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七十九节 许乔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七十九节 许乔

  几个人说笑一阵之后也很快就言归正传,权国栋也很喜欢和省府里边这帮同事们在一个相对宽松的氛围里交流讨论。

  在他看来保持领导的威信决不是故作深沉,也不走动辄训人,领导威信是建立在领导艺术和个人人格魅力之上,一件事情你能拿出让人信服的处理办法,能够果断及时的作出决定,勇于承担责任,如果说权责是领导权威的根本,那么这些就是领导权威的基础。

  “赵省长,既然省委常委会都已经研究决定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环保局就算是依法执法,但是也不能说和省委常委会对着干吧?”许乔摊摊手苦笑着道:“但是情况摆在这儿,你们领导心知肚明,虽说要在程序上过关容易,但是咱们不能糊弄我们自己良心,这其中有风险,这一点我要明确说明,如果不能实现有效监管,这在今后很容易酿成环保事故,而且一旦出现环保事故,对公众环境危害相当大。”

  “许局长说得很有道理,安全监管这边也一样,因为我们是综合监管,对于化工类企业缺乏必要的高精尖的针对性监管人才,说难听一点,他们说他们这是最先进最安全的工艺流程程序,我们也只能捏着鼻子听着。安全评估那玩意儿不可靠,现在社会上的中介机构缺乏必要的职业道堊德,只要你给钱,他啥安全评估都敢给你做,你想要什么结果,那就有什么结果。”古远山这时候也收敛起了先前的嬉皮笑脸,一脸正色,“这样两个大型化工企业陆续在通城开建的话,我们安全监管责任很重大,我们不是想要给发展设置障碍”但是在监管方面我们必须要有一定的底线。”,探讨的气氛很热烈而融洽,在确定了必须要加快速度推进德国巴斯夫和中石化合资项目以及中化投资集团和安原化工集团合资项目之后”现在需要做的是如何做到在加快速度推进项呈报程序进展同时,进一步完善监督机制。

  许乔也很明确的指出,这两个项目要单说规划中的环保体系还是比较健全的,但是有两个问题要落实。

  一个问题是是这两个项目中环保设施建设是否能够做到和项目建设同步建设同步竣工同步启用,如果项目主体建设速度快”而环保设施建设拖后,那么项目主体建设竣工开始生产,环保设施却是拖拖沓沓落不到实处,这就很容易发生问题,这是其一。

  还有就是环保体系建成之后的使用情况监管,这是最困难的,很多企业都是huā了大价钱建成了,但是运行费用相当高”企业就装疯卖傻,时开时停,或者就是长期以环保设备出现问题检修搁置,你来检查时开着,你一走就关闭,这样环保体系就形同虚设,这也是很多企业惯用伎俩,你就是采用视频实时监控他们也一样想得出各种huā样来对付你”这是其二。

  说到底也就是关键在于书面的规划方案能不能变成现实,能不能持之以恒的坚持下去,这才是杜绝各种风险的根本。

  赵国栋对于许乔的坦率很满喜许乔既不像有些人那样喜欢在领导面前故弄玄虚,矫情拿捏,装出一副必须要坚持原则的架子,以显示自己这项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也不像有些人没有原则和立场”领导怎么说他就怎么办,她能很清醒理智的分析现实情况,在只要不违背大原则的情况下主动考虑如何来弥补这些小细节和具体操作上可能出现的纰漏风险,这样的干部才是真正经世致用的人物。

  几番讨论下来,基本上就通城这两个项目达成了一致意见”赵国栋也示意张宏伟要督促通城方面尽快就各部门提出需要完善的方面进行整改完善,抓时机间把两个项目上报国家发改委。

  一干人离去,赵国栋却招呼许乔留了下来。

  许乔有些诧异”赵国栋把自己留下来能有什么事情?工作上的事情已经谈完了,还能有什么说的?

