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十三节 祸不单行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十三节 祸不单行


  第二十卷风展红旗如画第十三节祸不单行

  “笃笃笃“急促的敲门声将赵国栋睡梦中惊醒,他有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看看表,这才六点二十,发生了什么事情?中纪委又把谁带走了?

  想到这儿赵国栋就是一阵头皮发麻,他努力克制了一下情绪,一边穿衣一边沉声问道:“什么事情?”

  “省长,刚才省府办值班室打来电话,通城石化项目关联的净化厂发生爆炸,造成大量含硫化氢气体发生泄露,可能会造成巨大人员财产伤亡损失。”欧阳锦华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是说什么时候发生的爆炸,报告凌书记没有?”赵国栋一跃而起,三五两下就把衣裤穿好,夺门而出。

  “应该是半个小时之前的事情,已经报告了凌书记。”欧阳锦华连忙把已经又响起来的电话递给赵国栋,“凌书记的电话。”

  赵国栋接过电话,沉声道:“凌书记,是我,好,我就在家,马上就走。”

  “省长,??????”

  “走,去通城通知龙应华、邹富海、古远山、许乔,还有梅久荣、曾令淳,让他们马上赶往通城,把情况给他们也简单介绍一下。”赵国栋也不多言,径直出门。

  凌正跃和赵国栋赶到通城时已经四个多五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远远看过去,现场上一片狼藉,浓烈的硫化氢味道依然弥漫,让人头痛欲裂。

  前方消防车横七竖八的摆放着,水龙**出来的水雾在空中四处飘洒,依然有建筑物在起火,消防队员们正冒着危险压制着火头,而对他们构成威胁的还不仅仅是火势,残留的硫化氢依然具有很强的毒性。

  卢卫红满头是汗紧跟在凌正跃和赵国栋身后,市长许必成和副市长罗锐在现场指挥抢险。

  爆炸点的情况已经控制下来,当场死亡三人,但是大量高浓度的硫化氢泄露外溢,造成了住在附近的工棚中工人中毒死亡十二人,还有一百六十余人不同程度的中毒。

  这是安原近年来前所未有的重大安全事故

  “凌书记,赵省长,不能再往前了,再往前还有危险”卢卫红一边抹着汗珠,一边紧张的道。

  “还有危险?前面还在第一线的人就不危险?之前你们在干什么?”凌正跃冷冷的回应了一句,没有理睬对方,大步前进,赵国栋没有吱声,只是紧跟着凌正跃身后深入。

  凌正跃和赵国栋顶着浓烈的硫化氢味道四处查看了周边情况,又逐一看望了正在一线继续扑救火势和清理控制现场的消防队员和抢险队员,一直在现场呆到下午四点现场情况已经完全被控制下来,两人才留下龙应华和邹富海等人继续在现场坐镇指挥,离开现场,返回通城市区。

  国家安全生产总局一位副局长已经飞抵了宁陵东寨机场,正从宁陵乘车赶往这里,从宁陵过来比起从安都过来要近将近一半局估计五点钟左右就能赶到通城。

  在车上凌正跃一言不发,但是和凌正跃并排而坐的赵国栋还是轻易的发现了凌正跃苍老疲惫的迹象,老人斑在他的太阳穴部位显得格外明显,有些发黑的眼圈和耷拉浮肿的眼袋证明这位老人被这一段时间连续不断的问题和事情折磨得精力明显有些不支了。

  凌正跃比赵国栋足足大二十岁,而长期在中直机关工作的经历也让他养成了比较好的生活习惯,而工作上压力虽然不小,但是相对单纯,而到了安原之后,地方上的种种繁杂事务才让他感觉到自己的精力在一点一点被耗尽,尤其是这两个月来的种种,让凌正跃的睡眠一直处于严重不足的状态,基本上没有哪一天他能有一个安稳的睡眠,而每天需要应对的工作事务也让他疲惫不堪,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精力充沛的壮年人,而是一个逼近六十大关的老人了。

