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一十五节 意外的发难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一十五节 意外的发难

  赵国栋在一步一步发挥自只的影响力,实施自己的影响力,这是一个长期而又漫长的过程。

  毕竟他在安原的影响力主要还是源于宁陵,在宁陵他可以说影响力根深蒂固,但是在其他地市他的影响力依然比较孱弱,他必须要通过重新修复起原来的联系,然后在利用现在所处位置赋予他的权力来让自己逐渐培植起符合与省长身份相匹配的威信和影响力。

  好在他在宁陵几年里的所作所为获得的成功带来的影响并非只局限于宁陵,尤其是宁陵干部的输出也使得他的影响力得以在其他一些地市慢慢喜成,比如尤莲香在唐江,些文魁在怀庆,还有保持着良好往来贝铁林在绵州,庄权在宾州,邓若贤在荣山。

  后者这一层关系虽然比起诸如钟跃军、焦凤鸣和尤莲香这些要淡一层,但是随着赵国栋在省长这个位置上地位的渐渐稳固,相互作用可以使得这层关系一点一点的转化为影响力,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

  作为省长,比起省委书记来先天就有些不足,如果说省长和省委书记之间的关系又不是那么和谐的话,他的影响力拓展就会受到更多制约,提升自己的影响力方式有许多,抓住重要机遇推进经济建设来展体现自己的能力,可以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来提升,也可以在人事任命上发挥自己作用实现意图来提升,同样选择合适调研对象,贯彻自己的想法意图也是一种方式。

  像推动琵琶溪科技长廊建设算是抓住了机遇,而提出筹建产权交易所也是一个机遇,而像到各地考察调研并提出想法和意见,就算是一步一个脚印的打基础了。

  ……………………………………………………………………………………

  在**之前人事变动并不算频繁,但是也并不意味着就没有每一个常态下都会有例外,就像偶然中蕴藏必然一样,九月初蔡正阳卸任滇南省委书记,出任中原第一大省豫省省委书记,与此同时,安原省委也出现了一个微调,由于工作调动,原省军区司令员巴坚强不再担任省委常委,省军区政委胡万山出任省委常委。

  在**之前的这个为微调很微妙在只有十二个常委的省委常委会里,每一个微妙的常委变动都会带来一些此消彼长,巴坚强的离去和胡万山的就任看似只是因为军区领导变化的一个形式调整,但是在常委会里一样也会引起许多猜测揣摩。

  关于参加**的有关议题已经结束,接下来就是一些额外议题,但是往往就是这些额外议题才会引起大家更多的兴趣。

  “**对我们党来说是一个无比重要的会议,我想我们与会者都要做好充分的准备,认真参加这一次会议深刻领会会议精神内容,为下一步我省的工作做好思想理论准备,在这里不再多说,相倍在座诸位都应该能够认识得到其重要性。”凌正跃话锋一转,“本来在**之前是不宜进行人事调整的,但是很多工作却迫在眉睫,需要立即贯彻落实组织部关于部分干部调整也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研,我想干脆也在这个会议上落实下来,以便于有关工作能够尽快推进,老齐,你把情况给大家介绍一下吧。”

  齐华清了清嗓子,环顾了四周一眼,“这一次人事调整范围不算大只是一些岗位的确需要调整,恍如卢化市委书记猪良同志省人大已经正式任命其担任人**工委主任委员,所以卢化市委书记要尽快确定另外省公安厅、安都市以及宁陵市也还有几名干部人选需要调整变动,所以按照凌书记的意见,也要按照程序一并在本次常委会上进行研究讨论,下边我就有关人选进行一个说明,各人选的具体情况大家面前都有,我再简单介绍一下。,齐华的介绍中规中矩,没有什么出彩之处,不过拟任的一些人选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询问。

  “齐部长,我想问一问,刘兆国既然在安都市委政法委书记和市公安局长任上任职多年需要调整,为什么这一次只是让他卸任安都市公安局长,继续保留市委常委和政法委书记一职?”宣传部长郝梦侠皱着眉头询问道:……还有曾令淳既然调任省政府副秘书长,刘如怀继任宁陵市委秘书长,但是这个巫丹从西江区长升任西江区委书记,就要进宁陵市委常委,是不是太快了一点?”

