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四节 糜烂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四节 糜烂


  第二十卷风展红旗如画第四节糜烂

  省委常委会的气氛笼罩在一层阴郁之中。

  无论是谁对于黄治中突然被中纪委拿下都没有思想准备,即便是与己无关,但是这无疑会破坏对安原的形象,何况黄治中在很多人印象中一直表现得中规中矩,虽然话少了一点,性子阴了一点,但是这往往是大家认可的好脾气。

  但现在这个形象却坍塌了,而且他的倒下还会牵扯到其他人几乎是毋庸置疑的了,只是看牵扯到的人会是哪个层面以及有多少人会被卷进去的问题了。

  “老冯,你还是把情况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下吧,估计大家都已经知道是黄治中的事情,但是究竟有多大事情,啥时候的事情,具体情况,我看咱们在座的,包括我这个省委书记都还不清楚呢。”凌正跃表情冷淡中带着一丝揶揄,“中纪委就算是要保密,那也只是针对黄治中本人涉案吧,我不相信我们安原省就还会牵扯出一个副省级干部来。”

  冯刚似乎对省委书记有些针对性的态度没有感觉,抚了抚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毫无感**彩的道:“中纪委目前有一个专案组住在我们安都,主要调查都是这个专案组从其他省抽调过来的人员负责,我们安原省纪委主要协助找人和协调其他单位配合,并没有直接参予调查,截止到我来参加会议之前,中纪委李主任和我交换了一下情况。”

  所有人的耳朵都竖了起来,包括赵国栋在内,会议之前冯刚只是向凌正跃简单汇报了一下目前的进展情况,其他人都还是在云里雾里,只知道黄治中出事了,具体情况却一无所知。

  “黄治中在2003年4月年担任安都市副市长期间为鸿业地产取得天河区河滨A2号地块也就是现在的太和花园地块,收受了鸿业地产六十万现金和十万美金,这一事实已经认定,黄治中本人也交待了这一事实,鸿业地产的财务人员和经办人员均已映证了这一情况,同时在这一事实中,鸿业地产还分别送给了时任天河区常务副区长,现任清江区区长的赵东海现金二十万、价值十二万的劳力士金表一块,送给当时的安都市国土局副局长李宏发现金十万,安都市建委副主任金荣现金十万,另外鸿业地产有关人员还交代在2003年11月是取得莲湖区湖滨新区一块土地时分别送给了黄治中一块江诗丹顿手表和现金五十万,这一情况还在核实之中。”

  当听到黄治中本人已经承认了这一事实时,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吸了一口气,这也就意味着黄治中可以从安原政治地图上抹去了,更让人心惊胆战的是这一案还牵扯到一个副厅级干部和两个正处级干部,后面还会不会牵扯到更多的人?

  赵东海是去年才任的清江区区长,也是安都政坛上一颗冉冉上升的少壮派,如果这一案他真的也被卷了进去,那又会带来极大的冲击,至于说国土局副局长和建委副主任被卷进去,常委们早就有思想准备,黄治中在房地产行业涉案落马,毫无疑问会牵扯到有关的国土和建设部门的领导干部,所以对李宏发和金荣的涉案,大家倒是并不太在意,何况这两人只是处级干部,远不及赵东海这样敏感。

  清了清嗓子,苗振中沉声问道:“赵东海涉案情况是否查清楚?”

  这是很多人都关心的问题,黄治中的死活已经无关紧要了,毕竟那是中纪委的事情,而且他本人已经交待,他的考察升迁也是中组部决定,省里虽然也要承担前期考察推荐方面的失职的责任,但决定权在中组部,但赵东海是厅级干部,而且是去年才从正处升任副厅级干部,这个方面来说,他这个分管党群组干的副书记和省委组织部都要承担责任的。

