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二十一节 胸有成竹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二十一节 胸有成竹


  赵国栋很喜欢瞿韵白这种公私分明的心态,随时把私情和公事分得清清楚楚,情绪也绝不会受到这些外界因素的干扰,作为一个大型企业的高层领导这一点相当重要,同样,赵国栋也知道要想做好自己的工作也一样需要具备这份能力,好在他自认自己这方面不弱。

  “舟白,你觉得纠正这种不正常会带来什么?”赵国栋浅浅一芜“国栋,我一直觉得你应该把这些问题看得很清楚才对,不需要我来为你上课吧,这有点像倒转来了。”瞿韵白也觉得自己似乎情绪心态变化太快了,有些不太自然,嫣然一笑,将自己身体与爱郎贴得更紧,“全民痛苦也好,全民公敌也好,是谁造成的?真的只是房地产商人造成的么?这个问题你随便在网络上一搜索〖答〗案,都应该清楚,谁有能力扭转这一切,那就该是谁负这个责任!”

  赵国栋默然,现在信息流通程度越来越快,任何一个信息都会在极端的时间内传播到网络这个共用空间中,你想要掩盖什么隐藏什么基本上都属于不可能了,哪个地方的房价增幅多少,建筑成本有多高,房地产商人们的利润率有多高,地方政府土地收益有多少,拆迁户的补偿有没有被克扣,这一切只要稍有存疑,立即就可以通过网络这个平台来实现互通。

  “〖答〗案只有一个,政府!各级政府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环节问题,但是〖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不但在利益结构上有冲突,同时他们在看待问题的观点上也一样是既有差异也有相同,现在国内经济形势看似一片大好,但是我不相信没有人看到潜伏的危机。

  ”也不知道瞿韵白是想要在爱郎面前表现一番,还是真的被赵国栋勾起了谈话兴头,总之此时的他表现得格外〖兴〗奋”“今年初,代表全美房地产价格的楼市指数凯斯希勒指数就开始出现第一次下滑”新世纪贷款公司破产,美国国家金融服务公司岌岌可危,汇丰银行损失估计会超过百亿美元,这被叫做次贷危机,现在美国国内一片人心惶惶”咱们这边呢?”

  “美国是咱们〖中〗国最大出口国市场,他们国内经济陷入动荡不可能不影响到〖中〗国,美国进口乏力,就必将影响到我们国内出口,国栋,你现在这个层面应该可以了解得到沿海地区以出口为主的出口型经济受到了多大影响吧,现在还不是时候,明年会更惨”那怎么来拉动经济?靠内需,什么内需能一下子拉动整个国民经济发展?我告诉你,只有也只能是房地产业!”

  “如果国家继续对房地产市场进行打压,那么在这种经济情势下,一旦房地产市场崩盘,那整个国民经济就真的要变成了那些个经济学家们所说的硬着陆了,房地产市场牵扯到多少行业?钢铁、建材、化工、建筑,这还不包括购房可能给家电产业带来巨大的商机”也不包括地方政府从目前的土地价格上获取的巨大收益,不说别的,单就这土地收益一项,就足以让各级政府三思,别以为只是地方政府的事儿,地方政府现在动用地方融资平台大肆举债,靠的是什么作担保”还不是土地?真要土地价垮了,银行怎么办?〖中〗央还能不把这坨屎给兜着,难道眼弄着银行倒闭不成?”

  瞿韵白鼻腔里腻声哼了一声,“国栋,包括你在内大家都不是不知道这里边的连环套”也没有谁不清楚这里边纠结的瓜葛,但是谁敢来解这个套,那首先就得把他给套死!”

  赵国栋轻轻叹了一口气,“韵白,我承认你所说的基本属实,但是你觉得〖中〗央会因为这些个原因就放任不管么?”

