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第九十六节 怒发冲冠 3

第十九卷 第九十六节 怒发冲冠 3


  “唐谨,没事了,你人不舒服就回去吧。”明耀脸色也有些黯淡,不过语气却很坚定,“不必理他们,到时候我去和李局说。”

  “明局,谨姐不去恐怕不行啊,您也看到了在席间那个姜书记点名要谨姐参加活动,就是要让谨姐去,咱们俩都是附带品,你若是让谨姐走了,只怕姜书记和李局都会把不高兴记在你头上的。”另外一个留下来的女孩子满脸担心,咬着嘴唇道:“明局,你才从市局下来,咱们局里情况你还不清楚,李局若是对你不满,你日后工作就难开展了。

  明耀也知道这个女孩子所言是真,李荣忠在安都市公安系统里走出了名的霸道,仗着和市局主要领导关系密切,加之也和区委书记又是老乡,所以素来在局里说一不二,连政委在党委会上也经常被他点名批评,丝毫不留情面,你说是一些正事儿也就罢了,一些无关紧要的鸡毛蒜皮事儿也拿上党委会指桑骂槐的大骂一番,弄得人人自危,局里边人事也是他一手把持,其他人根本就插不进言。

  自己初来乍到,他大概也还在观察期,今天自己那横里插了一句话,只怕明天就会有“不良反应“出来,现在若是再让唐谨走了,只怕姜长松和李荣忠都会是觉得自己故意在扫他们面子,尤其是李荣忠,更是对自己恨之入骨,这自己才下到天河两个月,今后工作还怎么开展?

  但是明耀又绝不愿意在这种事情上态度暧昧,他本来就很腻烦这种事情,如果人家女孩子心甘情愿,那没啥说的,人家不愿意,你还以权压人,那就太过分了,何况唐谨还是小曼的同学。

  “没事儿”唐谨,你先走吧,我过去和李局说,大不了挨顿勉罢了,还能怎么着?把我这副局长给免了?那我就回我的市局去好了。”明耀半带开玩笑一半自我解嘲般的笑道。

  一抹清泪从唐谨眼眶里溢出来”她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如果仅仅是自己,她一咬牙也就走了,大不了就不让自己当这个出入境管理科科长罢了,虽然她很喜欢现在的工作,也自认为在这项工作上干得十分出色,但是真要委曲求全去当这个科长,她宁肯不当,但是现在把明耀也牵扯进来了,自己这一走,只怕就真的要被姜长松和李荣忠他们视为是明耀故意挑衅,那日后明耀在局里边的工作恐怕就要举步维艰了。

  她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影响到明耀的政治前途。明耀是童曼的丈夫,相当正直而且有能力的一个人,才从市局刑侦局下来不久担任副局长,分管侦查工作,李荣忠似乎在拉拢明耀。

  她不能这样自私,更不愿意接受明耀的庇护。

  “算了”明局,我这会儿好一些了,我还走过去吧。”唐谨脸上浮起一抹坚定的表情,摇摇头:“就像有人说的,没什么大不了的,正常的联谊荐动。”

  明耀皱起眉头,断然道:“唐谨”没有这个必要,不想去就别去,这不是什么工作任务!何必委屈自己去讨好什么人?回去吧,我说了,这事儿我来扛着”我相信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一个粗重霸道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不是什么工作任务?没什么大不了?明耀,你就把今天的联谊活动定了性?你就这样拆我的台打我的脸?你是不是觉得你是市局下来的就了不得了?!”

  李荣忠显然是被明耀的话语激怒了,加上多了几杯酒”紫涨的面皮上一双牛眼鼓起,双手插在腰上”一脸凶悍之气:“我说唐谨怎么半天不过来,原来是你给她在撑腰打气啊,姓明的,你才来天河几天,连基本谱子都搞不懂么?你在刑侦局是怎么混的?”

  明耀有些尴尬,但是也只是脸色微微一变,迅即恢复正常:“李局,我没有别的意思,但是这本来也不是咱们本身的业务活儿,唐谨她走出入境管理科科长,做好她自己分内工作就行了,这些事情既然她自己不愿意去,那又何必勉强别人?”

  “呵呵,出入境管理科科长?她是局里中层干部不是?这是咱们局里联谊活动不是?让她陪姜书记跳两曲舞怎么了?辱没了她还是咋的?我说了,这是工作任务,就这么简单,她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我说的,除非她不想干这个科长了!”

