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零四节 量变到质变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零四节 量变到质变


  赵国栋开完会回到办公室时,刘若彤正和欧阳锦华谈得挺好。

  欧阳锦华也隐约知晓老板两口子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一些问题,但是他也琢磨不出来这其中哪里有问题,总觉得这两口子之间缺乏一点那种小夫妻的亲昵恩爱,难道是领导都这样?欧阳锦华又觉得不像,而且老板私生活似乎也有一些说不清楚的隐秘。

  虽然这几个月里老板要么在水井巷里住,要么有时候到他父母那里去住,但是欧阳锦华隐约感觉也有那么几次老板似乎没有回父母家去住,这有点像一种直觉。

  欧阳锦华素来不太相信自己的直觉,所以经过仔细观察”他发现老板回父母家住的几率大概一周有那么一两天,但是这一两天中间或就有一天应该不是在父母家住的,这可以从他来上班时的精神状态和衣着打扮就能看出来。

  如果说精神状态很好,而且衣着打扮相当得体且十分整洁,那么欧阳锦华觉得老板在父母家居住的可能性就很小,而那种很随意的打扮和平常差不多的精神状态,估摸着也就是真的回父母家了。

  当然这只是他的一种臆测,司机彭长贵应该是最清楚赵国栋行踪的,但是彭长贵的口风异乎寻常的紧,从来不在任何人面前谈他到什么地方接老板,在有外人在场的时候也极少说话,据说和府办小车班的同事们在一起也绝口不提老板的事情,也难怪老板会专门把他从宁陵给要来,就凭这一份职业道垩德就值得。

  欧阳锦华一度也有些担心,但是很快他就觉得自己是在杞人忧天,老板的私生活根本不是外人可以过问的,在这种事情上他最好就是选择性的忽略,至于说刘姐和老板之间的关系欧阳锦华觉得他们似乎也很满足于现在这种状态,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这对夫妻的确和寻常人有所不同。

  ……………………………………………………………………………………

  其实欧阳锦华的观察力相当细致甚至赵国栋也知道自己的私生活如果能够瞒过所有人,那也瞒不过有些人,比如说自己身畔的彭长贵和欧阳锦华,当然也许还有刘若彤。

  彭长贵不说了,这是一直跟着自己的人”赵国栋对他是一万个放心,欧阳锦华呢赵国栋估摸着这位精明细致的秘书只怕要不了几个月,也能感觉出一些什么来,他可能会明智的选择视而不见,甚至会帮自己打掩护和弥补一些自己在某些方面没有注意到的疏忽砒漏,事实证明欧阳锦华的确是这样做的。

  至于刘若彤,这也不是新鲜事儿,赵国栋和刘若彤几年前达成君子协安之时,他相信刘若彤就应该知道自己在外边有女人只不过后来自己和她之间的关系发展似乎有些脱离轨道”两人之间这几年里也发生了从朦肌变得有些现实的事情”刘若彤此时如何着想,赵国栋也不确定。

  赵国栋觉着自己也算是相当的谨小慎微了,回安原几个月,基本上算是夹着尾巴做人,一些别样心思也都只能默默掐灭只不过回来这么久,如果说真是斩情断性,赵国栋自问做不到,只能说尽量避免一些风险了。

  有时候赵国栋自己也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应当认真考虑很多私生活的问题了,年轻时候不太在意,而的确没有毒少人注意自己,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自己成了安原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角色,可以说走到哪里都有可能被人认出来在安原如果不小心乔装打扮,基本上就算是无所通形了。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因为一些儿女私情被爆出来而导致仕途折翼恐怕除了自己的政敌之外,无论是谁都不愿意见到的,这既有负于中垩央的重托,也有愧于自己及其那些默默深爱和支持自己的人,对自己也是一种不负责任。

  所以赵国栋不得不格外小心。他宁肯在这些方面压抑一下自己的感情,也不愿意轻率冒险,他也相信无论是小鸥还是罗冰抑或其他人,都能够理解自己。

  回安集这么久,他也只是做贼一样偷偷摸摸在外住了几晚,像徐氏姐妹那里更是只去了两回,而且还有一回是中午,真正在那里过夜更是只有一晚。

  赵国栋也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去面对许多事情,而现在他似乎也没有多少精力去想这些,当务之急他是要让自己牢牢的在安源站稳脚跟,不仅要站稳,而且要一步一步把自己的意愿变成现实,把自己的构想付诸实施,这也要求他在其他方面不能出一点问题。

  ………………………………………………………………………………,见欧阳锦华把自己的茶盅端过来,消失在房门后,赵国栋这才安然的坐下来,含笑问道:“感觉这边怎么样?”

