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十四节 裂痕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十四节 裂痕


  凌正跃和赵国栋一行人回安都的时候只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九点过了。

  陪同国胤家安全生产监胤督总局一行领胤导在通城市政胤府听取了初步调胤查结果,凌正跃和赵国栋都没有多做发言,只是指示进一步查明事胤故原因,同时做好遇胤难者后事处理和家属安抚工作,也责令省纪胤委、省监察厅、省检胤察院和省安监局介入调胤查,追查相关责任人责任。

  省纪胤委书胤记冯刚、省委政胤法委书胤记蒋友泉都是当天晚上赶到通城的,虽然事胤故现场已经彻底控胤制住了,但是两人的到来也就意味着某些问题不那么简单。

  在碰头会上冯刚当仁不让的提出纪检部门和检胤察机胤关都要及时跟进介入调胤查,查清这次特大事胤故原因究竟有无人为因素,各级部门以及相关单位有无连带和领胤导责任,这个意见一提出,就在碰头会上引起了巨大震荡。

  蒋友泉没有明确表态,只是说这样大的责任事胤故检胤察机胤关需要介入认真进行调胤查,查清原因,如果有涉及渎职犯罪,也必须要追究责任。

  面对来自内部的质疑和国胤家安全生产监胤督总局带着国胤务胤院有关领胤导的意见,安原方面也迅速成胤立了联合调胤查组,对整个事胤故原因进行深入调胤查。

  从2007年6月1日起,《生产安全事胤故报告和调胤查处理条例》生效,而10月开始,国胤务胤院建立了监察部、高检、高法、公胤安部、司法部和安监总局共同参予的重持大责任事胤故责任追究部际沟通协调会胤议制胤度,这也标志着将重持大安全事胤故的调胤查和处理上升到了更高的一个层面,以往都是由省一级有关部门主导的调胤查现在升格为国胤家有关部门,而国胤家安监总局这一次显然也是要主导整个调胤查。

  国胤家安监总局提出由他们来负责牵头进行调胤查让姿正跃感受到了巨大压力,《生产安全事胤故报告和调胤查处理条例》刚刚生效,安监总局就这样强胤势的提出要从监察部和高检抽人来组成调胤查组参予调胤查,显然是要把安原省安面排除在外,这是一个明显的不信任态度,这让凌正跃又惊又怒。

  照理说像这样的特大事胤故就算是追究责任也决不可能落到一个省委书胤记头上来,按照《条例》的规定,即便是最坏的结果也是追究行政部门负责人,他完全可以冷眼旁观。

  但是这一次略略有些不一样。

  想到这里凌正跃就下意识的想要吐出胸中的闷气。

  …………………………………………………””…………………………………………………………,“凌书胤记怎么说?”卢卫红脸色有些发青,盯着脸色阴沉的龙应华。

  “还能怎么说?免不了一顿臭骂了。”龙应华有些疲惫的以手抚额坐在沙发里,“真是流年不利,怎么就会这么巧碰上这种事情?你们市里恐怕要有承担责任的心理准备,会胤议纪要这些东西都应该有吧?”

  “龙省长,这些东西怎么可能没有?这样大的项目,省里又要求赶进度,市里边各种协调会都开了无数次,每一次都有会胤议纪要,都是按照省里要求,要求所有部门全力配合,一律开绿灯,保证进度。”卢卫红嘴角抽胤插了一下,目光也变得有些冷森,“各方面的要求也都很明确,但是龙省长你也知道这样打急抓,赶进度,难免有些地方就照应不到,肯定就会刀刀刀”

  “老卢,这些不是理由,你这些理由能给安监总局那些人说么?他会听你这些东西么?那只会弄巧成拙!”龙应华阴冷的目光扫视过来,“作为一级政胤府,就必须要履行职责,分管领胤导就尽职尽责没有,检胤查督导到位没有,制胤度落实没有,这些工作你们有没有做?有没有做到家?死了这么多人,还伤了这么多,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不要抱侥幸心理,要有一些思想准备才行。”

  第二次听到龙应华提及要有承担责任的思想准备,卢卫红心里很不是滋味,市里边是有责任,但是如果不是你龙应华三番五次来催促进度,说中胤石胤化和巴斯夫对进度很不满意,不是你龙应华示意安监和环保部门要倾斜要支持,至于这样么?但是现在这些话却无法出口,都是一各绳子上的蚂炸,谁都免不了责任,关键是这个责任怎么来分解,总得有个人来承担主要责任。

