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零二节 较量无处不在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零二节 较量无处不在

  “红安,绵州琵瑟溪科技长廊的事情要抓紧,不要耽搁这个项目对绵州乃至整个安原的影响力我想不用我多说,这一点上,你们建委一定要全力支持。”赵国栋一边仔细的审阅着琵琶溪科技长廊的建设规划和推进速度表,一边皱着眉头道:“我看你还是留有余力啊。

  崔红安觉得自己都快要被这位省长逼疯了。

  建委下边的安原建工集团已经“义无反顾”的投入到了绵州琵琶溪科技长廊建设工程中,可是这样庞大一个项目,岂是建工集团一家能够胜任的?这是要真金白银的填进去的。

  贝铁林那个老东西,拿起鸡毛当令箭,催你进度时软磨硬缠,作揖磕头,甚至喊爹都行,一说到钱,马上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模样”建工集团已经垫支了几千万进去了,可绵州方面呢?说好按照三七比例先行支付三成,但走到现在一文钱没到帐,建工集团老总都快要跳楼了,星期一一大早就来办公室守着自己,就差涕泪滂沱了,可这赵省长还在替绵州说话,这未免太偏心了。

  “省长,这可得摸着良心说话啊。”,崔红安也是老市委书垩记出身了,在赵国栋面前也不太怵,说话也比较随便,“他们绵州困难,可也不能让建工集团饿肚子啊,贝铁林说话当放屁一样,就是放屁那也得臭一阵,他的承诺就当是刮一阵风,啥作用没有,省长,是不是应该先问问他们绵州的原因再来打这个板子?”

  被凌正跃搁在这建委主任位置上,崔红安就知道自己的仕途基本上要在这个位置上画个句号了,年龄不饶人,往这个位置上一坐三五年,想要奔副省级那就只有下辈子了,好像还没有哪位建委主任在卸任之后还能到人大政协副职上去染一水的,至少安原没有这个先例。

  赵国栋也笑了起来,他也知道建委这边被贝铁林这个儿老狐狸忽悠得不轻。

  说好的资金投入比例,绵州一分没给这边,完全是靠建工集团这边垫资建设,要说建工集团这边进度也不算慢了,责任也该在绵州一边,但是赵国栋也能理解绵州,绵州并没有藏私,在科技长廊另一端的高技术研发中心那边,几乎是由绵州市政丵府以财政垫资投入建设,为的就是要抢在**召开之前赢得工信部考察小组的认可,从而为下一步工信部重新启动这个项目成为项目主体业主打基础,他们现在面临的资金压力也不比建工集团这边小。

  如果不是省里边财政暂借了一部分给绵州市政丵府,加上随着省里政策资金倾斜使得一些银行开始松口子,琵琶溪科技长廊的建设进度决不可能达到如此速度,甚至超过了之前由国防科工委主导时期的进展速度。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站在建委角度,建工集团支撑不下去了,自然就要找建委这个主管单位,崔红安当然一百个不乐意了,这就需要自己这个当省长的来协调了。

  “红安,我知道你的难处,说硕大局这些套话没啥意思”但是你也要理解省里边的难处,省财政并不宽裕你也知道,绵州这个项目也是好事多磨,正好赶上了国防科工委裁撤,加上前期我们省里和那边关系弄得有点僵,所以现在才会变成这样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架势,咱们不把这前半截基础设施建设完善,工信部那边就有理由挑剔,就有借口推托,这个全国性的试点他们可以推到已经寿终正寝的国防科工委身上,可吃亏的是咱们啊,所以咱们这一回就是咬紧牙关勒紧裤腰带也得顶上去,如果咱们把咱们该做的做到了,他工信部还来推三阻四,那我就要直接找中垩央说个一二三!”

  赵国栋异常诚恳的态度让崔红安原本早就想好了的抗命姿态不好再拿出来,他当然知道绵州这个项目其实是赵国栋与凌正跃之间的一场正面交锋之后妥协的产物,凌正跃对这个项目并不太感兴趣,对于省财政要支持绵州发展也是不太满意,认为是越俎代庖了,所以赵国栋也承受了不小的压力,如果说投入这样打,最后结果却是国家对这个试点放弃,那么对于赵国栋的打击可谓不轻,所以他也能理解赵国栋现在的态度,只是??

