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第九十八节 老夫聊发少年狂 2

第十九卷 第九十八节 老夫聊发少年狂 2


  姜长松只感觉对方如针锥般的目米落在自只身E,让他无处藏身,此时他恨不能自己化身无形,消饵无踪,只是处于这种环境下,他又能如何?

  “是的,蒋书垩记,我是姜长松。…”平素颇以口才为傲的姜长松却变得如在老师面前的小学生一般木讷呆滞,而无论是李荣忠还是王德平抑或是明耀都都觉察到了异样。

  蒋书垩记?哪个蒋书垩记?李荣忠迅速将全市上下乃至全省上下有关部门的领导搜寻了一遍,似乎没有哪位蒋姓书垩记和眼前这位挂得上号啊。

  “你认识我?…”蒋友泉也没有想到这个萎长松居然会认识自己,但是想想也是自己现在是省委政法委书垩记,哪怕是昨天才上任,但是对于这些同为政法委书垩记的人物来说”自然第一时间就要熟悉了解了。

  “是的。。。姜长松发现自己的应变之才突然消失了,对于蒋友泉的问话居然找不到该怎么来解释圆转,脑袋瓜子里就像是被浆糊被凝结住了,什么也想不出来,只会被动的点头称是。

  “一个公安分局局长,一个政法委书垩记,嗯,还有一个公安分局的副局长吧?今儿个可真是让我好好长了一回脸,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么?…”蒋友泉开始还是和颜悦色,只是语气犀利了一些,不过到这一句之后陡然变得爆烈起来:“简直是无耻之尤!我真没有想到吃饭时候我还在大言不撕的向主要领导介绍我省政法队伍总体表现良好,政法队伍领导素质较高,完全能够胜任省委省政府交付的任务,没想到这边刚刚下桌子,就能让我和主要领导看到听到眼前这一幕!姜长松,你说你是在故意寒碜我让我在主要领导面前出丑,还是有意给你们关书记谭市长长脸?。”

  如狂风骤雨般的语言一下子就把姜长松给打懵了,尤其是蒋友泉那一句让他和主要领导看到听到这一幕那一句话,顿时就让他觉得自己脚有些发软,省里主要领导亲耳亲眼听到看到了这一幕?!

  就是此时天崩地裂也比蒋友泉这一句话更让姜长松全身发软,省里主要领导?省里主要领导能有几个?只怕是苗振中也算不上,除了凌足跃那就只有赵国栋,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但这已经不重要了,眼前蒋友泉的态度就足以把自己打入地狱。

  该死的李荣忠,那个女子不愿意也就罢了,他却非要把这个女孩子拉来,妈的,这个时候姜长松完全忘记了先前他是如何冷嘲热讽明耀,如何椰榆李荣忠。现在他只记得这事儿是李荣忠惹出来的火。而这把火就足以把自己和李荣忠一起烧成灰烬。

  “还有你。你是天河分局局长?你就这点水平。这点素质?丑态百出!我简直为你感到羞愧!刘兆国怎么会把你这种人放到局长位置的?他喝醉了还是眼睛瞎了?。”蒋友泉面色变得铁青,一双凌厉的目光在姜长松和李荣忠的脸上逡巡,“政法队伍的脸都被你们这些人丢尽了!姜长松。你回去之后给我好好反省,对今晚的事情给我拿出一个深刻认识来!…”

  姜长松汗下如雨,李荣忠更是被这一波狂风骤雨打得脸色青灰,低着头鸡啄米一般的连连点头,那王德平更是面如土色,恨不能趁蒋友泉不注意溜之大吉”只是这等场合下一举一动都在众人关注下,他又如何能脱得了身?

  一直等到蒋友泉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楼梯之后,姜长松和李荣忠、王德平三人才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其他人都已经被打发走了,这等情况下,哪里还有心思唱什么歌,怎么来挽回眼前的危险局势才是至关紧要的。

  “姜书垩记,你说刚才那人是新任省委政法委书垩记蒋书垩记?。,李荣忠原本有些紫涨面尖此时变得有些病态的灰白,显然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给打懵了。

  “还能有谁?…”姜长松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烟雾从鼻腔里喷出来,萦绕在三人之间,他平时不怎么抽烟,但是今天这突如其来的事情让他乱了方寸,“妈的,谁知道会在这里遇上他?…”

