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节 去留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节 去留

  赵国栋把明耀也介绍给了蒋友泉认识,蒋友泉对明耀印象相当好尤其是对能够在这种环境这种事情上坚持自己人格,足见此人做人的原则xìng,这在公安这个行道里可难得找到如此人物。

  明耀也知道这是自己结识大佬们的一个上佳机会,他也不是那种拘泥不化的迂夫子,能够有机会结识蒋友泉这样的人物,对于自己日后的发展当然是大有稗益,也就陪着赵蒋二人在huā园里走了一圈,一边散步,一边谈话。

  赵国栋距离明耀的确太遥远了一些,当然有这层关系可以为日后更上一步埋下一个伏笔,而蒋友泉带来的却是切切实实的现实影响,所以明耀也是振作精神应对蒋友泉看似随意的询问,至少也得在蒋友泉面前留下一个比较好的印象,这才不枉今儿个晚上自己的偶lù峥嵘。

  明耀走之后,赵国栋和蒋友泉又在huā园里坐了一会儿,两人都对今晚发生的事情唏嘘感叹不止,很有点世风日下的感觉。

  “赵省长,刘兆国的任期也早就到了,我觉得他应该要调整一下才对。”蒋友泉试探xìng的道。

  刘兆国和赵国栋的关系他也曾有耳闻,但是外界人都是如雾里看huā一般朦朦脆脆,有的说是以讹传讹”有的说是深藏不lù,有的说是原来密切后来反目”但是有点是基本上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至少刘兆国原来是和赵国栋有些瓜葛的。

  赵国栋心里吁了一口气,刘兆国的问题是回避不了的,即便是纪委不找上门”年龄和任期问题也摆在面拼了,十多年的公安局长,担任政法委书垩记时间也不算短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他都该挪挪位置了。

  这个蒋友泉也是xiōng有沟整,只怕这个问题也是早就藏在心中想要探底了,选择这个时候,的确是个最佳时机。

  “友泉书垩记,我也不瞒你,刘兆国和我的确是老交情,嗯,准确的说他对我有提携之恩,十五年前我还是一小警垩察时,一个偶然机会认识了他,之后他也帮了我不少忙”嗯”尤其是在我迈上仕途第一步,竞逐派垩出所长时是发挥了一些影响力的。”,赵国栋显得很坦集,带着一种怅惘般的回忆把他当时和刘兆国在大观口逢庙会时的认识经过说了一遍,停的蒋友泉也是感慨不已。

  “至于后来,我脱离了公安行道进了政府部门,和他联系就比较少了,因为我后来都是在宁陵和怀庆以及中垩央部委里工作”没有在安都工作过,而他却一直在安都,但是我们sī交仍在,一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们之间的关系才逐渐淡了下来。”,以蒋友泉的身份他当然不可能对外界对刘兆国的看法一无所知,关于刘兆国的负面话题这几年一直很多,不少更是直指核心问题,至少距赵国栋所知,省纪委已经隐隐把刘兆国列为了重点监控对象了,只不过苦于一直没有找到过硬的证据,而刘兆国本人也相当精猾,也就一直没有真正触及到他。

  可以说刘兆国如果真的继续在现在这个位置上坐下去,翻船是迟早的事情,赵国栋和邱元丰也是最担心刘兆国会在最后阶段栽筋斗的,可是现在刘兆国已经不怎么听得进人言了,也许真的只有身陷囡圆那一天才能让他醒悟过来。

  身陷图围”真的要等到那一天么?

  “赵省长,我觉得是时候要动一动刘兆国子”有些事情再拖下去,也许就真的会不可收拾。”,蒋友泉平静的道。

  “嗯,我赞同。”赵国栋听出了蒋友泉话语背后隐藏的深意,刘兆国有很多问题,再不调整,也许就要在任上出事儿,如果调整了他,至少证明省委注意到了这一点,不管他是事后出事儿还是平稳过渡都是好事儿,事后出事儿足见省委的英明决策,平稳过渡,那也是保护了干部。

  一耳简短的我赞同让蒋友泉愣怔了一下之后反而笑了起来,“省长,这事儿光是一句我赞同怕不行吧?”,“呵呵,友泉书垩记,你还要我怎么样?刘兆国和我之见只是sī谊,谈不上其他,我觉得如果能够敲打一下他,也许他能幡然悔悟,接受省里边的安排。”赵国栋也笑了起来,“我也希望他能明智加理智的接受现实,不要固执己见。”,关于刘兆国的去留问题实际上也让安都市两位主要领导费神不已,他是目前安都市委里资格最老的常委,又兼着市公安局长,虽说调整是必须,但是把他摆在那个位置上,既要让他不至于太过于失落,又要避免引来一些不太好风评,这也是一个问题。

