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九十节 波谲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九十节 波谲

  赵国栋没有想到随便碰上一个角色,也能牵扯到省委常委,这说明什么”说明安都市里是真的藏龙卧虎,也说明安都市里这些房地产商的影响力渗透到了每一个角落”这也是一种悲哀。

  当你整个政权体系的官员们都和房地产商人夹缠不清,当你政府的利益链都和房地产商人捆绑在一起时,你党委政府制定的政策自然而然就要往房地产行业上倾斜了,那么你政府不重视保障房,房价一路飞涨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悸,真是没想到这刁一鹏如此神通广大啊,我听说你们安都市要搞旧城改造,房地产开发商们欢呼雀跃,看样子都是期待着一场盛宴和狂欢啊。”赵国栋嘴角浮起一抹冷峻的讥诮之色。

  “嘿嘿,这可不是我们公安局管得了的事儿,我们的责任就是保驾护航。

  ”邱元丰巧妙的回避了这个话题。

  “你又在给我打马虎眼儿?”赵国栋也不在意,“保驾护航,那就是要打击违法,保护合法,安都市里要搞旧城改造,我希望你们公安部门要谨慎从事,旧城改造涉及千家万户利益”很敏感,我也要求安都市政府要耐心做好前期规划,调研”确保民众利益不受损,另一方面对于那些企图在旧城改造中浑水摸鱼的,尤其是涉黑现象,公安部门更要强力出击”严惩不贷。”

  邱元丰连连点头,赵国栋说这话他只能听着,他不是安都市公安局长”但是此时此刻他得承担起责任来。

  两人在宁江河畔漫步,两台奥迪都缓缓的沿着滨江环线滑行,欧阳锦华和卢野都已经到了”得到赵国栋的指示呆在车上。

  赵国栋和邱元丰一直谈到晚上快十二点,两人才分手。

  ……………………………………………………………………………………

  省公安厅厅长郁富海赵国栋还不是很熟悉,虽然部富海也来赵国栋这里汇报了两次工作”但是汇报时间都不长”很有点公事公办的味道,而且赵国栋也知道,如果不是〖中〗央把蒋友泉从外省调来,凌正跃是一心想要把邹富海扶上政法委〖书〗记接替丁森那一角的。

  公安工作很重要”对于地方政府来说”掌握着刀把子,这是国家专政工具和暴力机器,如果手中没有一只过得硬的公安队伍,政府对于社会面驾驻能力就会失控,尤其是在社会治安和社会稳定方面,公安机关承担着不容或缺的关键作用。

  赵国栋突然发现自己虽然是从政法系统出身,但是却对政法系统的影响力是如此单薄”如果说在厅一级领导干部中,无论是政府系统内部还是地方上,自己囊中还有不少人可用”但是却在政法体系里自己用得上的人物却没有几个,尤其是在省这一级的层面上。

  原本刘兆国应该是一个最有力最合适的人物,但是现在????

  赵国栋琢磨着也许该帮邱元丰动一动,省公安厅作为政府部门组成部门”如果没有一个自己能说得起话又知根知底的角色”这很不合适,检法系统也一样。

  赵国栋还真有些怀念自己在宁陵的时光”那个时候是如何的意气风发挥洒自如,而现在做每一件事情,都需要掂量琢磨,怎样来求得妥协和平衡”怎样来避免冲突”如果一定要发生冲突”如何避免正面冲突,怎样在斗争中自己意图最大限度的体现”这些都让人绞尽脑汁”同时也憋屈无比。

  赵国栋不知道是不是每个省长都和自己一样”尤其是在一些重要观点上和省委〖书〗记不一样时,这种事情他们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这样寻找着平衡和妥协”甚至退让和忍耐”或许这就是一个成长的过程,赵国栋只能这样自我安慰的想道。

  ……………………………………………………………………………………

  赵国栋回到父母家中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过了。

  蓝黛的房间依然亮着光。

  听见脚步声”蓝黛首先出来,看到是赵国栋,不由得惊喜万分。

  “国栋哥,你回来了?”蓝黛喜出望外。

  赵父赵母也出来了,看见是赵国栋,也很高兴,但是看见赵国栋脸上有些疲惫的表情,也有些心疼。

  “国栋,你也要注意身体,身体是萃命本钱,不要太过操心劳累了。”赵孚望很难得这样和儿子说一句,平素自己儿子的表现让人无话可说”可是看到儿子这样没日没夜的操劳”他还是忍不住说一句。

