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八十二节 招惹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八十二节 招惹

  桂huā洲的夜市一般要到十一点过才会渐渐人少,但是依然有相当大的人流量,由于位置上佳,很多从事不规则生活的群体都喜欢过了十二点之后才来这里,虽然听起来很有些惊讶,但是对于安都这样一个城市人口都达到数百万的城市来说,这并不值得大惊小怪。每种人群都要有属于自己的生活,他们也一样有生存的需求,自然也就形成了他们的生活习惯。

  赵国栋带着彭长贵一直在桂huā洲上逗留到快十点钟,这才意犹未尽的离开。

  虽然没有再责吃山楂糕、棉huā糖,但是酸辣粉、黑芝麻羹这些玩意儿,赵国栋却填了一肚子,本来还想尝尝那正宗的何记莲子糊和据说是正宗的川味烧烤,但是一来肚子的确饱胀了,二来时间也有限,欧阳锦华和卢野的电话已经来了两三个”这老板一失踪就是几个小时,当秘书和警卫的不知道去向,那就是失职了。

  过了铜牛桥,彭长贵去开车去了。

  赵国栋站在桥边围栏处,静静的伫立着,童年的回忆总是美好的,要让这份美好留下来,不容易。

  安都市政府的旧城改造计划会向何处去,赵国栋希望安都市的领导能够更贴近民意一些”但是贴近民意也许就意味着要牺牲他们的财政收益,还要冒和省委意见走偏的风险,关京山和谭立峰能做出这样的决定么?更重要的是关京山和谭立峰能认同这一观点么?赵国栋不知道自己签批给省建委的意见安都市的这两位领导看见没有,看见之后,他们又会作何感想?

  赵国栋站了好一阵”也没有见彭长贵把车开过来,有些诧异,老彭办事儿是很干净利索的,怎么今儿个开个车过来却半晌没有过来,这可不符合彭长贵的作风。

  又等了几分钟,彭长贵电话到了。

  赵国栋没有吱声的听了彭长贵在电话里简短的汇报了几句,脸色有些阴冷。

  彭长贵的车被人给堵上了,而且还是故意的,现在保安和那家会所的负责人就是故意不让人给他挪车,让他车出来不了。

  赵国栋收了电话,原本虽然有些心事,但是总体来说还是被一夜的游玩调整得不错的心情顿时变得很糟糕。

  他漫步走了过去,想要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老远就看见了彭长贵和三个人正在争执,其中二人是保安模样,另外一人则是环抱双臂,冷笑着站在一旁,在远处还有几个人似乎没有理睬这边发生的事情,站在江边,遥指桂huā洲指指点点。

  赵国栋到了省政府,省府办本打算替他购买一辆新车”但是被赵国栋坚决拒绝了,倒不是要矫情玩清廉,而是他实在对用什么车不太感冒,有一辆安全性能能够得到保证的丰就足矣”这就是他的要求。

  秦浩然那辆凹的奥迪买了也不过两年,说实话公里数也不算多,一般说来当到这一角,只要走出安都都是一行人,只能用柯斯达这一类的旅行车,小车就只能在市区内代代步,那公里数就上不去,加上省府办这里边的车也都是保养极佳,到公里数都定时保养,该有啥小毛病都早就清除掉了”所以性能相当好。

  所以当赵国栋来了之后,就径直接用,只不过把那辆车重新简单的装修了一下,毕竟每个人对车内内饰风格要求也不尽一致,再换了一个车牌,把原来悬挂着安。省政府小号牌照的车换成了安a安都市的普通号牌车,也是赵国栋的意思,就是想要不那么扯眼。

  但一辆号牌太普通不过的奥迪凹和横在它前面的林肯领航者就有些不在一个级别上了”而且林肯领航者后边还顶着一辆相当彪悍的悍马旧,旁边还有一辆安都市内也很少见的阿斯顿?马丁。BO。

  这架势一看也就是故意要把自己这辆奥迪困在这车位里边,不让自己出来了,赵国栋有些诧异,难道说是谁知道自己来这桂huā洲闲逛,有意要打自己的脸,让自己在这里出丑?

