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一十三节 隐忧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一十三节 隐忧


  “带着这个消息回来的赵国栋很是受到了大家的关注,而这个消息也很快就刺激到了周边省市。

  像郑州和重庆就紧接着也在谋划这一构想,武汉和成都一样在跃跃欲试,只不过在安都已经先期就和工信部取得了谅解,而且安原产权交易所也早就在前期悄无声息的开始做着预先准备,甚至还提前和一家国内知名财务软件公司就开发交易平台所有系统软件签订了合同,要求要在半年之内拿出这样一个类似于沪交所和深交所这样的交易平台软件,并完成初步测试。

  凌正跃甚至专门召集了几位与经济工作有关联的省委和省府两边的领导开了一个工作联系会,明确这项工作由杨劲光负主责来抓,他自己和赵国栋也全力以赴配合支持,需要什么给什么,需要省委省府主要领导出面,他和赵国栋也决不推辞,只要有需要。

  凌正跃把这项工作提升到这样一个高度来足见他对这个项目的看重和看好,也证明他对经济工作并非一无所知。

  虽然这个产权交易所可能无法成为和沪交所和深交所那样的公开上市股票的交易所,但是对于经济发展正处于方兴未艾阶段的中垩国来说,中小企业的融资难历来是一个巨大的难题,而产权交易所所要涉及的企业相当大一部分都是贷款融资困难的中小企业,对于他们来说发展时机稍纵即逝,如果能够通过这样一个平台更好的获得战略投资者,或者出让企业获得发展所需要的资金,如果安都乃至安原能够在一系列的配套体系和政策上也跟上,那么必将成为最具发展和成长活力的中小企业首选地。

  赵国栋对于凌正跃的敏感还是比较欣赏的,这位省委书记抛开其他一些因素来看,还是有其值得赞许的方面,尤其是这位省委书记对经济发展的渴望远超过了上一任甚至上两任的省委书记。

  不管他出于何种目的,但是他想要把安原经济搞起来是确定无疑的,当然,正是因为他的这个特点,也使得他在某些方面走得更过了一些,尤其是作为一个统揽全局的省委书记,稍稍有一些偏离,那么也就意味着整个全局工作都会发生偏移。

  过分注重经济发展就必然要以牺牲其他方面来作为代价,而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省委书记专注于经济发展,以经济发展作为评判称工作成绩的唯一标准,那么下边的市委书记市长们还能怎么办?这必然会导致所有工作规划都进行调整,如果不适当纠正,今后付出的代价将是巨大的。

  ……………………………………………………………………………………

  “好了,许乔,中石化和巴斯夫的合作项目你们环保局按照正常程序进行监管,这是省委常委会确定下来的原则,国务院常务会议也已经正式批准了这个项目,包括中化投资和安化集团的那个项目,你们都一样要严格按照现场监管的程序进行监管,从进入建设施工阶段开始,就要认真把好关。

  赵国栋摆摆手,许乔是不是真的有些小心谨慎过头了?在事情已经成定局的时候还要来喋喋不休的唠叨,她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性格,这让赵国栋也有些头疼,“我们还是谈一谈另外一件事情吧。”

  “省长,恐怕我还得和你谈一谈这两个项目的事情,毒于你说的另外一件事情,等我们把这件事情谈完之后再来谈也不迟。”许乔很坚持。

  “罢了,说吧,你觉得还有什么问题?”赵国栋叹了一口气,点点头,至少对方在工作态度上是值得赞许的,不像有些人一谈到他自己的事情眉飞色舞,谈到工作就支支吾吾。

  “我觉得这两个项目推进速度太快,太赶工期,虽然前期通城方面的准备工作做得很充分,但是我去看的工地上几乎是全面开花,不知道是项目业主还是当地政府的要求,对建设单位要求的进度太苛刻了,这样很容易造成事故,这本不是我们环保局的工作,但这是化工企业,尤其是在施工过程中留下的隐患也许就会为日后出现安全事故埋下伏笔,一旦出事,对环境的影响也是难以预料的。”许乔神色很严肃。

