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五节 最坏结果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五节 最坏结果

  “凌正跃也没有想到中纪委从黄治中的身上会挖掘出周宏伟的问题,在他印象中黄治中和周宏伟似乎牵扯不上多少关系,虽然黄治中和周宏伟都曾经在安都任职,但是两人似乎在工作中没有多少时间交织的时候。

  周宏伟是从安都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出任常务副市长的,而黄治中则是担任了一届副市长然后入常,最后离开安都市出任副省长,很显然不太可能是黄治中检举揭发周宏伟,但是很有可能是与黄治中涉案的房地产商交代中又牵连出了周宏伟,想到这里凌正跃就就觉得心里一阵发紧。

  国内房地产市场污浊不堪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与此有关的官员们此起彼伏的落马也不少见,但是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安都市那就太令人难堪了。

  空气仿佛也凝固起来,所有人都在掂量着周宏伟落马可能带来的一连串棘手问题,怎样来应对后续还有可能出现的麻烦,避免对安原政坛冲击太大,这都是需要未雨绸缪考虑清楚的。

  凌正跃皱起眉头半晌没有说话,现在情况不明,的确不好做出应对,周宏伟还会不会牵扯出什么人来,已经确定涉案的还有什么人,无论是安原省这边还是安都市那边都要立即做出反应,否则举止失措,只会引发更大的震动。

  “老冯,可否给李主任再联系一下,确定一下黄治中和周宏伟以及刚才说到的其他几名干部涉案情况,请他们理解和支持一下我们省委工作,给我们一个比较明确的答复,以便于我们可以及时作出决定。”凌正跃抬起目光看着冯刚。

  冯刚犹豫了一下才点点头,“那好,凌书记,我马上去和他再联系一下。”

  凌正跃点点头,“那暂时休会半个小时,国栋,你来一下。,””””””””””””””””””””””

  凌正跃和赵国栋脸色都很阴沉,周宏伟出事让两人都有些震动,倒不是周宏伟本人的问题,关键是周宏伟和苗振中关系相当密切,以至于让他们俩下意识的都要怀疑中纪委这一次的目标真的仅仅只是黄治中么?会不会还有更大的老虎?

  “凌书记,我个人感觉老苗本人涉案的可能性不大,当然不排除他的家属子女有可能卷入其中。如果老苗真的有可能涉案的话,中纪委又早就掌握了情况,也不会如此草率吧?,赵国栋苦苦思索,自己还在担任宁陵市委书记时就出过那么一桩事儿,当时苗振中的儿子和周宏伟的儿子来宁陵想要拿下滨江地带用于拍卖的多幢建筑物,但是直到最后赵国栋也没有接到任何人的电话,不知道是苗振中觉得自己不会买账,还是苗振中本来就不参与他儿子的这些事情,总之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但还是给赵国栋留下了一些印嘉“嗯,我也是这样考虑的,但是很多事情我们现在都不敢轻下断言啊。”凌正跃仿佛老了几岁,面临这种事情,无论是谁造成的问题,作为一把手的他都要面临很大的政治压力,怎样来把这些问题爆发之后带来的混乱局面控制下来,重新理顺,也是很考校人手艺的活儿。

  “凌书记,我们现在只能就事论事,无法考虑其他,待会儿老冯了解了情况,如果截至目前只有黄治中和周宏伟的问题,那么还是按照我们先前商定的,张宏伟接替黄治中的工作,国土资源厅那边工作暂时由唐克群主持,至于牵扯到的安都市的有关干部,还是由京山回去负责安排好,目前只能如此。

  “赵国栋想子一想道。

  “国栋,咱们俩算是遇上这一遭了。”凌正跃嘴角浮起一丝苦笑,“把反腐斗争推向深入,推进到底,这话谁都能说,说也能说得比谁都漂亮,但是真要落在自己这一亩三分地上,大家就不是滋味了。,赵国栋点点头,“凌书记,之前我也希望如果只是黄治中的事儿,最好能够三下五除二把事情解决掉,避免扩大化,给我们下一步工作带来太大的负面影响,但是现在看来之前的设想有些不切实际,有些事情不会以我们的希望为转移,我们要有最坏的思想准备。,“你认为最坏的结果会是什么?”凌正跃看了一眼赵国栋,沉声问道。

