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八十三节 活腻味了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八十三节 活腻味了


  “嗯”勉强算吧”我是这里的保安经理。”年轻人大概也是觉得赵国栋气势和彭长贵的朴实有些不一样,但是也没有把赵国栋放在眼里,“这是你的车?你司机瞎了眼,敢把车往这里停?不懂规矩不说,而且还敢占刁总他们的位置,看你也是安都车牌,难道没听说这里,不知道金鼎这里的规矩?”

  “我看这里就是一公用停车场,也没有哪里标明哪里就是谁的专用位置啊?”赵国栋有些上火,但是他实在不想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和这些人一般见识,能够心平气和的解决这些事情最好不过了。

  “咦,称挺牛气啊,这是金鼎的专用停车场你不知道?”年轻人有些怒了,上下打量着赵国栋,他也估摸着赵国栋怕也是有些来头的人,但是在金鼎,你是龙得给我盘着,是虎就得给我卧着,没有人能在这里撤野,“想在这里显摆,你会死得很惨。”

  赵国栋被对方一番话气得七窍生烟,真没想到随便出来一趟,也会碰上这种事情,他不想找事儿,到了这种层面,找这种事儿已经不是立威长脸的事情了,而是掉价丢份儿的表现,所以他尽量避免在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上和人发生冲突,但是你不想惹事儿,并不代表人家不会欺上门来。

  彭长贵很清楚赵国栋的心态,于是也是强压住内心的火气平鼻的道:“行行行,算我们没长眼,没注意到这是你们刁总的专用车位,那我们马上离开,行不行?这也没影向谁多大事儿,就请你们多包涵包涵行不?”

  “你这话还听着入耳一些,别以为有两个小钱儿就以为自己能混个人样了,一辆破奥迪也敢开到金鼎来耀武扬威,你没瞧瞧咱们这停车场都停的是些啥车?得瑟也轮不到你这破奥迪!”年轻人脸上满脸轻狂嚣张的味道”口水差点就要溅到彭长贵脸上,“我没让人把你这破车气给放了算对得起了,让刁总和他朋友们车搁在外边,这种事情你耽搁得起?瞧瞧,哪辆车不能买上你这破奥迪几辆?”

  赵国栋已经没有语言了,但这种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只想息事宁人走人了事,日后再来好好“考究”这家金鼎会所的底细。

  “喂,小兄弟,这事儿我没有考虑周全,咱们以后一定小心,还是请你叫一叫这几个车司机,把车挪一挪,让咱们也好走路行不?”彭长贵陪着笑脸道。老板没发话,他也只能忍着,早一点走路了事大吉,遇上个这样的破事儿憋屈得慌。

  “嘿嘿,真是不好意思,刁总和他几个朋友还有事儿,真还没时间来挪车,要不你们就在这儿等上一会儿吧。”年轻人一脸奸笑,得意的笑了起来,显然是觉得把这两个土老冒儿戏耍了一番很是有趣。

  彭长贵和赵国栋这才反应过来,敢搏这家伙是在把自己二人逗着玩儿,根本就没有打算挪车啊。

  若是以赵国栋的心性,他真是想要一咬牙,让这辆奥迪狠狠把前面这辆林肯领航者给狠狠撞上一下,撞个两败俱伤”然后拍拍屁股走人,管他妈后边怎么办,但是现在,到了这一步,自己二人已经在这里落了形迹”要这样做了,只怕又不知道要传出多少风言风语来,他几乎是咬着牙关给彭长贵道:“你给邱元丰打电话”让他立即通知他们安都交管局的清障车给我过来,把这几辆车给我挪走!”

  彭长贵见赵国栋脸色铁青,知道这一回赵国栋走动了真火,这一忍再忍,对方却是得寸进尺,完全是把自己二人当猴耍,这忍无可忍,也就无须再忍了。

  ……………………………………………………………………………………

  邱元丰接到电话时也是吃了一惊,这个时候赵国栋给自己打电话似乎没有什么好事儿,但是不管好事儿坏事儿,能够给他打电话他就高兴,这年头的赵国栋已经不是昔日自己那个小部下了,无论是刘兆国还是省厅部厅长在赵国栋面前都一样得规规矩矩。

  “你在哪儿?车被人堵上?宁江边上,桂huā洲,噢,我知道,滨江环线南二段,我马上过来。什么?要带清障车?这,用不着吧?好,我马上安排。”邱元丰已经感觉到赵国栋话语中的怒火,心里也打了个突,不敢再多废话。

  桂huā洲那一带走莲湖分局的地盘,赵国栋语焉不详,只说立即安排交警清障车,听他口气是是被人有意堵在什么地方上了,想到这儿邱元丰头皮就是一阵发麻,就算他曾经是赵国栋的领导,并不代表你就可以倚老卖老,省长座驾堵在里边出不来,而且听那口气,似乎还是被人有意堵在里边出不了,这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活腻味了要来捋虎须?

