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一节 不容有失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一节 不容有失


  第二十卷风展红旗如画第一节不容有失

  手指在光滑的小腹上轻轻的摩挲,有些痒酥酥的,刘若彤下意识的想要扭动一下身体,但是她又不想破坏眼下这份难得宁静和温情,只是静静的将自己的臻首靠在身旁丈夫的肩头上,手也紧紧揽住丈夫的虎腰,细细体味着萦绕其中的浪漫和甜蜜。

  “没啥变化啊?”良久,赵国栋才抬起目光,浅浅笑道。

  “才两个月不到,能有多大变化?”刘若彤面若桃花,目光中情意流淌,嘴角浮起甜美的笑容,说不出的惑人,娇嗔道。

  这是赵国栋和刘若彤结婚以来看到她最动人的时候,如果不是考虑到身体原因,他真有些蠢蠢欲动的冲动,即便是这样,依然有一点心旌动摇的感觉。

  “也不完全是没有变化,比如这里,变化不小。”赵国栋手往上探,轻轻握住那对已经胀大不少的胸乳,捏了捏,又捻了捻有些勃立而起的乳蒂,。

  刘若彤再也忍不住,轻轻拍了拍丈夫的魔掌,嗔道:“这些都是正常变化,我问过医生,这是在为日后哺乳做准备。”

  赵国栋微笑着摇摇头,“嗯,我知道,Daisily,你现在恐怕也得要注意身体了,不要太劳累,另外也得注意饮食营养,我看还是请一个保姆吧。”

  “不用,现在才两个月,哪有那么娇气?”刘若彤断然拒绝,“我身体挺好,饮食营养我自己知道,没事儿我就多回一回我爸妈那边,实在不行我就住我爸我妈那儿了。”刘若彤轻咬嘴唇,“国栋,你不用为这些事儿担心了,我知道怎么保养我自己,加上我自己身体素质本来就挺好的,你放心,没事儿。”

  赵国栋苦笑,刘若彤依然是保持着必要的独立性,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而影响到了她原来的生活,但是这种事亲可能不影响么?就算是你刘若彤真有巾帼英雄的豪情,可是这身体的变化是难以逆转的,你的腰会逐渐粗起来,你会感到经常性的疲倦和瞌睡,你会发现胃口发生变化,甚至连脾气都会变得大起来。

  一个人独自在京里,就算是自己经常回京,但是毕竟也只好又两天,而且以自己现在的情势,只怕这随口几个月里想要经常离开安原返京也不现实。

  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刘若彤能够暂时搁下工作,跟随自己到安都,这样请一个保姆,然后自己父母也能经常看照一下,就要方便许多,但是赵国栋也知道这只是理论上的可行,以刘若彤的性格,是绝不会接受这样的安排的。

  见赵国栋默然不语,刘若彤心里也涌动着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儿,她知道丈夫的想法,但是她的确无法接受,她觉得自己已经在很多方面改变了自己,但是绝不能改变自己的独立,在这一点上她必须要坚持。

  “国栋,我知道你的担心,你放心好了,我爸妈那边本来就请了一个保姆,大不了我再加点工资,我回父母那边去住,你回来,我们再回这边,好不好?”刘若彤将自己身体靠着丈夫更近,温言道。

  赵国栋瞅了一眼刘若彤,苦笑道:“随你吧,你自己一定要小心身体,这段时间还可以开车,再等一等恐怕就不合适了,另外也要注意自己脾气,据说怀孕的女人脾气很大,这对自己身体也有伤害。”

  刘若彤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国栋,不知道外人听见你这样婆婆妈**说个不休,会怎么看你?”

