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二十节 后院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二十节 后院

  第十九卷中流击水第一百二十节后院

  龙应华想得很多,中央里边那是人才辈出,各省里边的班子成员配备,关系亲疏,中组部和中纪委都有一套专门人马负责收集了解和分析评判,怎样能够最优化的使得班子达成最佳组合,最大限度的发挥其战斗力,避免形成独断专行一言堂格局或者纷争激化的局面,中央都会仔细斟酌。

  所以龙应华总觉得凌老板这一次显得太过于自信,他甚至隐约的暗示过老板是不是需要考虑一下常委的配配置结构来增强凌系的战斗力,但是有些话作为他来说只能浅尝辄止,不能说透,尤其是自己这个敏感身份,很容易让人误会自己是不是有什么企图,但是他感觉凌老板也意识到了齐华在组织部长这个位置上有些捉襟见肘的味道。

  让齐华换个位置应该是一个比较明智的选择,毕竟凌老板到安原才两年时间不到,日子还长,如果说组织部长这个位置上缺乏一个有力人物来支撑,今后的工作乃至全局平衡和博弈中,都会受到很大影响。

  要当好一个组织部长决不仅仅只是靠忠心就行,揣摩主要领导心态、了解全省干部人才资源状况,掌握干部人事的平衡运作,很多东西只能用一个词儿来形容,那就是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假如齐华的位置真的会调整,龙应华希望自己能够接任这个位置,当然他也清楚凌老板心里怕也是在琢磨陈英禄,这让龙应华也有些纠结。

  派系内的平衡也会让人很难拿捏,龙应华承认陈英禄也是一个相当优秀的人选,但是他认为省委秘书长这个人选陈英禄干得相当出色,如果不是陈英禄在这个位置上的优异表现,只怕凌老板现在还要难受许多,而恰恰自己在副省长这个位置上反而没有能够发挥出来。

  凌老板指望自己一个人就想要在省政府体系内独立山头未免太奢望了一些,赵国栋的手腕城府丝毫不亚于那些宦海沉浮几十年的老政客们,他不但把杨劲光和康仁梁两人给推上了前台,而且巧妙的把杨少鹏也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使得现在杨少鹏对于自己的敌意相当浓厚,而曹宁似乎也有些被赵国栋的手段所压制,至于黄治中,龙应华感觉对方更像是一个聋哑人,每一次省政府常务会或者省长办公会,对于任何他自己工作范围之外的议题,都是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会议一结束就离开,一个典型的阴鸷人。

  张宏伟这个省长助理的活跃程度远远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这个家伙的确有些本事,成为了赵国栋身旁最为有力的助手,再加上又挂着省发改委主任这个职位,更是让他如虎添翼一般,几乎什么事情都能掺和上一腿。

  现在赵国栋还没有正式当选省长,还只是一个代省长,就已经表现出了如此厚重的底蕴,虽然对方在常委会上还显得很低调很收敛,但是在真正具体执行的政府层面上,对方却牢牢的的掌握着主动权,自己这单枪匹马委实有些力拙,只能随波逐流的干些工作,很多事情龙应华甚至觉得自己很有点成了赵国栋体系中一员一般。

  一想到这儿龙应华就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自己就像一个体系中微不足道的角色,有你似乎也可,没有你,一样有其他人能够替代你,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只有在召开省委常委会上,他似乎才能借助来自属于自己那一个体系力量中的支持来获得信心。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征兆,证明赵国栋在不动声色的加强着自己的力量,可他才回安原多长时间,半年时间不到,就能做到这一步,而且是悄无声息的以润物无声的手法做到这一点,谁说这个家伙只是一个猛冲猛打只会搞经济工作的愣头青?

  被骑在自己身上男人最凶悍几波连续冲刺彻底击溃了,瞿韵白如被弩箭射中的天鹅一般悲鸣呻吟,又像是云端漫步中陡然失足落下,身体急剧颤栗着蜷缩起来,像一条八爪鱼紧紧缠在身上男人雄健的躯体上,听凭着对方在身体内尽情的绽放。

  虽然在安全期边缘上,但是瞿韵白并不太担心,自己已经是四十出头的女人了,排卵期很准确,表面身体保养得再好,但是生育功能其实已经在逐渐退化中,好容易和心爱的男人相处一晚,她不想让对方扫扫兴,而对方历来就不喜欢用保险套,觉得这样才是最亲密直接的接触。

