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一十六节 交锋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一十六节 交锋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一番话不但击退了郝梦侠在第一个质问。而且巧妙的把第二个问题踢到了赵国栋脚下,巫丹进宁陵市委常委虽然是苗振中的意图,但是显然也是和赵国栋沟通过的,这个时候踢到赵国栋脚下,让赵国栋不得不出面应对郝梦侠,回答是否能让人满意都是赵国栋的问题,一边是苗振中,一边是郝梦侠,就看你赵国栋的本事了。

  解英禄似笑非笑的瞅了一眼神色沉静的陈英禄,这位昔日的老领导可是本事见长啊,一招太极推手就把问题推到了自己身上来,让自己脱身不得,不过这也没啥大不了。

  “英禄秘书长既然这么说,我就来说说吧。”赵国栋无可无不可,态度很随意,“巫丹同志是省团委下派到宁陵的干部,年轻有为,又是一名女同志,在宁陵担任团市委〖书〗记时间不算很长就到西江区担任区长,我印象中巫丹同志表现很出色,很有点巾帼英雄的味道,宁陵市西江区这几年的经济发展轨迹也证明了她在这方面的卓越能力,我觉得作为一名女干部能够这么快熟悉地方工作并且还能做出一番成绩,这很不简单,也证明了她自身的素质才华。”

  “至于说一步到位的这个提法,我觉得也要一分为二来看,虽然进了宁陵市委常委,但是她的主要工作还是在西江区,这也相当于给了她一个提升自己能力开拓自身眼界的平台,可以让她站在更高的角度考虑问题,对于这位同志的成长是有帮助的,梦侠部长,你们宣传口的女干部不少,但是在地方上担任主要领导的女干部并不多,我觉得省里边应该多培养多输送才对”日后宣传口的女干部也应当下去,也应当有更优异的表现才对”凌〖书〗记,老齐,我觉得在这一点上组织部也应当要多倾斜才选择,梦侠部长,你说是不是?”

  赵国栋一番连消带打的话立时就把陈英禄推过来的难题话于无形”不但点出了宣传部门有大量优秀女干部应该进入组织部门的视线,也提出了组织部门要多为女性干部提供她们施展才华的舞台,这一番话语说得可谓理直气壮字正腔圆,无论是郝梦侠还是齐华都只有点头称光一阵说不出的滋味在凌正跃心中荡漾,齐华的表现委实太让人失望了,不能不说陈英禄的临场机变能力很强,很巧妙的把球踢到了赵国栋脚下,但是却没有想到赵国栋的反应能力和口才也是如此厉害”借力打力,不动声色的点出了问题宗旨,还顺带把组织部这边的工作不轻不重的指点一番。

  苗振中的表情很平淡,看不出什么,赵国栋是被陈英禄将了一军,但却成了他的表演秀,无法驾驭局面却如同给自己一记耳光,让凌正跃很是憋屈。

  自己何曾需要赵国栋来出面收拾场面?郝梦侠这个二百五愣头青”真还以为他自己能超然物外众人皆醉他独醒了?

  哼,他那点心思自己也不是不知道,上一次他提出宣传口的干部应该要考虑进行交流到地方上去,齐华没有搭理这个茬儿,这一次向齐华发难也就是一个有意识的反击,没想到却被赵国栋借势到用了。

  郝梦侠见赵国栋出面缓颊,自然也就不为己甚”陈英禄这拦腰插话让他有些意外,本想借机发难,好好调侃一下这个在凌正跃面前如傀儡一般的齐华,没想到陈英禄这个家伙倒是相当聪明,居然把问题推给了赵国栋,这个时候倒是不好再纠缠这个问题了。

  郝梦侠若有若无的目光掠过,微微点点头,不再言语”似乎是接受了赵国栋的解释,也对赵国栋提议表示赞许。

  不过赵国栋却觉察到郝梦侠的目光似乎是在和自己这一方什么人交换着什么表情似的”尤其是那若有若无的一掠,似乎是在寻找目标,而这个目标显然不会是自己,而自己旁边除了杨劲光,再过去就是纪委书记冯刚了,想到这儿,赵国栋下意识的一凛,目光不动声色的瞥了那边一眼。

  紧挨着杨劲光而坐的冯刚似乎什么都没有觉察,自顾自的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偶尔扶一下鼻粱上黑色镜架,皱起的眉头形成一个川字型,印痕很深,更像一个正在伏案疾书备课的教师。

  赵国栋不知道自己是不走过于敏感或者是感觉失误,但是这一分疑惑却藏在了心底。

  “邱局,嗯,等两天要叫邱厅了。”靳磊一脸难以掩饰的喜悦,乐呵呵的一屁股坐在沙发里,“啥时候走马上任啊?”