  “称有什么建议?”赵国栋皱起眉头想了想道。

  “安监局那边因为省委常委会已经通过,通城方面又很积极,所以他们在这此方面也比较放松,我和应华省长也提起过这方面的情况,但是他似乎不太在意,我很担心一旦出事故,后果不堪设想。,许乔很认真的道:“省长,您可能得和古局长那边打打招呼,让他对通城这两个项目要给予足够的关注。,许乔在“关注”两个字上语气特别重。

  “我明白了。”赵国栋当着许乔的面就给古远山打了电话,赵国栋在电话里语气很认真,对方也在电话里信誓旦具的表示一定按照赵国栋的要求,加强对通城两大在建石化企业的监管。

  见到赵国栋打完电话,许乔才算是放下一块石头,从通城回来之后她心里就一直压着这块石头,当时她就和陪同她一起检查的通城方面有关领导交换了意见,提出了这个问题,但是她感觉到通城方面几乎全副心思都放在了这两个项目怎么能够早日建成上去了,对于自己的提醒自己表面上倾听,其实并没有太在意,何况这也的确不是环保局的工作而是安监局的职责。

  回来之后她专门就这个问题向龙应华进行了回报,龙应华的反应和通城方面相若,也只是表示要过问一下,但是骨子里并没有多少重视。

  所以她才冒着引起赵国栋不满的风险来赵国栋这里喋喋不休的唠叨,现在她觉得自己的责任已经尽到,赵国栋过问,想必古远山怎么也要重视一二了。

  ………………………………,………………………………………………,就在赵国栋和许乔继续商谈年底的选举问题时,电话另一端的古远山不以为然的搁下电话。

  龙应华背负着双手注视着建设工地,这里是正在全面动工建设的安汽通用大宇的第二生产基地,厂址选在了安都市碧池区工业国,占地三千亩,这也是安都市年内最重要的一个工业项目。

  “怎么了?好像气色不大时啊?”龙应华收回目光,淡淡道。

  “嗨,还不是通城那两个项目,不知道赵省长怎么这么胆小,老是提醒我要注意加强对通城华两个石化项目的安全监管,这企业还没有建成,又没有生产,能有多大的问题?真是建筑施工出了问题,死一两个人大不了啦,这也很正常,不知道省长究竟担心什么?我看他原来在宁陵担任市委书记时,宁陵那么多大项目一拥而上也没有见出啥毛病。”古远山漫不经心的道。

  “嘿嘿,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对工作的关注角度也不一样了嘛。,龙应华轻轻笑道:“赵省长现在可是尤其关注民生,言必称社会和谐和民生问题,和他在宁陵时提出的全心全意谋发展这个提法可是截然两样了。

  “唔,关注是好事,但走过犹不及,也不能影响到发展,应华省长,要拿捏好这个度,咱们也难啊。,古远山脸上也泛起一抹古怪的笑容。

  “得,老古,你别在我面前装傻,你都是这一行道操练这么多年的角色了,难道还要我来教你不成?”龙应华正色道:“无论哪样工作那都要服从于中心工作,凌书记在大会小会上都反复强调,我们安原从本质上来说依然是一个不发达的省份,虽然我们的GDP总量不低,但是从人均GDP和人均纯收入来看,我们都还远远落后于沿海发达地区,现在我们的中心工作依然是发展经济,要排除一切阻力和羁绊发展经济,只有经济发展起来了,才谈得上做其他,也才谈得上社会和谐和解决民生问题,没有财力,你怎么来解决和谐和民生的问题?”

  古远山默默点头,在涉及这些高端的争论问题上,他知道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沉默。

  “可现在似半也有些流行所谓和谐和民生的观点,在我看来那就是喜欢迎合上边潮流变化,喜欢玩些噱头,忘却了根本。”龙应华本想说一句忘了自己是怎么发达起来的根本,但是想想还是把中间的修饰定语省略了,你赵国栋没有宁陵经济发展起来这个倚仗,凭什么这么快就能爬到省长位置上?这个时候却来玩这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