  “不,我没有说过,但是至少现在不会采取你所说的措施,现在美国经济遭遇的问题很快就会传导到国内,他们还会动用力量来推一把,刺激经济,国栋,我们天孚不是只为了钱就罔顾一切的企业,但是我要说,〖中〗央已经错过了最好整顿房地产市场的时机。”瞿韵白微微一笑,“现在,谁还敢冒着让经济硬着陆的风险来强行让房地产市场降温?我看他们会放松银根加大投资促进升温差不多。”

  赵国栋再度沉默不语,他对瞿韵白的变化大感诧异,每一次长久的分别之后再相见,赵国栋都会从瞿韵白身上找到很多与以往不同的地方,只不过这一次瞿韵白给自己的冲击力更大而已。

  “国栋,我说的是否正确?”瞿韵白将乌发蓬松蓬松的臻首搁在权国栋胸前。眼睛中压抑不住的得意,就像一个小孩子做了一件事情之后希望得到大人奖赏一般。

  赵国栋苦笑着点点头,瞿韵白所说没错,没有谁敢在这个时候逆流而动,面对美国经济疲软带来的巨大出口压力,沿海地区企业开工不足甚至关门的影响就会在几个月甚至一年之后传导到内陆地区,虽然影响力不会有沿海地区依靠出口那么大,但是一样会产生负面作用,这个时候大家都是一门心思想要加大投资拉动经济增速,谁还敢来提这个为房地产降温的话题?

  “怎友样,我说的有道理吧?”瞿韵白为自匕首次让赵国栋哑。无言感到〖兴〗奋不已,以往都是自己被赵国栋说服,这一次自己却是把赵国栋给说得张口结舌无言以对了,这让她尤为感到骄傲。

  “韵白,你说的是有道理,但是我倒是觉得如果因为我们国内经济因为国外因素而受到影响就不加选择不顾一切的放松银根刺激投资来拉动经济,那么日后这个泡沫就会越来越大,带来的危害可能也会更大,甚至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在这一点上我认为〖中〗央需要有筛选有甄别而且更重要的是要有度的来通过政策调整,而不是慌不择路的随意出台政策来刺激经济。”

  赵国栋的话让瞿韵白吃了一惊,瞿韵白已经不是昔日那个还只把思绪停留在天孚集团具体业务中的副总裁了,随着在天孚集团副总裁这个位置上呆的时间越长,她就越发感受到经济和政治之间的关联性,而赵国栋目前的特殊位置也让他的观点和谈话产生不一样的作用。

  “国栋,还有几天就是**了,你是不是打算?刀?刀”瞿韵白有些犹疑的道,她有些拿不准,但是看到爱郎清冽的目光,就明白过来,“国栋,你现在不是发改委副主任了,你是安原省长,你需要的是考虑安原一省的经济发展,而不是去操心国家宏观政策层面的问题,你如果在那种场合下冒然发表观点,会被视为不务正业和越俎代庖的!”

  赵国栋笑了起来,“韵白,这么说你也觉得我说的观点有道理?只不过是担心我的身份问题?”

  “不,你的观点看似有些道理,但是在具体操作时机上我无法判断,所以我无法赞同,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你现在去发表这样的观点,至少是违背了主流观点和民意。”瞿韵白断然道。

  “违背了主流观点我承认,但是要说违背民意倒也未必。”赵国栋一边思索一边道:“〖中〗国经济发展基本面我觉得不会因为一些外界因素或者局部问题就变得那样悲观,〖中〗央也早就在做一些准备,只不过效果还不明显罢了,但是如果因为这些表面遭遇的困难就惊慌失措的采取了错误政策,那才可能带来更大隐患,甚至是不可收拾,所以我觉得我丰必要表述自己的观点。

  “不,国栋,不行,绝对不行!”瞿韵白大感焦急,赵国栋怎么会看不懂现在的局面?这个时候跳出来唱反调那是要付出政治代价的,尤其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情况下你还要在那里类似于哗众取宠的吆喝呐喊,那你不是自取灭亡么?

  赵国栋感动的拍了拍瞿韵白裸肩,他知道瞿韵白在担心什么,温和的笑道:“放心,我不是愣头青,就算是我要表述观点,我也会有合适的渠道和平台,不至于被人视为异端。”

  瞿韵白心里稍稍一松,随即正色道:“国栋,我知道你的心思放得很深很远,也知道你的观点也许是正确的,但是真理有时候需要经过相当长时间才会被验证,我不希望在此之前你就付出代价。”

  赵国栋点点头,“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来处理,不过韵白,我要郑重其事提醒你,也希望转达给培哥和辉哥,不要小看〖中〗央的决心,当一个问题已经影响到了国家社会稳定的时候,那无论有多大的难度和风险,都绝不会高于社会稳定,而且我也相信这个问题并不是无解的。”

  瞿韵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赵国栋这样胸有成竹,显然是在这个问题上早就有他自己的一些想法了,也许**就是他的一个展示舞台。

  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