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零八节 导向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零八节 导向

  其实尤莲香早有预感,赵国栋不是那么轻易认同什么东西。你要拿出一些真正让他心折的观点来才行,唐江这个振兴纺织和服装产业的规划来她和柳子建也下了不少功夫,但是一直到定稿送交省府时,她还是觉得欠缺一些东西,但是她又始终未能琢磨出其中究竟差些什么,所以才会壮起胆子递交上来。

  没想到杨劲光和龙应华对唐江的这份振兴方案相当看好,据龙应华和金大江所说,凌书垩记对这份方案也相当看重,认为唐江在发展经济上结合实际找到了切入点,也就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发展路子,要迅速抓落实。

  但是尤莲香一直没有听到赵国栋正面的回应,这让她心里有些不踏实,她需要得到赵国栋亲口的评价,因为赵国栋有这份资本,她是看到宁陵在他手中一步一步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的,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如果没有赵国栋,钟跃军和焦凤鸣就没有今日的萧规曹随,也就没有今日的宁陵。

  所以她今天就是要从赵国栋那里获得一个准确的答垩案。

  但是赵国栋迎头泼来的一盆冷水还是让尤莲香有点被打击的感觉,只不过有点思想准备之下呢,倒也承受得起,当然,脸色就不会有多好看了。

  “省长,你就泼吧,只要是有助于我们唐江经济的健康发展,别说冷水,就是冰水,我们也受得起。”尤莲香硬邦邦的道。

  “哦,这么有信心?那就好。”赵国栋也不理睬尤莲香的表情,自顾自的道:“我觉得你们唐江市委市府的这些想法是好的”但是在做法上有些过了。具体来说吧,你们在土地政策和税收政策以及财政奖励上的这些措施太丰厚了一些,我不知道你们唐江财政的具体情况,但我记忆中不算太好吧?这样大的让利,从土地出让金到税收返还以及财政补贴”针对纺织和服装这种劳动密集型产业”我闻所未闻。”

  尤莲香有些不服气,“省长,你的意思是说没有并例我们就不能破例?”

  “不是这个理儿,我只是提醒一下,第一,你们唐江财政未必有这样充裕的支撑,而且我觉得也没有必要这样大方,劳动密集型产业不是靠一些财政补贴或者土地出让金的减免就能扶持发展起来的,它更多的是靠大市场和大量的流动资金,或许你们的政策可以一时获得他们的感激,但是我个人看法这无助于大环境改善,与其在这些方面大方,不如帮助和扶持他们建立良好市场体系和信用体系,确保市场信息随时掌握和融资渠道的顺畅,这比起你们减免和奖励上的让步要好得多。”

  赵国栋的话钵针见血,让尤莲香想要瓣驳”却无言以对。

  “第二,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很重要,不仅仅是某个产业,对于整个经济发展都有着举足轻重的推动力量,但我没有见到你们在这方面的具体做法,都是一些空泛的提法,没有实际操作性,我想知道你们在这方面打算具体做些什么,怎么做才能达到目的实现目标?”

  “第三,对于一个产业来说,扶持支持龙头企业和示范企业有很大积极意义”在这方面我建议你们要精心选择,帮助他们提升生存能力,而生存能力源于何处?除了良好的市场信息反馈机制外,那就是提升产品的领先姓,要做到比一般市场先行一步,这需要市场和技术完美的结合”而一般中小型企业难以做到这一点,所以这也就需要在政策上鼓励和扶持产业集中”企业壮大,我看到你们的方案中有一些想法和提法,但是不够细致和完整,也缺乏具体操作性,函待改进。”

  赵国栋话匣子一打开就刹不住,他也知道尤莲香今儿个就是抱看来诸教的心思,所以也就懒得给她客套,把自己的心得体会一股脑儿的和盘托出,换了别人未必能听得进去,但是尤莲香,赵国栋相信对方能够体味到自己的苦心。

  赵国栋舟分析可以说刀刀见骨,根本没有提及这个规划方案的可取之处,只谈存在的不足和缺陷,这让尤莲香很难接受,但是却又不能不承认对方说的都是在理,她尤莲香心里再不舒服,但是这点胸襟还是有,何况这还是自己故意要来讨教的。

