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一十节 预则立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一十节 预则立


  在杨劲光和张宏伟走了之后赵国栋都环沉浸在张宏伟带给自己的这个信息中,他也知道肯定不只是张宏伟一个人看到了这一点,其他省只怕也有打这个主意的人,利用工信部即将组建之机,抢先一步以解决中小企业融资为名头,推进中小企业产权交易的健康发展,拓宽个人和企业的投资渠道,解决目前中小企业融资困难,这应该是一个相当具有发展前景的事儿,值得一做。

  当然,这其中还存在不少政策障碍,但是在赵国栋看来,这更多的是一些行政职能部门的争权夺利,尤其是在前期许多尚未发展起来的情况下谁也拿不准政策分寸下的一些自行其走出台的政策意见,真正等这件事情提上台面时,很多问题都是可以通过修改和完善来解决。

  这井事情也不是省政府这边一家就能推动起来,必须要求得省委那边的全力支持,赵国栋也相信就算是凌正跃对自己再有意见,但是在这件事情上他绝对不会打麻烦,相反,他可能会比自己还要急切的把这件事情做成,这几乎就是要为安原在改草上领先于其他省市的一个最耀眼的光标。

  所以他需要把这件事情向省委通报,让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件事情对于整个安原和安都的巨大契机,尤其是关京山那边。

  没有人可以忽视这个产权交易所可能带来的巨大影响力,它甚至可以让这个严权交易所独立于沪交所和深交所成为第三家“安交所”前两家是上市企业股票交易所,而安交所则是非上市企业产权交易和融资的最好平台,可以成为前两者最好的补充存在。

  想想这个产权交易所如果发展成为和沪交所和深交所一样的交易平台,那么对于安都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为其提供最佳发展动力的核心枢纽。

  谁想到这一点都会迫不及待的去争取一回”无论是自己,还是凌正跃。

  赵国栋回到京里时已经是晚上九点过了”欧阳锦华和赵国栋同机回京。

  在京的赵德山来接的赵国栋,刘若彤去蒙古了,估计要一个星期之后才能回来。

  “哥,住哪儿,嫂子不在,一个人呆家里也没啥意思,要不出来活动活动?”赵德山嬉皮笑脸的表情总让人感觉他有点欠揍的味道。

  欧阳锦华相当坚决了拒绝了和赵国栋同车,好在沧浪在京里还有别的车,一辆和赵德山一起到机场的辉腾就成了欧阳锦华的临时座驾。

  赵国栋没有理睬对方,一斜身坐进那辆奥迪好,淡淡的道:“你觉得我还能住哪里?”

  “嘿嘿,那得看你自己,如果你觉得你现在当了省长就只能安分守己的干一些枯燥的事情”那可真是太无趣了。”赵德山耸耸肩,从另一边上车。

  这两年沧浪的发展依然稳健,在水行业里依然牢牢守着第一的位置,面对来自娃哈哈的凶猛挑战,沧浪之水也展开了很稳健的反击,在中高端水上沧浪依然以绝对优势凌驾于娃哈哈之上,但是在中低端水上,娃哈哈的进攻很凶狠”不过在每一个地域这种厮杀都不对等,乐百氏、蓝剑、怡宝、农夫山泉、康师傅等品牌也是和沧浪、娃哈哈展开了贴身肉搏。

  当然就像娃哈哈不仅仅局限于水业这一块一样,沧浪的赢利点也早已经从水业转移到了药业和保健品生产上,而前期在京沪杭等地的商业地产上的低调但是坚决的进入也让沧浪置业成为一个隐形的暴富者。

  谨守着不介入住房产业,采取和有实力的地方房地产巨头合作进军商业地产的策略,沧浪置业在京沪杭等地攻城略地格外顺利,共赢成为沧浪置业高层挂在嘴边的口头禅”而他们也的确成为了胜利者,沧浪置业往往隐藏在幕后,更多的充当了策划者和资本家,而并没有被太多人所注意到,这正是沧浪高层所想要的效果。

  赵德山依然活跃在文娱界”山哥似乎已经成了赵德山的专用名词,能够在文娱界夺得这个名头并不容易,尤其是你还并不算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文娱界人士的情况下”能够赢得文娱界一干人们的认可,那付出的不仅仅是金钱和时间那么简单,更重要的还是你这个人的人缘,而在这个比平常世界更为扭曲变形的圈子里,要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