  赵国栋也能感觉多身下女人敏感的身体不断的收缩抽搐着,这也把他推上了巅峰。

  漏*点欢愉之后,这种静静的相依相偎更让人回味。

  这还是赵国栋到安原担任代理省长之后第一次和瞿韵白回这一处已经有几个月未曾光临的宅院了。

  虽然每一周都有家政人员来打扫整理,甚至连屋里的绿色植物也都有专门人来负责浇灌,但是由于长期没有人在这里居住,依然还是有一股子说不出的味道,瞿韵白在屋里忙乎了半天,才算是驱赶走了那股子味道。

  躺在床上,慵懒的温情萦绕着他们俩,赵国栋倒是觉得自己此时的思维一场灵敏而清晰,手指在瞿韵白依然丰润坚挺的乳峰上流连,殷红的乳蒂如两朵红梅修在莹白如玉的胸脯上,绽放着迷人的光泽。

  瞿韵白轻轻叹了一口气,赵国栋依然留恋自己的身体,这让她欣慰,虽然她知道赵国栋今后和自己像今天这样在一起的机会只怕会越来越少,甚至连见面和电话联系的几率都会越来越少,更多的是只能用一种心中默默思念牵挂的方式存在。

  两个人对对方的熟悉和信任程度已经到了一种不需要任何掩饰的境地,除了赵国栋因为顾及瞿韵白的感受而在自己个人私生活方面有所保留外,其他他都没有任何藏私了,当然他也感觉到瞿韵白应该大略知晓一些关于自己的情况,只不过瞿韵白是抱着一种既有些不屑也有些不想的心态来看待这一切。

  “天孚近期情况似乎不太好?”虽然早就不关心天孚的具体事务了,但是并非代表着就对天孚的命运也毫不关心,赵国栋对于在杨天培掌舵而乔辉、瞿韵白、许明远以及林维东负责具体业务运作相当有信心,杨天培沉稳老练,乔辉奇正互动,瞿韵白则慎密细致,许明远思路清晰,而林维东在建设这一块更是力扛重担,这个总团队结合在一起正好搭配融合得相当完美。

  “什么叫天孚情况不太好?”瞿韵白有些嗔怪抬起目光,“整个房地产行情都这样,混沌不清的,国家政策也是忽上忽下,让人看不明白,一会儿要把房地产行业列为支柱产业,一会儿又要说整顿房地产市场,让它健康有序发展,这什么叫健康有序,限制房价增幅?怎么限制,市场化了,你怎么来限制?城市化和适龄阶层的刚性需求,你怎么来限制?这是在抱薪救火”

  “呵呵,韵白,你这是彻头彻尾的房地产商人口吻了啊?即便是商人,那也需要讲求社会良心和道德责任感吧?商人除了赚钱,是不是也应该适当考虑社会需求?难道说挣钱就是一切?”赵国栋似笑非笑扭了一把对方坚实的p瓣。

  “我们可以说不完全是为了挣钱,但是我们的股东呢?天孚建设是公众上市公司了,天孚材料也马上就要上市,虽然天孚地产还没有上市,但是我们也是股份有限公司,除了我们几个大股东之外,我们还有大批的中小股东,其中很多是我们天孚的老员工,让更多的人获得财产性收入,这不也是符合让更多人富裕起来的提法么?”瞿韵白振振有词,原本渐渐恢复正常的绯色面庞又有些潮红涌起,也许是说得有些激动,胸前两朵红梅也在赵国栋面前跃然颤动。

  赵国栋不得不拉了拉锦被掩住那对会破坏自己注意力的迷人之处,正色道:“韵白,我无意干涉你们天孚的运作,我也不可能有那么大能力来扭转整个国家房地产市场发展趋势,但是我要提醒你们,不要被前期的狂热暴利迷住眼睛,暴利产业从来就不会长久,当一种产品已经成为全民痛苦,一个群体成为全民公敌的时候,我想决策阶层不管是从哪个角度来考虑,都会毫不犹豫地给予纠正这种不正常”

  “国栋,你好像话里有话?”这个时候的瞿韵白完全没有了刚才在赵国栋身下缠绵悱恻的妖娆,变得异常冷静,甚至丝毫不受两个人身体依然还融合在一起的影响,目光明澈,“你知道纠正你所谓的这种不正常会带来什么?”

  本日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