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一十七节 迷乱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一十七节 迷乱

  靳磊注意到这位即将升任省厅副厅长的老上司眼中的迷惘,虽然只是短短一瞬,但这种表情目光大概也只有在自己的面前才会不加掩饰,这还是让靳磊隐约有所悟。

  刘局这几年的在外边的风评的确不大好,当然最早还是因为苹果国际的事儿,后来苹果国际的事情虽然烟消云散了,但是这道阴影实际上从省厅到市局里不少人心里就有烙印了,而后刘局的工作风格也就逐渐变化,变得不太爱到下边,而且也陆续有更多的传闻缠绕着他,比如和某些房地产老板过从甚密,比如在市局甚至分县局的一些基建采购上的亲自过问,这些都在一点一点侵蚀掉他原来建立起来的威信。

  邱局本来是刘局一手提拔起来的,但好像也就是在苹果国际这件事情上和刘局疏远了,市局也调整了邱局的分工,不少不知情的人甚至认为邱局是打了翻天印,然后被刘局搁在一边坐冷板凳了,失势了,但是靳磊知道邱局实际上很希望如此的,分管一些不太重要的部门,可以避免卷入一些不必要麻烦。

  事实证明邱局的选择是无比明智的,市局这一次打动,管局到了***,那是因为管局是常务副局长,而其他几个副局长里也只有邱局高升到了省厅,而市局到省厅任职至少已经有十年光景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形了。

  当然靳磊也知道邱局高升可能或多或少与那位赵省长有些瓜葛,但是如果说邱局真的和刘局关系太过密切,还能不能到省厅担任副厅长就要打个问号了。

  刘局的去留牵动着很多人的心,但是像邱局所说要给个合理的安排那却要看什么情况下,在靳磊看来,刘局如果能够到政协***去休养两年应该算是一个不错的结局了,这么些年来他在这个位置上结识人不少,得罪的人自然也不少,尤其是这后几年里自身也不太注意,难免就有人惦念着,如果还想妄居高位,说不定就有心怀不满的人要趁机发难,而如果到***政协这些位置上,既然已经偏离了***中心,即便是有些人想要发难,只要问题不是很严重,主要领导考虑到一些情况也也许就能手下留情网开一面了。

  “算了,靳磊,不说这事儿了,呆会儿一起去和我吃顿饭吧。”邱元丰摇摇脑袋,似乎要把一些烦躁心绪丢掉。

  “哦,和谁?”靳磊随口问道。

  “走吧,问那么多干啥?”邱元丰起身,晚上和赵国栋、蒋友泉一起吃饭,据说还有宁陵市委常委、政法委***马元生和宁陵市***局长骆育成,也算是一个小型聚会,把靳磊叫来也就是想要染这家伙多些机会结识一下领导,日后也好有个更好的奔头,“你今天就在替我当一下司机吧,我就不带司机了。”

  靳磊一听就知道邱元丰肯定是要和领导一起吃饭,自己又算是赶上这样一个机会,也就不再多问。

  ****************************************************************************************

  “哟,两位领导都在啊,正好,我也好汇报一下工作。”马元生走进钟跃军办公室时,见到焦凤鸣也在,笑着道:“我又省了一趟路,一并了。”

  “又怎么了?老马,我觉得你来我们这儿从来没啥好事儿啊,不是为政法编制少了抱冤叫屈,就是说***装备又落后了,要不就是经费增幅没有跟上市里边的财政收入增加比例了,嘿嘿,老马,你自己摸着良心说一说,市财政对你们政法线不薄了,已经引起很多人的怨言了,葛成看见你都要绕道走,接到你电话就冒虚汗,已经在跃军***和我这里诉苦多次了。”焦凤鸣乐呵呵的道。

  葛成很得钟跃军和焦凤鸣二人的欣赏,从花林县县长任上直接出任市财政局局长,而空缺的花林县县长则由从红山州锻炼回来的原西江区委常委、组织部长荆克刚出任。

  葛成这两年也是被马元生悠得不轻,马元生是市里老资格的领导了,年龄也不小,脾气也是直来直去,葛成这个新任不久的财政局长对马元生也是无可奈何,直说只要马元生一登门,市财政就要大出血一回,好在市财政这两年增速不低,加上在葛成的精打细算下,虽然这两年宁陵市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力度不减,但是还是能够维持开支,地方债务增加都还在一个比较低的层面上。