  赵国栋当然知道赵德山是在用什么诱惑自己,只可惜自己已经不是前些年的自己,如果是前几年,自己也许会为对方百般诱惑勾引而稍稍心动,而现在,要想拂动自己内心深处的情弦,太难了。

  “无趣也比寻求刺激好。”赵国栋反刺了对方一句,,“把我送回家吧。”

  赵国栋并不是担心自己和赵德山出现在某些场合会引来什么,以赵德山现在的层次,也轮不到一般的媒体可以窥视,而自己这边,中组部和中纪委的联合审查已经通过,自己家庭中的点点滴滴实际上已经早入了他们的文档袋中,而且这里边的内容还会随着自己地位进一步稳固提高会不断更新丰富,一直到死。

  他只是已经过了那种猎奇的年龄阶段或者说心境阶段了。

  “哥,不要把哪些场合想得那样低级趣味,并非如此。”赵德山还不甘心。

  “行了,我还需要你来教我怎么做么?”赵国栋有些不耐烦了,,“我有我自己的生活,不需要谁来指指点点。”

  回到家里的赵国栋很放松,接下来两天时间里却不轻松。

  他需要和戈静见一见面,进行一次深入的交谈,另外也要和苏觉华副〖总〗理见面汇报工作,当然如果可能的话,他还会面见副〖主〗席,但是这一点尚未确定下来。

  许乔也到了京里,根据情况而定,看看会不会和民草〖中〗央的高层吃顿饭,当然这不代表什么。

  谋定而后动,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很多事情都需要未雨绸缪,否则等到你想要有所求的时候,你会发现机遇像风一样从你身畔掠过,你总是看得见抓不住,这话赵国栋也和许乔说过。

  那么自己既然想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那就也只必须要锲而不舍的追逐下去。

  “行啊,挺有能耐啊,才回来,就把国家大剧院的票搞到手了,俄罗斯国家芭蕾舞团的经典剧目《天鹅湖》,我也很久没有欣赏奥吉lì雅独舞变奏中的三十二个单足立地旋转了,你也去?”戈静看到赵国栋手中这两张票,含笑问道。

  “戈姐你这不是寒碜我么?还是您和杨哥去吧,我就不凑热闹了。”赵国栋笑嘻嘻的道:“等我们的安都大剧院哪天建成了,我会陪您一起欣赏。”

  “国栋,当了省长可是越来越会说话了啊。

  ”戈静哑然失笑,“安都也要建大剧院,好像现在各地似乎都又要在文化标识上做文章的冲动,这个大剧院就成了最好的诠释似的,你们安都市文化市场能够支撑得起大剧院这样的高投入么?”

  中宣部和广电总局出来的戈静对于目前各地兴起的一股子假借打造文化产业的热潮实际上是不切实际追求大手笔大投入的建设项目不太赞同,在她看来这应该更结合实际,看看一个地区在精神文化领域更欠缺什么,再有针对性的补钙。

  “支撑不了,至少短时间内难以做到,不过在这一点上我倒是不反对步子大一点,毕竟精神文化领域的投入不能单从经济成本来计算,这对于提升一个城市的文化品味大有裨益,当然我也不赞同只顾着把主要精力放在城市文化精神生活上,广大农村领域更需要从层次的丰富的健康的文化产品。”赵国栋表明态度。

  “哦?能兼顾二者的平衡,不容易啊。”戈静也不多说,这不是现在她该过问的事情,作为一地地方党政领导应该有足够的政治判断力。

  话题还是围绕着省里边常委缺额的事儿,这本不是赵国栋该操心的事情,但是他又不得不操心。

  “国栋,我实话告诉你吧,现在我们主要精力都放在即将召开的**了,像这种事情,换了平时也许还算个事儿,但是现在恐怕还根本提不上议事日程,一切都需要为**让路。”戈静作为中组部的常务副部长自然轻松不了,会议前期有相当多的工作要做,至少半年前中组部的主要精力就在围绕着会议展开,其他事情能搁的都可以暂时搁一搁。

  近期单位有专项工作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