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零九节 要趟路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零九节 要趟路


  “省长,您看看这个。”张宏伟微笑着老进教国栋的办公室,手中拿着几份报纸。

  “哦?又有什么重大利好消息?”,赵国栋扬起眉毛笑道。

  张宏伟进入状态很快,就任发改委主任时间不长就迅速把发改委的工作推动起来,杨少鹏前期拖欠下来的不少工作和问题都在他相当富有技巧的处理手段迅速推开或解决,就连一直对张宏伟有些偏见的凌正跃都在一个场合公开表扬了发改委近段时间工作出sè,当然这大概也和通城石化的两个项目报批进度有很大关系,在完成环评之后,发改委这边报批进度很快现在也只等国务院常务会议来批准这两个超大型化工项目的程序了。

  “您看看再说吧。”张宏伟有些诡秘的笑道,“也许这会给咱们一个惊喜。”

  赵国栋有些疑huò的翻开报纸”看了看,这是前一段时间的老报纸了,八月二十多号的报纸,《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管理暂行办法》获得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一行黑字赫然在目。

  这个消息不是什么新鲜消息,赵国栋也早就注意到了这个消息,深交所为此已经等待了很多年,也做了很多工作,难道说张宏伟对这个还有啥想法不成?

  “怎么,宏伟,莫不是你还觉得国家还能在咱们安都设立第三个股票交易所”专门来从事创业板市场股票交易?”赵国栋乐了起来,这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深圳想了这么多年,深交所为此公关了多年,证监会至今都还没有一个明确说法,难道还能把这个机会给毫无任何基础的安都?

  “嘿嘿,省长,您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儿,创业板市场怎么轮也轮不到咱们安都不是?证监会那帮人得了失心疯差不多。”,张宏伟耸耸肩。

  “宏伟,你这话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赵国栋笑笑。

  “省长,其实您还不是和我想的一样,咱们安都啥基础都没有,怎么可能?另外摆着现成的沪交所和深交所,哪轮得到咱们安都来吃这块糖?”张宏伟连连摇头。

  “那你把这报纸那给我看啥意思?准备支持我省中小企业和高科技企业去创业板搏浪弄潮?光是这个《暂行办法》出来没多大用处,一月一号正式生效,这只是一个指导xìng的东西,真正要落到实处,我估mō着就咱们有些部门的效率,没有一年半载根本不用想,如果真的是定在深交所,我估mō着没有一两年时间想都别想。”赵国栋不以为然的把报纸搁在一旁。

  “嘿嘿,省长”您别搁下啊,这只是一个由头,我也没有指望咱们省里中小企业能一下子就在深交所“大放异彩”您看看后边几张报纸。”张宏伟故作神秘的道。

  赵国栋疑huò的瞅了一眼对方,不再言语”接着翻了翻后边的报纸,渐渐的赵国栋表情开始认真起来,张宏伟心中暗喜也有些赞叹,看样子赵国栋是看出自己的用意了,自己还觉得这事儿赵国栋也未必能揣摩出一二来”但是就凭对方的表情,他就感觉到对方是琢磨到一些门道了。

  赵国栋越看越看入神,看完之后,又翻过来重新在细细子一遍,闭上眼睛默默思考了几十秒钟之后才睁开眼睛。

  “宏伟,你认为这几位专家的观点如何?”,“我觉得还是比较中肯的,我国中小企业发展速度很快,但是泥沙俱下,鱼龙混杂”市场秩序也很混乱,信用体系建设严重滞后,这更是给中小企业的发展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如果冒然推动创业板,可能会办成捶苗助长,对于我国创业板市场的发展也许还会带来伤害,所以中央提出在法规制度上尽快制定完善,但是在什么时候正式推出还是持比较审慎的态度,所以我也认同您的观点没有一两年时间,创业板还推不出来。”张宏伟显得很有底气”“,那么就存在两个问题,一是这两年本该是我们国家中小企业,尤其是中小民营企业发展的黄金时间却因为融资渠道匿乏单一而受限,另一方面真正等到创业板市场正式启动时却又缺乏从普通中小企业到创业板市场中间的一个甄选过渡阶段,?刀刀?”

