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第九十四节 怒发冲冠 1

第十九卷 第九十四节 怒发冲冠 1


  蒋友泉眼睛微微眯缝起来,赵国栋的话很有意思,加强政法委对政法系统工作的领导很有必要,而不是加强党委对政法工作的领导很有必要,这有点把政法委从党委里“独垩立”出来的意思,可政法委的全称就是**安原省委政法委员会,它是隶属手省委下管理政法工作的职能部门,岂有“独垩立”于党委领导之外的情形?

  但是细细一想,对方似乎说得也没有错,政法委就代垩表省委对政法工作领导,就有一定的相对独垩立性,如果不是政法工作相对持殊,哪有何必专门设置这个政法委员会?

  一般说来恰恰是政法委更容易和政垩府部门管理职能相冲突,比如公安和司垩法都属于政垩府工作,政法委对这两个部门工作伸手太长,过问太多,反而会引起政垩府这边的反感才对。

  赵国栋的这个态度无疑走向自己抛出了橄榄枝,也表明他愿意支持自己对政法系统的领导发挥更大的作用,联想到部富海前期一系列的动作,蒋友泉很敏锐的感觉到一些什么,看来赵国栋对部富海的表现并不太满意,这是一个很好的契机,一个进一步加强政法委对公垩安工作领导的契机。

  “省长,我也来了安原两个月,也深刻感觉我们省里的社会治安和稳定工作不容乐观,尤其是伴随着经济高速发展,一些社会矛盾和问题也在凸显,怎样在新形势下进一步发挥政法部门的职能作用,维护国垩家长治久安,为社会经济发展提供一个良好稳定的社会环境,摆在我们政法部门面前的担子很重,而这样就要求我们政法部门必须要有大毅力大智慧大勇气去面对困难,这也就要求我们政法队伍要不断提高自身素质,尤其是要进一步提高我们领导干部的政垩治素质和业务素质,建一流班子,带一流队伍,创一流业绩。”

  蒋友泉颇为感慨的话语让赵国栋也意识到这位新任政法委书垩记胸中也颇有沟整雄心”自己只是把话题稍稍一转,他便能立即领悟到自己话语中深藏的含义”队伍的重要性,尤其是领导队伍的重要性更是不容忽视,自己的暗示想必他也应该领会到了,下一步如何操作,相信自己和他耳以找到一个令双方都能接受的意见。

  赵国栋把话题谈到了近期的社会治安问题上,对于在建筑领域出现的一些涉黑现象,对于社会上现在相当疯狂的传销风潮,对于近期金融领域多发的经济案件,对于全国各地法院异地执行难的焦点问题,两人都进行了一些探讨。

  蒋友泉对这方面的知识面相当渊博,高院院长出身的角色自然不一般,随便哪个话题他都能从多个角度拿出不一样的观点来,而且还能让你接受,赵国栋也感觉到这位新任政法委书垩记在理论水平和实垩践能力上都很有造诣,并非只是一个夸夸其谈的角色。

  一壶茶喝下来,两人的酒意也都消了不少,两人的距离却是拉近了许多,蒋友泉也对于赵国栋对政法工作中许多犀利的观点大感佩服,当然对方也许是身份不一样,所以在很多问题上也敢于发出与平常听到的一些观点不一样的声音,但是蒋友泉至少可以感觉到对方很有些胆魄,相反在城府上反而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深”应当是一个敢作敢当的猛角色。

  从内心来说,蒋友泉更乐意和这样性格的领导打交道。

  ………………………………………………………………………………………………………………………,青坪青针味道很淡,喝了两三水之后就变得有些寡淡了,两人谈兴尚浓,蒋友泉于是邀请赵国栋到锦江huā园散散垩步,赵国栋愉快的接受了邀请。

  锦江huā园是锦江国际大酒店紧邻青溪段大约三百米左右的一段临河huā园,滨江环线挨着这段huā园而过,用工艺栅栏巧妙的把酒店和河畔隔开,很多客人都很喜欢在用了餐之后来这段滨江huā园走一走,尤其是夏日里,来自溪畔的江风从huā园里掠过,乔木和灌木很和谐的搭配在一起,姿影摇曳,婆娑生风,很是惬意。

  青溪是宁江的一条小支流,远无法和梅江这样的支流相比,但是这条河溪流经的安都市区都是绿化最好林木葱笼的地带,环境最为雅致,安都市区很多高挡的住宅小区都紧邻这条小溪,而安都市也对这一各堪称安都市区水质最好环境最佳的小溪流保护得很好,所以一直被誉为安都市区唯一一条让人骄傲的溪流。