  “靳磊,你在哪儿?嗯,好,在局里就好,立即通知你们局里特勤队出动,你亲自带队,对,你亲自带队,我限你十分钟,不,五分钟之内,赶到桂huā洲铜牛桥头金鼎会所旁边的停车场,通知桂湖〖派〗出所马上到现场,赵省长在那儿被人给堵上了,不让走,情况我还不清楚,我这会儿正往那儿赶,你和丁尧东也说一声!”

  邱尧丰听得靳磊正好在局里带班,心里也放下一半,靳磊现在已经是莲湖分局的政委,这桂huā洲也是莲湖分局桂湖〖派〗出所辖区,出了事儿,虽然未必是新磊的责任,但不管是对市公安局还是莲湖分局都是一件难以承受的大事儿。

  靳磊接到电话也是一个激灵,赵省长被人给堵上了?!这还得了?

  金鼎会所他知道,也算是莲湖辖区颇为知名的娱乐会所了,老板刁一鹏那也是一个相当牛的人物,据说和市里边省里边一些大人物都能拉得上关系,这金鼎会所是他的产业却不是他的主业,他的鼎湖地产在安都市里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开发商,这金鼎会所不过是他用来招待客人结交人士一处所在而已,当然也要对外营业。

  安都市里谁都知道金鼎会所要什么有什么,比起原来在安原红极一时的苹果国际不遑多让,莲湖分局也是多次接到举报,也查处过几次,但是都是无果而终。

  当然作为靳磊这一级他也知道局里边查处金鼎会所没有多少结果是什么原因,只是他还只是政委,作为局长才是一把手,何况有些事情也不是局长能说了算,上有市局和区委区府,任谁哪位大佬发了话,你都得掂量一二。

  刁一鹏本身不算个啥,自己和他素无沾染,要捏死这家本来屁股上就不干净的金鼎会所易如反掌,关键在于谁来拍这个板,靳磊觉得这事儿得马上给局长丁尧东打个电话通报一声,否则真要出了纰漏,那谁都吃不了兜着走。

  今天这事儿怕是难以轻易了结,赵国栋被人堵在停车场里不能走,这可以说是闻所未闻,一省之长被人不让走,这简直就是对安都市社会治安最大的羞辱,这件事情不能有个交代,只怕连安都市公安局都无法脱身。

  靳磊猜测得没错,邱元丰思前顾后,还是觉得要给刘兆国打一个电话通报一声,不苹怎么,刘兆国还是市公安局局长,虽然刘兆国到新加坡、澳洲、新西兰去了,据说也算是他在安都市公安局局长任上的最后三次带队出国。

  不管他和赵国栋之间以前和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出了这种事情,当局长的都必须要马上知道。

  刘兆国在电话里沉默了好一阵后,才回答邱元丰:“交给你了,处理好。”

  然后就挂了电话,再也无法打通。

  ……………………………………………………………………………………

  对于赵国栋打电话,对面的年轻人显然不屑一顾,大概也是见惯了这种虚张声势的装模作样,金鼎会所如果也是随便哪个都可以来搅和一番的堂子,那金鼎会所也不配开在这宁江河畔寸土寸金的地盘上了。

  “小子,行,你还能搬人来啊,行,我就要看看哪个交警敢来拖咱们金鼎的车!本来说让你在这儿待会儿,等老板他们心气顺了,就让你走路,现在你想走也走不了啦,除非你不要你这辆破车了!”年轻的保安经理瞅了一眼,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你小子真他妈不知天高地厚,纯粹他妈的活腻味了!”

  站在二十三米开外江畔正在高谈阔论的几个人,那边那几个人肯定注意到了这边上演的一幕,但是谁也没有把眼神儿往这边正经八百的瞅上一眼,仿佛觉得这是一件太无关紧要的事情,自顾自的谈论着他们口中的大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