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八十六节 困兽犹斗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八十六节 困兽犹斗


  赵国栋看了看时间,交丵警四分钟就到了,但是派堊出所和莲湖分局十二分钟才到,估计交丵警应该是正好在这一带,否则交丵警清障车是无论如何也来不了这么快的,不过看莲湖分局一口气来了几十名警堊察,这效率也算不错了。

  “靳磊,这是交丵管局张局长吧,事情很简单,我司机把车停在这里,我去桂huā洲上转了一圈回来,结果金鼎会所的保安经理说我们占了他们老板车的专用车位,不让我们走,我在这里一共等了一个小时左右,对方百般戏耍我们,嗯,你们后边那一位大概就是他口中的老板,这辆林肯车大概就是他们老板的,堵在我车前边,无论怎么说,就是不让,我通知交丵警来,对方显得很嚣张,结果你们也看到了,这群保安暴力阻碍交丵警执法,导致交丵警受伤,现在我们也无法离开,情况就这么简单。”

  赵国栋摊摊手,显得很淡然,“我不知道这个在我看来应该是公用停车场的位置,怎么就会变成某些私人专用车位?张局长,你告诉我,这是金鼎会所的私人车位还是市政公用停车场?”

  “报告省长,这是市政公用停车场,这一点我可以肯定。”张峰脸色严肃的回答道。

  “那为什么他们可以据为己有?另外你们这个市政停车场的规划就这么合适,这一片都没有,甚至连铜牛桥到采huā桥这一大片都没有,却正好规划到这个金鼎会所门。?依据是什么?”

  赵国栋斜睨了张峰一眼,市政公用停车场是是市建委和市公安交丵管局联合规划小的,这个停车场本来也就有些问题,张峰也是隐约知晓一些其中奥妙端倪,赵国栋这一说立即让张峰脊背上渗出一层细密的白毛汗,如果眼前这位省长真的要揪住这事儿不放”也许这事儿就要害死不知道多少人。

  见到张峰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靳磊却是目不斜视的挺胸腆肚正视前方,赵国栋也不为己甚,淡淡的道:“这样公然把市政公用设施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也不多说了,交丵管局似乎在选择性的失明,张局长,执法要讲求三公啊。而这样公开暴力抗拒交丵警执法”真的让我很无语了。难道这里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不是共丵产党在执政?法律覆盖不到?为什么这些人可以如此嚣张霸道?这背后究竟有什么深层次的原因?靳政委,听说你现在是莲湖分局的政委了,我希望你能在最短时间内给部富海同志一个交代,也请部富海同志也给我一个说法。”

  部富海是省公安厅厅长,这一句话让张峰和靳磊都是冷汗涔涔,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

  交丵警清障车第一时间把林肯领航者拖到了一边,而抢在交丵警清障车行动之前”那辆悍马UG和阿斯顿?马丁早已经消失。

  奥迪启动迅速离责,只留下满脸惊惶不安的刁一鹏。

  十几名黑保安被直接以暴力妨碍执行公务带走,当然免不了那个已经完全陷入石化状态的保安经理。

  刁一鹏当然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不可能这样罢休,张峰在离开时只丢下一句话,自求多福吧。

  苏姓女子冷冷的坐在悍马后座,旁边是那个脸色阴晴不定的洪姓男子。

  “这就是你选的合作伙伴?”车里气氛几乎要僵得令人窒息,直到苏姓女子开腔,才让洪姓男子稍稍舒缓了一口气”“我不知道这种人怎么能够在安都市这块土地上能混这么多年居然没有死?他这副德行纯粹就是额头上刻着三个字“我想死!”

  被苏姓女子如此恶毒的语言噎得喘不过气来,洪姓男子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这个貌似清冷文静的女孩子有如此凶悍霸道的一面,当警堊察开始对金鼎会所一帮保安采取行动时,当赵国栋毫无表情的无视讪讪站在旁边想要和他搭话的刁一鹏径直上车离开时,女子便很坚决果断的招呼自己离开,而对于刁一鹏打来的电话更是直接拒绝接听。