  郝梦侠应该算是目前省委常委中最为特立独行的一个,他担任省委常委也有些年成了,但是在省委常委中一直是处于一种不偏不倚的角色,在常委会上的态度也很鲜明独特,只要是他存有疑问的,便会毫不客气的提出来,在应东流担任书记期间,便经常提出一些尖锐问题,尤其是在人事任命上,好在他的态度也并非针对特定什么人或者某一方,韩度对于郝梦侠的质询也是耐心解释理由,所以一般说来也都没有出过大问题。

  齐华看到郝梦侠一发言就有些神经性的头疼,这个郝梦侠从来就是一个不按规矩出牌的角色,当初应东流和韩度对他也是无可奈何,不过前几次常委会郝梦侠都没有啥特别表现,让齐华心里也松了一。气,没想到这一次突然冒出来发难。

  “郝部长,部里边是这样考虑的,让谢永杰同志出任安都市公安局局长,刘兆国同志继续担任一段时间政法委书记,也便于谢永杰同志尽快熟悉安都市公安工作,而刘兆国同志则可以从旁协助指导,帮助谢永杰同志尽快适应角色转换,对工作有益处。,齐华耐着性子解释,“至于说巫丹同志出任宁陵市西江区委书记进市委常委的这也不是破例,上任区委书记刘如怀,我记得包括国栋省长在担任宁陵市西江区委书记时也都走出任了宁陵市委常委一职,西江区是宁陵市下辖几个县区中经济最发达的行政区,区委书记进入市委常委会符合任职原则。”

  郝梦侠有些轻蔑的扫了对方一眼,淡淡的道:“齐部长,如果说真要让谢永杰同志尽快熟悉安都公安工作,那就不宜同时对安都市公安局局长和副局长同时进行调整,但是这一次除了刘兆国之外,还要对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管长风、副局长邱元丰同时调整,不知道组织部是怎么考虑的?有没有考虑过对安都市公安工作的负面影响?另外,我不是说西江区委书记进常委不符合原则,而是指从巫丹同志从区长升任区委书记的同时就要进市委常委,这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你所举例赵省长当年难道也是直接从区长升任书记同时就进市委常委了?”

  郝梦侠慎密的逻辑推理和犀利的词锋让齐华一阵张口结舌,谢永杰出任安都市公安局局长,管长风出任安都市检察院检察长,邱元丰出任省公安厅副厅长,这也是几方经过多番协商后达到的结果,这其中的微妙不足为外人道,当然现在只能作为组织部的意见拿出来,郝梦侠也就是抓住组织部意见这个由头来穷追猛打。

  凌正跃心中一阵怒意涌起,倒不完全是因为郝梦侠的发难,郝梦侠提出的问题虽然尖锐,但是并非毫无道理,不过作为组织部长对于任何可能出现的情况你都应当预计到,并迅速做出鞘释或者反击,而反观此时齐华的表现,虽然不是张口结舌也算是应对无策,唯有满脸愠色表示不满,但是这是省委常委会讨论,作为议题的发起人,你就担负着解释的职责,自己准备不周到,怨不得别人。

  “郝部长,就算是常委会过了,谢永杰同志也只是担任安都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任免还要等到安都市人大任命,组织部这边也和安都市人大那边衔接过,这中间还有将近一个月时间,刘兆国和谢永杰二位同志之间交接期也算是一个适应期吧?虽然管长风和邱元丰两位调走了,但是安都市公安局还有三位副局长和其他党委成员在,我想完全可以顺利帮助谢永杰同志迅速熟悉工作进入角色的,这一点应该毋庸置疑。,陈英禄含笑插言帮助一时间有些语塞的齐华解释道:“至于巫丹同志担任西江区委书记同时进入宁陵市委常委是否合适,我想就像刚才郝部长您说的,赵省长也是多年在宁陵工作,他对巫丹同志应该有比较深刻的了解,他对这个问题最有发言权,我们还是请赵省长来谈谈他的看法吧。”

  众人的目光顿时落到了赵国栋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