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十二节 士气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十二节 士气

  比起省委常委会来,省政府常务会素来气氛都比较宽松,但是这一次却显得有些抑郁,椭圆形的会议桌上明显的空缺了一个位置,处于杨少鹏对面,也就是在康任梁和***伟之间的位置原本是黄治中的位置,这个时候空缺着显得说不出的突兀。

  几乎所有人进入会议室之后都要下意识的看一眼那个固定的位置,虽然黄治中已经不可能返回这个会议室,但是在***常委会还没有罢免他的副省长职务之前,这个位置还只能空缺在这里。

  梅久荣似乎也觉察到了会议室里气氛有些低沉,有意要活跃一下,“省长,看今年咱们全省前三个季度的增速还算不错啊,保持着全国前八,原来预计豫省可能会超过咱们,我看也未必啊。”

  “是啊,今年绵州和通城固定资产投资大幅度猛增,预计到明年,绵州和通城的经济增速也会受到今年固定资产投资影响而大增,而且唐江今年发展势头也不错,我估计我们明年增速不会低于今年。”杨劲光也接上话头道。

  赵国栋也知道二人是有意活跃气氛,但是他现在的心情的确也好不起来。

  于哲又落马了,从黄治中开始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副省级,两个正厅级干部,副厅级正处级干部更是若干,纷纷落马,这已经演变成为一个典型窝案串案,事实上安原省已经成为典型,赵国栋原本有出国到新加坡、香港和澳门考察政府行政管理和应急处置方面的想法,这个时候也只有无限期的搁置了。

  中纪委仍然没有罢手的意思,虽然一些厅级干部和处级干部都主动交给了省纪委来查办,但是他们摆出不愿离开的姿态就很让人生疑,凌正跃和赵国栋都有些担心醉翁之意不在酒,黄治中不说了,扭住周宏伟穷追猛打就很让人疑惑不解。

  要说周宏伟交待的也算够详细了,甚至稍稍收受比较大的红包都已经回忆出来,但是中纪委似乎仍然有点不肯收手的意思。

  凌正跃和赵国栋都有些担忧,如果说周宏伟真要把中纪委怀疑的人给供出来了,那么安原省才真的是迎来一场名副其实的灾难了。

  但是还好,周宏伟至今仍然只是以交待自己的问题为主,当然也免不了把和自己有牵连的干部拉扯出来,但都是安都市甚至国土资源厅的一些处级干部比较多,还没有涉及到其他。

  现在安原省里是阴云笼罩,无论是凌正跃和赵国栋在人前人后都不得不做出一副精神抖擞气宇轩昂的模样,还得不停的四处参观和参加各种活动,发表讲话,以提振士气,但是内里的悲苦也只有二人自知。

  有时候赵国栋自己都觉得累,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办公室,谁也不想见,但是接踵而来的事情又让他无法停歇下来,就像是今天这个会议,涉及多项工作,很多都是为明年的工作打基础,你稍稍一懒,明年那就得落后甚至没戏。

  “嗯,今年前三个季度我们的工作还算不错,但是,”赵国栋顿了一顿,他本来不想就这个问题多说,但是眼下似乎人心都有些不宁,他觉得如果大家继续保持这种避而不谈的姿态,也许这种犹疑情绪还会继续蔓延,这会严重影响到这距离过年还有两个月的工作。

  时间很宝贵,赵国栋不希望因为一些人的问题而影响到整个发展大局,或者说已经影响到了,但是要最大限度的遏制这种影响,重新让这个群体振作起来,进入正常工作状态,还要以更饱满的热情去夺回这一段时间因为那些事情带来的负面影响。

  在座众人也感觉到了赵省长今天似乎想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都把目光汇聚在他身上。

  “这段时间发生了一些事情,大家也很清楚,就像本来属于我们中的一员,黄治中,现在身陷囹圄,同时我们省府部门里还涉及一些人,比如周宏伟和他们国土资源厅的一些干部,这很正常,在改革开放大潮中,忽视了对自身道德修养的提高,就抵御不了各种腐朽思想的侵蚀,金钱美色权力,能够抗得住这三大诱惑而不退色的人才称得上真正的***员。”

  “你要说金钱、美色和权力,谁不喜欢?这很正常,但是作为一个***员,一个党的高级干部,那些必须要具备克制各种贪欲的能力,古人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属于你的,国家已经给了你,你就学会葳蕤自守,明白知足常乐的道理。”

  “你要说国家亏待你了么?那周宏伟来说,作为一个正厅级干部,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从你吃喝拉撒睡,基本上都是公费在替你买单,出门有专车,烟酒茶饭都是公费,甚至连休息娱乐都一样不可能让你私人掏腰包,据我所知一些领导干部甚至穿衣打扮的费用都是有人买单,老婆孩子出去旅游一样有人结账,这种现象不鲜见啊!”