  明耀也被激怒了,脸色微微有些发红:“李局,你这样做未免太过分了!”

  “过分?!明耀,看来你是真不想在我们天河干了,怎么,觉得我霸道了,我独断专行了,我刚愎自用了?我告诉你,姓明的,这么多年来姓李的就是这么干过来的,不但现在这样干,以后一样这样干,不服气你可以向上级反映啊!妈的,你以为你自己是市局下来的就可以在咱们天河来撤野?我告诉你,趁早滚蛋,甭管你背后有哪今后台,这天河分局是姓李的说了算!你还差得远!”

  李荣忠的怒火被彻底点燃了,这么多年来他也是骄横惯了,还没有人敢当着自己的面这样公开指责自己,而且还当着几个下属,尤其是这个人也是自己的下属。

  他眉直觉得这个家伙脑袋秀逗了,他也知道明耀和耶元丰关系不错,但是那又怎样?刘兆国和管长风那里关系不说了,就算是市委严书记那里,自己一样也说得上话,区委罗书记那里就更不用不说了。

  这一次姜长松即将升任区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即将空出来,可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姜长松和市委组织部长郭长庚是关系很不一般,之所以能够击败竞争对手出任区委副书记,郭长庚也出了很大力气,这一次区委推荐政法委书记人选姜长松的话语分量也很重,如果他能在郭长庚那里美言几句,加上区委罗书记和市委严书记、刘书记那里也大致说好,自己的事情就算是基本敲定了。

  “李局,请您说话注意一些,天河分局不是哪一个人的,更是哪一个人说了算!”明耀被逼到了悬崖边上,看到李荣忠背后阴笑的王德平,他只能硬着头皮挺着,“我相信是非自有公论!”

  “是非自有公论?!明耀我看你是脑袋进水了,还是搞案子把脑子搞坏了?!我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混到现在这个位置的?”李荣忠嘴里吐着浓重的酒气,有些肿胀的面孔显得狰狞可怖,“你觉得你可以在党委会上冒冒酸水?可以到市局里去找你的后台诉诉苦?你可以试试,看看结果怎样!”

  “李局,明耀也是葬轻不懂事,别给他一般见识,明耀,要不你先走吧,这边没你啥事儿,别惹得李局生气。”王德平也觉得李荣忠大概是酒喝得有点多了,舌头也有些发硬,说起话来也不讲场合,这里还站着局里其他几个女孩子,看样子都是被李荣忠和明耀的争吵吓坏了,都缩在一旁不敢吭声,“唐谨,还不过去?站在这里干啥,真要让李局生气么?”

  ……………………………………………………”…………………………,欧阳锦华恰到好处的出场露面了。

  “明局,唐姐,请这边走,你们怎么还在这里,我们在那边等你很久了。”相当的彬彬有礼,欧阳锦华似乎完全意识到现场的气氛,横空出世。

  明耀和唐谨都是一愣怔,也不知道这今年轻人是从哪里钻出来的,他们俩交换了一下目光,都觉察到了对方眼中的疑惑,显然都不认识这个儒雅大方一口京膛的年轻人。

  李荣忠没想到会突然钻出来这样一今年轻人,硬生生插进来不说,而且完全视自己如无物,可真是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没等他说话,王德平已经毫不客气的站出来,“喂,你是干什么的?站一边上去。”

  欧阳锦华脸色一沉,淡淡的一背手,“我是干什么的你还不配知道。”

  王德平真的是被气懵了,这可是在自己码头上,自己作为天河分局分管治安的副局长,一个乳臭未干的家伙居然敢和自己说自己不配知道,他还真以为是省委书记的儿子还是省长的秘书?

  “咦,明耀,唐谨,这是什么人?你们的朋友?怎么还是替你们救场不成?”王德平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说话了,明耀这家伙脑瓜子也太简单了吧,就这么找个人来想要打岔脱身,难道他不知道李荣忠的脾性,今晚这事儿永远没完,除非他明耀和唐谨离开天河分局,要不绝对死得很难看。

  “你是??”明耀脸上浮起一抹疑惑的神情,他的确不认识对方,随即又苦笑着摇摇头:“你可能认错人了,我们这里还有事儿,对不起了,请不要打扰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