  “哼,怎么看我?省长也是人,一样有七情六欲,一样有感情生活,难道我就是冷血动物钢铁机器不成?”赵国栋瞪了刘若彤一眼。

  刘若彤美目流盼,浅笑嫣然,只是紧紧的搂住丈夫。

  刘若彤的怀孕也让赵国栋多了几分牵挂,但是刘若彤的性格赵国栋也很清楚,独立而倔强,她不会因为怀孕生孩子就改变她自己,至少在本质上不会,这也让赵国栋无可奈何。

  生活一样要继续,就想他自己一样,**结束,自己进入了中央委员,正式步入了准决策层,在这个平台上,他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些具体事务那么简单,同样也需要考虑更多的东西。

  戈静提出的让钟跃军离开安原给了赵国栋提了一个醒,博弈无处不在,看来凌正跃对于这个常委职位也是觊觎已久,袁志坚能如此得他的欣赏倒也在情理之中,只不过这一次赵国栋不打算退让。

  钟跃军入常是必须的,也是必要的,赵国栋可以在其他方面做出让步,哪怕是张宏伟继续担任省长助理,哪怕是许乔的曲线运作就此作罢,他也要力保钟跃军入常。

  这不是简单的常委会多一票这么简单,而是他要通过钟跃军入常来凸显宁陵市这几年发展模式的优越性,给其他城市泼一泼冷水,提醒他们全面综合协调发展的长久优势所在。

  在这个问题上,用钟跃军继自己在宁陵市委书记任上入常之后再度入常才能够真正让省内其他地市看到这一点,同样赵国栋也希望能够从钟跃军入常这一步开始,让宁陵市委书记入常成为常态化,这也是赵国栋的一点私心,这可以赋予宁陵更大的决策权,让宁陵在今后的发展过程中有更大的选择权,不至于随意被一些不符合宁陵发展实情的言论意见所左右。

  所以他才会很坚定而且决不妥协的态度向戈静阐明这一点,同样,他知道在新任中组织部长到任之后,只怕还会就这个问题与自己和凌正跃进行交流,这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个普通的常委之争,他相信中央也看到这一点,此消彼长,不是简单用一二三就能测算出来的。

  这一步,不容有失。

  电话响起来时,赵国栋很随意的看了一眼电话号码,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发紧。

  是熊正林的电话。

  熊正林在**上当选了中纪委副书记,排名虽然最后,但是这也就意味着他算是正式步入了正部级干部。

  熊正林基本上不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但是一打电话,肯定就意味着有事情。

  “国栋,你在安都么?”熊正林的声音一如以往一样的低沉沙哑。

  “在啊,你要过来?”赵国栋竭力平复了一下心情,淡淡的道。

  “不,我暂时不会过来,不过可能委里边已经有人过来,到了你们安都。”熊正林没有多言,“我刚和老凌通了电话,他可能马上就会和你通气。”

  赵国栋倒抽一口凉气,熊正林这样说无疑就意味着安原政坛要出问题了。

  他倒不是担心自己,他是担心**刚刚召开结束一个月,中纪委就选择了安原作为突破点,难道总书记在大会上誓言将反**战役推向深入的第一炮就会轰向安原?

  只是处于这种情况下,熊正林虽然提前和自己知会一声,但是却半句没有提什么事情,究竟是检查日常或者专项工作,还是督导反**体系建立,都一无所知,但是这样郑重其事的知会自己和凌正跃,那无疑是有问题。

  “熊哥,问题大么?”深深吸了一口气,赵国栋有些烦躁的道。他不想安原在这个时候出问题,无论事情涉及到谁,哪怕是凌系人马他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出问题无疑是要授人以柄的,这是安原整体形象问题,不是某个人或者某个群体问题。

  “你不用多问了,呆一会儿老凌会和你交换意见的。”熊正林说完,顿了一顿道:“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伸手必被捉啊。”

  赵国栋听得那边电话嘟嘟想起,这才反应过来对方已经挂了电话,心里却是一阵泛凉。

  现在他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出了问题,但是中纪委来人却是秘不做声的抵达安原之后才通知省委。

  冯刚肯定提前知晓,但是随着纪委系统的独立性越发增强,在很多业务工作上都逐渐向以上级纪委为主同级党委为次的趋势转变,这一点也在党内引起了很大争议,至今尚未有定论。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在面对省部级高官**情况抬头的情况下,中央认可中纪委进一步加强对地方党委纪委和各部位纪检部门的领导举措,虽然还没有出台规范性的东西,但是这无疑也使得纪委书记这个职位的独立性和重要性大大加强,

  到了这个时候,赵国栋也只能坦然面对,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谁也预料不到。

  继续求推荐票,兄弟们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