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八节 猎物——肥鱼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八节 猎物——肥鱼

  两个男子似乎觉察到了言语已经起了一些作用,他们没有在继续加强火力轰击,而是闭上嘴巴,好像又把注意力转移到电视上去了。

  眼前这个猎物心里边已经蒙上了一层阴影,也给他播下了一粒种子,现在他需要一定时间来“发酵”任他自己的思维〖自〗由发挥想象力。

  当然这距离突破还早,像眼前这个猎物不会轻易就范,不过他们有的是耐心。

  周宏伟细细的琢磨着对方话语中流露出来的含义,不错,即便他们是中纪委的钦差大臣,手握尚方宝剑,但是也并不意味着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凌正跃和赵国栋哪怕是对自己并不待见,但是在这种气候下,只怕也要竭尽全力和中纪委有一番交锋,他们不可能放任中纪委在安原这一亩三分地内恣意妄为,当然对方有证据在手例外。

  那么他们真有对自己不利的确凿证据?

  也不像,如果真的有,那么他们不会在这里坐等,也许就会旁敲侧击的提醒自己,让自己主动开口,而不是这样毫无表示井等待。

  那也就意味着他们是有一些东西在手中,但是有可能还没有核实清楚,也许是怕自己知晓后串供或者毁掉证据,所以才会提前对自己采取措施,想到这儿,周宏伟脊背上不由得渗出一阵冷汗。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鸿业地产那边不太可能,自己和鸿业没有利益往来,那一直是黄治中的禁脔,而黄治中离开安都之后,鸿业地产在安都这边拿地搞项目也不多,实在和自己没什么牵缠,那会是哪里?

  周宏伟苦苦思索,中纪委不会无缘无故把自己搁在这里冷处理,他们肯定是在查什么,或许是附带把自己牵连出来的?看这两个家伙似乎也不是太在意自己周妻伟认为自己应该是捕捉到了对方的一些脉络了,应该是这样才对,否则他们不会如此。

  黄治中除了和鸿业地产勾连甚紧外,还有一个房地产开发商也和他关系很密切,汇生地产黄汇生据说这个黄汇生还和黄治中都是蓝山市的吴桥人,要序辈分还能排得上,当然那也是八竿子打不到的远亲,硬攀上的,可汇生地产也曾经和自己有些瓜葛,想到这里周宏伟心里也微微一沉,莫不是黄治中交代了和汇生地产的瓜葛而汇生地产那边又把自己给卖了出来?!

  可能性很大!

  谁都知道黄汇生和黄治中关系很密切,中纪委和省纪委怕也是早就知晓了说不定在利用鸿业地产突破黄治中之前就早就对汇生地产进行暗中调查了,只等鸿业地产这边以突破,马上就跟进突破汇生地产那边的事情汇生地产那帮人能够扛得住?除了黄汇生之外,他的那几个副总和财务总监能顶得住?

  尤其是那个财务总监很显然是黄汇生的情妇,整日里拿起肉麻当有趣,真要见了真章,她能扛多久?只怕五分钟就得崩溃!

  这年头怕是找不出几个江姐、刘胡兰式的人物来了,周宏伟越想越不对路,额际和颈项上似乎也变得汗涔涔的很不舒服。

  江道华很有耐心的看着眼前这个猎物,他是一年多年从京城市公安局厅经侦总队借到中纪委搞案子的,可是一借到中纪委似乎就没有个头了,一个案子接着一个案子,这边还没有来得及结案,那边的事情就已经替你安排好了,这一年多愣是没时间在京里呆几天,基本上都是在全国各地飞来飞去。

  但说实话,江道华不喜欢中纪委这边的活儿,虽然对付这些副省级厅级干部,看到他们在自己面前防线逐个崩溃很有一番不一样的感觉,但是拿他自己的话来说,挑战性太低了,没成就感,比起那些个玩合同诈骗、搞非法集资、以及上市公司和金融部门那些个高管们斗智斗勇,这些政府官员无论是从智商、心理素质还是反侦讯能力都不在一个层次上。

