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七十七节 失策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七十七节 失策


  凌正跃一口气评点了好几个地市的经济发展情形,重点点了宁陵、通城、宾州和永粱,对宁陵是提醒,对通城是鼓励,对宾州是警告,对永粱则是敲打,很显然窦再远到永粱的表现也没有能让凌正跃满意。

  凌正跃回避了对安都的点评,这让赵国栋有些轻蔑。

  安都发展可以说在十四个地市中位列倒数第二三位,关京山和谭立峰虽然都还在努力的寻找安都发展的路子,但是安都的表现的确不尽人意,这是事实。

  作为省委书记你既然重话批评宁陵、宾州和永粱,说得头头是道,那么就该一视同仁,把安都的经济发展也拿出来好生评点分析一番,拿出一番让关京山和谭立峰他们心服口服的观点手段来,做不到或者不敢做到这一点你就最好闭上嘴巴谁也别说。

  赵国栋当然清楚他凌正跃不是不敢做,而是他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和安都市的矛盾激化,以免影响到他所谓的平衡之道,以免影响到他对自己的驾驻优势。

  他很鄙视对方这种从某种角度来看本来是很正常很现实的政治策略和手段,因为这意味着你牺牲了自己的立场而为政治妥协了。

  而这一点也让赵国栋也平添了几分信心,这证明凌正跃并没有对他自己有足够的自信,就凭这一点,赵国栋觉得自己今天可以好好表演一番,甚至可以有一些额外收获。

  在常委会上的政治驾驻力和掌控力上他无法和凌正跃相提并论,这是体制决定了的,只要不是涉及大政方针和原则的问题上,省委书记当之无愧拥有绝对权威,但是既然他凌正跃想要通过常委会来证明他对经济领域一样具有天生的领袖“禀赋”可以颐指气使的指点江山,那么自己倒是不介意来为他灼灼燃烧的“雄心壮志”浇浇冷水”顺便也让他明白经济工作绝对不是他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

  凌正跃的确感觉很好,尤其是那种在赵国栋面前挥洒自如的评点着几个地市的经济发展状况和存在问题以及对策时”那份舒爽和得意的确难以用言辞来形容。

  赵国栋的表情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他似乎在认真思考自己对几个地市经济发展的分析,这当然不是自己一个人智慧,但是研究室按照自己的意图的确提炼归纳了一些意见观点出来,很符合自己的意图胃。”他感觉也的确说到了点子上,包括赵国栋在内的常委们都应该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凌正跃对于经济领域的认识并不亚于任何人。

  凌正跃侃到后边也是严谨了一些,相当干净利落的戛然而止,大概是想要给大家留有回味的余地,不显山露水的评点了几句琵琶溪科技长廊的建设应当遵循客观规律,严格依照协议办事,便不再吱声”末了丢下一句尾子,问了一问赵国栋还有什么需要讲的,没想到赵国栋当仁不让,一脸肃然的接下来话来,表示要就凌书记的看法谈一谈自己的感触。

  凌正跃意识到问题似乎有些不对,但是又感觉赵国栋似乎不像要彻底和自己翻脸,倒有点迎合着自己的手段策略,同样要用打一巴掌给颗糖吃的味道”心里有些后悔不该给赵国栋这个机会。

  但是晚了。

  “凌书记说得好,我很赞成这个观点,发展经济是改善民生的基础,经济发展不了,那么改善民生就缺乏必要物质保障,但是我还要补充一句,改善民生是发展经济的根本目的,本与末,我们一定要分清楚。”赵国栋言简意垓,“发展经济最终目的还是让老百姓过得幸福,那么幸福含义相当宽泛,一个安居乐业的生存环境是最起码的,所以我们在坚定不移的谋发展时,一样需要带着不偏不倚的心态去看待一切看似美丽的东西。”

  凌正跃一阵心火乱窜,这个赵国栋”居然用这种方式来曲解自己的意思!

  “引进抓好大项目对于一个地方经济发展的确有着立竿见影的巨大拉动作用,但是作为一地党委政府应该要有更长远的目光来看待问题”项目和投资为什么会落户你这里而不是其他地方,除了资源、交通以及人力资源等等具体因素外,还有什么更能让他们来你这里投资?”