  “嘿嘿,焦市长,这话不能这么说,怎么就不提我们宁陵政法战线的同志们为宁陵市社会经济发展和百姓安居乐业作了多少工作呢?我们政法战线的兄弟们收入依然在公务员阶层中处于较低层面,中央提出的***干警收入高于地方略低于军队这个政策多少年了?什么时候能够实现?现在***不敢吃杂粮,只能吃皇粮,财政拨款只有那么多,现在上上下下都在提科技强警,这一块可是吞金的活儿,你上天网监控系统要钱,增加巡逻岗亭建设要钱,道路监控系统要钱,钟书记,焦市长,这些都是要真金白银砸出来的,不是谁变戏法变出来的。”

  逮着机会马元生就要发挥,好容易只有两位主要领导在,又说起这话题,那还不趁机吆喝一番?

  “你们以为那发案率说降下来就降下来了,破案率说提升就提升了,街面见警率说提高就提高了?老百姓安全感说增加就增加了?没点实实在在的基础工作作支撑,那就只能玩数字游戏了,***市长大人,咱老马是干这一行出身的,对这里边门道太清楚了,咱在这个位置上也没有几年了,还是指望着能在这个位置上做点实实在在的活儿,不说造福一方,至少也要对得起这份俸禄不是?”

  听得马元生说得颇为深沉动情,钟跃军和焦凤鸣都颇有些触动。

  这两年马元生压力也不小,骆育成出任市***长之后他这个市委政法委***并没有轻松多少,宁陵经济发展太快了,也带动了城市化进程飞速***,尤其是开发区和东江区以及西江临港工业区和河东新区、河南新区这一片,高层建筑拔地而起,大量外来人口涌入,使得宁陵市区常住人口在这三四年间暴涨了两倍,从三十万不到一下子窜升到了将近九十万,其中外来常住人口达到了创纪录的四十六万,超过了宁陵市区本地户籍常住人口,这也带来了巨大的社会管理压力。

  常住人口的飞速增加带来的治安压力和稳定压力可想而知,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使得城郊相当大一部分农业人口向非农业人口转化,这其中牵扯的社会管理和维稳任务之重也是其他地市难以想象的,而宁陵市这几年里在保持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社会局面也相对稳定,这和宁陵市政法系统的努力也分不开,整个宁陵市发生的百人以上群体**件比起周边地市还低许多。

  “老马,算了,你也别自怨自艾了,现在还轮不到你说啥休息的事儿,政法战线为全市发展做的贡献大家有目共睹,怎么今儿个又有什么新情况?”钟跃军含笑问道:“坐下慢慢说吧。”

  “嗯,也没有多少事儿,昨天和育成一起去了一趟省里,和政法委蒋书记吃了一顿饭,顺便也汇报了我们宁陵的社会情况,蒋书记表示会在近期下来调研咱们宁陵社会发展情况以及出现的新情况新动态。”马元生大大咧咧的道。

  “哦?友泉***?”钟跃军愣了一愣,没想到马元生还挺有门道,这么快就能和蒋友泉搭上线。

  “嘿嘿,赵省长也在,也就是赵省长相招,咱们和蒋书记还没有那层关系,还有安都市***副局长邱元丰,据说邱局长马上就要担任省厅副厅长了。”马元生笑了起来,“所以我就把育成也带去拜码头啊。”

  “嗯,省委常委会已经研究了,邱元丰好像要出任省厅副厅长,这一次省***厅和安都市***人事变动很大啊,老马,刘兆国你很熟悉吧,也卸任了,但是好像还没有卸任政法委***,你们省厅的***部主任到安都市***当局长啊。”钟跃军想了一想,他也隐约知晓赵国栋和邱元丰之间的特殊关系,“大概是赵省长替邱元丰庆贺吧,邱厅长可是赵省长的老上司。”

  “哦?真还不知道邱厅和赵省长有这层关系。”马元生吃了一惊。

  “正常,谁都有些不为人知的东西。”焦凤鸣脸上似乎有些深思的表情,像是在思考什么问题。

  “我看蒋书记和赵省长关系很密切,说话也相当随便。”马元生迟疑了一下这才道。

  钟跃军和焦凤鸣都会意的笑了起来,这怕才是马元生一直想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