  当然光是这一番话要想让尤莲香低头也不可能,少不了尤莲香也要提出一些质疑和看法,赵国栋也很久没有与人这样探讨过了,也很有兴趣。见招拆招,对千九滓香提出的一些问题来也是深入浅出的剖析了一番。

  “莲香市长,我还是那句话,振兴方案有针对性是好事,但是你要牢记一点,经济发展有其普遍规律,某一产业发展也要服从大的经济规律,对于一个地方经济发展,你想要实现良性发展,实现长久发展,实现健康发展,在制度和体制上的完善和创新才是根本,不要舍本逐末了。”

  ………………………………………………………………………………,尤莲香离开之后,赵国栋还独自一人沉浸在刚才自己的谈话中。

  不仅仅是唐江表现出了这种急于事功的心态,包括通城、永粱、宾州、蓝山,甚至绵州和千州也有一样有这种情绪冒头,还有一些地市是自身条件不具备,其实党政班子同样心急如焚”赵国栋轻轻叹了一。气,看来弥漫全国的躁动气息和作为省委书垩记的观点趋向使得各地市的党政班子都有些坐不住了,心里边都有着一种想要引进大项目获得立竿见影的枚果的冲动。

  赵国栋并不反对大项目大动作,大项目起到的明显效果也的确是显而易见的,关键在于很多地方”没有处理好引进大项目大搞基础设施建设和市场体制和法律体系以及行政管理体制的良性建设之间的关系,后者才是根本,但是现在却被抛在了一边。

  在这一点上,除了宁陵之外,却是经济萎靡不振的安都扎扎实实在做一些工作,这让赵国栋既感到欣慰也感到讶然,看来关京山还真不是等闲之辈,两次和自己的探讨时他都一直提出宁陵持续发展的根本究竟是什么。

  关京山想自己提出并不完全是一些主导产业的确立,更重要的是宁陵社会管理和市场体系建设、法律制度完善走到了前面,尤其是社会管理和市场体系建设与融合独步全省,甚至在全国也是遥遥领先”而这一点一般人往往很难从宁陵经济万huā筒中抽离出来,而关京山似乎却看到了这一点。

  安都一直在探索着适合安都发展的路子”赵国栋也给了他们一些有盖的建议,但是安都毕竟是这样庞大一牟经济体,赵国栋不是神,能给的也是一些宏观发展方面的想法和意见,真正要细化和落实到具体操作措施,还得要靠安都自己。

  安都也在积极进行一些布局调整,前期虽然对于经济发展的拉动还说不上,但是也初见端倪,加大力度推进城市化建设是一步,打造金融中心和总部经济区也是一着棋,要说这两步棋不能算差,也符合赵国栋当初提出来的一些想法,但是房地产行业的发展也被列入了安都市振兴经济的构想中,在这一点上赵国栋虽有不同看法。

  但是这对于安都来说似乎也是一个很难舍弃的诱惑,何况安都的房价增速和周边大城市飞涨的情况也还有些不同,所以他虽然不是很赞同,但是也没有坚决反对,各地都有各自的具体情况,作为省长他可以有不同意见,但是也不能一竿子插到底,所有具体工作都要过问到底,只是提醒对方一定要注意兼顾中低收入阶层的住房需要”不要弄得天怒人怨。

  整个安原的发展依然处于一种起伏不定的状态中,并不以赵国栋的意志为转移,各地市都雄心勃勃,都有着自己的想法和意图,制定出的规划来也是五huā八门,包罗万千,追赶、超越这些词语充斥其中,让赵国栋也感慨不已,这本来不是坏事,但是超越了自身具体条件而一味贪大求全,那就是在欲速则不达了。

  赵国栋也不知道对于各地市表现出来的昂扬向上的“活力”究竟该如何来对待,既要保护他们发展的积极性,但又不能不提醒他们要注意经济发展自然规律,不要人为的想要去违背经济规律而放卫星,那只会适得其反。

  这是一个难解的谜题,每一个地方在发展过程中,都是在不断的破解和化解这些矛盾冲突中缓慢前行,作为一地的领导,他都不得不面对这伴随着改革发展进入深水区之后汹涌而来的新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