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八十七节 老贼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八十七节 老贼

  从宋如菲手中接讨电话,严立民看了看号码,皱起眉头,照睁勾一鹏来的,这个时候来电话,怎么觉得都不太像是好事情,严立民抬腕看了看表,十点五十五。

  “怎么,你不想接刁一鹏的电话?”,宋如菲漂亮的丹凤眼里泛起一丝讶色”刁一鹏私下里和老严走得很近,她很清楚,据说近期刁一鹏的鼎湖地产也想要在安都旧城改造里分一勺羹,相当活跃,老严是想要拿捏一番好捞个更好的收益,还是觉得这个人风头太劲需要压一压。

  “不是,再看看,看看他打不打第二个。”,严立民随手将电话放下,淡淡一笑,“这家伙太嚣张”太自以为是,总以为在安都城里没有他摆不平的事儿,脚踩几只船,和于哲也眉来眼去,和刘兆国勾勾搭搭,太放肆了。”

  “老严,你嫉妒了?”宋如菲笑了起来,轻轻替严立民整理了一下衬衣领子。

  “嫉妒?至于么?他和我能相提并论,一个土鳖,包里有了几个钱,用钱结交了几个人”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严立民哑然失笑,摇摇头。

  “那你算不算是被他用钱结交的几个人之一呢?”,宋如菲媚眼如丝,双颊如火,紧挨着严立民,挽着他的手臂,腻声道。

  “他?“哼”你未免也把我说的层次太低了一点吧,顶多也就是在一起打打牌而已,他想给我送钱也还不够格。”,严立民撇撇嘴,“这人不太踏实,浮躁了点当然他也有些资本,手下有一帮人,鼎湖地产这几年也挣了不少,还有这个金鼎会所作为他的交际武器,哼哼又是一个苹果国际,刘兆国费尽心机才算是把苹果国际屁股下边的屎给擦拭干净,这金鼎会所我看也快差不多了。”,“金鼎会所?我看咱们市里边和下边区里也有不少人去那里啊嗯,于哲不就很喜欢去那里么?还有莲湖区委副书垩记朱挺和玄泊区区长舟大为我也看见过在那里。”,宋如菲微微笑道:“我记得你也去过。”

  “都是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刁一鹏一心想要在捞钱,下边底子铺好了,就指望着在上边搭上几条线,你去吧,去了就得栽倒在裙子里边出来不了我去过两次”但是都当陪客,坐了一下就走了,但我得承认,刁一鹏很平了一些本钱,装修格调相当出色,里边的女孩子个个都很有味道,根本看不出是干那一行的或者说本来就不是干那一行的,玩的是兼职,就想来傍大款的,不是一般的会所能比。,”严立民吁了一口气,似乎也很是为自己能够在里边把持得住得意。

  “真的那么厉害?”,宋如菲双眉扬起,“真还看不出刁一鹏能在这上边下这么大心血。”,“哼,这也是一本万利的生意真能攀上套住像朱挺、于哲、陶大为这样角色,别说几个女人,你就算是把会所里全部女人送上,替他们养着,他也心甘情愿啊。”严立民脸上浮起阴狠的表情,“刁一鹏不也就是打这个主意么?要不他这样煞费苦心的把金鼎会所经营着干啥?鼎湖地产帮他赚的钱还不够?好好的房地产老板不当,要去当皮条客?”

  “恐怕也不完全是我记得金鼎会所那块土地当时争夺也很激烈,那块土地我记得刁一鹏是田年OP年初拿下的吧?宁江河畔,那个位置的土地当时按照市政规划那一片都是公共绿地,但是后来市国土局和建毒不知道怎么调整了规划”变成了商业用地,但就算是那样,那块土地足足有五亩左右,没有三四千万拿不下来,但是刁一鹏只huā了两千万就拿下来了,现在值多少?没有一个亿想都别想,真正的钻石。岸。”宋如菲显然也是关注过这块土地,所以印象很深。

  “哟”如菲,看样子你也打过那块土地的主意?”,严立民琢磨出味道来了。

  “我能有那实力,还用得着在市政府里耗着?也是帮一个朋友而已,没能得手,刁一鹏当时也是打通了很多关节,一气呵成拿下了。,”宋如菲没有多说其他,她知道以严立民的嗅觉自然明白其中奥妙。

