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八十一节 开发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八十一节 开发

  似乎感受到了背后老板的心思,彭长贵缓缓的将车停下,赵国栋悄无声息的推门下车。

  这里就是相当有名的赤堤,用火红的砂页岩铺筑的一道堤坝宽达十余米,将宁江江水分成了内外两股,一股细流从西端注入挂湖,然后又从一千多米外的东端重新汇入宁江。

  西端入水口的桥叫铜牛桥,而东段出水口的桥叫采huā桥,原本是宁江一处大沙洲经过赤堤一围,再用两座桥巧妙的连接起来,于是就成就了安都市区内最著名的挂huā洲,只是每每到了涨洪水的季节,一旦遇上大洪水,便会漫过赤堤,沙洲就会部分浸水,所以这片本该是寸土寸金的地方却没有多少建筑物,只有在高处有几幢房屋楼宇,而周边宽敞的地带,就成了最热闹的夜市所在。

  “老鼻,走,下去走走。”赵国栋站在车头前目注了挂huā洲半晌,似乎是在回味什么。

  “好嘞,我把车停在那边儿。”彭长贵瞅了瞅四周并没有停车场,只有隔壁一处临河建筑物对面有一块生态停车场。

  赵国栋点点头。

  这座铜牛桥已经有些年成了,在赵国栋印象中至少也是二十多年以上了,小时候自己跟着母亲带着弟弟来挂huā洲,走过这道桥,就是熙熙攘攘的赤堤洲闹市,尝一尝这里的片粉儿、棉huā糖、山楂糕,还有那活灵活现的糖人儿,更有那香得让你恨不能把舌头都吞进肚里去的黑芝麻糖,只是这种享受一年大概也就是一次,只有春节,才能有此殊遇。

  如今这里似乎变得更繁盛,铜牛桥在自己小时候似乎感觉是那样巍,峨雄伟,这会儿却像一个蹙脚的乡下人,显得那样寒碜可怜,但那份历史厚重却更让人回味,铜牛桥上人来人往,这已经成了晚间市民们最喜欢来的去处,哪怕不消费,来这里走一趟,也可以感受到那令人心醉的繁华胜景。

  “三秋挂子,十里荷huā。羌管弄晴,嬉嫣钓叟莲娃。

  ”赵国栋轻轻吟诵着这本是夸赞江南钱塘胜景的词,但是他觉得用在这里似乎更合适,每年五月初五湖岸线较平直的桂湖北岸都要搞龙舟盛会,而曲折的湖南岸则是连绵几里的荷huā,也是安都八景之一,而到了秋天,挂huā洲上的桂子飘香更是让人迷醉,虽然沙洲上挂树不算多”但是香气馥郁,令人神往。

  彭长贵虽然听不懂赵国栋所吟唱的词儿是啥,但是估摸着也是眼前的情形勾起了老板的心情,才会来这么一曲文绉绉的词儿。

  “老彭,来安都这么久了,习惯没有?”,赵国栋一边饶有兴致的漫步在人群中,看着四周热闹的情景,一边随口问道。

  “还行,儿子媳妇每天都要打来电话问过去不过去吃饭,我也琢磨着还是把他妈给接到省里来算了,把宁陵和huā林的房子都卖了,估计能在安都买一套房子给首付,安都啥都还行,就是这房子太贵了”比起咱们宁陵来,翻了一倍不止,咱们宁陵一百平米的房子在这里只能换个四十平的,还得在二号线以外的地段。”彭长贵乐呵呵的道:“但这安都的确要比宁陵繁华多了,瞧瞧这人流,咱们宁陵虽然这几年外来人也增长很快,但是还是无法和省会比啊。”

  赵国栋也知道彭长贵这段时间也一直在看房子,看样子总算是定下心来准备到安都定居了。

  彭长贵的儿子大学毕业之后倒是没有找自己,凭自己本事应聘到了招商银行安都分行,儿媳妇听说是市里那个区街道办的工作人员,安都人,扯了证还没办酒席,据说小两口也是按揭了一套房子,现在彭长贵到省府办替自己开车,也打算买一套房子,一直在看,还没瞧好,赵国栋也琢磨着是不是替彭长贵问一问许明远那里,天乎现在安都的开的盘不算多,新盘更少,就看有没有啥尾货。

