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二十五节 强硬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一百二十五节 强硬

  凌正跃上车之后就陷入了沉思。

  他没有想到中组部里在这个问题上竟然趋于一致,这让他颇为意外。

  他原来作梗的肯定会是戈静一人而已,顶多也就还有一两个帮腔的,但是没想到连最大的支持者诸贤在这个问题上也持担心态度,这就让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甚至是不可逆转性。

  如果连诸贤都认为在增补常委的问题上应该给予赵国栋一定的尊重,那么也就是说中央已经对自己前期的一些做法颇有微词了,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懊悔不该在胡万山入常的问题上花费了太大的力量,有时候你看着自己似乎成功了,但是成功的背后也就意味着你必须要做出让步,这是平衡之道,只不过这一次的让步却是凌正跃绝不愿意见到的。

  钟跃军不能入常,哪怕让钟跃军担任副省长,让焦凤鸣来担任宁陵市委书记,这种之前从未考虑过的的方案也远胜于钟跃军入常带来的冲击力可能导致的危害。

  但是诸贤并不看好这个方案,张宏伟担任副省长势成定局,另外一个副省长按照规定应当由一个民主党派或者非党人士来担任,安原省的副省长缺额就满了,而其他几个副省长任期未满,年龄最大的黄治中也还有两年,这个时候想要动显然不合适。

  这让凌正跃大感头疼,不解决这个问题,也就意味着赵国栋在常委会的影响力会得到极大的提升,而钟跃军入常不仅仅是常委会多了一票那么简单,也就意味着中央对于宁陵目前的发展模式的肯定,而之前自己却在不同场合表明了不赞同宁陵目前发展局面的态度,这是一个极大的讽刺。

  或许诸贤提出的另外一个折中方案更可行,让钟跃军离开安原,但是即便是这个方案,凌正跃也感觉到诸贤似乎有些拿不准,不知道诸贤是觉得让钟跃军离开安原不合适,还是觉得会遭到来自各方面的激烈反对?这一点上凌正跃也有些吃不准。

  总之,这事儿算是进退维谷了,凌正跃是个性格坚执的人,但是并不代表他就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那种人,他了解诸贤的性格,除非是遇上很难以把握的问题,或者是觉得这个事情弊大于利,否则他也不会有这样的姿态,在这个问题上自己是不是该让一让?

  但是这一让,自己先前勾勒规划的很多工作也许就会面临巨大挑战,其不可预见性的变数就会陡然增大许多,这又是自己绝不愿意见到的,在这个问题上自己不能松手。

  凌正跃可以肯定赵国栋在京里肯定也是花了不少心思走了不少路子的,甚至惊动了很多大人物,前段时间里他来京里几次多少也与此事有关,只是凌正跃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样的高度,否则一个省委常委决不至于牵动如此多人的神经,也绝不可能让即将步入共和国中枢的诸贤也感到如此棘手为难。

  相较于凌正跃的有些辗转反侧,赵国栋这一夜却睡得很安稳。

  上午中央主要领导一行来看望与会代表,这是绝对不容缺席的,几个团的代表都很兴奋的等待着总书记一行的到来。

  赵国栋看到了已经正式出任豫省省委书记的蔡正阳。

  蔡正阳是昨晚比较晚的时候才到的,没有和豫省团代表一起到,据说是有一个重要的外事接待活动。

  总书记一行人来到之后,亲切的看望了几个团代表,并且和几个团的代表作了简单而热情的交谈,这也是赵国栋首度正式和总书记见面交谈。

  总书记在和安原代表团代表们见面时,也与凌正跃和赵国栋两人闲聊了好一阵,勉励安原代表团的代表们要认真履职,为安原七千多万人民起到率先垂范的带头作用。

  万众瞩目的**终于召开了。

  会议议程进行得相当顺利,各地代表也对于参予事关党和国家今后几年建设发展的政治活动极为重视,纷纷建言献策,各大媒体对于这一场将决定中国未来几年发展道路的盛会极为关注,纷纷云集京城,采访与会代表。

