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八十五节 惹火烧身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八十五节 惹火烧身

  被 赵国栋这番话刺得脸红耳赤,交丵警也有些E火与,盯着保安经理,“你们的车阻扯了正常通道,马上把你们司机叫来挪车,否则我们就要拖车了!”

  “谁敢!小子,也不看看这是啥地方,就算是你们大队长来了,也不敢随便拖咱们金鼎的车!”,保安经理勃然大怒,“你敢拖车,还想不想穿这身衣服了?”

  “小伙子,放心,你大胆执法,我向你保证,你这身衣服肯定比现在还穿的稳,没有谁能脱得下你这身衣服!”

  赵国栋站在那里气定神闲的道,让交丵警更有些觉得眼前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男子怕不是等闲之辈。

  “准备拖车!”,打定主意的交丵警一挥手,几个辅警和拖车工人,立即棒挥清障车开始倒车,准备拖车。

  “咦?你小子真是不想穿这身衣服了?”保安经理瞪大眼睛,吃了一惊,他还真没有想到这个交丵警居然如此小母牛骑导弹一一牛逼哄哄,敢来拖金鼎会所的车,自己已经喊响叫明了,还敢如此?

  “如果严格按照法律程序执法也要被脱掉警服”我想这个安都市公安交丵管局长那他才真该脱衣服了。”赵国栋狠狠的撂下一句话。

  站在河畔栏杆边的几个人显然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先前交丵警巡逻车和清障车过来也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一直到那拖车摆出一副要拖那辆最外围的阿斯顿?马丁的驾驶,这才引起了几人的注意,洪姓男子有些讶异的瞅了一眼刁一鹏觉得在这里怎么会出这种事情,不是姓刁的引路让大家把车停在那里的么?怎么还会招来交丵警来拖车?

  刁一鹏感受到了洪姓男子有些诧异的目光,只觉得自己脸上一烫,这事儿发生在自己地头上可真是丢脸丢大发了,他刁一鹏和朋友的车子被交丵警给拖了车,他刁三鹏还怎么在安都市混?旁边这两个可能成为自己合作伙伴的人,尤其是那一位表情神色冷淡的苏姓女子会怎么看没准儿就认为自己就是以外强中干的货色,认为洪总是在替自己吹嘘,结果自己啥都这一会儿刁一鹏可真是有点怒从心头起,恶白胆边生,立即拨打出一个电话,半分钟之内,金鼎会所里已经涌出了十几个保安一阵风般的扑了过来。

  洪姓男子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尤其是看到旁边苏姓女子一脸轻蔑和鄙屑,脸上更是有些挂不住这个刁一鹏,这都啥年代了,还来玩这一出,真是给自己找事儿惹祸还是觉得他的能量真的大到了可以在这安都城里摆平一切的程度?

  见到十几个伙计扑了出来保安经理顿时底气大壮,恶狠狠的一挥手,“谁敢拖车?!”

  一群如狼似虎的汉子顿时就形成了一个反包围,把几个交丵警辅警和拖车工人围在里边,形成一个对峙局面。赵国栋还真没有想到安都市区里也能遇上这种敢于暴力抗法的事情这帮人显然都是这个金鼎会所豢养的一帮黑保安黑打手,虽然没有说一上来就实施暴力,但是面对交丵警的执法,他们就干摆出这幅阵仗来威胁你,这背后若是没有一点底气借他几个狗胆他也不敢!

  一个交丵警辅警大概也是觉得对方太霸道了,气哼哼的就要往前走,被那保安经理一扬下颌立时就有两个保安上前一堆,就把那个交丵警辅警给推了一个趔起也许是夜里看不清楚,没站稳,脚下一滑,身子一斜,额头正好撞在了huā台上,鲜血顿时就从额际冒了出来。

  带队交丵警大怒”觉得这也太嚣张了,立时用对讲机呼叫总台,要求增援,场面顿时有些混乱起来。

  刁一鹏似乎也觉得这副情形有些过了,正准备走过去教训一番,却看见了匝道那边车灯闪烁不断,显然是有一连串车进来,其中后边似乎还有两台大型警车闪烁着警灯,心里打了一个突,脚步也一顿。

  一辆黑色的奥迪,肝飞速的掠过匝道,由于拐弯动作太猛,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啸叫声,嘎的一声刹在了停车场内,一个中年男子迅捷的从车里钻了出来。

  刁一鹏一眼就认出了从奥迪车下来的人是安都市公安交丵管局副局长张峰,也算是一熟人,看到连张峰都亲自赶来,刁一鹏心里更觉惊诧。

  好在也没有发生啥大事情,就是把一奥迪车堵在里边了,耽搁了一些时间而已,也许是市里边哪一位官员干部的车?但那辆奥迪挂的是安都一个再普通的号牌了,不是市里边的小号,何况市里边几位注领导的座驾和车号金鼎会所都专门留存有,这一帮保安都专门记住了,所以不可能是市里边哪位领导的才对,但是能让张峰出面的,怕也级别不低才对。

