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一十一节 窝囊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一十一节 窝囊

  “戈姐,您给我漏个实话,跃军这个常委有戏么?”赵国栋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戈静沉静的目光落在赵国栋脸上,“你觉得这个常委对你很重要么?”

  “很重要,这不仅仅是对宁陵发展的认可,更重要的是对我现在正在积极推进的一些工作构想也有很大帮助。”赵国栋毫不犹豫的立即回答道。

  “一个常委就有这么大的作用?国栋,你是这样认为的?”戈静微笑起来,但是这份笑容隐藏着一抹担忧,她有些担心赵国栋是不是真的觉得事事都需要通过常委会上常委票数的对比来证明什么了,这很危险,也不现实。

  “不,不,戈姐,你理解错误了,我并不是认为钟跃军获得这个常委身份就能够在常委会上改变什么,我是指我可以借助这个契机,给省内其他一些地市的发展提供一个更为明晰更为丰富的内容镜像,宁陵的发展道路虽然未必能被他们所效仿,但是宁陵发展的思路和想法至少可以被他们学习借鉴,学起神而忽略其形,再结合自身实际,这是我的想法,而钟跃军担任常委会极大的强化这一点,起到更深刻的刺激作用。”赵国栋立即解释道。

  戈静花了几秒钟时间来消化赵国栋的话语含义,点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尽力而为,不过我想你也知道在这个问题上谁更有发言权,你们凌书记似乎心中也一样抱着志在必得的信念,嗯,是统战部长兼总工会主席袁志坚吧?”

  赵国栋没有接话,其实戈静的这个问话也不需要接话,袁志坚的情况大家都很了解,不需要多说什么,要说资历也有,本事能力也不缺,但是只是很有点既生瑜何生亮的味道,钟跃军要上,他也要上,僧多粥少,孰轻孰重?

  戈静也肯定是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凌正跃在中组部里影响力依然不小,毕竟那么多年的常务,再加上诸贤和凌正跃也关系颇深,这种情况下,凌正跃的意见肯定会更受尊重,要想逆转,就必须要有另外的力量来介入。

  戈静也给了赵国栋一些暗示和提醒,但是她所指的路却有些崎岖坎坷,未必能真正入港,这是对赵国栋的一番考验。

  凌正跃轻轻敲击着案桌,手指碰撞着案桌边沿发出有节奏的“笃笃”声,显然是没有料到这个时候会横生一些枝节出来。

  邹富海一言不发,脸色有些阴沉,默默的坐在沙发里,齐华的脸色倒还比较正常,不过眉头微微蹙起,目光却落在窗外,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蒋友泉这个人不好结交,凌正跃早有领会,自打来了安原之后似乎就一直可以保持着超然物外的味道,但是凌正跃知道这不过是表象,一个尚未就任其他职位的常委,当然还不好过多的表现出来其他方面的想法,所以凌正跃也就刻意冷落他,看看他能熬多久,没想到这家伙也就这么挺下来,倒是和省委常委办的一帮年轻人打得火热,一门心思的了解安原情况,这倒是有些出乎凌正跃的意料。

  丁森走得早了一些,凌正跃原本以为会在年底才会离开,他相信蒋友泉熬不到那个时候,没想到八月就离开了,蒋友泉顺理成章上位,这才一个月,就开始表现出极富侵略性的动作出来了。

  加强党委政法委对公安工作的领导这话没错,但是如果政法委游离于党委之外的那就更不可接受。

  蒋友泉来自己这边也挺勤,也对全省政法工作提出了一系列的想法。

  从维稳到综合治理,从防邪到应急处突演练,从法院工作存在的难点到公安工作近期的焦点问题,都提出了一些颇有见地的看法,连凌正跃都要承认这位新任政法委书记对安原省情是很下了一番功夫的,件件事儿都是有的放矢,也都能说到点子上,没点深厚的底蕴做不到。

  但是对对方的表现欣赏归欣赏,但是对方近期在人事权上表现出来的较为明显意图就不能不让人提高警惕性了。

  “政法委加强对政法体系建设是好事,公安机关既然是政法系统中发挥主要作用的主力军,更应当至于党委绝对领导之下,这是原则。”凌正跃没有再敲击桌案,缓缓的道:“省厅班子成员既然年龄到了,该按照既定程序办理退下来的程序就抓紧时间办理,另外富海,你说安都市的问题,刘兆国既然不适合再在这个位置上呆下去,安排的去处到哪儿?”

