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六节 祸福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六节 祸福

  第二十卷风展红旗如画第六节祸福

  周宏伟出事儿也不过就是三个小时之前的事儿,没想到现在连邱元丰都已经知晓了,足见这个世界消息流传之快,也证明邱元丰有他自己的信息来源。

  “你是说刘局也和那些房地产开发商有牵连?”赵国栋稳了稳心神,沉声道:“我记得他似乎只是和卿烈彪的九鼎地产有干连吧?”

  “唉,最初是和卿烈彪的九鼎地产,但是你也知道那个女人,许亚菲,仗着和刘局的关系,四处掺和,给多家房地产公司都有往来,主要是材料供应,另外据说许亚菲也在几家房地产商那里拿了不少低价房来倒手,我就是担心刘局有没有在这个问题中被卷进去,如果,如果只是和这个女人之间生活作风问题,那也没啥,大不了刘局下来就行了,我就担心他也有没有也参予进去,那就麻烦了。”

  邱元丰的政治嗅觉和分析能力相当强悍,对于刘兆国的情况他也是十分清楚。

  许亚菲是何许人,安都道上黑白两道都打滚的女人,仗着长着一副漂亮脸蛋和好身材,也是靠上了刘兆国这颗大树,把刘兆国侍候舒服了,才能从一个破落户咸鱼翻身爬起来,变成一个风光人物,现在据说连他那个因为负债累累而逃跑的前夫也是靠着她赏点残羹剩汤吃软饭。

  周宏伟虽然和刘兆国一直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关系也一般,但是在房地产这一块里,两个人也沾染得很深,只不过周宏伟胃口更大,手脚伸得更长,涉及面更广,而刘兆国则相对比较集中,更多的是许亚菲在出面张罗而已。

  但是这个许亚菲也并没没有和周宏伟没有什么交织,周宏伟在寡人有疾这方面的名声刘兆国更是无法相提并论,毕竟刘兆国传来传去也就是和这个许亚菲有些瓜葛,只不过这个许亚菲太过高调又喜欢抛头露面,所以才会惹来很多人关注。

  周宏伟则是还在花溪区当区长时就是臭名昭著,而从区委书记到副市长,再到组织部长和常务副市长,这其中基本上在每一个位置上都有不少风流韵事传出来,只不过这似乎并没有能够对他的仕途升迁产生任何影响一般,这也让很多人为之迷惑不解的同时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在应对上级的考察上的确有一套。

  当然从周宏伟的角度上来说,就算是许亚菲魅力再强大再勾人,他也犯不着去刘兆国那里虎口夺食,刘兆国的位置很敏感,真要惹恼了对方,难免不会引来对方的报复,不过许亚菲虽然和周宏伟男女关系上并没有传出什么绯闻,但是两人在一些“业务”上确实有些往来,甚至连刘兆国有时候也得承情,这一点邱元丰也很清楚,至少据他所知周宏伟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儿子几度出事都是刘兆国亲自出面打招呼摆平事情,由此可见周刘二人之间的特殊关系。

  “这事儿我知道了,不过邱哥,说实话,我现在心里也没有底,中纪委介入的事情,如果刘哥真的被卷进去,虽说他不属于中纪委重点关注对象,但是我很担心他的敏感身份也会引来很**烦,你也知道他在安都呆得太久了,很多人也许指望能够从他身上咬出更多有价值的东西来。”

  赵国栋轻轻叹了一口气,周宏伟和刘兆国,还有黄治中,弄不好就要让整个安都市的政治地图彻底变天,虽说关京山和谭立峰这两个主要领导被卷入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市委市府班子其他成员呢?还有区县一级的班子成员呢?