  “算了,省长,我不多说啥了,你能理解我们这边面临的困难就行,我再想想办法,不过按照目前的建设进度,我估摸着建委这边顶多也就是能在扛两个月到三个月就是极限了,到时如果再没有资金注入,建宜集团就只有趴下了。”

  崔红安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似乎又想起什么似的道:“对了,省长,另外我也要提醒一个事儿,你别把绵州那边想得太糟糕了,蛇有蛇道,鼠有鼠踪,好像绵州已经开始就琵琶溪科技长廊建成地区的土地进行挂牌转让,而且大肆在全国各大城市进行招商引资,我估摸着近期他们就要召开公开拍卖土地,这笔收入不会少,这一点还请省长多关注才行,别让贝铁林和周竟生两小子给把我们给蒙了。”

  赵国栋乐了,看来这崔红安也算是一个比较通情达理的人,即便是知晓这个因素,也没有因此而揪住不放,反倒是在应承了自己的要求之后才来提醒自己,算是一个厚道人,比起贝铁林来的确要“厚道实诚”不少。

  “红安,这事儿我也问过绵州方面了,的确有这事儿,不过效果如何现在还不好说,我也担心期望太高,结果失望越大,所以不敢抱太多希望。”赵国栋点点头”“你这边能多撑一会儿也能帮我和少鹏减轻不少压力,当然我也会考虑你们这边难处,手心手背都是肉不是?”

  崔红安离开了之后,赵国栋也才想了一想,这事儿不容有失,几乎是在经济领域上自己和凌正跃的一个微妙的隔空交锋。

  自己看好绵州琵琶溪科技长廊带来的各种好处,虽然慢了一点,但是更持久更具发展前景,而通城的两个石化项目不是不好,但是正是这样浮躁急迫的心态使得操作者很可能会出现一些麻痹大意,而这种石化项目一旦出状况,带来的影响和损失几乎就是无可挽回的。

  赵国栋给傅泉打了一个电话”聊了几句,请他帮自己安排一下工信部筹备组负责人见个面,看看近期是否能够安排在一起就琵琶溪科技长廊项目进行沟通一番。

  傅泉目前是工信部筹备组协调人之一,由于工信部组建会使得一些部委的分管工作发生变化,一些职能也将会进行调整,其中也涉及到国家发改委,所以每个相关部委都有些一个协调联系人。

  赵国栋虽然离开了国家发改委,但是依然和发改委里边几个原来关系较为密切的领导以及司局保持着联系,尤其是傅泉,对方也经常主动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这让赵国栋也很是感动。

  工信部尚未正式成丵立,但是中垩央也要求筹备组不能把各项相关工作停下来”并对前期筹备组有些放松相关工作提出了批评,所以近期工信部筹备组的态度也有所变化,赵国栋也就是希望借助这个契机,能够促使工信部方面能够早一点重启这个项目”减轻省里边的压力。

  傅泉在电话里很爽快的接受了这个“任务”。

  赵国栋也希望在**百开之前自己要进京一趟,见一见相关领导,有些事情也需要提前安排一下,比如钟跃军的省委常委事宜,又比如许乔的副省长问题。

  随着丁森的离开,省里边常委重新变成了十二位,这也就意味着省委还要增补一位常委。

  赵国栋希望在这个问题上有所斩获,当然他也知道凌正跃同样也瞅准了这个位置,他希望由新任的省委统战部长来补这个缺。

  这又是一场较量。

  相比之下张宏伟的副省长问题基本上没有多少变化,赵国栋在和戈静的电话联系中也获知了较为准确的消息,张宏伟会在年末的人代会上和自己一道当选,这是中垩央已经确定了的,不会有变化。

  至于许乔的问题,现在民革中垩央还在和部里边衔接沟通,非党人士出任副部级官员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每个省按照惯例都要有非党人士出任副省长,这需要综合考虑该省各民垩主党派干部以及无党派人士的各方面各件,能不能成现在也还没有一个准信。

  赵国栋希望接这一次上京之行能把这两件事情敲定下来,最起码也要把钟跃军这个常委问题有一个比较明确的说法,在钟跃军入常和许乔担任副省长问题上,前者分量当然要重得多,难度也要大得多,在这个问题上赵国栋也曾经揣摩过中垩央的意图,他觉得钟跃军已经具备了这个各件,关键在于如何来抓住机遇实现这个飞跃和突破,就像自己当年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