  赵国栋不出所料的也成为采访的热门人物。

  作为新当选的本届中央委员,赵国栋以三十八不到之龄打破了改革开放后的历史,七零后首度进入中国的决策阶层,这对于全国乃至世界都是一个令人关注的焦点。

  而**这一舞台也使得赵国栋之前的一切素材都被重新挖掘出来。

  无论是新加坡的都用了不少的篇幅来报道这位冉冉升起的政坛新星,当然这中间也同样少不了诸如美国的、《纽约时报》和时代周刊,英国的天空电视台,法国的《费加罗报》的点缀。

  赵国栋在花林县任职时的励精图治锐意进取,在西江区担任区委书记时的抗洪救灾事迹,在怀庆时的高瞻远瞩,在能源部时的深谋远虑,一直到他在担任宁陵市委书记时让宁陵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都一点一滴的被翻腾了出来,展现在人们面前,这个时候人们似乎才恍然大悟为什么这个年轻人会成为中国政坛上七零后的第一人,这一切都是有着足够厚实的政治表现和业绩作为后盾的。

  对于赵国栋来说,这并不是他所需要的,准确的说,在他出任省长之前,无论是在担任安原省委常委还是国家发改委副主任的时候,他都不介意和媒体进行更多机会的沟通,甚至还很乐意,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作为一个被推到了风口浪尖的少壮派干部,一举一动都会吸引太多的人关注,而任何一句话一个词儿也许都会被人误,这会为他日后的工作带来很多不必要的羁绊约束。

  他现在需要做的是踏踏实实的工作,一步一个脚印的踩稳每一步,只有实实在在的成绩才是最具有说服力的东西,而在此之前的大话宏图都毫无意义。

  “国栋,想要采访你的人很多吧?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儿,你自己得掂量着一点。”戈静一脸笑意。

  “啥好事儿,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绝对不是好事儿,如果两三年后也许是好事儿,现在不是。”赵国栋耸耸肩,戈静在大会刚刚结束就找上了自己,显然是有一些话想要和自己说,对此他很敏感。

  上午的议程中选举产生了新的一届中央委员会委员,明天还有十七届一中全会,可以说这几乎是百忙中抽出时间来和自己谈这一次话。

  “唔,你知道就好,我时间不多,就长话短说,部里边对于你们省里增补常委的问题很重视,最初是希望在**之前确定下来,但是因为一些客观原因,未能如愿,改为推到**之后再来定,可能你也知道**之后部里边主要领导可能有一些变化,诸贤部长可能不会再担任部长,所以在增补常委人选问题上还会有一些波折,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假如部里边有意让钟跃军离开安原,我是说假设的话,你对此有何想法?”

  戈静的话让赵国栋一下子警觉起来,他稍稍稳了一稳自己的心绪,沉声道:“我对此表示反对,因为这很不合适。”

  “理由呢?”戈静表情没有变化。

  赵国栋估计戈静也应该是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中组部这个位置不好坐,外界看来风光无限,但是也只有内里人知晓这其中平衡难度有多高。

  “戈姐,我不想赘言,宁陵的局面来之不易,虽然从现在看来宁陵似乎发展速度降了下来,但是我认为这是一种回归良性发展的态势,这也是我们一直在努力想要做到的,而且更重要的是宁陵在体系制度建设上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这很多人看不见,也觉察不到其效果,但是稍稍等一两年,就可以看到宁陵会迎来一个社会经济全面、平衡、科学、可持续的发展**,我希望宁陵的发展模式能够为内陆地区很多城市的发展提供一个大致的模板,作为借鉴,而这需要两到三年的稳定局面,也需要更加强宁陵在安原的影响力和示范效应,这一点至关重要。”

  面对赵国栋铿锵有力而又富有漏*点的言语,戈静垂下眼睑,点点头,“嗯,既然这样,我知道了。”

  第三更,推荐票依然岌岌可危,兄弟们再检查一遍吧,俺很需要啊真没有了,那过了十二点,把明儿个的也给老瑞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