  “我要说的是,机制和体系,一个公正公平的竞争体制,一个法律和市场日趋完善的竞争体系,这两样如果做好了,我认为胜于你党委政府舌绽莲huā打躬作揖的去招商引资一千倍!尤其是当你这个地方经济已经有了一定基础的情况下,这一因素发挥的影响力和决定作用将更为明显。”

  ??

  赵国栋相当富有震撼力的话语在常委会议室里震荡,如果说凌正跃先前的观点意见更具体更微观的话,那么赵国栋的论点就更深刻更宏观,尤其是专门提出了在经济基础比较厚实的城市,机制体系的公正完善对于吸引具有良好成长性的高科技企业和新兴产业具有莫大的吸引力,并列举了国内外几个实例来佐证,立即就俘获了不少常委的注意力。

  “通城利用天然气资源进行综合利用开发的两个大项目都是省市两级全力以赴抓招商引资的巨夹收获,省里理所当然要全力以赴使这两个大项目成为真真正正为通城百姓谋福祉的支柱企业,让这些企业不但要在经济上为通城助推,同时也要在遵纪守法和社会道德责任感上成为典范,我个人完全赞同凌书记意见,要以最饱满的热情和最高昂的积极性把这个项目尽快确定下来。”

  赵国栋变幻莫测的话锋让凌正跃时而恼怒万分,时而困惑不解,但是有一点很明确,赵国栋旗帜鲜明的提出了要尽快解决通城两大石化项目问题,这一个表态毫无疑问是对自己的回应,那么虽然对方没有浓墨重彩的阑述琵琶溪科技长廊的问题,凌正跃还是有保留的对省里支持绵州推动科技长廊建设表示赞同。

  至于说张宏伟的省长助理问题反而显得水波不兴了,无论是凌正跃还是赵国栋似乎对于这个问题都没有多少心思来关注,常委们也对这个貌似早就该研究的人事问题给予了足够的理解和支持,全票通过了这个人事动议,张宏伟任省长助理,继续兼任省发改委副主任。

  ……………………………………………………………………………………

  常委会终于曲终人散,大家却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这算得上是第一次真正有价值和意义的常委会,因为只有在这一次常委会上,党政两位主要领导才算是把自己在工作中的观点亮明出来,之前的常委会不过是一些预演,这一次才算是见了真纲。

  虽然双方只是在经济领域上提出了各自的看法意见,但是经济领域上的观点也就或多或少的代表着他们在社会事业以及更重要的用人上的理念。

  陈英禄发现自己很难评价这一场凌正跃和赵国栋之间的对局,在他看来这更像是一场拙劣蹙脚的博弈交易,凌正跃给常委们的印象更像是用琵琶溪科技长廊上的让步以及张宏伟的任命来换取赵国栋对通城石化两个项目上的支持,这似乎有损于作为省委书记的权威。

  当然,陈英禄也理解凌正跃的顾虑和难处,但是无论如何凌正跃都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来求得妥协,这会给常委们一个不太好的印象,那就是你作为省委书记一样也可以在重大问题上玩妥协和平衡。

  凌正跃本来可以用更堂堂正正的方式来赢得这一战的。

  平衡可以理解,但是妥协却需要看什么事情。

  张宏伟的任命根本就不属于这其中范畴,而是应当在任何情况下你凌正跃都该毫无保留的通过,这是基本制度。

  这种情况下通过反而会给常委们带来一个不好反面的效应,那就是似乎这也是交易妥协的一部分,那么很多人就会认为,那就没有什么不可以拿来做交易,这甚至比交易本身更糟糕。

  陈英禄觉得凌正跃在这个问题上还是处理得有些草率和失策了,齐华和龙应华两人没有给凌正跃提出任何有价值的见解,自己的意见凌正跃只是接受了一部分,但是骨子里凌正跃还是想要表现出他的政治驾驻力和领导艺术,但是陈英禄觉得效果适得其反。

  后续的不良反应会渐渐显现出来,陈英禄轻轻叹了一口气,日子不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