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八十四节 找死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八十四节 找死

  “老刁,你看这一块如果都拿下来,对,就是沿着桂哪毯皿线,市里边的方案不是都出来了么?咱们联手把这一片都拿下来,桂huā洲咱们得好好合计合计,这块风水宝地肯定要huā大价钱,如果不好好利用,那就太可惜了。”压根儿就就没有往这边瞅的一个中年男子以手抚栏,自顾自的看着远处的挂huā洲,眼睛里流露出迷醉的光泽,显然是对远处挂huā洲那片土地向往已久。

  “洪总,挂huā州这一片不好拿啊,我听说很多人都瞅准了那口岸,就连桂湖南岸这一片都是很多人在打听呢,市里边也只出了一个意向性的指导意见,对于这一片怎么开发一直还没哼哼一个明确说法,我前两天请吕市长和邵秘书长吃饭时,吕老板闭口不提,后来还是邵秘书长漏了点口风,说埠老大似乎还没有拿定主意,关老大也是态度含糊,这事儿未必那么简单。”

  被唤作刁总的人物也是一个穿着一身短柚唐装的男子,满身精悍,一副金丝秀朗眼镜稍稍敛住了一些剩悍气息,目光犀到如刀,只不过瞥了一眼站在一旁冷冷不言的年轻女子,“苏小姐,你觉得这里怎么样?”,“地段不错,关键在于你们市政府那边是怎么考虑的,我看了看,桂huā洲上可是个热闹地方,夜市也有些年成了吧?市民们似乎已经养成一种习惯到这里来游玩,如果真要按照你们的设想,这个夜市区就不复存在了,肯定会有民意反对,市政府能不能抗得住这份压力?”,苏小姐清泠的表情总给人一种冷意,目光一转,从远处挂huā洲收回来,“挂湖南岸那一片倒是不错,上佳口岸,如果能开发出来,绝对是块金地”但是那一片拆迁恐怕也是难事儿,倒不是说赔偿问题,关键在于要按照我们的标准拆出来,那费劲儿可不小。”,“苏小姐是担心这些问题?,”老洪瞥了一眼刁总,轻轻一笑”“如果说我们能把这些问题搞定呢?”

  “洪总,话先别说满了,刁总不是说市里边规划方案的初案都还没有出来么?我估计你们市政府也是在考虑这方面的问题,不要藐视民意,现在不比以前,任谁他也得掂量一下,除非他不想要头上乌纱帽,能找到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最好。”

  苏姓女子不以舟然的摇摇头,没有理睬对方表露出来的强烈信心。

  “我这个人喜欢直来直去,如果这一片都能像你们两位所设想的那样拿下来”我们这边不会打半点折扣,合作一切按照我们再初所谈条件来进行,但是我有言在先,所有不干不净不清不楚的事情必须要在签约前要解决完毕,我们集团初来安都,不愿意在这些问题上给地方政府留下一个不好印象,我们寻求的是长期发展。”

  “还是苏小姐爽快,我也漏个实话,咱们安都推进国际化大都市建设是经过省委常委会研究决定的,势在必行,没有谁能阻挡这个大趋势,桂湖这一片首当其冲,这一片地域位置奇佳,但是由于这几届政府主要精力都没有放在这边,旧城改造严重滞后,所以这一次省委也是下了决心支持市里边大刀阔斧的进行旧城改造,所以这一点苏小姐请放心。”,洪总语气低沉,但是充满自信”“老刁和我也是在安都房地产这行道上打滚了这么多年了,若是连这点底气和信誉都没有,那也不用在这一行混了。”,“洪总的保证我还是相信的,安都市推进国际化大都市改造,我们集团也是知晓了这个计划哼所以才会愿意进入安都,说实话,之前我们并不看好安都,因为安都城市发展明显落后于沿海地区的大城市,也比周边大城市的发展落后一步,当然落后既是坏事,同样也就蕴藏着机遇,我想家父让我来安都负责,也就是存着这个想法,如果我们能够抓住机会携手合作,我相信安都这个市场上大有可为。”苏姓女子浅浅一笑,点了点头,“我希望我们的合作伙伴能够专注于做一件事情,要做就要做好,做成。”

  洪姓男子似乎是意识到苏姓女子是言有所指,但是他一时间还没有明白过来对方话语所指的是什么,难道是指刁一鹏?对刁一鹏有些信不过?刁一鹏怎么又不入她眼了?