  “爸,我没事儿,这段时间刚上手,事情多了一些,理顺了就好了。”赵国栋摇摇头,虽然有些疲倦,但是充实。

  老人家说过,与天斗,与地斗,都其乐无穷,但是与人斗,更其乐无穷,赵国栋知道这是自己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自己也必须要经历这个过程”才能褪去全身上下的生嫩火性,达到真正的成熟境界,而这个时间跨越还无法确定,但是有一定可以肯定,所经历的麻烦和困难越多,斗争越激烈,那么自己步入成熟阶段的时间会越短。

  “国栋,我知道你现在忙的是大事儿,但是也不能太不顾一切了,你回安原这么久了”回来住了几晚上?”许秀芹也是满脸忧思,“你这样没日没夜的工作,也要注意劳逸结合啊,别工作没干多少,身体先累垮了。”

  “妈,哪有那么夸张,你觉得我真是没日没夜在干工作不成?当省长如果真的当到没日没夜苦干”那这个省长只怕不是能力有问题,就是工作方式有问题了。

  ”,赵国栋心里涌起一阵暖意,“我也割,这两天手上事情多一点”所以忙了点,等过了这一段时”就会逐渐恢复正常。”

  “国栋,是不是得等到你正式被选成省长之后才行?”许秀芹犹豫了一下问道。

  赵国栋一愣怔,他还真没有想到自己母亲是担心这一点,一怔之下笑了起来,这多半是蓝黛给母亲说自己还是代省长,似乎这个代字就必须要表现好才能去掉,否则就永远当不成正式的省长。

  “妈,你想哪儿去了,怎么,你觉得你儿子这个代省长当得不稳当?”

  “也不是,但这个代字不去掉,总是不让人安心啊。”许秀芹见赵国栋很是放松,心里也就宽了不少。

  “妈,这里边的事儿你们不懂,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但是你们尽管放心好了,我这个省长帽子没有人能把我给撸掉,除非我自己不想当。”赵国栋语气中充满了自信和平和。

  赵父赵母见蓝黛含笑站在一旁,时间又这么晚了,也禁不住叹了一口气,先去休息了,只剩平二人。

  赵国栋在客厅沙发里坐了下来,将脑袋靠在沙发靠枕上,“蓝黛,看着我干啥,难道就这么几天我就能有多大变化么?”

  “国栋哥”不是几天了,都快一两个月了吧?”,蓝黛盘算着时间,从赵国栋视察安都之后,赵国栋只回来了一趟,也是快十二点回来”没说上几句话就休息了,一大早车就来接,蓝黛愣是没说上几句话。

  “是么?我倒是没注意。”,赵国栋摇摇头,笑着看来蓝黛一眼”蓝黛只穿了一身浅蓝色的棉布睡裙,好在睡裙不算很透明,但是依然可以隐隐约约看见蓝黛优美的曲线,尤其是胸前一对蓓蕾,显然是没有戴胸罩”“这时间也过得真快”每天一到办公室就是堆满了的事情”一直得忙到下班,每一天都安排得满满实实的,我觉得我这几个月好像就没有真正闲下来一天过。”

  “国栋哥,这是难免的,这安原全省七千多万人,十四个城市”每天得有多少事儿,你得替这样一个大省谋发展,方方面面前要顾及到,尤其是你现在这个位置,说实话,我都替你担心。”蓝黛咬着嘴唇道。

  赵国栋笑了起来,“蓝黛”是不是听到一些啥?”

  “不是听到一些啥,而是每天都能听到很多,我早就想和你说一说,但是你又不回来,我也没有机会,又不好去打扰你。”

  蓝黛水汪汪如黑钻般的眼瞳透露出绵绵情意,看得赵国栋心里也有些发慌,虽然去年在卧佛寺有那么一出漏*点绽放,但是现在赵国栋发觉自己心态似乎又有一些变化”他现在真没有多少心情再在这些方面沾染什么”每天面临的许多事情让他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充沛精力也有点跟不上了,和自己当初在宁陵时的感觉大不一样。

  但是他又不忍心伤害这样一段默默等待不求回报的感情,这真是一个让人欲罢不能的心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