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十七节 面对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十七节 面对

  第二十卷风展红旗如画第十七节面对

  “连这点担待都没有,还当公安厅长?”赵国栋面无表情,手指在皮质沙发的扶手上轻轻敲击,“像金鼎会所这样藏污纳垢的地方还有多少?我看这些打着私家会所不对外接客的幌子,强调其私密性,其实就是为我们一些领导干部与无良商人牵线搭桥的平台,就是干着挂羊头卖狗肉的龌龊勾当,权钱交易,钱色交易,我觉得铲除这种毒瘤将其公之于众,鼓励民众监督很有必要,把那些个在里边纸醉金迷醉生梦死的家伙曝曝光,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被赵国栋硬邦邦的一番话砸过来,邱元丰也有些尴尬,说实话,在金鼎会所问题的查处上,他还是倾向于邹富海的观点,抓大放小,抓重点抓有影响的角色,至于一些小鱼虾米类的角色,没有必要弄得沸沸扬扬,满城皆知,这也不是什么值得标榜宣扬的好事儿,纯粹就是给党委政府抹黑的丑事。

  但是由于从刁一鹏那里一下子就揪出了于哲的问题,这个案子顿时就上升到了一个不寻常的高度,如果说你敢随随便便就把这个案子结案了事,那么就有可能面临纪委这边的问责,但是如果继续深查下去,翻出来的事情牵扯到的人也是越来越多,却又不是一些重要角色和值得深究有分量的东西,所以在这个问题上,省公安厅也很纠结。

  邹富海和邱元丰也组织有关人员研究过几次,也像向政法委汇报过这个问题,蒋友泉也一直没有就这个问题正面表态,只是说要把目前已经反映出来的问题查清楚,但是却没有说后续牵扯到的问题怎么来处理,是继续查下去,还是就此收官。

  “国栋,现在安原情况不是很好,尤其是安都政治气氛很糟,社情民意和舆论都对这一次从黄治中、周宏伟再到于哲的落马十分关注,可以说群情激奋,虽然都只是前几年的事情,但是也反映出当前干群关系的紧张和社情民意对党政部门的不信任程度,在这个问题上,我个人看法还是需要慎重,即或是我们要对这些人严肃处理,但是我觉得也需要选择一个合适的机会,尽量避开近期舆论过度关注期,避免造成太坏的影响,让老百姓心目中真的感觉天下乌鸦一般黑似的。”

  邱元丰的观点很中肯,赵国栋也知道邱元丰的这个意见才是老成谋国之言,自己先前的狠话不过是一时激愤之语,面对已经有些躁动的民意,现在需要的是冷静应对,既要尊重民意严肃处理相关人员,又要有节制的引导民众情绪,表明党委政府在对待这些**问题上的绝不手软。

  但如何来处理好其中的分寸,也是一个考手艺的活儿。

  “邱哥,我也不瞒你,中央和省里是下了决心要对安都市区两级班子都要动一个大手术,所以对于中纪委和省纪委的行动,各方面都要积极配合,大乱之后有大治,不破不立,我想安都这么些年来积弊甚重,单纯调整一两个主要领导难以起到根除痼疾的作用,中央也是看到了这一点,先前我和凌书记也交换了一下意见,配合中央的这一次动作,要切实对安都多年以来的陈腐风气进行一次涤清,既要换思想,也要换人,双管齐下,才能达到目的。”

  赵国栋吐出一口闷气,仰起头来,望着天花板,似乎若有所思,“这么些年来,安原看似发展很平顺,但其实很多弊病也在积累下来,这一次安都出问题和通城出现这次事故都是一个爆发,我们的领导干部对自身修养放任自流,放弃了对自己政治素质和道德修养的经常性磨砺,在金钱面前丧失了抵御能力,有些领导干部作风虚浮,追求政绩工程面子工程,忽略人民群众的根本需求,忽视科学发展规律,??????”