  “现在这个问题也很纠结,我想齐部长可能也和安都市委那边进行过衔接,究竟是让刘兆国到安都市人大还是到省委政法委这边,现在还没有正式敲定下来,这可能要问问齐部长和安都市委那边的商量。”邹富海回答道。

  “老齐,你和京山他们的意见??????”凌正跃皱起眉头,邹富海这人在这个问题上怎么这么肉?

  “老关他们的意见是最好让刘兆国到省委政法委挂个正厅级的副书记,不过老蒋那边认为不妥,现在政法委副书记编制只差一个,老蒋希望提拔一个年龄相对年轻能真干事儿的副书记来挑起维稳工作这个摊子来,他觉得刘兆国现在的状态怕是难以胜任。”齐华也是觉得两难,从政法这条线上出来的人本来路子就窄,还真不太好安排,刘兆国若是副厅也简单,但是正厅就不太好安置了。

  凌正跃皱眉不语,这虽然不是专题听取人事安排的汇报,但是涉及到公安上的几个关键位置的确需要认真加以考虑。

  刘兆国的离任将留出来两个位置,可以说都是相当关键的位置,邹富海的想法凌正跃当然知晓,安都市公安局一直和省厅关系格格不入,这是一个传统,现在安都市委也希望市委政法委书记和市公安局长不再兼任,邹富海就希望能够从省厅下派一个到安都市公安局担任局长,但是这肯定不是安都市委所希望看到的,还有这市委政法委书记人选也是一个难题,加上省厅两个副厅长空缺也是引来无数人的窥觑,这段时间连凌正跃本人都接到不少电话,所以也希望能够早一点把公安这一摊子的事儿给定下来。

  “刘兆国去哪儿的事情暂时不说了,老齐你下来再和振中商量斟酌一下,务求稳妥。”凌正跃摆摆手,“省厅两个副厅长人选,组织部这边怎么考虑的?安都市公安局局长人选又是怎么考虑的?”

  “省厅两个副厅长,除了一个基本确定由省厅纪委书记雷志华接任,另一个厅长人选还有争议。”齐华顿了一顿,瞅了一眼邹富海,“老蒋的意思是由安都市公安局副局长邱元丰出任,据说赵省长也赞同这个意见,富海,省厅党委意见是省厅刑侦局局长,但是现在??????,安都市公安局局长的人选现在也是意见对立,安都市委推荐玄泊区委书记黄震出任,省厅的意见是由省厅政治部主任谢永杰出任。”

  “振中的意见呢?”凌正跃意识到问题的关节。

  “由于还没有形成一致意见,所以我还没有向振中书记汇报。”齐华摇头。

  凌正跃心下叹了一口气,齐华人没有问题,在能力上还是欠缺了一点,他有些后悔当初推荐齐华担任组织部长了,如果由陈英禄来担任这一角,哪会出现如此局面?前怕狼后怕虎,你当这个组织部长难道是吃素的?没有一点属于自己的决断力和意见,你当这个组织部长怎么玩儿?

  关京山态度强硬不假,难道他就能无视省厅意见?安都市公安局局长是正厅级干部,必须要由省委来决定,作为厅级干部考察甄选的职能单位是你省委组织部不是安都市委,你安都市委的推荐只是作为一个参考备选,这一点轻重本末要分清楚,而作为组织部你更应该积极协调省公安厅和安都市委来就这个人选达成一致意见,

  显然齐华在这方面并没有做到尽善尽美,从邹富海满脸阴霾就能感觉得到。

  蒋友泉那边估计也差不多,省厅副厅长人选政法委有一定建议权,但是主动权依然属于你组织部,加上省厅党委的意见支持,你怕什么?赵国栋?

  如果说他赵国栋是私人打招呼,那完全可以置之不理,如果是因为工作需要推荐,那么他也该和你组织部协商沟通,而不是通过政法委来表述什么意图!

  想到这儿凌正跃心里就一阵冒火,这个齐华,究竟是在搞些什么事儿?就这么几个人选也弄得乌烟瘴气,现在外边传言也多,苗振中意见也很大,弄得自己也相当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