  “我担心网络和媒体会跟进炒作这个事情,尤其是黄治中和周宏伟牵扯到的其他干部,会引起人人自危,也对安都市政府带来很大的冲击。,赵国栋吸了一口气,“无论是从紧急应对来考虑,还是公关策略出发,我们都要有一个统一而明确的部署,也就是说必须要统一到一个声音下,该介绍的要坦然大方的介绍,出了问题不讳饰,不要让媒体认为我们在掩盖敷衍,同时也要做好舆论引导,我觉得如果可以的话,不妨以省委的新闻发言人的身份向外公布情况,避免以讹传讹,把事情炒作得更加复杂,对我们造成的负面影响更大。,被赵国栋的这个提议给震住了,凌正跃一时间显然无法接受赵国栋的这个提议,主动把问题抖落出来,尤其是面对媒体,那岂不是意味着要向公众公布这个情况,引来更多的人关注?

  “国栋,这恐怕不妥吧?统一到一个声音下,我觉得很有必要,防止以讹传讹,杜绝七嘴八舌闹得满城风雨,这很好,但是你说的让省委搞什么新闻发言人不太合适吧?,凌正跃摇摇头,断然否决,“国内好像还没有这个先例,就算是要创新,用这种事情来开头,我觉得也不合适。

  赵国栋也知道这个提议很难被凌正跃接受,他点点头,“那也好,那就要重申纪律,声音只能从一个口里出来,我看如果媒体也好,外界也好,问到涉案人员所在单位,一律由安都市委办公厅和安原省委办公厅专人负责答复,不扩大,不否认,不掩盖,让他们和纪委方面认真研究好应对各方面询问的对策,不要出丑。,“嗯,你这个提议很好,我估计明天这事儿就要吵得沸沸扬扬,我给英禄交待一下,让他去安排好。,凌正跃也意识到了这些事情可能被媒体炒作起来带来的负面影响甚至超过了事情本身,尤其是在**刚刚结束不久,如果不加以重视,只怕真舟要陷入极其被动的局面。

  ””””””””””””””””””””””,冯刚带回来的消息并没有多少新意,涉案人员暂时还没有变化,但是根据中纪委那边传来的消息,涉案人员肯定不会仅止于此,他们会逐渐把不属于中纪委管辖范围的案件和有关人员移交给省纪委负责调查,也要求省纪委立即成立专案组,准备开展工作。

  常委会一直开到了晚上十一点,作出决定由张宏伟暂时接替黄治中工作,国土资源厅的工作则由国土资源厅副厅长唐克群暂时主持,也要求安都市委按照这个模式及时进行工作安排,避免引发不必要的混乱。

  会议结束之后,凌正跃、赵国栋以及冯刚、陈英禄又碰了头,开了一个短会,研究明天可能面对的问题。

  当赵国栋离开省委时已经是十一点半了。

  ””””””””””””””””””””””

  “老板,省公安厅邱厅长给您打了两个电话。,一上车,欧阳锦华就悄声道。

  “哦?我知道了。,赵国栋有些烦躁,邸元丰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干什么?

  奥迪开出省委沿着滨江路缓缓行进,赵国栋让彭长贵把车停在路边,自己下车。

  “啥事儿,邱厅?,“国栋,我知道现在给你打电话也不太合适,但是我有些担心刀刀刀,邱元丰在电话里叹了一口气。

  “担心什么?,赵国栋心一紧。

  “你也知道刘局这些年也在这方面沾染不少,据我所知与周宏伟有瓜葛的几家房地产商也也曾经和刘局有些渊源,哎,有些事情我本不想再提,本来也走过了的事情,但是现在周宏伟出事情了,我怕牵连到刘局刀?刀?,邱元丰语气里也是充满了无奈。

  赵国栋头大如斗,牵连到刘兆国?!怎么会牵连到刘兆国?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