  “苏小姐,老刁其实?”洪姓男子话语刚一出。”就被女子打断:“洪叔,您和家父也是多年的交情了,知根知底,对您我很尊重,但是这件事情上我觉得您处理得很不妥”您在安都也是这么多年了,难道安都这潭水里谁有多深道行你还不知道?刁一鹏可能是有点儿势力,也有些关系”但是咱们这一次不是小打小闹弄一两块地搞点什么短平快的项目,我们携手就是要借助安都市想要打造国际化大都市旧城改造这个契机在安都好好站稳脚跟”有所建树,选择像刁一鹏这种头重脚轻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癞蛤蟆,只会让我们遭受更大的损失,今天这事儿正好把他的底细爆了个干干净净,这种事情都不知道收敛,不知轻重,栽筋斗那是迟早的事情,我还真有些庆幸没有和这种人成为合作伙伴。”

  洪姓男子一怔之下,“苏小姐,我没有理解错吧?你的意思是决定放弃和鼎湖合作?”

  “嗯,这样的德行只会害人害己。”苏姓女子很干脆利索的道:“洪叔,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你不必觉得有啥可惜了,我估计刁一鹏这一次怕是难得翻身了。”

  “不至于吧?”洪姓男子又是一怔,“哪怕是金鼎会所关了也对他没有多大影响,他的主业还是鼎湖地产,何况我觉得还不至于到那一步,随便推给下边人就行了,没谁会去追根究底,赵省长不至于这点,胸襟度量都没有吧?老刁和省里市里边都有很深厚的关系,要不就像你说的他这样也在安都市面上混了一二十年还能玩得风生水起?”

  “哼,细节决定成败,性格收获命运,真是难以理解他怎么能在共丵产党执政的土地上能活这么久,他刁一鹏这般本事没出事儿,那是他前半辈子运气好,但我看现在他也该是运气到头了,就他这样真难以想象怎么在安都混出头的,和这种人合作死了都不知道是什么理由,我们苏家绝不会和这种不知死活的人合作。”苏姓女子毫不客气的道:“洪叔,听我一句话,和这种人打交道毫无价值,除了拖累朋友伙伴,没有任何意义。”

  洪姓男半半晌没有吱声。

  “洪叔,我知道你这会儿也觉得难以决断,没事儿,我们可以看一看,我敢断定,今晚他刁一鹏可能会没事儿,但是要不了一个月,他就会栽筋斗。”苏姓女子轻笑一声道:“到时候你就会觉得我的判断是正确的了。”

  “你这么肯定?”洪姓男子一呆:“你是说赵省长要对付他?不至于吧,就为这事儿?一省之长会去计较这个?”

  “哼,赵国栋这个人性格你也许不了解,他或许不一定介意被人堵在停车场里,毕竟哪个地方都有一些纨绔和地头蛇,但是你敢公开挑战执法部门,挑战法律,这就是挑战他的底线了,我觉得他很难容忍这一点,不信走着瞧。”苏姓女子冷冷的道。

  “小苏,你以前认识赵省长?”洪姓男子听出一些味道来。

  苏姓女子半晌不语,良久才缓缓道:“算是有过几面之缘吧,也许他对我根本没有印象,都是逢场作戏的时候遇见过,后来我回了家7???刀”

  似乎是觉察到自己有些失言,女子摇摇头,没有再说下去,“洪叔,既然你觉得刁一鹏还有翻盘的机会,那我们不妨再看一看吧,也不差这一个月时间。”

  刁一鹏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时随心所欲之举竟然弄出来这样大一件事情。

  当他看到靳磊毫无表情的表示这件事情需要认真进行调查时,他就知道这件事情难以善了了。

  靳磊不熟悉,但是他对莲湖分局局长丁尧东却很熟悉,但是电话打过去,丁尧东手机关机。

  他知道丁尧东出国去了,去新加坡之前他还专门在金鼎为丁尧东线了行,但丁尧东也是个老奸巨猾的角色,吃吃喝喝可以,但是真正说到实质性的东西这个家伙就顾左右而言他了。

  干公安的似乎都是这样,平时你可以觉得他似乎什么都敢为你做,真正到了关键时刻,你就会发现他们会很精准冷静而又清晰的划分出底线,绝不会为你越雷池半步。

  他曾经亲口听到某公安领导在某个场合说过,凭什么?我凭什么为别人拿自己的饭碗开玩笑,辛辛苦苦几十年爬到这个位置,也许一失足就啥都没有了,那点钱算个毯!能买一辈子安全么?

  而现在自己似乎就要变成那个领导心目中的毯!

  但是他刁一鹏绝对不是毯!

  金鼎会所算不上什么,他有更雄厚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