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十八节 苍蝇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十八节 苍蝇


  “国栋,我看你瘦了不少,是不是这段时间太疲倦了?虽然并不经常和赵国栋见面,但并不代表韩冬就看不到赵国栋了,作为一省之长,赵国栋在省里的新闻中出镜头的时候很多,眼前的赵国栋比起刚来安原时意气风发的赵国栋明显苍老了不少,看来接踵而至的事情让赵国栋也是陷入了疲于应付的局面中。

  “你们都说我瘦了,这显然是个伪命题,我没瘦,但是我得承认近期有些太累太疲倦了。”赵国栋摊摊手,银质的咖啡勺轻轻搅动,顺手在丢下一块方糖,据说更甜一些的咖啡可以缓解疲乏的情绪。

  “是不是我们安都这些事儿?”韩冬小心的问道。

  “不完全是,当然也和安都的事儿有很大关系,谁让你们安都“人才辈出,呢?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前仆后继,想刹车都刹不了啊。”赵国栋自我解嘲的笑了笑,“不过出这些事情也未必是坏事儿,脓疮总是要挤掉的,要不让它潜伏在那里,只会越长越大,到时候才会真的成大病。”

  韩冬轻轻吁了一口气,摇摇头:“但是没有人愿意看到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边,清江区和玄泊区的区长都出了事,这简直引发了洪洞县内无好人的呼声,于哲才当多久的常务副市长?就这样黯然落马,组织部门在怎么考察干部?还有刘兆国????”

  韩冬顿了一顿,没有再说下去。

  赵国栋苦笑着耸耸肩,“小冬,是不是要问我对这事儿怎么看?”

  韩冬对赵国栋和刘兆国之间的关系略有所知,但是她也知道至少这几年赵国栋和刘兆国之间的关系很淡了,基本上没有多少往来,但是她也知道当初赵国栋仕途起步得益于刘兆国和他的几个战友同学提携之恩良多。

  自己二叔也曾经隐约提及过赵国栋当初之所以平步青云固然与赵国栋自身努力和抓住机遇有关,但是刘兆国几个的战友同学如蔡正阳、柳道源等人在其中也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而这个时候刘兆国出事儿,赵国栋却又该如何面对。

  “不是,国栋,刘兆国出事儿是迟早的事情,他在安都的评价很不好尤其是这几年里,举报反映他问题的很多,我说的话你别不爱听,他这个人好像最初到安都当公安局长那几年还行,但是当了政法委〖书〗记之后就有些变质了,有些人说他是忘乎所以了,还有人说他是觉得自己上不去了就开始乱来,很难听。”韩冬轻声道:“市里边关于他的传言很多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几年里他都没有出事儿。”

  赵国栋默然不语,看来刘兆国的问题是很多人都早就知道,他不相信刘兆国自己本人会一无所知,可有时候到某种程度,就觉得自己可以为所欲为,觉得自己可以摆平一切事情,但是往往就是在你觉得可以平稳过渡的时候称就要喜筋斗了。

  墙倒众人推,一旦出事,以前鼻有的一切都会被翻腾出来,这也许就会害死人。

  刘兆国在前期把握得很好,即便是有一些问题,也能巧妙的涉险过关,但是这一次只怕他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好运气不会永远笼罩在什么人头上的。

  韩冬注意到了赵国栋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她有些后悔怎么会提及这个人,惹得赵国栋心情不好,两人见面却因为这件事情扫兴实在太失策了。

  赵国栋也注意到了韩冬有些后悔的表情,他摇摇头“小冬,没事儿,我早就有思想准备何况也这么久了,刘兆国以前对我的确不薄但是有些路都是自己选的,作为朋友也好,同事也好,只能规劝,但是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他自己,他既然选择走某条路,我想他也可以坦然的面对。”

  安都市的混乱局面让安原省委也很担心,所以在安都市委提出要尽快确定市区两级班子调整的意见时,也得到了安原省委的大力支持,而很显然在这一次人事调整问题上,安都市委从安原省委组织部那里获得了一定的话语权,尤其是在副厅级干部的人选问题上,关京山旗帜更加鲜明的表明的了安都市委的态度,这也和省委组织部方面发生了一些争执。