  赵国栋和蒋友泉没有走电梯,而是走了电梯旁的楼梯,从四楼下来,散散垩步,也算是活络一下身体。锦江国际大酒店三楼四楼都是贵宾包间,只不过四楼是专门为大中型宴会举办的大厅和容纳三五十人的大型包间,当然也有一些特别私密的雅间,比如专门为省市党政机关接待客人的包间,今天为丁森举行的线行宴席就是选择了一个十二座的小型雅间。

  欧阳锦华和蒋友泉的秘书都很知趣的走在了前面,距离赵国栋和蒋友泉两人有几米远。

  作为秘书,首先就要有眼色,看见赵国栋和蒋友泉谈得很高兴,两位秘书自然就知道距离远一些,以免打扰了两位领导的谈话,同时也不动声色的在前面引路。

  卢野也是隔着几米远距离远远的跟着,在锦江国际大酒店这样的环境里一般是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但是这并不代垩表就可以掉以轻心,按理说他应当是紧走在赵国栋身旁,但是赵国栋在和人谈话,他就不能太靠近,这也是规矩,就看你自己如何灵活掌握处理了。

  从楼梯通道很宽敞,光洁的防滑地砖外和清淡的米色大理石栏杆搭配得很和谐,赵国栋和蒋友泉并排而行,下到三楼处,就听到隔着拐角到传来一阵声音,不过前面两位秘书显然都没有在意,自顾自的往下走,赵国栋和蒋友泉也没有在意,一边谈笑着一边往下走。从拐角那边声音突然变得大了一点,蒋友泉注意到赵国栋脸上突然浮起了一抹奇异的神色,似乎是竖起耳朵在倾听什么,他有些讶异,这位赵省长不会对周围发生那些家长里短的琐事也这么感兴趣吧?

  旁边拐角一头似乎有一男一女在争执什么,见赵国栋甚至停下了脚步驻足倾听,蒋友泉也只好停下脚步,惊讶的瞅了一眼似乎心神已经被旁边争吵吸引过去了的赵省长,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平时颇有大将风范的赵国栋脸上怎么会浮起这样的表情神色,一种怔仲怅惘夹杂莫名的苦涩表情。

  “怎么了,赵省长?是不是有些不舒服?”蒋友泉注意到赵国栋脸上掠过一抹奇异的潮色,关心的问道。

  “没事儿,没事儿,只是好像听到了一个朋友的声音,也许是我听错了。”赵国栋压低声音道,似乎想要举步继续往下走,但瞬即就被那边传来的有些高亢的声音所死死焊在了那里。

  “无聊!姜长松他想要跳舞,歌舞厅里多的是女人,凭什么要我去陪!我走出入境管理科科长,不是公关部部长,更不是舞厅陪舞小姐,没有这个义务!”一个有些愤怒而又虚弱的声音就像是无孔不入一般径直钻进赵国栋的耳朵里,让他下意识的有一种痉李的冲动。

  “小唐,你这是什么话?今天是我们分局和政法委联欢,什么陪舞小垩姐公关部长,简直是胡闹!”一个有些低沉的声音传来,“姜书垩记是什么人,怎么会这么无聊?这也是我们分局和政法委再正常不过的联谊活动,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简直荒唐!”

  “王局长,我今天真的有些不舒服,我想提前走,行不行?我真的不舒服,我想要回家去休息一下,刀刀刀”那个声音变得有些柔弱无助。

  “小唐,这就是你不对了,今天你喝酒也一直在推杯,姜书垩记敬你酒,你只喝了半杯,李局长让你敬姜书垩记一杯,你也推三阻四,你也看到了李局长很不高兴”但是也没有说啥,但你这会儿走了,李局长肯定要生气,这是很不礼貌的表现,我想你也不想看到李局长生气发怒吧,到时候我都不好说话啊。”那个低沉声音微微提高了声调:“饭局马上就结束了,大家一起去唱一唱歌,联欢一下,有什么大不了?不要想得那样复杂!”

  “可是王局我真的不舒服,刚才那几杯酒太急了,我胃里很难受,?刀刀?”被叫做小唐的女子楚楚可怜的道:“您就帮我打个掩护好不好?我求您了。”

  “小唐,你也是局里的中层干部,你走到现在这个位置也很不容易,工作努力,积极肯干,前年才入党,今年局里就把你提拔成为科长,你可要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啊。

  ”王局长语含盛胁,“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帮不了你”你也知道李局长的脾气,真要生气了,那是谁也保不了你啊,走吧,回去吧,人真的不舒服,一会儿喝点饮料解解酒就行了,今天局里还指望你活跃气氛呢。”

  月票,自艾自怜,委实太少了,俺悲愤悲摧悲凉中,兄弟们把你们的保底月票砸来吧”先来一节润喉,俺要继续努力奋发,兄弟们赐予力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