  “现在还不清楚,李主任没有和我说这方面的情况,但据我所知他们已经在调查赵东海的情况,嗯,也许很快就会移交给我们省纪委。”冯刚神色不变。

  常委会议室里一边沉寂,面对这个情况,大家似乎都觉得无话可说。

  几年前的事情,而且是黄治中在担任安都市副市长时候的事情,和在座众人关系都不大,顶多也就是和苗振中有些干系,但就算是苗振中也就是一个失察的责任而已,作为一个省委副书记,他不可能对干部所有一切都掌握,要说就还有当时的组织部和纪委的责任,但韩度已经到沪江,而廖永涛也不在安原了,这些事情责任倒查也查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伸手必被捉,这句老话我们每每都在提醒我们自己,但是总还是有一些人放松了对自己修养道德的磨砺和加强,在金钱的腐蚀下败下阵来,最终身陷囹圄,所以常修为政之德,常思贪欲之害,常怀律己之心,这是我们这一代**人防腐拒变的必修课。”凌正跃也有些感慨,“黄治中的问题给我们在座诸位都敲了一个警钟,在座的不但要每日三省,而且也要严格要求身边人和下属做到这一点,坚决杜绝发生类似事件。”

  “凌书记,我觉得省委在这件事情之后有必要进行一次拒腐防变的思想整顿活动,但是在目前我觉得恐怕还是要积极和中纪委那边取得沟通,了解黄治中这一案中我们安原的领导干部究竟有多少人牵扯其中,尽快挖出蛀虫,涤清氛围,从标本两方面来消除影响,避免对我们安原今后的工作造成负面影响。”苗振中提高声音道。

  “嗯,振中书记说的很有道理,**刚刚结束,我们全省上上下下还在认真学习领会**精神,就出了这样一件事情,说实话,凌书记和我心里很不是滋味,看现在的样子恐怕还不是一颗螺丝打坏一锅汤,弄不好还是几颗甚至十几颗,但是事情出了,我们就要坦然正视和面对,讳疾忌医要不得,遮遮掩掩更没有意义,长痛不如短痛,如果能够借助这一次事端彻底挖出端掉一些隐藏孳生在我们党和政府内部的蛀虫,我觉得也是一件好事情,至少可以为今后一段时间的工作开了一剂扶正祛邪的大补药。”赵国栋也接上话,“刚才凌书记也说了,面对新形势下不断变化的局势,我们一定加强学习,提高党性,增强拒腐防变能力,另一方面,我们也没有必要因为这件事情就大惊小怪,更不允许因为这件事情就张开嘴巴捕风捉影的胡乱联想,??????”

  赵国栋正说到这里,冯刚的电话响起,所有人目光顿时落在冯刚身上,赵国栋也下意识的停下话头,凌正跃的目光也变得有些阴冷,尤其是在看到冯刚在接听电话时变得更加严肃时,凌正跃脸色就更加难看。

  冯刚的电话一接就是三分钟,只听得他嗯啊哦的语气词不少,但是却听不出多少有价值的东西来,他自己也很知趣的没有离开常委会议室,而是静静的坐在位置上接听这个电话。

  一直到冯刚电话接完,凌正跃才用略带疲倦和阴郁的声音道:“说吧,又是谁出了问题?老冯,我想我们在座的已经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来面对这些事情了,没必要遮遮掩掩。”

  “呃,刚刚接到李主任他们的通知,他们十分钟之前对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周宏伟进行了双规。”冯刚似乎也感觉到了来自周围的同僚们有些复杂的目光带来的压力,声音变得低沉起来。

  “嗬,周宏伟?又是一条大鱼啊,是他当安都市常务副市长时候的事情,还是国土资源厅长时候的问题?”凌正跃阴冷的目光掠了一眼脸色惨淡的省委副书记苗振中,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道。

  “李主任没有说,只说在调查中发现周宏伟涉嫌重大违纪情况,需要立即采取双规。”冯刚有些艰难的道,他当然知道周宏伟这个人物一旦出事的敏感性。

  周宏伟的名字从冯刚嘴里一蹦出,所有常委们都下意识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周宏伟担任安都市常务副市长多年,后又接任了省国土资源厅厅长这个敏感职位,可以说一旦他落马,牵扯出来的问题那几乎就是要让整个安原都陷入一团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几乎比黄治中的问题还要麻烦。

  赵国栋也下意识的瞥了一眼苗振中,苗振中掩饰不住内心的震惊和黯然,面色有些发白,虽然依然保持着平静,但是所有常委们都清楚苗振中和周宏伟之间关系不浅,周宏伟在安都市常务副市长任上反应并不太好,到国土资源厅担任厅长也是苗振中从中出力的结果,而这个时候曝出周宏伟被双规,那就意味着苗振中也难脱干系了,至少在识人不明这个问题上,苗振中难辞其咎。

  继续求推荐票,真的很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