  毫无疑问,眼前这个家伙和以前自己接触的那几个厅局级干部没啥太大区别,也就是这个家伙更善于掩饰自己的一些心理活动罢了,但是这只能蒙得到那些个初出道的雏儿,对于自己来说,他的心理活动不敢说了如指掌,但也能揣*到**不离十。

  这家伙肯定有问题,而且问题割良多,江道华甚至敢肯定,这家伙交待的第一个问题肯定不是自己这边已经掌握的问题,他有这个直觉,这家伙一旦被攻克,只怕吐出来的东西会让很多人都大吃一惊。

  这年头似乎都这样,每一个落马者吐出来的东西都会超出办案人员的想象,有些时候办案人员甚至都不想把问题深挖下去,倒不是想要袒护或者隐藏什么人,实在是这些事情一一深挖下去,盘根错节,枝蔓丛生,这个案子就越来越难以收口,一些小细节小问题办案人员甚至及懒得在深挖细查。

  就像一个已经交待了十次八次受贿,每一笔都是上百万,然后他又回忆起了还曾经住院或者春节收受过某人十万某人五万的红包,作为办案人员,你还会有兴趣么?

  江道华不知道眼前这个家伙脑子里装了多少东西,但是他可以肯定这家伙虽然算不上大鱼,但是绝对是条肥鱼。

  没捞上主审那个副省长,江道华有些遗憾也有些愤懑,虽说自己年龄小了点,但是好歹也是在公安战线上干了十年的老手了,啥案子没见过?从刑侦到经侦,摸爬滚打,别看他是个副省长,江道华有绝对把握把那家伙搞定,只要突破他的心理防线,可以说让他把小时候偷看女生洗澡事儿的细节都得给我老老实实的回忆起来。

  捞不上副省长,现在也只能把心思放在眼前这个家伙身上了,现任国土资源厅厅长,前任安都市常务副市长,还担任过组织部长和区委书记,怎么看分量也不算太轻,就看他肚里有多少货了,江道华已经打定主意要好好“操练雕琢”一下这个家伙,不给自己吐点够分量的东西出来,华他就休想过关!

  周宏伟终于注意到了那个一直阴笑着在打量自己的家伙,三十来岁,却生着一副说不出来味道,就像一条毒蛇吐着信子窥视着你,不言不语,一动不动,这份感觉真让人很难受。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一个小时,周宏伟感觉到自己似乎都有点大汗淋漓,衬衣浸润透了又晾干,难受极了,但是对方两人却还是那副状态,年长的似乎所有心思都被电视吸引走了,一部重播了不知多少遍的《还珠格格》竟然让一个有头有脸的角色看得这样如痴如醉,这像话么?而眼前这个家伙却是玩弄着手中的签字笔,就这样在手指尖旋转滑动,很娴熟,很自然,而目光却总是在自己身上流淌。

  周宏伟站起身来,端起纸杯,这里有一个净水器,但是却没有接电电源,只能和尊水,他默默的去接了一杯水,慢慢喝下去。

  “说吧,你这个样子我都替你难受,估摸着你也该想好了。”年轻人突然轻轻一笑,黑色的眼瞳捕捉着周宏伟的表情变化。

  “说啥,呃,我真没啥说的?”周宏伟下意识的回答道。

  “哦,那好,就当我没说。”年轻人也不生气,轻笑着耸耸肩,继续玩弄着他手中的笔杆子。

  周宏伟有些尴尬的一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真想不起该说啥。”

  “哦,是想不起该说啥,不是没啥说的?”年轻人笑了起来,笑得很阴险,“嗯,我怎么感觉你的意思是要我提醒帮你回忆?可我记得我经手的厅级干部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吧,他们在这方面的记忆力都很好,可以说超强,难道你是例外?”

  周宏伟心中一寒,不知如何应对,唯有沉默。

  “我提醒你也可以,但是你要明白,我们帮助启发下回忆起来的东西和你自己主动坦诚相待交代的东西,性质略略有所不同,我建议你认真考虑一下,或者说想一想我们因何而来,以你的智慧和分析判断能力,应该想得出来我们的目的和想要的东西,呃,还是那句话,你不要自视过高。”

  江道华的话语里充满了富有诱惑力的模糊性话语,很容易让人产生各种联想,不一样的人听到这话都能有无数个不一样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