  “张局,怎么这么有空?”刁一鹏紧走两步,正好赶上下车男子过来。

  “噢,刁总也在这里,听说你们这里出了事儿?”,张峰目光四处流淌,寻找着目标,一边漫不经心的敷衍着对方。

  “出啥事儿?我这里能出啥事儿?我和洪总他们几位正说在这宁江边上纳纳凉,没看见有啥啊?”,刁一鹏一脸毫不知情的模样。

  “不可能吧?”,张峰冷淡的推开对方递过来的烟,往前走。

  张峰紧走一步”看见了停车场中断有些混乱的局面,脸色顿时一沉,“怎么一回事儿?”

  “报告张局,第三分局一大队二中队副中队长李应雄向您报告。

  ”带队民垩警一见连张局长都赶到了现场,大吃一惊,也不知道局长究竟因何而来,顾不得许多,赶紧跑过来一个标准敬礼报道。

  “怎么一回事儿?赵省长在哪里?”,张峰沉着脸厉声问道。

  “呃,指挥中心报称这里有人违章停车堵塞通道,我们前来清障,结果被这里的保安阻拦而且还导致我们!名兄弟受伤。”带队民垩警脸上路出迷惑的神色,哪有啥赵省长?张局长看来是为了这个赵省长而来,可是这里没有什么省长卓长啊?

  听得张峰突然提及了什么赵省长,刁一鹏也是一愣怔,难道赵舁长在自己这个金鼎会所里?不可能,如果是市里边或者省里边有人陪着来,再怎么自己也该提前得到消息才对,不可能无声无息的来自己这里吧?

  “张局,你说的是哪咋】赵省长?难道是咱们省的赵国栋赵省长?不可能,他今天没来这里,你是不是弄错了?来我这里,我还能不知道?”刁一鹏笑呵呵的道。

  张峰没有理睬对方,目光依然在四处搜寻着,他是接到了市局副局长邱元丰的指令,局长跟着刘局长到新加坡去了,他在家主持工作,听说省长被人堵在停车场出不去,而且似乎还是人为的不让出去,他心里也是一阵发紧,忙不迭的通过交通指挥中心命令就近的清障车赶紧到位,还好至少自己来的时候,清障车已经到了。

  匝道上又闪过几道车灯光,一辆捷达警车率先闪着警灯冲了进来,紧接着就是一辆黑色别克君越呼啦啦的钻了进来,后面的是两台警用依维柯闪着警灯也猛扑进来。

  张峰的目光很快就搜寻到了目标,赵国栋身材不小,即便是站在那辆奥迪后边,依然路出大半截身子,当然只是这一片灯光比较暗淡,所以不太看得清楚,所以刁一鹏也没有注意到,张峰是有意搜寻,自然马上就找到了目标。

  从别克君越车上猛地跳出来一个男子,一眼就看见了张峰,“张局,你也到了?”,“哦”靳政委”你们也到了?走,先过去!”,张峰来不及和靳磊多说,用目光往那边一示意,靳磊顿时就看见了那边站在树旁阴影下的赵国栋身影,心里顿时一紧。

  刁一鹏对靳磊本人和他的车也很熟悉,那辆崭新的别克君越上的牌照很好记,安aa旧,。,这位靳政委来莲湖分局当政委时间并不长,是从天河分局副局长过来的,刁一鹏以莲湖私营企业协会副会长名义请莲湖分局班子吃饭时对方也来了,但是这个人不太好打交道,自己几次单独邀请,对方都没有来,但是只要是邀请莲湖分局班子成员一起,他又要来,很精滑一个人。

  但是这一次对方下来,连正眼也没有看自己一眼,径直和张峰打了招呼就往那边一路小跑过去了,刁一鹏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发寒,尤其是看到从两辆依维柯警车里黑压压下来几十个全副武装的警垩察,顿时觉得有些大事不妙的味道。

  “赵省长!”,张峰和靳磊两人一路小跑,跑到奥迪车近前,见到一脸阴沉中夹杂怒色的赵国栋,心里都是一阵发虚,忙不迭的敬礼。

  一帮保安还在傻不楞登的站在一旁看热闹,根本感觉到大祸临头,一直到两个高级警官站定立正敬礼时,这帮家伙才反应过来,觉得事情似乎超出了他们的预料,尤其是那个保安经理听得两人喊出赵省长时,更是目瞪口呆,傻呆呆的站在一旁,脑子里一片空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