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一十八节 成长的历程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一十八节 成长的历程

  第十九卷中流击水第一百一十八节成长的历程

  三人谈论了一阵,马元生汇报完工作也就离去,只剩下钟跃军和焦凤鸣二人。

  焦凤鸣注意到钟跃军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两人搭档这么久了,心意也相通,焦凤鸣也就猜测到钟跃军这份似笑非笑的表情源于何因,笑了起来:“跃军书记,是不是觉得咱们省长也有些变化了?”

  “呵呵,人都要变化,很正常,这大概也是成熟所必须要做出的一些改变吧。”钟跃军目光悠远,无可无不可的道:“省长太年轻了,也起来得太快了,所以需要一个必经的洗礼过程来弥补他在经历上的短板,这个过程所需要时间长短取决于他自己,不过在我看来,他会很快越过这个阶段。”

  焦凤鸣赞同钟跃军的看法,虽然赵国栋以绝才惊艳之势从安原到滇南再到国家发改委,创造了历史,但是从国家发改委横空出世杀回安原这一局才是真正的纵横捭阖的绝唱,三十七岁出任一省之长,创造了共和国历史,其能力毋庸置疑,但是在中国这个国度中,必要的资历积累沉淀是一个领导干部必备的素质。

  就像一瓶酒,必须要经过那么多道生产工序,赵国栋的成长“工序”没的说,复杂的履历足以让他的档案比其他人更丰富,但是当一瓶酒生长出来的时候,他就需要足够的时间来沉淀,而此时的赵国栋就像一瓶渐趋成熟的酒,需要的是必要的时间,平稳醇和的驾驭他手中之局,让一步一步水到渠成,这个时候他仕途上任何希翼一步到位或者跨越式前进对于赵国栋来说都是不切实际的。

  在钟跃军和焦凤鸣看来,赵国栋如果过分关注于省里的人事变动,那就是一种手伸得太长逾界的姿态,很容易引起凌正跃的敌意和反感,所以赵国栋很巧妙的隐身幕后,推出了蒋友泉这张牌。

  而初来乍到的蒋友泉显然很乐于有这样一个机会树立自己的威信,一方面作为政法委书记,对于政法系统的人事调整他本来也就有相当的发言权,另一方面正好借助着这一次省市两级政法部门的大调整体现自己作为政法委书记的存在和影响力,还能赢得赵国栋的支持,可谓一举三得。

  至于说凌正跃的观感,蒋友泉内心大概也有数,即便是他自己完全倒向凌正跃一方,也不太可能取代陈英禄、齐华和龙应华这种早已经和凌正跃建立了相当稳固关系的心腹,更不用说还有一个在一旁虎视眈眈等待入场的袁志坚了。

  想到袁志坚,钟跃军心里边也禁不住叹了一口气,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纠结的怨念,而袁志坚这个昔日和自己关系相当不错的密友却成了争夺常委的竞争对手。

  袁志坚在尚未担任省委副秘书长、省委办公厅主任之前是绵州市常务副市长,当时钟跃军还是省建委副主任,绵州城市建设规划搞得相当好,当时省里提出了一个花园城市的构想,钟跃军蹲点就在绵州,那一段时间几乎每一周都要跑一趟绵州,和袁志坚关系处得相当不错。

  后来袁志坚担任担任了市委副书记,并且很快就调回了省委,担任省委副秘书长,紧接着就是一路官路亨通,不久就兼任了省委办公厅主任,而那时钟跃军也到了宁陵担任市长,当时的宁陵还只是一个在经济在全省下游徘徊的城市,当个市长也远不及袁志坚风光,但是两人私谊依然一直保持得很好。

  袁志坚在担任省总工会主席不久,蒋蕴华卸任统战部长,而袁志坚兼任统战部长,这个时候钟跃军已经感觉到这位昔日的密友似乎和凌正跃关系迅速密切起来,但这也没有影响到两人关系,一直到赵国栋出人意料的杀回安原担任省委副书记、代省长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才不知不觉的变得微妙起来。

  现在袁志坚见到自己时的目光也不像以往那样沉稳大度,而自己似乎在面对对方时似乎也有点下意识的想要琢磨分析对方的意思,这种心态一经形成,似乎便在难以恢复到昔日的状态,即便是钟跃军想要摆脱也很难从心理上去除掉。

