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零三节 发展观和政治心态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零三节 发展观和政治心态

  近期也有一些不太好的消息传来,只坚强可能要离开安原进入某野战军担任甲种集团军军长,这也是他的夙愿,有传言称省军区政委胡万山可能要出任省委常委,而胡万山和省委组织部长齐华是老乡,关系一直很密切。

  失之东隅,收之杂榆,这世事还真的很难说,眼见得和蒋友泉关系密切了,巴坚强却又要走了,虽说巴坚强参加常委会的时间并不多”但是只要他存在,那就是一个支持,重要的常委会他肯定会参加,而且也会义无反顾的站在自己这边,正是这种无条件的支持才让赵国栋感到这份支持的重要性,而现在他一走,如果真如外界传闻的是胡万山出任常委,那一增一减,情况几乎就糟得不能再糟了。

  赵国栋不希望自己和凌正跃因为某些工作上的意见不同而上升到常委会引发对峙这样的高度,但是却不能不防着真的某一天出现这样的局面。

  平衡和妥协原本是解决所有问题的最好办法,但是就像用于国与国之间的一句话,你想要和平,那就要有战争的实力,战场上打不来的,谈判桌上也肯定得不到。

  同样在政坛上你也一样,你没有让对方忌惮的力量,对方有取得胜利的绝对把握,自然就不会想要寻求平衡和妥协,因为你没有资格谈条件,只有当对方意识到他并没有获胜的绝对把握,或者说即便获胜可能也会带来更多的负面影响时,他才会考虑妥协。

  自己和凌正跃在一些工作上的分歧已经初见端倪,绵州的琵琶溪科技长廊与通城两大石化项目上两人明显的态度区别就是一个明证”事实上这也很难说谁对谁错,从发展的角度上来看,自己和凌正跃的观点都不算错,只不过自己更看好琵琶溪项目可能带来的长久效益”而凌正跃则希望通过通城石化基地的建设促进安东北贫困地区的快速发展,自己更担心通城石化项目的大规模上马带来的环保风险,而凌正跃则怀疑琵琶溪项目省里会陷入一个烂泥潭脱身不得”自己认为凌正跃小看了绵州的发展潜力,而凌正跃似乎认为自己刻意的拔高了石化产业带来环保风险,似乎看起来也就这么简单。

  这看起来似乎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分歧,好像最终也以双方的妥协画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但是赵国栋知道情况当然不会这么简单,你需要从分歧的核心来分析双方观点的差异,分歧的根本因素是什么,根本因素还是发展观的不同,再加上双方在政治心态上的互不信任。

  政治心态上相互信任,即便是在发展观点上不一致也可以通过沟通和交流来寻求一个契合点,而发展观一致,即便是政治心态上信任度不够,也一样可以在共同利益共同目标前提下达成一致,但如果这两者都存在问题”那就会出现官场上最常见的一幕——斗争”这似乎已经成了一个魔障。

  赵国栋也很无奈,虽然他对凌正跃并无好感,但是也还是想要通过妥协来实现大目标上的一致,不过让他很失望的是,这个想法似乎变成了一种奢望,他还是不得不被动的沦入这种相互杯葛中。

  ……………………………………………………………………………………

  刘若彤踩在厚重的木质地板上感觉到一种不一样的滋味,至少有几十年历史的这种木质地板现在已经不多见了,带着浓郁苏式风格的这桩附楼隐藏在侧前方的省政府大楼阴影下,周围再被一大圈高大的乔木林所掩映,更凸显了这幢附楼不一样的地位。

  楼体间距很高,不知道是不是苏式风格带来的影响,两边办公室的门也都充满了一种历史的沧集感,如果没有地毯铺设在下边,不知道高跟鞋踩在上面是不是会带来一种别样韵律感。

  上楼时刘若彤就已经感受到了来自周围异样的目光”能让欧阳大秘亲自引导,而且还是一个气度悠然的huā信少*妇,还有欧阳大秘表现出来的恭谨之色,不能不引起这幢楼里人们的无限八卦之心。

  “刘姐,这就是省长的办公室,他还在会议室开会,可能还要半个小时才会结束。”欧阳锦华笑着把门推开,请刘若彤入内。

  “没事儿,我就在这里待一会儿吧。”,刘若彤妩媚的一笑,“欧阳,你去忙你的吧。

  赵国栋的办公室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大,但也符合赵国栋喜欢简约的风格,沙发,茶几,绿色植物盆栽,也没啥字画,就一副“海纳百川”刘若彤看着有些眼熟,但是也不确定究竟是谁的墨宝,没有落名。

