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十节 震荡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十节 震荡

  第十节震『荡』

  记录完周宏伟所交代的一切之后,江道华和年长的郑姓男子离开了周宏伟的房间到了他们自己的工作间。

  “郑哥,感觉怎么样?是不是觉得特搞笑?”江道华嘴角忍不住一抹笑容,“这位周厅长实很配合啊,连他和『政府』法制办副主任有一腿都能主动交代,这样的态度让我感激涕零啊,我还真是第一次遇上主动交代自己不正当男女关系的情况,而且是我们并没有问及这方面问题的时候

  “哼,这家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他以为真只有和黄治中有交织的房地产商出的问题,这才吐『露』了这个,把不正当两『性』关系交代出来是要表明心迹,证明态度,我敢肯定,这个女人虽然和他有一腿,但是绝对谈不上是什么很受宠的情人,也绝对和他自己的经济问题无关郑姓男子显得很平静。

  “嘿嘿,那我不管,郑哥,记住你已经欠我一顿全聚德了,我的下一个目标是下个月德国慕尼黑爱乐乐团访华的门票,我记得郑哥你这方面很有门路,前几天张哥给了我一张第八届艺术节的票,嘿嘿,德国柏林交响乐团让我震撼了一回,下个月慕尼黑爱乐乐团来,我得再去被震撼一下,怎么样?”江道华狡猾的笑道:“我保证再给郑哥你挖出至少两个我们所没有掌握的情况

  “哼,现他的心防已经被破了一个口子,这家伙就像你说的是条肥鱼,肯定不止这点事儿,两件不行,至少三件,嗯,另外还得外带挖两个副厅级干部出来,那我可以考虑帮你弄两张郑哥一边摇头,一边讨价还价。

  “呵呵,郑哥,你胃口不小啊,姓周的也有思想准备,挖他自己的事情简单,但是要牵扯出其他人来,就不容易,何况上边的意思江道华没有再说下去,只是看着郑哥。

  “那不用你『操』心,周宏伟不简单,我估『摸』着这条鱼一旦张口,那得哗啦哗啦往外涌,够咱们忙乎了,下月能不能回去还难说呢郑姓男子淡淡的道。

  “只要上边下决心,那还不简单,那就往深处挖呗,玩姓周的这种人我还是有些把握的,我会一点一点让他把记忆深处的东西都慢慢给我吐出来,不过这事儿应该是安原省纪委负责才对,咱们帮他突破搞定也就差不多了吧?”江道华想起什么似的。

  “怎么,嫌这家伙分量轻了?”郑姓男子笑了起来。

  “也不是,就是觉得没有多少挑战『性』,算了,我还是抓紧时间把他心中那点可怜的侥幸心彻底给灭了吧,早些吐干净,也好让他睡个安稳觉,我估『摸』着这样悬着吊着,要不了几天,他就得精神崩溃江道华叹了一口气,“郑哥,可说好啊,我的奖品不能少

  赵国栋发现苗振中以前所未有速度的苍老下去,短短一个星期里,苗振中两鬓的灰白变得格外明显,而面部的老人斑是清晰可见,虽然碰头会上依然显得精神矍铄,但是给赵国栋的感觉是他凭着一股子气硬撑下去。

  周宏伟被双规之后的第三天开始“发飙狂吐”,其惊人的记忆和同样被纪委控制的儿子成了他的好帮手。

  两天之内他交代了一共二十八起受贿,涉案金额高达六千五百多万,其数量之大,笔数之多,花样之繁杂,让人目瞪口呆。

  从直接收受现金到以两个儿子和儿媳名义成立的空头公司转手牟利,从入干股到大量购买低于市价的商业房产转手获利,从去澳门赌博到荷兰红灯区嫖『妓』,从以升官许愿和异『性』下属保持不正当关系到包养女大学生和歌厅小姐,他所采取的手段是五花八门,层出不穷,生活方式也是异彩纷呈,让中纪委和省纪委两级纪检部门都是大呼堪称腐败标本典范。