  赵国栋明知道自己今天的话题有些跑题,但是现在他索性丢开了正题,专门来给在座这几个班子成员上一课。

  “但是即便是这样,还是有些人不满足,还要把手乱伸,可以说他基本上是忘记了自己坐在这个位置上是干什么的,一门心思都扑到了如何往自己腰包里搂钱,像这样的领导干部,不拿下不落马,天理难容!”赵国栋吐出一口压在心里很久的恶气。

  “前几天有一位中纪委领导和我交换意见,说了一句话很通俗,让我记忆犹新,什么话,伸手必被捉!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看看,黄治中和周宏伟,四五年前的事情一样翻出来,只怕连他们自己都想不到,到如今锒铛入狱,你说你捞那么多钱有多大意义,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却要到监狱里去渡过下半生,何苦来哉?”

  “同志们,摸着良心说一说,老百姓带我们不薄,国家待我们不薄,***待我们不薄,衣食住行,我们谁缺过?优裕的生活,又有多少人比得上?你敢说你自己的本事就真的比那些生活在温饱线上的普通人强多少?不就是你机遇好一些,赶上了机会,各方面机缘运气的因素更多的落在了自己头上么?这个世界离了谁都一样转,不要自视太高,沉下心来,扎扎实实做好自己本职工作,对得起老百姓给我们的俸禄,不辜负老百姓对我们的期望,我觉得这才是我们现在最急迫需要做的。”

  似乎是经过了这一番倾泻,赵国栋内心的烦闷也一下子轻松了不少,他将身体靠在椅背上,半晌没有说话,会议室里静悄悄的,所有人似乎都在思索着赵国栋这即兴而发的演讲。

  “好了,我刚才讲的,也是我这几天憋在心里,也一直在思索的,我想各位这段时间肯定也一样在思考在自省,为什么我们内部会出问题,而且是一出就一大片,如果说黄治中我们有所失察,那周宏伟呢?他在国土资源厅里工作的情况早就有一些反映,但是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在意,关于他们的三公经费过高,大大超出预算,审计那边早就反馈过来,我也看到了,但也是轻描淡写的批示要求严肃处理,但结果呢?这说明我们大家脑子中的弦并没有绷紧,并没有把这种现象当作一回事,现在纪委一查,就把国土资源厅也翻了个天,涉及贪污私分***的人员就十几号,你说这是什么事儿?”

  “同志们,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很多大问题就是始于一些不引人注意的小细节,这一次的教训深刻啊。”赵国栋喟然道:“这一次事情对我们安原的形象影响极大,我们也许需要多做几倍的工作才能挽回影响,修复形象,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相当繁重,劲光,说说产权交易所的工作吧,这是我们最后这两个月的重头戏,绝不能因为省里这些事情影响到这项工作的***,应华、仁梁、少鹏,你们仨也要就通城石化、大东山水库以及安都——南华——通城铁路建设情况讲一讲。”

  也许是被赵国栋的一番话所震动,也许是这段时间都在反思黄治中、周宏伟落马带来的教训,这一次常务会议却是开得异常的认真务实。

  杨劲光就安都产权交易所与工信部的接洽筹建工作进行了介绍,总体来说进展相当顺利,工信部翻年可能就会正式挂牌成立办公,他们也同样急需一个像样的范本来证明他们在筹备期间一样没有撂下工作,双方在这个问题上都表现出了相当大的诚意,甚至连带着在绵州琵琶溪科技长廊的建设问题上双方也是消除了原有的分歧和矛盾,基本上达成了一致,工信部将连同科技部大力支持绵州建设成为国家级科研基地的构想,并会重新加大投入。

  龙应华、康仁梁以及杨少鹏也就各自重点抓的工作做了介绍,赵国栋也要求几人要力争在年底之前把这几项工作抓到实处,尽可能的消除淡化黄治中和周宏伟等人落马带来的负面影响。

  该死的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