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八十节 旧城改造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八十节 旧城改造


  对于赵国栋要出席安都旧城改造T作座裣会议谭立峰也大吃一惊.

  他原本以为顶多也就是杨少鹏来就罢了。没想到赵国栋会来,安都市府甚至并没有邀请省里边主要领导,即便是杨少鹏也只是礼节xìng的邀请,没想到不但杨少鹏要来”而且赵国栋也要亲自参加,所以当他听到副市长吕耀祖向他汇报这件事情时,他也是既惊讶也大感不解。

  这只是一个座谈会议,还不是正式的工作会议。

  也是鉴于安都城市发展明显落后于国内其他兄弟城市,为了结合安都市委提出的打造国际化大都市这个概念。安都市政府也提出了三到五年旧貌换新颜的宏伟计划。

  但是由于旧城改造涉及方方面,尤其是安都作为一座历史名城”存在着大量古旧建筑物,分布也错综复杂,使得安都市区呈现出一种杂乱无序的状态,要进行旧城攻造难度相当大。所要面临的突出矛盾也很多。

  近年来安都市政府虽然也有意识的采取突围策略,重点向东发展新城区。但是旧城改造始终要面临,尤其是许多居住在老城区内棚户区的老百姓呼声也是越来越大,一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也纷纷在人大和政协上提出议案”要求安都市政府要正视面临的困境”认真考虑旧城改造这项关系千家万户的工作,满足广大群众的需求。

  姚文智和关京山担任市长期间都很巧妙的回避了旧城改造这一项敏感工作,其中也很有耐人寻味之处,但是现在似乎回避不了了。

  “老吕。你说赵省长要来参加会议是什么意思?……谭立峰挥手尔意吕耀祖入座。

  吕耀祖脸上也有些犹豫,像是拿不准。”“谭牟长,这事儿我也觉得纳闷儿,你说杨省长要来参加会议那也就罢了,赵省长也要来”我就搞不懂了,这只是一个前期的工作座谈会,吹吹风,听听各方面的意见。赵省长来是什么意思?,1

  “这也是我想问你的。就算是咱们安都市位置不一样,敏感,但是这还只是一个工作会议,赵省长就要来。不太寻常啊。”谭立峰皱起眉头。努力思索着。”“老吕。难道你先前就没有一点感觉?……

  “谭市长,这可不好说”省里边这些领导都新来的,咱们也还捉mō不透这些人的心思”不过谭市长,我记得前一段时间,好像赵省长在关于省建委的一份关于旧城改造中要切实关注民生利益。注重社会效益的一份文件上有相当长的一段文字批示,后来省建委转发到了各市,市建委把这份文件送到我这里。我看了看赵省长和杨省长的批示”尤其是赵省长的批示口气很重”不知道??刀刀”。吕耀祖似乎回忆起了一些什么。犹疑着道。

  “哦?……浮立峰心念急转,“你让人把那份文件给我送过来,我要看一看……

  “好……”吕耀祖也估mō着应该和那份文件表达出来的意思有些关系。这安都市处在省里边眼皮子底下。啥事儿都得思考再三”得顾及到省里的感受和看法,安都旧城改造牵扯万千人心,一举一动都会引起热议,虽然只是一个前期的工作座谈会,一样会传递出诸多不一样的信息来。

  吕耀祖很快就让人把文件送了过来,谭立峰把这份文件仔细阅读了一遍,文件本身并没有多少新意,但是赵国栋一番颇含深意的批示却让谭立峰细细咀嚼了一番。

  赵国栋在这番批示中主要表达的意思有三个,一是对于具有历史价值意义的古旧建筑物一定要注意保护”在建设规刮中要注重保持原有整个街区的历史风格。不要轻暴破坏原有建筑风格;二是在旧街区改造中要认真落实尊重原住户意愿”切实维护原住户合法权益:三是要科学合理规刮,持别是要有长远眼光。

  如果第一第三点都不算什么,那么第二点就耐人寻味了。

  尊重住户意愿。维护原住户合法权益,这一条几乎就是一个紧箍咒。无论是对于政府还是开发商来说,几乎都是一今天大的难题,虽然这个原则也没有啥新意,工作会议上大家也都在提,但是真正能够把这句话做好,那几乎就是一个无法达到的遥远目标。除非这工作就别搞了。1姐m