  “所以你觉得我们安原联合产权交易所可以充当这个试金石试验田,承担起这个甄选过渡的重任?”,赵国栋双目放光,双手撑在桌面上一字一句的道。

  “对,我就是这样想的如果我们安原能够抢朱一步搞起来,这不但有助干打破我有个小企业融资瓶颈,也有助于帮助安都打造内陆地区金融中心,可以说是一个绝大的机遇。”张宏伟见赵国栋如此jī动,心情也被带动起来,他原来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看看赵国栋会不会对这个感兴趣,没想到赵国栋反应速度之快,反应烈度之强,简直超出了他的想象,连带着他有些兴奋起来。

  “这个交易市场既然是上市之前的产权交易,那就应该是今后的工信部来管辖范围吧?不应该属于证监会,但是如果这样一个交易市场搞起来,你觉得证监会会怎么看待?”,赵国栋很敏锐的捕捉到了问题的关键之一。

  张宏伟脸上浮起苦笑,“省长,你可真厉害,一下子就能抓住症结,照理说这些是非上市企业,仅仅是指产权的交易,不属于证监会管,但是根据有关政策法规,这种产权交易很容易踩线,尤其是在股东数量上的控制很难”稍不留意就会触及高压线,我记得国务院办公厅有一个《关于严厉打击非法发行股票和非法经营证券业务有关问题的通知》就有一个关于股份公司发起股东人数以及像非特定或者特定对象发行股票后股东人数的限制,一旦超越就意味着违规,也严禁公司以公开方式向社会公众转让股票,这就是一个政策限制。”,“政策限制?”,赵国栋沉吟了一下,断然道:“政策也是因时而定,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而且这其中我们也有很多可供操作的余地,工信部这边在绵州琵琶溪那边的问题已经有些松口,和我们安原关系也有所缓和了,我觉得我们可以好好做一做工作,争取他们对我们安原的支持,另外证监会那边我们也得好好斟酌一下,这事儿本来就是大擦边球,就像你说的,稍不留意就可能踩线,我的原则是,要做就要做成做好,否则宁肯不做,尤其是那种功亏一篑或者天折的事儿伤害最大,所以在此之前我们一定要把工作做细做深做足,嗯,我弄这事儿要由凌书垩记和我来挂帅,劲光省长和你得唱主角。”,赵国栋话音未落,就听得门口传来声音:“省长,我可是还没进门就听到你又在给我安排工作了,啥事儿又得让我和宏伟来唱主角啊?”杨劲光走进来时还带着一抹笑意,老远就听到了赵国栋和张宏伟的诗论声音,虽然没有听清楚具体垩内容”也大概听到是和什么产权交易和股票有关联的内容。

  赵国栋让张宏伟把情况给杨劲光介绍了一遍,又把报纸交给杨劲光认真看了一遍,杨劲光也是大感兴趣,觉得这个机遇难得,不过他是学者出身,各理xìng更强,立马问道:“宏伟,这方面的知识我不算丰富,但是我觉得这里边恐怕还是有些问题,首先说有没有可能要和现行法律法规和政策相抵触冲突?”

  张宏伟和赵国栋都同时竖起大拇指,赵国栋大笑道:“劲光,果然高明,就这么一下你也能把这里边味道给嗅出来了啊。”,“劲光省长,是有些问题,这正是我和省长在探讨的,省长说有问题就得让咱们俩去克服,去解决“然后才能开辟一片新天地。

  ”张宏伟和杨劲光关系也很不错,说话也很随便。

  紧接着张宏伟就把存在的政策障碍谈了一谈,杨劲光很快就觉察到其中端倪:“省长”宏伟,这好像还是一个权力之争,照理说这应当是工信部管的事儿,但是也在打证监会的擦边球,稍不留意就要触线,如果咱们以工信部这边为主,那么证监会肯定会揪住这些小辫子不放,到时候就得成一个无果而终的扯皮官司,吃亏的是咱们,但咱们如果抱证监会的粗tuǐ,一来工信部那边不会答应,二来证监会也未必看得上咱们,有沪江和深圳两个现成的,他们不会轻易把点搁在咱们这里,铁定没戏,嘿嘿,这可是个难事儿。”

  赵国栋和张宏伟同时点头,同时叹气,赵国栋几乎是一字一句的咬着牙关道:“虽说是这个理儿,但是咱们既然要下决心做这件事儿,那就得事前琢磨好该怎么来操作,怎样来在夹缝中求生存,路也不是从来就有的,本来就是趟出来的,这一回就该轮到咱们来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