  “这样一块风水宝地来搞这个金鼎会所,刁一鹏也算是下了血本。”严立民沉吟着道:“但是正如你所说,这金鼎会所也在不断增值,土地增值,房产增值,另外还能帮他结交人脉关系,或许一年还能挣一两千万利润。”,“差不离吧,我估摸他这金鼎会所这样半遮半掩的经营,一年也能挣个两三千万吧。”,宋如菲点点头,“这家伙在这一宝上还是看得很准,他也是个舍得的走儿,用钱姐姿人坏是喂饱了不少人。”,“钱和女人,这世界上又能有几个男人抵挡得住?尤其是手中有点权的男人,只怕在这方面的抵抗力就更差,**膨胀啊。”,严立民啃然道:“世人皆不例外啊。,”

  “那凌正跃和赵国栋也一槽”,宋如菲味哧笑道。

  严立民一愣,随即笑道:“凌正跃不好说,这人太看重权势,热衷权位,典型的政治人,说得通俗一点,就是政客,钱和女人之外还有一点,就是权力带来的虚荣和满足感,这一条对很多有野心的男人来说,其诱惑力更甚,也许凌正跃就属于此类。”,“那赵国栋呢?”宋如菲知道严立民和赵国栋之间的心结。

  “赵国栋这个人还真不好判断,但是他也有一点我可以断言,女色是他绕不过去的坎儿,只不过现在随着年龄位置的变化,尾巴收敛得更隐秘了罢了。至于钱方面,这人这方面倒是很干净”很罕见”不爱钱的人能遇上,能做到他那么干净的,我经历了这么多年,还算是遇上的第一个,这家伙在这方面的确做到了阵尘不染,权力欲么?嘿嘿,这一点最不好判断,说他不贪慕权势么?那是废话,贪慕权势是上进的原动力,甭管出于何种目的,你若是没有权力欲,那就变成圣人了,在政坛上,圣人也就是无能的代名词,水至清则无鱼这句话初进体制的人都明白,眼睛揉不进沙子,那就是你自己会变成沙子,所以难得糊涂这句话才会成为官场筏言。”

  严立民也很难得的谈兴大发,或许是觉得身畔这个红颜知己正好问到了自己心痒处,不吐露出来就不痛快。

  “但是赵国栋这个人也有点不一样,很多事情上你还不好判断他的想法,嘿嘿,说句实在话,我严立民一直对自己的观人本事很自信,唯独对这个赵国栋有些看不穿。他还在宁陵当市委书垩记时,不声不响把保障房搞起来,每年都是几千套,还在递增,弄得房地严商们在宁陵苦不堪言,无论怎么吆喝造势,宁陵房价就是起不来,均阶比起旁边的永粱、宾州和通城还低,你说这是讨好民意吧,那会儿他还不让宣传,你说他是一心只为老百姓着想,可这年头还有这样的干部么?不是我对这个社会悲观,对世界没信心,但沉浮几十年,让我的确难以相信人心了。”

  宋如菲注意到严立民眼神中也闪过一抹迷离怅惘,显然是也被他自己的这番话勾起了许多心思。

  “老严,赵国栋这个人这么年轻佻当到省长这一角自然也有他的本事,你和他现在这种关系也很微妙,刀7刀?”,宋如菲没有再说下去。

  严立民微微一笑,他知道宋如菲在担心什么,不过他并不在意,“如菲,别想那么多,现在赵国栋根基未稳,他要面对的是凌正跃、陈英禄还有齐华和龙应华他们”根本没有心思想那么多,对于我,我想他更希望能够保持一种和睦相处的关系吧,现在关京山和谭立峰他们夹在凌正跃和赵国栋之间都是很难做人,轻易不敢露出过分偏向哪边的态度,这官也不好当啊。”

  “老严,你说关京山和谭立峰现在究竟在打什么主意?他们难道还分不清楚这安原究竟是谁在作主?苗振中不偏不绮”何况也快走了,只想明哲保身,齐华是凌正跃的头号心腹,这还不算陈英禄和龙应华,赵国栋还能翻得起多少风浪来?,”宋如菲不解的问道。

  “不能那么说,这不是谁能作主这么简单。关京山和谭立峰这个层次已经不是凌正跃能够轻易动得了的人了”那是中组部挂上大号的人,所以他们对凌正跃也好,赵国栋也好,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忌惮和服从,何况你也注意到了,关京山和埠立峰都是想做一番事情出来,想要奔更高的政治前程的,也就是说,谁能让他们政治前途看上去更灿烂辉煌,他们就会倒向哪一边,单单是省委书垩记或者省长的一些无营养的夸赞没有多大意义”那得让中垩央能够清楚的看得见安都在他们当政时的变化和政绩,那才是最重要的,现在他们需要分析谁的观点想法和支持能够让他们在安都做出的事情更符合中垩央高层的胃口,这是关键。”,严立民把关京山和谆立峰的心态分析得相当透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