  “其他没觉得怎么样,唯独这幢小楼,这充满历史气息的走廊和办公室风格让我很喜欢,感觉很舒服,有点让人感觉像是徜徉在四十年前来自苏联集体农庄和大型联合体企业的回廊中,还有这掩映得恰到好处的小树林,真的就像一今天然的设计师为这幢小楼量身定做。”,刘若彤手肘靠在沙发扶手上,手掌撑在下领下,身体微微歪斜,若有所思。

  “喔,没想到你对我这里评价这么高,看来你对苏式风格很崇拜啊。”赵国栋笑了起来。

  “我崇拜一切真正美好的东西,而讨厌伪装美好的东西。”,刘若彤话语犀利如刀。

  还是如此,这个女人似乎一辈子都要保持着这种咄咄逼人的风格,或许这正是她觉得自己维系属于自己的魅力和风格所在。

  刘若彤的造访似乎在提醒,京里这个家才是他真正的家,无论他怎样想要摆脱羁绊,但是他也知道到自己这个份儿上,家庭本身也许没有什么,反倒是家庭所牵扯的各方面因素让人下意识的要明白。

  赵国栋笑了笑”不再在这个问题上发表言垩论,和女人斗嘴,无论如何都是不明智的,何况还是这样一个聪慧机敏的女子,他太了解对方了。

  “在京里还好吧?”

  “也就那样,听欧阳说你在这边很忙球很充实?”,刘若彤也没有多讲缠。

  “唔,怎么说呢,算是一种常态化的忙碌吧,我井摸着今后几年都会是这种状态,你坐了这个位置,就得要做这些事情,你想要做得更好,那就要付出更多,就这么简单。”,赵国栋很坦然。

  “劳逸结合,也不要太不顾一切了,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安原这几年发展好像起起落落不太稳定,不过在全国中的地位似乎还能基本保持,好像豫冀两省也在紧追不舍,是不是让你感觉到有很大压力?”刘若彤嘴角挂着一丝笑容,就像是在和一个普通朋友聊天。

  “嗯”要说没压力不可能,豫省发展速度很快”在很多方面和我们安原的条件也比较相似,所以竞争上处于同一起跑线上,在很多项目的争取上我们也是竞争对手,所以说一旦落在了豫省后边,省里很多人心里就会不平衡。”,赵国栋微微笑道:“这是心态问题,同时也是面子问题,凌正跃在这一点上尤为看重,大概是觉得在他任上,希望安原经济能够有一个突飞猛进,最好能够超越前面的淅省。”

  “淅省?这怕难度很大吧?淅省经济素来以最活跃著称,安原很多地方还显得比较封闭,虽然在自然资源和劳动力资源上安原远胜于淅省,但是思想观念似乎更具有动力,除非安原这几年能够有像你在宁陵时发动的那样变化。”,刘若彤眼睛里跳动着慧黠的笑意,“可是,你现在能做到么?”

  “不能。”,赵国栋老老实实的道:“我现在还只能停留于做一些我能做的事情上,准确的说是打基础,要从系统上来推动大的变化,我还力有未逮,但是我想从量变到质变,总会有一些机会的。”,“哦?看来你也是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和耐心来打这一场硬仗?”,刘若彤心中洋溢着一种莫名的喜悦,赵国栋并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样一来就要大干一番,他还只是省长,他需要在不同场合不同问题不同事件上展示他自己的才华,让人们一步一步的认同他,逐步积累他的威信,从量变到质变,最终实现他自己的愿望”他的表现很让她满意,刘拓、刘岩、刘乔他们都可以放下心了。

  “没有这样心理准备和耐心行么?”,赵国栋反问,笑了起来,“怎么又有人对我不放心了?是不是听到一些啥?”

  感动中,月票终于有所突破了,兄弟们可否助我保住位置?!呜呜,感激涕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