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第九十七节 老夫聊发少年狂 1

第十九卷 第九十七节 老夫聊发少年狂 1


  “见对方脸E露出拒绝的神色,欧阳锦华淡淡一笑……,明局长,我想你和唐小姐站在这里也没有多大意思,你也无须听有些人在那里虚言惘吓,我觉得你有一句话说得很好,这个世界无论哪里都不是哪一个人的,更不可能哪一个人就可以只手遮天,如果以前有,那就是它的上级部门失职。”

  “虚言惘吓?”一直在上下打量着对方的李荣忠本来还存了一些心思观察一下这个不知道从哪个旮旯里跳出来的家伙是何方神圣,但是看到明耀和唐谨脸上明显不认识的表情并非作伪,估摸着这大概有不知道是哪个可能碰巧认识这二人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角色。

  他开始也有些担心是不是省市里边哪位领导的子弟,尤其是对方嘴里一口京腔,关京山正好也是京里人,但是关京山不过五十岁不到,而这个家伙至少也在三十岁上下,不可能是关京山的子女,市里边几位主要领导的秘书都认识,而省里边那几位大佬的秘书他也大概认识,甚至包括凌正跃的秘书他也远远见过,他也从来没有想到过像明耀和唐谨能牵扯上多大的人物出来。

  明耀有些来头,那也不过是邸元丰的关照,至于唐谨,至少他到天河分局来当局长这四五年里没有听说她有什么大不了的背景,她父亲是市局**支队退休民垩警,其他也就没有听说啥了,如果真有背景,也该早就暴露出来,也用不着为了这个出入境管理科科长而苦苦奋斗了才是。

  “小子,虚言惘吓?你说我是虚言惘吓?”兴许是酒喝得真的有点多了假如是平常,以李荣忠的脾性,虽然嚣张跋扈,但是眼光还是相当刁毒的,也很能审时度势,否则也不可能在天河分局这安都市里一等一的分局当局长这么多年,而且现在极有可能上到区委常委、政法委书垩记这个实打实的正处级位置上,“那你虚言惘吓我一下行不?我胆子小,也许还真经不住虚言惘吓呢。”

  “我不需要虚言恫吓你但是我认为你的表现的确不太符合一个公安分局的局长位置,如果我想你的上司在这里看到你的表现,听到你的言辞,我想他们会认真考虑你是否适合这个位置。”欧阳锦华很有耐心,不愠不火不卑不亢的道。

  “哈哈哈哈,考虑我的位置?!这是我这一辈子听到最滑稽的笑话了,行,这就是我的领导,姜书垩记,您瞧瞧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居然说需要考虑我现在的位置,你说可笑不可笑?小子,你以为你是谁是市委组织部长,还是市公安局长?”

  李荣忠因为酒意和刺激变得有些悍野的表情看起来异常凶狠,这个家伙给他的感觉似乎有点像是媒体记者的味道,这帮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真还以为他们拿起一根笔杆子就可以乱写乱画了,一会儿要好生拾掇拾掇这个满嘴胡柴大言不惭的家伙。

  姜长松也是走出来了一分钟了看着李荣忠和欧阳锦华斗嘴,不过他显然比李荣忠要冷静得多,欧阳锦华身上给了他一股危险的气息尤其是知晓李荣忠和明耀身份以及他们之间关系依然能表现出这样清冷自若的神态,这让他觉得很不可思议。

  明耀和唐谨显然不认识这个人,也就是说这个家伙可能是刚刚知晓明耀和唐谨的身份,假借着在这里装模作样,但这个家伙意图何在?是省里大佬的亲戚子弟还是身边人?抑或是中垩央来的媒体记者?

  都不太像”省里大佬们的子弟他也大略认识一些,凌正跃虽然也是来自京里但是他的身边人似乎不太可能出现在这里,苗振中也如此苗振中的儿子他认识,赵国栋?赵国栋据说连孩子都还没有而且本身就是土生土长安原人,不可能摇身一变弄出一口京腔来。剩下的像杨劲光、齐华等人情况他也多多少少知晓一些”都不像,那就只有中央媒体记者了。

  只是中垩央媒体记者也不太可能如此镇定自若的表现,他们可能会咄咄逼人一些,言辞可能会更犀利刁钻一些,但是决不可能冒出什么需要考虑位置这一类有些离谱的话来。

  姜长松还真有些看不穿眼前这个有点子裴神弄鬼味道的家伙了,不过对于这种装神弄鬼的角色最好的办法就是冷处理,不予理睬,就这么简单,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老李,走吧,也没啥事儿”折腾出来这么大动静干啥?”,姜长松冷淡的瞥了一眼欧阳锦华,轻蔑的哼了一声,“小题大做,拿起鸡毛当令箭,想要忽悠谁?”