  “老彭,我说还是我帮你问问吧,要多大,楼层,地段,你给我说说,我替你留意留意。”赵国栋一边很悠闲的在人流中享受着这份自由,一边随口道。

  “别,省长,这事儿不用,我就琢磨着我还能替你开十年车,这按揭一套小户型我还有这个经济能力。”彭长贵知道赵国栋的好意,但是他不喜欢在这种事情上给赵国栋打麻烦。

  “嗨,怎么,你觉得我会利用我手中职权去替你以权谋私?呵呵,你也太小瞧我了吧?”赵国栋笑着摇头,“,没事儿,我一个以前的朋友也在搞房地产,不过现在他们的主页不在安都,到沿海去了,前两年好像在安都这边还有盘,这两年我也没有过问了,我去帮你问问,有合适的,我就帮你留意一套了。”,彭长贵也知道自己老板是个实在人,行就行,不行就不行,既不喜欢矫情,也不爱夸口,说啥就是啥,所以赵国栋这般一说,他也就只是感激的一笑:“那也行,如果真有合适的,该是什么价就什么价,咱们也不占谁的便宜。”

  赵国栋笑笑不语,彭长贵这人心底实沉,他最欣赏对方这一点,所以才会要大费周章的把彭长贵从宁陵调过来给自己开车,让彭长贵给自己开车,很多事情也就没有那么多避讳。

  桂huā州上人如潮涌,这夏日夜里江风徐徐,洲上高处正好乘凉,而地势低平处就自发形成了多个夜市,从小吃零食到日用百货,从民间工艺品到杂耍卖艺,给赵国栋感觉很有点现代《清明上河图》的感觉。

  一晃眼自己似乎又回到了二十多年前自己跟着父母来赶安都时的那副情形,在已经去世的表舅爷家挤一晚,然后在安都城里好好逛一逛,那份童年时代的快乐,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几乎是难以企及的梦想。

  桂huā州上秩序显得有些凌乱,但也没有什么大问题,据说城管部门也来取缔几回,但是都难以持久,也还引发了一些纠纷,所以对于这一带夜市的管理也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老彭,你说这桂huā洲夜市这样杂乱无章,该不该取锋?”赵国栋随口问道。

  “取缔?省长,这事儿不好说,要说摊点秩序的确有些混乱,食品安全啦,清洁卫生啦,这些问题也肯定有,但是老百姓喜欢这里啊,乐意来这里啊,不能因为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就不让这个夜市存在吧?”彭长贵在赵国栋面前从来不拘束,想到啥说啥,他也知道赵国栋就喜欢听最真垩实的东西,“老百姓喜欢的东西,我觉得政府就不应当取缔,也应该考虑怎样促进规蒂,这是根本。”

  “那如果政府重新进井规刮和改建好不好呢?”赵国栋若有所思的问道。

  “重新进行规划改建?那要看改建成啥,我想安都市政府要真的重新规划改建,怕是不可能保留这个夜市吧,多半也走进行商业开发,或许这里会变成商业和娱乐街区,一样会很热闹,甚至灯红酒绿,但是来的群体就不一样了。”彭长贵有些遗憾的摇摇头,“我觉得小老百姓大概还是更喜欢现在这样,要改建”除非不改变这里的基本情况,否则老百姓肯定不满意。”

  赵国栋无声的点点头,这话说得在理,改为商业开发,政府当然收盖大增,开发商也赚得钵满盆肥,但是普通老百姓呢?失去了一个可供他们闲暇时光轻松惬意的享受一段时间的所在,对于市民们来说,他们会满意么?

  赵国栋轻轻叹了一口气,省委通过了要将安都打造成为具有国际化气息的大都市,而首当其冲的就是发展第三产业,尤其是金融服务业、工业服务业以及商业这些高端服务业,这一点赵国栋也赞同,但是把房地产业也纳入了发展范畴,赵国栋并不支持。

  赵国栋的观点没有在省委获得多少支持。

  就目前来看,安都市的房地产市场不算活跃,虽然与周边地级市的房价相比,安都市房价比较高,但是这属于正常现象,而与周边的其他大都市诸如重庆、武汉、成都、西安和长沙相比,还略略偏低,所以当安都市提出将房地产业也纳入了高端服务业范畴时,省委很明确给予了支持,在这一点上赵国栋很委婉的表示了保留态度。

  安都市的动作很快,在获得了省委意见支持之后,立即就启动了旧城改造设想,把原来一些比较零碎的旧城改造构想彻底推翻,重新拿出了一个堪称大手笔的方案来,其中一个焦点就是要启动这一片的商业地产开发建设,推进葫芦洲中垩央商务区——…挂湖核心商业区的建设进程,使之成为安都市城市中心发展的双核。

  赵国栋虽然还没有清晰的知晓安都市在这一块开发上的设想,但是他可以肯定,安都市政府不会太顾及普通民众对于这一片地区的感情因素,对于目前的安都市来说,似乎能够找到一个拉动经济发展的亮点,就足以把一切置之脑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