余劳动力当作包袱的思想观点已经不太适应发展潮流了,鼓励农村剩余劳动力出来打工并不是指把他们往沿海地区赶,而是要努力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哪怕是在薪资条件上差一些,但是也远远胜过到沿海地区打工。

  沿海地区薪资稍高,但是作为传统中垩国农民,对家庭的眷念和传统佳节的习俗使得他们就像候鸟一样年复一年的在特定时段奔行在路途上,仅仅是来回的消耗就足以让农民工们损失两三个月的纯收入,这还不计身体上的疲惫和对运输的巨大压力。

  而且远在外地打工,夫妻单人去,猜神压力和生理需求无法解决,夫妻同去,平时就无法顾及家里,空巢家庭和留守儿童带来的社会问题一样不容忽视,而农忙时候对家庭农活儿也无暇照顾,这些具体因素都随着时代变迁渐渐显现出来。

  赵国练一直认为中垩国城市化也好,城镇化也好,不应当是让为城市做出巨大贡献的农民工排斥在城市之外,让他们把自己最黄金的年华和精力奉献给城市之后又被一脚踢皿农材,无法享受本该由城市为他们家庭提供的医疗、社保和子女教肖这些公共服务。

  而这一切在各种姿源向大城市集中时就是一个最大弊端。

  所以赵国栋一直主张大力发展中小城市,适当将各种资源向中小城市倾斜,严格限制大城市发展,甚至要录离大城市部分职能向中小城市转移,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大城市土地、水以及环境资源陷入严重不足境地,而中小城市却因为没有足够的就业机会而无法吸纳剩余劳动力,无法进一步推进城市化进程。

  而政府现在需要做的就是逐步从经济领域中退出来,更多的是建立和完善公平公正的社会经济发展体系和制度,培育良好的市场竞争机制,少一些干预,多一些监督,大力提供并满足社会不断发展的社会公共服务,比如医疗、教育和文化艺术服务。

  赵国栋希望可以在安原进行几个试点,一方面是以宁陵为代表的先发展起来的城市试点,像宁陵这种经济水平已经达到一定程度的城市,政府应当如何来完善体制体系,营造更好的发展环境,吸引更高端的产业来落户发展,同时利用建立起来的良好财政基础,加大对教育、卫生和城市公共服务体系建设,使之成为一个样板型的崭新城市。

  另一方面就是以千州为代表的落后农村地区,一方面政府还要在经济领域发挥必要引导作用,利用政策、项目上政府所具有的主导权来加大培育支柱产业,使之迅速脱离第一产业为基础的产业体系,迅速实现工业化和城市化,同时也需要兼顾在发展中避免犯一些城市化进程中容易犯的错误,比如在征地折迁、城市建设和环境保护方面的问题可以汲取其他县发展起来地方的经验,获得后发优势。

  赵国栋还考虑过以锦州、荣山这种曾经辉煌一时,但是现在还处于艰难的产业升级换代和结构调整过程中的城市,以这种城市的中的一个作为样板,同样推出一个典型,怎样来实现这些老工业城市的转型,使之重新焕发新生和活力。

  当然这些都只是一些赵国栋的想法,他也在逐渐通过自己长时间下来调研,和市委书垩记市长吃住一起,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和意见拿出来与他们交流沟通,求得他们的理解和支持,从而一步一步把自己的政策想法付诸实施。

  ……………………………………………………………………………………

  回到柯斯达车上,凉气让所有人顿时为之一振,暑气顿消,走子这么一遭,所有人都有些疲俸,炎炎烈日下,养尊处优惯了,要这么来一回,让人很有点感受民间疾苦的味道。

  ,,省长,刚才省委办电话让我通知您,后天下午省委常委会。,,欧阳锦华小声的道。

  i,哦?议题通知没有?,、赵国栋随口问道。

  i,研究第二季度全省经济走势,另外还要讨论几件具体事恃。”欧阳锦华道。

  具体事宜?赵国栋心中微微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点点头,,,老卓,通城这一段时间一直跑几个大项目,千州也不要落后啊,招商引资工作也要有针对性的动起来,如慕能够招来几个适合千州发展的项目,也有助于你们千州改善工业基础薄弱的底子啊。”

  i,赵省长,您说我们对招商引资能不上心么?您瞧,老铁嘴皮子上全是泡,那就是为招商引资给害的,咱们这边底子的确差了一点,很多企业来转一圈,立马就到周边的怀庆或者锦州去了,每一次来一个稍稍像样的企业,我和老铁都是双双出面作陪,好话说尽,笑脸陪得都快面瘫了,嘿嘿,最终还是鸡飞蛋打,说难听一点,咱们千州宾馆的各种欢迎宴会huā费我都心疼了,可愣是没见到两个像样的企业进来落户,有些企业想来,可是您看看他们摆出的阵势,对我们提出条件都不说了,可都是些重污染的仓业,想到这片青山绿水就要在我们手上变颜色,我们是真不敢答应下来啊,真要落了脚,那是祸害一方啊,赵省长,您说我们该怎么着?有时候我和老铁都觉得自己有些顶不住了。”

  卓宁也是一肚子苦水,i,咱们现在也不和谁比,各地条件不一样,咱们只能扎扎实实按照自己并路子走,不过千州基础条件摆在这里,所以还是要请省里边在条件可能的恃况下一些项目优先考虑千州,共同富裕也是国策,不能安原其他兄弟地市都发展起来了,就剩下千州一个地方还在苦水里泡着不是?,,赵国练也知道现在千州市委市府也是心里发急,越是这种状态,就越容易讥不择食,好在卓宁和铁英在这方面的都还有比较清醒的认识,而因为千州历来贫困,卓宁又才去不久,凌正跃也还没有多千州市委市府有过多的意见,但是如果就目前的状态持续下去,很难说凌正跃还能不能按捺得住,到时候卓宁和铁英两人还能不能顶得住压力,就很难说了。

  至少赵国栋已经从对方言谈中了解到一些东西,龙应华已经在一些场合中不点名扯评千州办法不多,安于现状,工业发展死气沉沉,毫无建树。

  i,老卓,老铁,欲速则不达,我很赞同你们的观点,我们不能贪目一时的所谓发展就头脑发热,高污染企业都是被沿海地区撵出来的企业,他们之所以选择到千州来决不是看中了你千州有什么值得的优势,那就是想要试探你当地党委政府的环保底线,看你一地党委政府是不是愿意为了G凹和自己脑袋上的乌纱帽而把民众利益来作交换,耗们宁肯慢一点稳一点,绝不牺牲子孙后代的青山绿水去换来一时的G凹,作为决策者,那是不负责任的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