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第九十五节 怒发冲冠 2

第十九卷 第九十五节 怒发冲冠 2

  “王局,我真的不想去了,局里边还有那么多人都在,“也不缺我一个,我就不去了,好不好?”凄楚的声音变得有些软弱,“改天我再向姜书垩记和李局长赔罪。”

  “改天?!唐谨,李局的脾气你可是知道的,别惹他生气,我告诉你,今天是局里与政法委联欢,同时也是李局替姜书垩记道贺,姜书垩记马上要升任区委副书垩记了,你明白么?”王局长的声音变得有些阴森,“你这样拆台,不是故意让李局难堪么?你忙着回家干啥,有男朋友了?没听说啊。”

  “王局????”被对方突然变得阴冷的语气一逼,唐谨显然有些不太适应。

  王局平时还算和气,但这一下子翻脸,让唐谨顿时有些吃不住劲儿,但是她的确不想去陪那个姜书垩记。

  局里边几次请客,只要有姜长松参加,李局都要把她和其他几个单位里的女同事叫上”开始她还不太在意,但是后来就觉得那个姜书垩记的眼睛里总是有股子说不出的眼神”让人很不舒服,陪着跳了两回舞,这人虽然手上没啥动作,但是总喜欢要把自己接得靠近的味道,这让她很不适应。

  前两次她都是找个借口悄悄溜了”但是今天这副情形她觉得若是自己到了练歌房里去了,要想再溜号怕不容易,所以就想干脆不去,没想到王局长追出来不让走,非得要他回去。

  “唐谨,就是让你陪着唱唱歌跳跳舞,有啥大不了?难道你还信不过姜书垩记和李局?大庭广众之下,他们难道还能干啥不成?都是大人大面大家凑在一起热闹乐和一下而已,难道陪他跳两曲舞就能怎么不成?可你不去,姜书垩记不高兴,李局生气,那你可就?刀?刀”王局长的声音又是一变,变得亲和起来,“听我一句话,我不会害你,走吧姜书垩记和李局他们马上就出来了。”

  唐谨还欲在推辞,这个时候,那边包间里门已经打开,一行人都走了出来,当先两人都是面泛红光,显然是喝了不少酒,一边打着酒嗝,一边大摇大摆走了过来。

  “德平,唐谨,走一块儿去唱唱歌,姜书垩记的歌喉据说在区委里边也是首屈一指啊,前两次我都没有去成,我也有段时间没有听姜书记发挥了今儿个看姜书垩记水准提高了多少。”走过来的敦实壮汉不到四十来岁,头顶微秃,肚大腰圆,很有点气势,根本没有给二人说话的机会。

  “呵呵,老李我这公鸭嗓子哪敢在区委里边排上号,不过比起你来,我觉得自己还算是有些信心。”姜姓书垩记身材也和敦实壮汉相差不多只不过个子略高,显得更为协调一些,手中拿着一把木骨拇扇,时开时阖,一副儒雅味道,不过总感觉有些附庸风雅的味道在其中。

  “李局,我今天身体不太舒服想早点回去休息,?刀?刀”唐谨几乎是鼓足了最后的勇气吐出这两句话她注意到李局的脸色顿时阴冷下来,后面半截话也没有再说下去。

  场面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沉寂了几秒钟之后,姜书垩记貌似大度的似笑非笑的瞅了一眼敦实汉子道:“小唐人不舒服那就先回去休息吧,没事儿,老李,那我们先走?”

  “呵呵,没事儿,姜书垩记,小唐是在说气话呢,谁让你今天表现不好,唐谨敬你酒,你是不是没有干杯?要不就是没有回敬人家小唐?”敦实汉子脸色稍稍好看一点。

  “不是,李局,我是真的有些不舒服,姜书垩记,真是不好意思,不能陪你,刀??刀”唐谨咬着嘴唇道。

  敦实汉子脸色变得阴冷无比,如钢锥一般扎在唐谨脸上:“唐谨,今天是我们局里和政法委联欢,中层干部都要参加,你明白没有?这不是可有可无的事儿,这是任务,你明白没有?”

  “李局,我看唐谨的脸色的确不太好,可能是真不舒服,这种场合他不屋意去就算了吧。”走在后边的一个男子实在忍不住了,插言道“老李,算了,小唐大概是不喜欢这些场合,没关系。”姜书垩记冷冷一笑,瞅了一眼对方,“要不就就我得罪了小唐,让小唐不高兴了,明耀,你说是不是?”