  要上这一步,真的不简单,钟跃军知道自己都是如此纠结,那么袁志坚想必也同样如此,这个省委常委位置之争现在已经脱离了凌正跃和赵国栋两人之间的角力博弈,而是取决于中央对于安原局面的看待。

  稳定平衡一直是中央的一贯原则,这也是民主与集中的体现,省委人选里边的变化都会纤毫毕现的映入上边的视野,那么这一波变化中中央究竟会采纳谁的意见,可能需要等到**之后就能见出分晓了。

  “省长还是太年轻了一点,无论他的表现有多么优异,只怕中央高层也会有一些担心,不过这不是咱们需要考虑的事情,我感觉省长似乎也对这一点并不太在意,还是按照他自己的意图和方式在做事情,或者说,改变并不大,形改而神未改。”焦凤鸣悠悠的道:“他想要实现的,做到的,依然是一往无前,但可能在策略上会有所变化。”

  钟跃军目光闪动,似乎是在掂量焦凤鸣的话语,“凤鸣,你想说什么?”

  “跃军书记,你我也搭档这么多年了,我们俩对省长的了解怕是谁也比不上,他认定的事儿你就用不着太操心,上一次我和他聊起,他也说保持一颗平常心,不要想那么多,按照咱们既定目标前进,嘿嘿,我话里有话,我也是回家之后才慢慢品出味道来,我觉得他是胸有成竹。”焦凤鸣抚摸着自己下颌微微笑道:“该你的始终还是你的,它跑不掉,我坚信。”

  万众瞩目的**就这样忽快忽慢的向着自己的生活走来。

  赵国栋发现自己从国家发改委回到安原之后这个时间观念就开始模糊了,尤其是星期六星期天与星期一二三四五之间的差距明显消失了,基本上要靠欧阳锦华来提醒自己周末这个概念。

  而事实上对于周末的工作安排欧阳锦华虽然也是有意识的想要削减,但是当提前搁到赵国栋手上时,赵国栋也总会下意识的问一问还有没有什么可以抓紧安排,比如一些约见活动,或者一些专题工作汇报,可以在周末抽时间进行的,那就尽量不要往后拖,抓紧时间解决。

  到后来,他发现他每每抱着处理完一件事情就会少一件,下一周的安排会不会就要轻松一些这种心思,但是现实却每每给他以沉重打击或者失望甚至绝望,下一周的工作从来就没有因此而变少,相反还总感觉事情变得更多了。

  不过眼见得**召开在即,赵国栋也知道很多工作在**之后就要逐步推开,所以这一段时间里他也基本上不再往下跑,而是在办公室里扎扎实实的研究起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按照他的意图修改完善的一份关于安原省十一五计划工作完成情况以及后续构想的规划。

  这个规划其实从他一到安原时就开始在脑海里构思,这几个月里他陆续把全省十四个地市全数跑完,而一百多个区县也基本上跑到了一小半左右,每考察调研完一地之后,他都会把自己的考察调研所获花上半天时间独自对自己的思绪和感受进行一个整理,结合地方上的实际情况,撰写一份自己关于对某地考察调研的个人意见作为备考。

  这样陆陆续续几个月跑下来,像有的地方甚至去过两次三次,每一次的调研角度虽然不完全一样,但是他也总要很认真的撰写收获体会,然后一个月之前他开始对自己的一些想法和意见进行整理归类,最终下笔进行撰写自己对安原省今后三年发展的想法。

  这一个月来赵国栋只要有时间就会提笔写一写,有时候突然想到什么,也会突然记下,然后抓紧时间记上,这样陆陆续续拉拉杂杂的写了好几万字,赵国栋把自己的这些意见和想法交给了欧阳锦华,让欧阳锦华按照自己的意思进行整理归类,然后重新润色修饰,这么一整理出来,居然也有点洋洋大观的味道,让赵国栋自己看了之后都觉得相当满意。

  当然这只是赵国栋个人的一些想法意见,并不意味着就完全科学合理,所以赵国栋又把这份东西交给了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几位资深研究员进行打磨,毕竟这些才是专业人士,自己只是有一些想法,相当于拉出一个骨架来,要真正落到实处丰满起来,还得要靠他们的精雕细琢。

  而现在摆在自己面前这份东西就基本上成型了。

  快要忙完了,很快就会恢复正常更新,兄弟们多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