  见素来以温文尔雅稳重大方面目出现在大家面前的姜长松居然破天荒的从嘴里冒出了脏话,李荣忠和互德平心中都是一颤,这足以证明事态的严重让姜长松都有些口不择言了,这是乱了阵脚的表现。

  “姜书垩记。咱们也没干啥,不就是搞个联谊而已,就算是咱们行为有些过火,但是也不是啥十恶不赦的事儿,不管他让纪委来查咱们也好”也说不上个啥。…”王德平咬紧牙关狠声道。

  姜长松用很奇怪的目光看了王德平一眼。”“老王,你脑子进水了?蒋友泉他需要用纪委来调查你我?妈的,他给市委打个招呼表明一个态度,这个骨节眼儿上,你说会产生什么后果?!。,姜长松越想越懊恼,越想越冒火,这他妈是啥事儿啊,怎么就会碰上这种事情?怎么来化解今天留下的恶劣印象,让姜长松最为担心的还是自己的区委副书垩记虽然已经基本上没啥问题,但是市委常委会还没有过,这一桩事儿会对自己的区委副书垩记任命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无法想象,也无法预料。

  李荣忠心里也是悲叹不已,他知道这个政法委书垩记算是与自己擦肩而过了,无论自己在市委那边打点如何,如果蒋友泉态度鲜明的向市委就这件事情发难,无论是严书垩记还是刘书垩记只怕也都只有毫不犹豫的把自己名字抹掉了,这个位置的争夺者并不少,他们这样做也是顺理成章,所有责任都在自己身上,怨得谁来?

  现在这个问题他已经不想去考虑了,关键是自己这今天河分局局长的位置会不会出问题。

  这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摆到台面上来也根本不值一提,但是就想姜长松说的,蒋友泉他根本就不会给你什么解释机会,他也不会把这件具体事情提上台面,他只需要传递一个态度,那就会给自己带来无妄之灾。

  “那姜书垩记,我们该怎么办?。”李荣忠努力的平复了一下心境。“是不是该去找一找人疏通一下,蒋书垩记毕竟是刚上来的,就算是今天给他留下一个不好印象,只要咱们马上去想办法弥补,我觉得还是有希望的。。。

  姜长松脸色晦暗阴沉,缓缓摇头:“1没那么简单,像他这种人你觉得他是那种会轻易发怒的人么?今儿个这种事情算个啥?值得他大惊小怪的跳出来吆喝一番?睁只眼闭只眼不说了,就算是找人打个电话,咱们谁还敢不收敛起来?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大张旗鼓的教i咱们?这样对他有什么好处?”,比起李荣忠和王德平来,姜长松的道行显然要高深许多,能够很快从浮躁的心绪中冷静下来,仔细的分析起其中的门道来,蒋友泉出现得的确有些突兀,照理说他遇上这种事情,就算是在看不惯,也不应当采取这样的方式介入才对,这也是让姜长松百思不得其解的原因。

  “会不会是真的如他所说,省里边主要领导也碰巧和他在一起遇上了这种事情,伤了他的颜面,所以他才会如此大发雷霆?…”李荣忠犹豫了一下,努力的思索着道。

  似乎也只有这个理由勉强说得过去,否则蒋友泉就是真的针对自己几人来了,但是蒋友泉才来安原没多久,根本就不认识自己这一帮人,他凭什么要选自己这群人发难,何况今天这种事情纯属偶遇,他作为省委常委、政法委书垩记,怎么可能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这个理由太牵强了,就算是真的有那么巧,某位领导碰上了这种事情,你觉得领导会这样无聊在旁边等候半天,耐心的偷窥偷听咱们这点破事儿?那这个主要领导的身份就真的值得怀疑了。…”姜长松不以为然的道。

  李荣忠也被姜长松那番话说动摇了,但是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解释,似乎姜长松都不应该以这样一种方式横空介入,而且是态度如此强硬,目标直指自己几人,这怎么看也觉得有些不得劲儿。

  “算了,老李。你也甭着急了,这事儿出已经出了,世上本来也就没有后悔药好吃,既然出了。咱们就得琢磨该怎么来化解这个麻烦。…”姜长松也知道现在不是讨论其他的时候。自己得迅速探听底细,拿出对策来,蒋友泉如果真的是口里如一的一般,那就必须要找到可以压制蒋友泉的角色才行,否则自己和李荣忠最后都要面临那一道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