  木质地板和宽阔的窗台都没有经过刻意的翻新,依然保持着原样,这更让刘若彤喜欢,就是这种原汁原味带着些许历史记忆的东西才是一种真正的享受,苏式风格的厚重大气并非是通过某些细节展现,而是扑面而来与生俱来的凝重豪迈。

  “那哪行呢?您先坐,您想喝点什么?省长回安原之后一般都是喝的怀庆青针,绿茶”有股子清香味道,不知道刀刀刀”欧阳锦华知道刘若彤和老板胃口不同,不喜欢喝绿茶,更喜欢喝咖啡或者红茶。

  “嗯,还是给我来杯咖啡吧。”,刘若彤笑着摇摇头,赵国栋在喝茶上是没有多少定性的,时而huā林黑茶,时而青坪青针,时而竹叶青,有时候也喝普洱,可她没有这种习惯,上午喝咖啡,下午喝红茶,晚上不喝茶,这是她多年养成的习惯。

  “好,正好省长这里有人从日垩本专门带回来的蓝山。”,欧阳锦华点点头。

  “欧阳,谢谢了。”刘若彤对欧阳锦华也很有好感,两家人之间的关系已经超越了一般的领导和秘书之间的关系,在京里郭窈也曾经陪着刘若彤逛过两次街,“郭窈这么久也没有来安原?是看不上安都这里?觉得是乡下地方?”

  “刘姐,哪有的事儿,她也来了几回,机票不便宜,来回一趟就要将近两千块,安都到京里的机票打折不多,反倒是飞宁陵或者绵州还划算一些,不过飞绵州和宁陵都距离安都不近,绵州一百五十公里,宁陵更是有三百公里,下飞机又坐车实在太累了。”,欧阳锦华也有些遗憾,郭窈基本上每个月要飞一回过来,但这来回机票费用的确不菲,要说作为省长秘书,在别人眼里一个月两千块钱机票钱算个啥,想要争着抢看来买单的人多子去,但是欧阳锦华是知道赵国栋的脾性的,而且他也知道自己要在仕途上有所寸进,就必须要谨慎过好经济关,所以当徐秘书长问及有没有解决的费用时,他也是咬紧牙关一口封死没有任何需要解决的问题。

  郭窈也曾经考虑过是不是调过来,要在安都选一个好单位不是间题,但是关键是郭窈家里边坚决不同意,认为现在京里户口何等值钱,谁还会傻不楞登的把京里户口不要迁到外省去,何况郭窈现在的工作也不算差,就算是两地分居”咬咬牙也能坚持挺过去。

  郭家依然打着一些主意,希望欧阳锦华能在安原把级别混上去,如果赵国栋真的如很多人所设想的那样前途远大,也许几年之后就能回京担任要职,到时候欧阳锦华也可以跟附撰尾,重回京里,成为正儿八经的京里人。

  “嗯,绵州和宁陵距离安都的确是远了一点,安原地盘也扯得太宽了一些。”刘若彤也深有体会,赵国栋在宁陵工作期间她也曾经来过,不过那时候是现飞到安都,然后坐车去宁陵,还得在路上折腾几个小时,现在欧阳锦华是心疼那几百块钱而已。

  “啥时候办婚事?”刘若彤见欧阳锦华没有离开的意思,知道对方不好离开,所以也就示意对方入座。

  “还没想好,不过今年可能不成,年底事情太多,争取明年上半年吧。”欧阳锦华也是说的实话,原本赵国栋如果不来安原,他们是打算年底办的,但是现在年底赵国栋面临人大选举,虽说只是程序,但是程序也得要走,他这个当秘书的在年底也得准备一些必备的资料发言和讲话,另外也还有许多现在想象不到的琐碎事儿,所以根本无法考虑。

  “都是同栋耽搁了你的婚事儿,到时候让国栋好好给你放一段时间假,补一补,也让郭窈心里平衡一点。”刘若彤笑了起来,“他自己没日没夜,也连累你也无法有一个正常生活。”

  “刘姐,省长在这边的确很忙,操心的事儿太多,加上他也离开了宁陵两年,很多情况也有些变化,不得不抓紧时间来适应。”欧阳锦华欠身点头,“好在省长在这边底子还在,现在基本上已经进入了正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