  关京山在昨天省委常委会结束之后就约见了蒋友泉,谈到了刘兆国的去留问题,显然安都市委也觉得刘兆国的问题不宜再拖下去,原来丁森和刘兆国关系不错,一直表示要放一放,现在情况变了,丁森既然走了,他刘兆国也应该知趣接受省里安排了。

  蒋友泉对于安都市的看法也持支持态度,但是刘兆国的去留牵扯面太宽,他也需要认真分析一下各个方案的利弊,尤其是和赵国栋之间的关系他需要探一个底,没想到刚想到睡觉,就有人送上枕头来,赵国栋主动邀约走一走,而且一走就走出来这么一个不大不小的事儿来,也就顺理成章的把刘兆国的事情抖落出来了。

  “那好,赵省长,我可算走向你汇报了这事儿啊,安都市委也是这个意见,安都市委政法委书垩记和市公安局长人选非比寻常,京山书垩记和我的看法都是要分设,不宜兼任,政法委书垩记就是政法委书垩记,公安局长就是公安局长,各负其责,下一步的调整也是按照这个意图来实现。”,蒋友泉听得赵国栋语气里没有什么其他意思,心里也就放下心来,“至于刘兆国的去向,我想还是要和组织部那边再协商一下。”

  赵国栋点点头,蒋友泉心里早有主意了”无论自己态度如何,刘兆国是必须要走,但对方把事情做得很好,既摆明了尊重自己的态度,又达到了目的,而且也借助今晚的事情把自己和他的关系迅速拉近了”当然,这也是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

  聪明人啊,能走到这个位置上的人,谁不是百炼成钢的角sè?赵国栋心中唏嘘。

  ……………………………………………………………………………………

  部富海明显感觉到了来自蒋友泉的压力,当他从赵国栋办公室出来之后,他就意识到了蒋友泉在发力了。

  这个新任的政法委书垩记还真是tǐng不安分的呢,这刚一上任,就开始推动了社会治安环境综合整治”矛头直指毒黑和保护伞的问题,这个话题牵扯面很宽,而对方似乎也是有意要把这场行动给搅起大风浪来,这让部富海有些看不清了。

  部富海是专门到赵国栋那里汇报近期省厅一些工作和人事方面的问题,但是没想到赵国栋相当严厉的批评了公安部门出现的一些不良现象,要求部富海认真抓好基层队伍干部班子的配备,积极协调好省委政法委做好省厅班子的调整。

  部富海心中有些郁闷,他不知道赵国栋葫芦里究竟是卖的什么药,先前他一拖再拖,现在又提出要积极协调好政法委那边的意见”什么时候赵国栋尊重起政法委那边来了?这让部富海有些míhuò了。

  毫无疑问,蒋友泉肯定是主动向赵国栋发起攻势了,先行一步向赵国栋阐明了政法委在一些工作上的存度,赢得了主动,部富海有些后悔自己先前有些太大意了,原本以为丁森至少会拖到**之后甚至可能是在翻了年,没想到却会在这么早就调离却让蒋友泉上位了。

  不过邹富海也不是很担心,赵国栋也好”蒋友泉也好,他们还不具备决定权”齐华那边他已经说得差不多了,而凌书垩记那里也听过自己的一次专题汇报,基本上同意自己的意见,在这个问题上,赵蒋二人还没有多少发言权,虽然他们可能会带来一些麻烦和困扰。

  不过部富海也隐隐听到了一些事情,赵国栋对省里公安工作不太满意,据说他自己也亲自己遇上了一两件事情让他对公安形象大打折扣,这大概也是赵国栋刚才声sè俱厉的提醒自己要加强公安队伍尤其是领导干部队伍素质建设的主要原因。

  部富海不想得罪赵国栋太深,凌书垩记那边有意要让自己出任省长助理,也算是平衡一下蒋友泉出任省委政法委书垩记对政法格局的冲击影响,但是如果赵国栋坚决反对的话,自己这个省长助理就有些问题,领导们的一些意图心思都是藏于xiōng腹,让你很难揣摩全景,这也是让部富海最为头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