  从周宏伟住所外的小花园内挖出一个小型地窖,内藏保险箱两个,其中除了现金人民币六百万之外,还有美元、欧元、港币和存着若干,护照三本。

  江道华很轻松的就从周宏伟的交待中寻锁定了想要的东西,安都市建委主任涂建华,玄泊区区长陶大为,两个实打实的副厅级干部。

  不过对于江道华来说,两个副厅级干部依然无法让他满意,他需要一个够味道的角『色』,他心目中只要也要从这里边挖出一个像周宏伟一样的正厅级干部,那才有点意思。

  “陶大为被省纪委带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我和省纪委那边已经联系过了,他们那边没有给任何回答,只说协助调查,但是这一走就是三天,我估计恐怕是回不来了谭立峰脸『色』阴沉,双手合十坐沙发里,疲态显。

  这几天他几乎就没有睡过囫囵觉,中纪委这一次来几乎是如雷霆万钧的气势横扫,而安都市就首当其冲,虽然他这个市长上任时间不长,但是从市直机关到下边区县都被搅得一团糟,一听到手机响声,他都有一种神经质般的紧张,深怕又是哪一个干部又被纪委带走了。

  关京山比起谭立峰来也好不了多少,原本意气风发的燕赵男儿形象『荡』然无存,眼圈发黑,原本不太显『露』的皱纹似乎一下子就冒了出来,白头发也不知不觉从乌黑的发梢里钻了出来。

  安都市涉案的房地产企业已经多达八家,涉案人员和干部也越来越多,中纪委的人手也显然不足,不得不借用省里有关方面的一些人员,同时也不得不把一些不太重要的涉案人员和问题交给省纪委来查处,这样一些消息就可以点点滴滴的透『露』出来了。

  仅仅是目前透『露』出来的情况就已经称得上是给了安都市一次前所未有的颠覆,清江区区长赵东海的问题已经被核实,省纪委从他家中收出现金六十万,多张存折共计四百八十多万,另外还有五套以其妻和其子名义的住宅,价值接近六百万,他本人对这些财产无法说明来源,另外两个与黄治中的涉案人,市国土局副局长李宏发和建委副主任金荣也差不了多少,两人被调查当天就主动交代了问题,涉案金额都超过了百万。

  接二连三的坏消息还没有让关京山和谭立峰缓过气来,玄泊区区长陶大为又被纪委带走调查,这又是一记当头闷棍,打得关京山和谭立峰眼冒金星,差一点喘不过气来。

  玄泊区是今年安都市重点发展区域,陶大为刚刚四十出头,年轻有为,魄力手腕都有,很得关京山和谭立峰的看重,玄泊区委书记年龄偏大,二人都有意明年让陶大为接任书记的意思,没想到这个时候却上演这样戏剧『性』的一幕。

  “不用问了,陶大为的事情咱们也不必去多花心思考虑了,玄泊区今年工作很重,这样暂时主持工作不是办法,需要早确定,我让组织部已经考虑人选,和清江区区长人选一道,快拿出人选,报省委组织部,力争早确定下来关京山叹了一口气,“立峰,你说咱们是不是真的该去烧一注高香啊?我这个人是从来不信这个的,但是你看看今年咱们这些事情,就没有一个让人顺心的,来年工作还怎么开展?”

  “恐怕不仅仅是咱们安都焦头烂额,我看凌书记和赵省长也一样是如坐针毡啊,前天我去赵省长那里,正好碰见少鹏省长到省长那里去汇报产权交易所的进展情况,赵省长只听了十分钟就把少鹏省长打发走了,贝铁林那小子是几句话就被赵省长给顶了出来,嘿嘿,都不好过啊谭立峰苦笑道:“你说天天都忙于应付这些事情,深怕又听到谁又出事儿了,说说哪里还有心思去谋发展搞工作?”

  关京山也是满脸苦涩,周宏伟出事影响太大了,所涉及的基本上都是安都市这边的事情,陶大为这一出事情,保不准还要咬出什么人来,涂建华也差不到哪里去,花溪区一位人大副主任听到涂建华被双规,便主动到省纪委投案自首交代问题,看样子这场风波还得要刮一阵去了。

  今年的工作基本上就算是泡汤了,关京山有一种说不出的困顿疲倦感,当你的工作刚刚有些起『色』,却又出这样大一件事情,但你还要心里暗自松一口气,像陶大为和赵东海这种角『色』,真要没被揪出来,等你正把他委以重任时给爆发,那才叫釜底抽薪害人不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