  警灯闪烁,一辆交丵警巡逻车带着一辆交丵警清障车三分钟之后,已经赶到了现场。

  这倒不是交丵警的出警速度就比派垩出所来得更快,正巧滨江环线上出了一起车祸,交丵警清障车刚好完成清障,接到交丵管局指挥中心电台指挥,正巧就在附近立即就赶到了,只不过交丵警们也不太清楚情况,只接到指挥中心的指令,到金鼎会所旁边的停车场执行清障任务。

  “怎么一回事?谁报警?”交丵警巡逻车算来一名交丵警,厉声问道。

  说实话,交丵警也有些不顺气儿,这停车场能出什么大问题,还需要出动清障拖车?这刚处理完那边现场,连一口气还没有来得及喘,指挥中心又急吼吼的叫起来要求附近交丵警最快速度赶到这里,到了这里一看,一片安静,不像有出什么重大车祸的模样,本来也是,这停车场能出什么大型车祸,就算走出了擦挂一类的小问题,那也不需要出动清障拖车啊,可指挥中心却是急不可耐的命令要立即赶到现场。

  “交丵警同志,是我们报的警,我们的车被堵这几辆车堵在里边出来不了,迫不得己才报的警。,”彭长贵赶紧上前道。

  “这事儿你们也要报警,吃饱了撑的?不知道让司机挪开就行了?”交丵警一听火冒三丈。

  “可是这位经理说他们老板和司机都没有空,我们都已经等了半个多小时了。”,彭长贵解释道。

  “是四十二分钟了,我们在这里足足等了四十二分钟,这一位说咱们的车占了他们老板的专用车位,就要让咱们走不了,可我实在没看出来这里本来是市政公用停车位,怎么就变成了他们老板的专用车位了?他说是他们金鼎会所的专用车位,交车同志,你觉得呢?”,赵国栋这个时候心境反倒是平和下来,既然已经挑开了,他倒也就想看看这桩事儿怎么收场。

  交丵警四下看了看,这里的确离金鼎会所很近,很有点专门为金鼎会所修的专门停车场的味道,但是很显然这是属于市政公用停车位,从规划规格和形式都是属于安都市政上搞的。

  交丵警当然也知道这金鼎会所的老板也是一个车些来头的人物,要不怎么能在这里开会所,而且还能让市政上专门为其修一个配套停车场?就凭这一点,这安都市里就没有几个人能做得到。

  “你去找一找你们老板的司机,让他们来把车挪一挪吧,人家都等了这么久了,也差不多了,真有啥事儿也该办完了。

  ”交丵警也想三五两下就把事情处理好,这一辆虽然也只是一辆奥迪,但是凭他的在这牟行道里干了这么久,也见得多了,那个司机没啥,但是这今年轻人却不像是普通人,很有点领导的气势,所以最好能把他们撮合好了事儿。

  “嘿嘿,还真是不好意思,恐怕还得等一会儿,有些事情三四十分钟还真办不完。”,保安经理并不把来的交丵警放在眼里,这不是第一次发生类似事情了,每一次交丵警来,那都是气势汹汹而来,灰头土脸离开,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那刀刀刀”,交丵警有些恼火,也有些为难,他已经琢磨出这其中的味道来了,双方是在斗气呢,尤其是金鼎这边显然是要故意捉弄这两位开奥迪的,就是要把你给耗在这儿,忽悠个够。

  “交丵警同志,这是我们老板他们几位的车,你们的拖车恐怕不能拖,瞧瞧,这是啥车,阿斯顿?马丁,知道不,听过没,见过没?拖坏了,你们交丵警队赔不起,我们老板这辆林肯,还有这辆悍马,都是全时四驱,更不能用拖车拖,出了状况,更不得了,只能让人来开走。”保安经理一脸得瑟的微笑,那副搓着手的小样儿,看得赵国栋内心一股子火苗子不停的乱窜,恨不能跳上前去一脚把他给踹个大马趴。

  “交丵警同志,你还在愣着干啥?他们的司机一个小时不来,我们不是要等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不来,我们不是要等两个小时?他们这乱停乱放阻挡了通道,你们该清障就应当清障,该处罚就应当处罚,还等什么?你们这样磨磨蹭蹭,是顾忌什么?这车好就不敢拖?那他停到市政府大门口走了,你们也就这样站一圈围观等着司机来自己开走?,”赵国栋阴沉的表情和毫不留情的言语抽打着有些狼狈不堪的交丵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