  安都市下辖八县八区,还有一个高新技术产业区,从黄治中和周宏伟犯事儿的年成来看,都是03、04年房价猛涨时期,而那两年安都市的房地产市场也正处于一个相对混乱期,卿烈彪也正是在那时候开始从苹果国际脱身向房地产行业进军,刘兆国在其中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

  也许这些人都抱着井水不犯河水,有钱大家挣不捞白不捞的念头,所以一旦有哪一个人出事儿,也许就要扯出多家房地产公司,而亦有可能一家房地产开发商出事儿就有可能把几个人都拖下水,就想鸿业地产在邻省出事儿,最终却把黄治中拉下马一样。

  “那国栋,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邱元丰很罕见的没有了抓拿。

  “等待,静观其变吧,也许情况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赵国栋说这话时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话,预测的结果,如果是好的,往往是错的,而如果是糟糕的,往往就会变成现实,这已经是屡试不爽的真理了。

  生活一样还是要继续,虽然黄治中和周宏伟的落马震动了安原政坛,但是并不代表着天就塌下来了,第二天本该由黄治中主持召开的全省文化体制改革和文化产业发展工作会议改由省政府秘书长梅久荣主持,在会议召开之前,梅久荣宣布了省政府的决定,由省长助理张宏伟临时负责分管和联系文化、教育和卫生方面的工作。

  这也是张宏伟也第一次正式以省长助理身份参加自己分管和联系的工作会议,之前虽然也加挂着省长助理职衔,但是很多人都并没有把他视为省领导,更多的还是把他当成省发改委主任,而从现在这一刻起,他的身份也就发生了变化,成为当之无愧的省领导了。

  赵国栋和郝梦侠都出席会议并作了重要讲话。

  虽然很多人已经知道黄治中被中纪委双规,但是这毕竟还没有从官方渠道获得正式通知,出席会议的是全省各地市市长、宣传部长、分管文化工作的政府副市长以及文化局长,会上虽然梅久荣没有明确黄治中的问题,但是所有人都心领神会,这种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宣布分管工作调整,本身就是一个最鲜明的态度,足以让人明白其中的故事。

  会议的效果并不好,这一点连坐在台上的赵国栋都能感觉得到,很多人的心思都已经被黄治中落马的事情给吸引去了,至于说这文化体制改革和文化产业发展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所以么,这个时候大家更感兴趣的是黄省长究竟栽在了什么事情上,还会牵扯出什么人来。

  会议一结束,安排有工作餐,各市的分管领导们都瞅着这边,很多地市领导其实并不打算在这里吃工作餐,但是赵国栋和郝梦侠如果都不走也要留下来吃这顿工作餐的话,没准儿就有很多人要留下来了。

  郝梦侠和赵国栋都注意到了这一点,赵国栋笑着问道:“郝部长,中午就将就在这里对付一顿还是???????”

  “嘿嘿,省长,大家伙儿都看着你呢,你如果要走,估计这些个一方诸侯们都要溜号,你若是不走,大家也就要留下来了。”郝梦侠瞥了一眼那边,似笑非笑的道。

  “我这一留下来,那还不得如坐针毡?”赵国栋也自我解嘲般的笑笑,“大家都盯着我,而且是以那种异样的目光盯着我,可现在情况如何我们也是一无所知,嘿嘿,这种感觉不好受啊。”

  “省长,看来这事儿闹腾得不小啊,我看纪委那边这段时间都有得忙了。”郝梦侠一边走一边叹着气道:“你说咱们安原怎么一出就出这些个事儿呢?啥时候不出,却恰恰选在全国上上下下都在学习**精神,深刻领悟总书记的讲话内容,这倒是好,要将反腐工作推向深入,这一下子就落在咱们安原省头上,反面教材不好当啊。”

  赵国栋总感觉郝梦侠似乎话语里隐藏着一些什么意思,但是他却又捕捉不住。

  郝梦侠在昨晚的常委会上就显得很低调平静,和以往那种总喜欢针对一些问题问个究竟的风格大相径庭,只是昨晚大家心神都处于剧烈震动之下,所以连赵国栋也没有太在意,但是联想到今天郝梦侠有些说不出的异样,赵国栋就不得不琢磨一下了。

  看到笑容满面的鲁能也从另外一边走了过来,赵国栋心里微微一动。

  鲁能这家伙很得郝梦侠看好,口才、能力以及为人处世在宣传部里都玩得挺转,赵国栋隐隐感觉到些什么,鲁能担任副厅级干部也有些年成了,宣传口这几年也没有走出去什么人,原来韩度不说了,无论是资历还是威信都要压他一头,而齐华也想效仿韩度,这就让郝梦侠很是不满了,这也才有了那一次常委会上的针锋相对。

  晚了点,但不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