  邱元丰是第一次感觉到精力充沛的赵国栋在自己面前表露出来的疲惫感,赵国栋就像是找到一个可供倾诉的对象,把工作中的一些不愉快都倾泻出来,这个时候自己就像是一个最好的听众,不但要认真倾听,还得不时插话,以示自己在努力的领会。

  这种状态持续了接近半个小时,赵国栋才意识到自己有些跑题了,但是他并不想就此收口,所以也就一样娓娓而谈,邱元丰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无论于公于私他都是一个值得信任的挚友,虽然身份和角度已经变换了多次,但是不变的是相互的信任。

  “刘局的事情,现在我也无法断言,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比我们最乐观的估计糟糕,但是比我们最悲观的预测稍好,至于说最终结果会是怎样,还是要看他自己。”赵国栋终于把话题回到了正题上。

  “刁一鹏不是也交待他和刘局关系怎么密切么?但实际上没有任何经济往来吧?吃饭打牌这些不算什么,??????”

  “许亚菲的问题是赖不过去的,也就是刘局生活作风问题,如果再牵缠有一些以权谋私的行径在里边,可能也会有一些问题,但是走到这一步,恐怕也要有这方面的思想准备,??????”

  “经济上的问题谁也帮不了他,但是我感觉刘局未必会有那么低能弱智吧?有些东西明知道是要翻船的,再要去做,就太短视太愚蠢了,??????”

  “那也未必,苹果国际的事情他怎么又敢去做?那么多人劝说,他还不是一意孤行?哼,利令智昏,这句话对无数精明睿智者都很适用,他们一样都是栽在这上面的。”

  就刘兆国的问题赵国栋和邱元丰也探讨了许久,得出的结论是刘兆国栽肯定是栽定了,但是在对他的定性程度上恐怕还会有一些圆转余地,是违纪还是犯罪,如果是犯罪,罪轻罪重,也还有探讨余地。

  “当了省长就这么怕了?你怕什么?怕流言飞语?以前怎么没见你怕过?”果绿色的呢子套装穿在韩冬身上格外精神,把一个知性女人的妩媚成熟和职场女性的娇俏活泼成功的融入到了一块儿,无论是哪个走过的男性,都下意识的要向韩冬投来一瞥,以至于赵国栋不得不恳求韩冬转移阵地。

  坐在这里,虽然这里的咖啡廊来人并不多,而且也没有谁特意关注谁,但作为安原的敏感人物,只怕要不了十分钟,就会有人发现坐在这个漂亮女性对面的男人竟然是省长。

  韩冬嘴角的笑容颇为自傲,两人换了一个偏处的角落,而且有一角布帘遮掩,只要不是有针对的来偷窥,一般人是绝对无法看到两人的面目的。

  “嘿嘿,小冬,你的嘴巴还是这样不饶人啊,听说你列入了你们市委考察对象?”赵国栋笑吟吟的道。

  安都市委组织部长郭长庚与韩度关系一直相当密切,即便是韩度离开了安原去沪江,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到二人的关系,韩冬在安都市委宣传部也算是资深副处级干部了,这一次安都市委有意要对区县和市直机关后备干部进行调整,韩冬也名列其中。

  “咦?你怎么知道?”韩冬惊讶的扬起眉毛,旋即反应过来,“是郭部长告诉你的?你和郭部长很熟悉?”

  “别误会,我和郭长庚没啥交情,就算有交情也和你的事情无关,小冬,不要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好不好?”赵国栋笑了起来。

  “哼,那倒也是,你三十七岁可以当省长,难道说我比你小一岁当个处级干部也不行?”韩冬巧笑嫣然的反击,噎得赵国栋说不出话来。

  丹红如豆蔻的指甲修剪得精致而整齐,纤细的手指依然那样细腻白皙,戒指表明眼前这个女子依然是未婚,这让赵国栋有些说不出的感触,虽然感情这个东西由不得人,但是对于韩冬来说,他是问心有愧的,至少在某个时段,自己是给对了对方一些错误的信号。

  “当然行,安都市委大材小用了。”赵国栋打着哈哈道。

  韩冬没有理睬赵国栋的言语,仔细观察着眼前这个眉宇间还有一抹阴郁男子。

  看得出来这段时间他并不轻松,省里边连连出事情,尤其是中纪委在安原更是掀起了反腐风暴,一举拉下了包括一个副省长在内的多名高级干部,市里边受到的冲击更大,一个常务副市长,两个区长,以及还有一大串的处级干部纷纷被纪委带走调查,一时间市里边也是风声鹤唳,干部们每天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有没有谁又被带走了,弄得很有点草木皆兵的味道。

  安都市里的工作已经收到了很大影响,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市里边经请示省里,才打算要尽快对市里人事进行一轮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