  但是谭立峰知道赵国栋绝对不会因为这个毫无新意的话题来专门说这番话,而他专门提出这一点来。也就意味着他对这一点有着不一样的理解。甚至可能就要在老调上弹出新意来。

  谭立峰细细的品味着赵国栋的这字里行间隐藏的含义,越是细读,就越是感觉到味道不一样。

  他觉得现在的赵国栋和以往的赵国栋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和怀庆时候相比,有些昂扬奋发的那个赵国栋棱角似乎消失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深沉含蓄背后的老辣,甚至他感觉凌正跃在很多事情上似乎都在受着赵国栋的牵制,很多时候不得不寻求和赵国栋的妥协,他不知道这究竟是赵国栋主动在向凌正跃寻求妥协,还是相反,但是赵国栋内敛低调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反弹能量,这一点浮立峰他感觉得到,也许到了合适的时候,这股力量就要爆发而出。

  从姚文智开始”安都市政府在旧城改造上似乎就欠缺一些魄力、勇气和冲劲儿,这和周围其他兄弟城市不太一样,但是谭立峰知道这不是姚文智和关京山缺乏手腕和魄力,而是有其深刻的背景。

  省里边历来对这一点上的不太支持。尤其是应东流时代对于旧城改造上力主慎重,避免引发社会矛盾jī化,加上别连平本身就属于较为保守求稳的xìng格,所以安都市政府提出的几个较大动作的方案都没有能获得通过,反倒是小打小闹的挖补倒是推进得比较顺利。

  也许是小打小闹的顺利让市里边积累了一些经验和底气,也许的确是老百姓的呼声让市委市府无法回避,也许是省里边对于安都市提出的要打造国际化大都市给予了高度评价并表示了要全力支井,总之谭立峰知道自己这一届怕是难得躲掉这一项工作了。

  旧城改造首当其冲的就是拆迁工作,而挥迁工作已经成为天下第一难。连赵国栋也是在怀庆城市建设上的拆迁问题出了岔子,最后含恨出走。由此可见此项工作的难度。而安都市的问题,不知道又要比怀庆高难多少。

  但是这一次安都市要迎难而上启动旧城改造也是迫不得已了。安都市要想打造成为国际化大都市”要确立以高端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为目标的区域核心城市。那么首先就要在城市规划和建设上要有大手笔出来,而这一次省委又超乎寻常的高调表示要全力支持安都市实现这一目标1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安都市委市府都还畏首畏尾,只怕就真的要引来雷霆怒火了。

  谭立峰最后看了一遍,轻轻叹了一口气。似乎在很多问题上。省里边两个主要领导都存在不同的看法,不入局中,不仔细琢磨,你很难揣摩品味出其中不一样的味道,很隐晦,但是你却能意识到这中间泾渭分明。

  眼见得安都也许就又要变成两人观点交锋的所在,浮立峰想到这里就觉得头大三圈。

  奥迪缓缓的驶过了青龙桥,老桥只剩下桥头的石狮和几块残碑”被围栏围了起来,一块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立在一旁,河神庙旁几颗古意森森的苍拍依然巍峨耸立,有些起伏的地势把河神庙更衬托得古意盎然。两个青铜香炉搁在庙前,香灰散落在地上一大摊。

  彭长贵也不知道老板想要看什么,今天老板心情似乎有些飘忽,连欧阳秘书都没有叫。只让自己开车在安都市里转同子,从城西转到城东。又从城东转到城南,专挑一些古旧的老街小巷转悠。有时候还要停下来看一看。

  赵国栋目光里有些mí离,就这样转悠已经两个多小时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看什么。似乎是要把这古旧的安都城印在自己脑海里,小时候一年也只能跟着大人赶安都那么两三回。从最热闹的梨huā街、清河口、大庙广垩场,到游人如织的三千尺桃huā潭,小吃密布的赤堤。这些都是赶安都必去之地。

  但是现在这一切似乎都在慢慢的消失在自己的眼帘中,难道这就是发展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