  被姜长松这一句话刺得欧阳锦华也有此尴尬,自巳这不是在故弄玄虚干啥?老板不好出面,这事儿不就得自己出面来化解,可是自己对这下边情况一来不了解,二来也不知道老板心意究竟如何,这前面装模作样还行,后边怎么处理他就没有抓拿了。

  ………………”……”……”……”…………”…………”………………”,……”……”,……”……

  蒋友泉也知道自己怕是难得推脱这场事儿了,当然他可以一直保持着沉默,但是他不知道这对于今后和赵国栋相处会带来一些什么。

  从某种角度来看,赵国栋很有点性情中人的味道,尤其是对方年龄如此年轻,在很多事情上还难以达到像自己这样已经是五十岁人的心境,而自己也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思去理解对方心情,所以有时候也只能做点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活计了。

  “小题大做?”蒋友泉平静的从拐角处走出来”“谁小题大做?”

  姜长松一凛,从走出来这个中年男子身上他感觉到了一股子难以言喻的威压感,这个男子一眼望过去有些面熟,但是他却有想不起来这人在哪里见过。

  蒋友泉是昨天正式就任省委政法委书垩记的,之前只是一个单纯的常委,工作作风也很低调,在他出任省委政法委书垩记之前,别说是区县一级干部,就连不少地市的厅级干部们都没有打过交道,甚至没有见过。

  “你是安都市公安局天河分局的局长?”,蒋友泉负手前行,径直来到李荣忠面前,目光炯炯,直视对方”“我刚才一直在隔壁,你的所作所为我都一点儿不漏的全听到了,说实话,你刚才对这位明局长所说的,真不明白他是怎么混到这个位置的,我也要原封不动的转给你,不知道你是怎么混到这个位置的,至少你今天的所作所为让人无法相信这是一个公安局长的表现,安都市公安局和你所在的天河区委究竟在怎么考察干部,我觉得真是值得怀疑!”

  如同一记重拳狠狠的击打在李荣忠狗心坎儿上,打得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他当然不走出离愤怒了,而是被一种恐惧突然投住了他的心房,让他有一种瞬间喘不过气来的感觉,眼前这个男子和刚才那今年轻小伙子表现出来的气质完全无法相提并论,对方流露出来的气势几乎是与生俱来的,这绝不是什么演员可以装神弄鬼演得出来的,他李荣忠虽然喝了点酒,但是这点眼力还是有,何况先前那一些酒意就在对方一露面的那一刻化为冷汗涔涔了。

  “你”你是什么人?”李荣忠觉得自己的心神气势完全被对方压制住了,平常引以为傲的霸气骄横这一会儿一下子就消失无踪,讷讷的道,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一场僵硬可笑。

  姜长松也差不了多少,眼前这个男子根本就没有看他一眼,只是盯着李荣忠一字一句的从牙缝里蹦出来,语气并没有多么跋扈嚣张,但是言语里那股子脾睨众生的味道却让他有一种绝望的感觉,出大事儿了。

  “我是什么人”你不用多问,我倒是觉得你是不是应该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言行?作为一个公安分局局长就你这样的素质,我真是很困惑,难道你们安都市公安局就这副水准?真的找不出人来?”蒋友泉没有给对方任何辩驳解释的机会,目光一转,落在姜长松脸上:“,你是天河区政法委书垩记?”

  姜长松只感觉自己额际汗珠在慢慢渗出,这个时候他已经想起了眼前这个男人是什么人,此时他一种懊悔无比的痛苦如毒蛇盘绕在他心中,自己没事儿要来唱这破歌干啥?!

  ***没事儿找事儿,也许这一出就得要让自己的政治前途戛然止步!

  虽然蒋友泉很低调,而且出任政法委书垩记也是昨天的事情,但是低调并不代表他的省委常委身份就会被人忽视,事实上他从邻省法院院长调过来时就有传言说他可能会接任丁森的省委政法委书垩记,只不过这一两个月里一直没有多少动静,大家也才淡了下来”但是就在大家的注意力没有多少放在这上边时,省委的突然任命才让大家重新把视线放在这两个月里几乎没有出现在电视或者报纸上的常委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