  邱元丰笑眯眯的摆摆手,“靳磊,你小子别咋咋呼呼,这事儿还没有定,被你吵得沸沸扬扬,要真是没那事儿,那不是故意让我下不了台?”

  “嘿嘿,邱局,常委会都过了的事儿还能有啥变化?”靳磊也知道邱元丰素来谨慎,没有绝对把握的事情绝不妄言,“不过这一次咱们安都市局和省厅可真是来了一次大调整啊,咱们局里领导一走就走三个,真正大换血,省厅也是,这是不是省里边大佬们对省厅和安都市局的工作不满意的表现啊?”

  邱元丰瞥了一眼这个已经日渐成熟起来的责日部下,相当灵活的脑瓜子,嗅觉也灵敏,加上业务精通,想不起来都难,看来莲湖分局政委这个位置也坐不了多久就得又要挪位置了。

  靳磊的嗅觉很准确,省里边乃至市里边主要领导想要调整公安队伍班子的心思是早就有了。

  丁森在担任政法委〖书〗记期间,力主求稳,加上刘兆国这两年也相对低调,所以省里市里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遇来进行调整,部富海出任省公安厅厅长不久就有些蠢蠢欲动的迹象,首先想要开刀的对象就是安都市局,但是丁森未走,刘兆国又兼着安都市委政法委〖书〗记,部富海羽翼未丰,试探了一下没有得到回应就收缩了回去,隐忍未发。

  丁森一走,蒋友泉上位同样也有要动一动的心思,加上省里主要领导和市里主要领导也都明确要对省市两级的公安班子动手术,所以大势就不可违了。

  这一次的调整出人意料的暂时保留了刘兆国的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一职,只是让谢永杰接了公安局局长职务,但是很显然这也只是暂时的,刘兆国的离开已经是大势所趋,谁都看得很清楚,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刘兆国往哪里去的问题。

  这几天里刘兆国似乎一下子苍老了不少,虽然他还竭力想要表现出精力旺盛的一面,但是作为常年和他在一起的老同事们都清楚的觉察到了这一点。

  “满意不满意现在很难说,各说各话,每位领导的看法也未必就一致,哎,说实话要离开市局心里也很有些不舍,但是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谁也不可能在一个位置上呆一辈子,离开也是必然,大家都要适应。”邱元丰既像是在安慰自己,又像是在说责旁人,语多感慨。

  “邱局,那刘局会到哪里?”靳磊咂咂嘴道,和邱元丰在一起靳磊很随意。

  邱元丰暗叹了一声,刘兆国的心思他大概了解一些,他想到省委政法委,但是很显然他和蒋友泉并没有什么交情,而且有消息称蒋友泉希望有一今年轻而又有冲劲儿的人来做他副手,明显是将刘兆国排斥在外,这对刘兆国打击很大,而安都市人大那边据说副主任职数也已经满了。

  现在就有说法刘兆国要么到市政协担任副〖主〗席,要么就走到省人大担任一个专门委员会的主任委员,这让刘兆国大为愤怒,所以这段时间刘兆国也一直在找省市有关领导,只不过刘兆国却从未考虑过去找赵国栋。

  “刘局去哪里不是你我所能决定的,现在还不清楚,不过我想刘局在咱们安都一干十多年,可谓劳苦功高,市里边也好,省里边也好,总要给他一个合理的安排才对。”邱元丰摇摇头。

  他倒不是很担心这些问题,他更为担心的是刘兆国目前这种情绪,四处找人要说法,据说甚至闹到了苗振中那里,真要激怒了主要领导,那么就有可能引发很多想象不到的事情,而现在已经有一些不太好的传言出来,称刘兆国也有一些问题省纪委正在密切关注,现在就是要等有人跳出来对刘兆国行最后一击,纪委好乘此机会揭开盖子,这个来自一个朋友不太可靠的传言让邱元丰不寒而栗。

  不少人知道刘兆国和赵国栋之间的关系,但是同样也有很多人知晓赵国栋和刘兆国已经有几年没有来往了,甚至刘兆国也从来不提及赵国栋的名字。

  这些微妙的因素会带来什么,谁也预想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