  赵国栋首先就这样怀疑,但是他很快觉得自己这种思维还停留在当宁陵市委书垩记或者是在京城里,你说遇上了几个纨绔要故意消遣人或者羞辱什么人,这种可能性虽然很小,但不是没有,而现在,自己是安原省长,无论是谁想要借用这种击自己,无法想象谁敢这样做,即便是凌正跃也不可能出这样拙劣的手段,也就是说这可能就是一个偶发**件n酗“老彭,怎么一回事儿?”赵国栋微微皱了皱眉头,走了过去。

  “省刀刀刀,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这里是河边生态停车场,我看到这里空了几个位置”所以就停了进来,谁知道回来的时候就成了这样,这几辆车都横在车前面,也不知道司机是怎么在停车,有意停在咱们车前面堵上,我去和保安说了,他们说不知道”我估计肯定是他们这里客人的车,所以请他去找一找,他们又不理。”,彭长贵有些气愤的道:“真该让**来,把这些不遵守交通规则乱停车的车给通通拖走。”,赵国练注意到两个保安在彭长贵说话时,都是一脸不屑的冷笑,其中一个保安更是鼻子里轻哼,大概也是觉得彭长贵瞎了眼,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一般。

  看了一眼这一座占地不小的仿古式建筑物,占地至少也在四五亩之间,这宁江河边上本该是公共绿地的所在,突兀的耸起这样大一圈建筑物,足见这里的不凡,“金鼎会所”,几个字在黑暗中闪烁着幽幽的雪青色光泽,赵国栋估摸着这又是哪位背景深厚的人物才能在这一块本不该出现类似建筑物的地方弄得下这样大一片地搞出这样一个不伦不类的会所来。

  私家会所都讲求位置隐秘,低调而不张扬,而像这样搁在宁江河畔,虽说不想一些娱乐场所霓虹灯闪烁,但是单单你敢把这会所搁在这里就足以让无数人眼睛盯到这里,而敢这样做的,肯定自认为是底气十足。

  当然这个位置口岸的确很好“与滨江环线紧邻,一条专用匝道进来,这一今生态停车场本来是为桂huā洲修建的公用停车场,可位置距离桂huā洲铜牛桥不近,而且要停车还得从那边匝道绕一圈,倒有点像是这个会所的专用停车场的意思了。

  “他们想怎么样?”赵国栋强压住内心的火气,温声问道。

  “就是不知道他们想干嘛,我说如果要收费我们给就行了,可是这帮人就是不理这茬儿,就这样不闻不问,您看是不是给**那边打电话联系一下,请他们帮忙把车挪一挪?”,彭长贵也是走南闯北几十年的老司机了,他还能看不出这里边的味道,毫无疑问是自己占了这个会所里某些特权人物的专用位置,当时自己也没有想那么多,觉得这生态停车场里停了不少车,唯独这几个最方便的位置没有人停,所以下意识的就泊在了这个位置。

  停下车后就急忙离开去追赶赵国栋,毕竟赵国栋一个人出来,秘书和警卫都没有带,真要出个事儿,自己这个司机也不好说。

  当初省府办领享也是专门和自己打过招呼,送老板出门必须要有秘书或者警卫跟随,不得私自满足领导的个人要求,这是纪律,彭长贵也知道今非昔比,赵国栋身份不比当年在宁陵当市委书垩记时那么随便,所以也尽量遵守纪律,但是赵国栋这个人他太了解了,除了一些其他不足为外人道的**之外,赵国栋本人也喜欢独自出行。

  虽然欧阳锦华和卢野都是信得过的人,但是彭长贵知道他们不能和自己比,赵国栋是相当于把他的私生活全数都交给了自己,对自己的信任可以说时基本无保留的,虽然自己送他去几个地方他都从来没有告诉过自己目的,但是赵国栋肯定也知道自己是猜得到一些事情的,但是对方还是不怎么避讳自己,冲着这份信任,彭长贵也得要对得起老板。

  没想到今儿个停车却遇上一个这样棘手的事儿,他是知道赵国栋性格的,在这些事情上是不喜欢招摇张扬的,但是对方咄咄逼人的气势的确让人无法逃避,难道说把车给搁在这里,然后带滨江环线上去打的?这是不是也太掉份儿了?

  “拖车?呵呵”我还真是第一回听到有敢来咱们金鼎拖车一说的!”一直站在一旁环抱双臂冷笑不已的年轻人禁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脖项上的金链子晃悠个不停,“也不打听打听这里是什么地方?拖车,哪个**敢来拖车?活腻味了?没看看这是谁的车,在啥地方?随便哪辆车他**玩得起?”

  “你是这儿管事儿的?”赵国栋没有理睬对方的嚣张狂妄,只是淡淡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