  赵国栋的确是想到了一个问题才把许乔留了下来。

  许乔是民草安原省委副主委”一个很独特的位置,主委是安原大学副校长徐公茂,一个资深的文教界人士。

  随着党对民垩主党派人士参政议政的作用程度日益重视,现在民垩主党派一般都会在人大和政府中占有一席之地,发挥参政议政的职能,但是安原省自甘萍离开安原到文化部任职之后,只有一位无党派人士短暂担任副省长,随即退了下去,按照惯例,现在安原省政府也还缺一位非党人士的副省长。

  赵国栋在来安原之前隐约知晓凌正跃原来也想在安原省里甄选一位合适人选推出来,但是许乔似乎没有进入他的眼帘,而中堊央和省里沟通之后似乎有意要从中直机关里派一名民垩主党派干部来省里任职,所以省委也就没有就这个问题再作讨论了。

  但是今天的探讨触发子赵国栋的一个想法,为什么不可以让许乔来竞争这个副省长呢?

  徐公茂年龄已经五十好几了,虽然是民革安原省主委,但是更多的是因为其在学术界的造诣和淡泊的性格,许乔和徐公茂完全是两类不同的人物,在赵国栋看来,无论你是民垩主党派还是**,你要实现执政参政议政,那么都应当要积极投入到政务工作中来。

  并不是只有**内才具有这样的角色,民垩主党派中一样有出类拔萃的人物,许乔恰巧属于这种具有积极进取和开拓创新精神的民垩主党派人士。

  “许乔,在环保局干得还算顺手满意吧?”赵国栋亲自替许乔把茶水续满,笑着道。

  许乔也不在意,在怀庆和赵国栋相处那么久,也知道赵国栋是一个不太讲究这些虚礼的人,这人更务实,你工作拿不起来,再是虚架子做得好,也没戏,工作干得出色,他对其他方面的容忍度也就大增。

  “还行,我越来越喜欢上这项工作了,和发改委的工作相比,我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个我们这片土地和生存环境的守护者,虽然我们这个守护者经常受到这样那样的干扰和蔑视,但是我觉得只要能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就值得。”许乔捧着茶杯,也有些感悟。

  “环保工作不受很多人理解,而且越是基层,对环保理解程度就越肤浅,我是指基层政府和干部,而涉及到切身利益的老百姓,理解程度又不一样。”赵国栋整理着自己的思路,语气很温和,“怎样来提高基层政府和干部对于环保理念的理解,赢得他们的认同和支持,这一点很关键,尤其是在目前大家都处于一种浮躁的情绪中,都一门心思想要在发展经济上出成绩出政绩的时候,让他们冷静下来,深刻领悟到这中间的利害攸关,不容易,这也是环保部门需要huā大力气做的一项工作。”

  “省长,不是他们理解不到,而是他们太理解了,他们太理解环保上的所谓成绩和GDP光环之间的差距,所以无论我们如何努力,他们都不会改变他们的做法,乌纱帽不会因为环保问题而落地,而GDP落后则会被省委常委会或者市委常委会上拿来作为声讨的标靶,甚至会让他们的政治前途就此终结,省长,你说他们会怎么做?”许乔平静的道。

  犀利的语言让赵国栋再度领会到了许乔的风格,这是一个很有些个性但又不像尤莲香那样咄咄逼人的女人,很有味道,给人的感觉就是哪怕她把你批得体无完肤,让你心情很不爽,但你对她印象也一样好,能做到这一点可不容易。

  “嗯,说得好,这是我们行政考核机制决定了地方党政主要领导的注意力,不仅仅是环保问题上,包括其他一些社会民生问题,他们忽略了往往包括环保问题在内的社会民生问题对于经济发展一样起着至关重要的制约和影响作用,只不过不是那么直观和立竿见影罢了,而我们的年度考核机制以及并不完善的倒查和追究制度,使得他们对于这一点就选择性的健忘了。”

  赵国栋的理解也让许乔很欣慰,这位省长虽然年轻,但是看问题和事情的深度却远非同龄人可比,当然,这大概也是他如此年轻就能走到这一步的主要原因,很多领导都喜欢用客观因素来辩解,但是赵国栋却能很理性的承认党委政府在这方面存在的一些误区,当然你要改正这些问题,那也许就是一个系统工程,也不是赵国栋一个人他能做到的。

  谈话气氛很轻松,两人甚至也还谈及到了在怀庆的一些秩事,两人也都有些唏嘘感叹世事的变化无常。、

  许乔一直到离开时也没有感觉到赵国栋有什么其他意图,但是她总觉得对方不会无缘无故这样把自己留下来谈这一通,这中间肯定有什么其他深意,只是她一时间没有想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