  让凌正跃揪心的不仅仅是单纯的这个特大安全事故,而是这个安全事故带来的巨大负面影响。

  卢卫红已经抽时间单独向他进行了情况汇报。

  发生事故的脱硫厂原本是属于通城石化下属企业,但是在推进中石化和巴斯夫的这个大型合资项目时,通城市委市府和中石化为了进一步促进通城石化与这个合资项目紧密合作,分别将包括这个脱硫厂在内的一些附属企业的部分股权转让给了合资项目,而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合资项目才会如此迅猛的与脱硫厂完成项目对接,也才会有这样大张旗鼓的项目进入脱硫厂进行对接施工。

  施工进度很快,这是合资企业中方要求,要求要在最短时间内完成施工,然后实现系统对接,确保明年初管线就能延伸到合资项目工地,而合资项目工地上也进度也很快,基本上是工人三班倒连轴转,人休息,施工设备不休息,昼夜施工,以保证进度不会受到影响。

  正是在这样一种环境氛围下,导致了施工企业加班加点,忽视了安全制度,导致施工中违规,加之脱硫厂管理混乱,安全措施不到位,导致天然气泄漏未被及时发现,施工方违规在禁止电焊地域施工,引发泄露天然气发生爆炸,造成事故,而脱硫厂带班领导不在岗,导致硫化氢蔓延外溢,造成更大的事故。

  这些情况卢卫红虽然只是半遮半掩含糊不清的向凌正跃进行了汇报,但是老练如凌正跃还是很容易的从卢卫红那惊慌紧张的汇报中觉察到了一些端倪来,只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暂时保持沉默,在问题没有彻底查清楚之前,他无法表明态度,而且他发现自己甚至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眼前的情形。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恶性特大安全责任事故,谁会为这个安全事故承担责任在问题,没有彻底查清楚之前还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通城方面有很大责任,否则沉稳如卢卫红不会有这样失态的表现。

  想到这儿凌正跃不由得瞅了一眼目视前方似乎在思索什么的赵国栋,这个家伙可真是一个典型的乌鸦嘴,真正不幸而言中。

  当初在中石化和巴斯夫这个项目敲定之前这个家伙就言之凿凿的表示担心环保和安全问题,认为需要做更周密更细致的论证,为此龙应华和卢卫红还在自己面前几度抨击,认为这是赵国栋嫉妒心在作祟,担心通城在获得这个项目之后会迎来一个大发展时期,而通城的卓越表现可能会对于一路下滑的宁陵形成鲜明对比,自己虽然不太相信,但是心里边也还是有些存疑。

  凌正跃记得前一段时间龙应华还给自己反应过说赵国栋以省政府名义发出一份文件要求各地市安委会要认真做好安全和环境监管工作,给安监部门和环保部门施加压力,要求他们“特别要注意对石化行业尤其是大型石化项目建设的监督检查”,说这是典型的“歧视性”态度,给通城石化项目的建设进度设置障碍,自己当时也有些不太满意,认为既然是安全和环境监管就应当一视同仁,即便是有针对性,也只能通过法律条规来规范,而不宜直接针对某个行业发出文件。

  现在看来在这个问题上自己还是有些过分信任龙应华和卢卫红了。

  想到这儿,凌正跃就没来由的一阵上火,为什么这帮家伙就从来没有给自己带来令人愉快的消息,从齐华到龙应华,而每每都是这样的问题和麻烦,让自己来收拾这些烂摊子?难道自己真的是识人不明?凌正跃无法接受这样的判断。

  他不知道赵国栋会对这件事情怎么看,会不会揪住这个问题不放,先前两人就因为在通城这两个石化项目上发生过龃龉,几番争执之后才算勉强妥协,现在这一出事就是十多条生命,这还不算还有几个处于极度危险期的病人,这已经引起了中央主要领导的高度关注,在安原政坛上乱象未消之极,又出了这样大一件事情,这无疑是把自己架在火炉上灼烤。

  现在真实原因还不清楚,但是严重的后果却摆在面前,这对于中石化和巴斯夫的整个项目推进来说也是一个巨大打击,同样也对另外一个还在推进的石化项目也敲响了警钟,石化项目的高风险性暴露无遗,尤其是在爆炸之后的有毒气体泄漏带来的危害和影响更是巨大,在这个问题上,赵国栋会不会重新拿起这个问题说事儿?

  尤其是卢卫红那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表情以及龙应华有些不自然的表情浮现在凌正跃眼前,更让凌正跃意识到问题怕是没有那么简单,这更让凌正跃心烦意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