  在卢卫红看来古远山无疑是一个很好角色,到万不得已,有古远山来承担主责是最合适不过的,反正他都年龄已到,仕途上也不可能有多少奔头,他主动把责任扛过去,其他人就要轻胤松许多。

  见卢卫红脸色不豫,龙应华当然也知道卢卫红对此有看法,他甚至也能大略猜测出卢卫红的想法,可是古远止,肯干么?以古远山那个臭脾气,你想要做通他的工作那是千难万难,绝不可能,而且极有可能张胤开嘴巴乱咬一阵,没准就要把自己给拖进去,唯一的办法只能是由通城市方面来背上这个责任。

  “老许那边恐怕你要做一做工作,让他先有思想准备,另外罗锐作为具体责任人,恐怕刀刀刀,当然这只是最坏的打算,安监总局这边态度很强胤硬,但是我估计凌书胤记回去之后可能还要做工作,这样完全把我们这边排除在外,也不符合常理,也不现实,所以?刀?刀”龙应华沉吟了一下道:“但市里边要有最坏的思想准备才行。”

  “龙省长,我觉得完全由市里来承担这个责任恐怕不太合适。”卢卫红语气有些不太好,但是还是克制着自己的情绪,“通城石化市里边股份不多,股权调整之后也是省里占大头,也属于省国资委管理企业,包括干胤部管理在内的很多工作也是省国资委在负责,而且我觉得省里如果能够主动一些,咱们市里边也要轻胤松一些,老许现在怨气也很大,罗锐人也还年轻,不能就这样让一个领胤导干胤部在这件事情上毁了一辈子吧?”

  凌老板都没有明确态度,加之听龙应华的口气那就是要由通城市委市胤府来把这个责任全部背了,如果真是通城方面的责任也就罢了,但是前几次罗锐和许必成都给自己提出这样赶进度有风险,市里安监部门都连续提出了警告,市里边也希望适当放缓节奏,自己也多次和对方交换意见,但都是对方在那里催促,还让古远山开绿灯,这个时候却想把责任全部推到市里头上,这也太不地道了。

  卢卫红当然知道龙应华和凌正跃的关系,能够从总工会把他给弄回来还进了常胤委,这其中的关系不问可知,但是卢卫红并不怵。

  凌正跃不是那种因为关系就不问青红皂白的人,卢卫红自认为凌正跃对自己也同样很看重,这件事情对于通城来说几乎是致命的,但是对于省里边来说却非不可承受之重,他觉得省里边可以适当分担一些责任,至少省安监局就应当要承担部分责任,这样一下子把帽子全扣在通城头上,他这个市委书胤记就不答应。

  龙应华也听出了卢卫红语气中的桀骜,他有些恼怒。

  这个卢卫红似乎也太放肆了,不错,自己的确是在这个项目上施加了压力,但是自己从未说过可以在安全上不管不顾冒险,古远山虽然也有些开口子的嫌疑,但那话也是原则性的,并没有真正要你放任不管,这种情况下调胤查尚未定论,这个家伙居然就敢把责任上自己这边推了,真还是仗着他和凌老板关系不一般啊。但是这个时候绝对不是闹矛盾的好时机,安监总局那边调胤查组刚刚成胤立,尚未开始工作,自己这边就开始闹内乱,那只会授人以柄,龙应华强胤压住内心的火气,沉声道:“老卢,省里边如果有责任自然不会推托,但是现在首先是配合好调胤查组搞好前期调胤查,力争减轻责任,我只是提醒你,市里边要有这个思想准备,要做最坏的打算,并没有其他意思。”

  “龙省长,这一点你大可放心,市里边一定配合好调胤查组工作,当然,该市里边的责任,我们也绝不会推卸,这一点包括我本人在内,都一样有这个心理准备。”

  卢卫红语气也稍稍缓和了一些,他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就和龙应华闹翻,现在还远不是就这个问题进行摊牌的时候,也许根本就走不到那一步,自己刚才也有些冲动,只不过对方那种态度委实让他有些不舒服。

  龙应华不再吱声,不过一道裂痕已经在二人之间悄无声息的生成,现在还看不出来,但无论是龙应华还是卢卫红都意识到子这一点,要想在恨复到以前那种亲胤密无间的情形,怕是不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