  “小唐,姜书垩记都这样说了,你怎么这么不懂事?”王局长见敦实汉子脸上有些挂不住,眉毛竖了起来,就要发作了,赶紧打圆场,“就去坐一会儿,又能怎么着?”

  “哼!”李姓敦实汉子从鼻腔了哼了一声,径直往前走,“姜书记,我们先过去,走吧,没事儿!”

  几个男子都丢下唐谨以及走在后边的两今年轻女孩芋和那个被叫做明耀的男子,紧跟着往前击,互姓局长看见前面几人只经击出一截,这才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欲言又止的男子道:“唐谨,你自己看着办吧。”

  一边说,王局长忙不迭的去追赶前面几人,从这里绕过去的附楼就是锦江国际大酒店的练歌房,甚至能隐隐听见那边传来的歌声。

  蒋友泉很有些奇怪赵国栋怎么就会在这里停步不走了,隔着一个拐角,虽然看不见那边场面,但是从对方的言语也能大概听出一个大概来,好像是安都市某区里的公安分局和政法委搞有些变味的“联欢”,非要这个女孩子去陪一个姜姓的政法委书垩记唱歌跳舞,可这个女孩子不愿意去,几个领导就不高兴,百般威胁利诱。

  这种事情的确令人齿冷,蒋友泉也很是愤慨,不过这种场合似乎也不太适合像他和赵国栋这个层面的人出面干涉,何况他也很奇怪赵国栋怎么会一开始就有这么大的反应,至少对方的表现证明他和个中人而且多半是这个叫唐谨的女孩子有一些瓜葛渊源。

  ……哼哼,这就是我们安原政法队伍的素质?友泉书垩记,你说说这样的素质是打硬仗带队伍的素质么?”赵国栋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两句话来,声音却压得很低,脸乌是异常的森冷。

  蒋友泉脸上也是一阵火烧火燎,虽然他也是刚任政法委书垩记,但是先前二人在探诗政法队伍素质时”赵国栋提出安原政法队伍中存在不少问题,尤其是领导干部素质巫待提高,蒋友泉还觉得赵国栋观点有失偏颇,为此两人还争论了一番,现在马上就来了一个现场直播,简直就是丢他蒋友泉的脸。

  “省长,这事儿的确有些丢我们政法队伍的脸,嗯,你认识刚才那个叫唐谨的女孩子?”蒋友泉沉吟了一下才低声问道。

  赵国栋沉默了一下,这才缓缓道:“友泉书垩记,她是我的初恋,安原警专的同学,现在应该在天河分局工作吧?我也很久没有见过她了。”

  “这么说刚才那帮人是天河区和天河分局的人?”,蒋友泉全身一震,声音也有些变了,他本来不想就这种小事情掺和,但是赵国栋这一句话一出口,就让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赵国栋能说出这样一句话显然是没有把他当外人,当然也许是情绪激动之下的冲动之语,但是对于赵国栋这种已经当到省长角色的人物,再是情绪激动也不至于口不择言,这其中分量可想而知。

  蒋友泉脑袋飞速的思考着该怎么来应对这件事情,一时间他也觉得很棘手,自己出面去说些啥都觉得很可笑,看样子赵国栋似乎也不想出面的模样,但是放任这件事情不管,只怕赵国栋心中就会永远的记下一个疙瘩,原本谈得很投缘的许多事情也许就要大打折扣了。

  欧阳锦华的出面恰到好处解决了这个尴尬局面。

  看到老板和蒋书垩记半天没有下来,却站在拐角处脸色怪异的伫立不语,欧阳锦华赶紧上来,他也听到了拐角那一边的对话,同样他也听到了老板的那一句话。

  怎么去处理,欧阳锦华没有想过,但是他知道这种场面只能是他去出面。

  ………………………………………………”,……”…………”………………

  明耀也知道自己一句话就把姜长松和李荣忠得罪死了,也让王德平喜出望外,不过他实在忍不住。

  他本来就不喜欢这种场合,跟看来就是敷衍。

  他也知道李荣忠在谋求什么,姜长松马上出任区委副书垩记,这家伙和市委组织部长郭长庚关系据说很近,所以能够挤掉另外一个强有力人选组织部长,李荣忠想要接任姜长松的政法委书垩记一职,姜长松虽然没有决定权,但是他有推荐权,而且他和郭部长的过硬关系也是李荣忠所看重的,所以才会如此不遗余力的巴结讨好姜长松。

  可是唐谨是童曼的同学,虽然关系说不上很好,但是面对姜长松、李荣忠以及王德平的那副嘴脸,他实在无法忍耐下去,他必须要出面说句话,哪怕为此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