  不过对于像韩冬这样的处级干部来说,还轮不到省委组织部来过问,主宰他们前途的是市委组织部。

  “你是打算下区县?”赵国栋有些惊讶。

  “嗯,我一直在机关里工作,这么多年了,我想寻找一下自我突破。尝试一下挑战自己的极限。”韩冬昆得格外的安详恬静。但是语气里却流露出自信和坚定。

  “小冬,区县工作可不简单,不管你走到区县里干啥,基层工作千头万绪,而且事事牵涉百姓工作,这不仅仅是能力问题,而且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份吃苦耐劳的决心毅力。”赵国栋提醒道。

  “这我知道,如果我只是想贪图安逸清闲,在部里边我也能继续呆下去,但是我就是觉得长久呆在部里边,接触面友窄,而且也有些太过于单调,我就是想要去尝试一下,看看我自己的潜力究竟怎样。”眼眸中闪动着一抹跳跃般的光焰,韩冬慢慢的道:“人总是学会改变和挑战,我希望自己可以有这样的机会,国栋,你不也是在这样的经历中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么?我想我们都可以尝试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即便是有再大的困难,也值得。”

  看见赵国栋和那个女人起身,男子赶紧将脸侧向一边,微微低头,将自己的面部紧贴在女人肩头,避开对方视线,身旁这个漂亮女人有些惊讶,“陈哥,你怎么了?”

  “没事儿,就是头有些晕。”男子压低声音道,但是目光依然警觉的跟踪着两人,那女人不是罗冰,也不是那个一度和赵国栋传得沸沸扬扬的程若琳,挺娇俏妩媚的一个女子,嗯,感觉上两人虽然言行很亲密,但直觉告诉他,那两人似乎不像有那种关系,不过这至少是一个线索。

  赵国栋显然是做过一些掩饰的,衣领竖得很高,几乎要把大半个脸都遮住,加上低垂着头,手插在衣兜里,如果不是像自己这种对对方有着深刻印象的人,对方音容举止都深深的镌刻在自己心里,自己随时都在琢磨对方,只怕就是对面而过也无法认出对方来。

  看到二人下楼,听他们简短的谈话,似乎要去吃饭,男子很小心的跟在对方身后十米处,巧妙的借助拐角和楼梯来规避对方的注意,一直到楼下。

  那个女人去了停车场,而赵国栋却插着手在衣兜里等候着,很快一辆黑色的雅阁开了过来,是安都牌照,男子有些疑惑,按照自己这两年在安都厮混的判断,这辆雅阁车的牌照应该是属于安都市党政机关的车牌段位,难道这个女人也是一个干部,和赵国栋在谈工作?或者是借身体上位?

  这种可能性很大,男子揣摩着,赵国栋就是这种见了漂亮女人就迈不开步子的货色。

  一直看到赵国栋环顾四周之后才上车,男子赶等缩头避开对方视线,他没有再跟上去,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汽车消失的责向。

  有意思,滇南一别,又有两年了,其实从赵国栋重返安原之时起,陈大力就知道自己这辈子似乎很难摆脱这个家伙的阴影了。

  赵国栋杀回马枪来当了省长,也就意味着这家伙在安原成了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大人物,现在一般的鸡零狗碎动作对这个家伙都没有啥用处了,写几封信,或者拍两张照片,就像今天这种,已经毫无意义了,没有谁会理睬这些,只会为自己找来牢狱之灾甚至杀身之祸。

  不错,也许赵国栋一样和罗冰还有那个程若琳有往来,弄不好今晚赵国栋就得和罗冰睡在一张床上,可那又怎么样?你能抓到他的把柄么?

  在政道上颠簸那么多年,又在社会上打拼了这么些年,陈大力自认为自己黑白两道都算是几起几落了,现在手底下有一家像模像样的企业,虽然挂在弟弟的名下,但年入不菲,对于国内的情况他也算走了如指掌了,像赵国栋这样的角色,单纯是作风问题在一般情况下是不太可能把他击倒了,除非遇上特殊情形。

  陈大力不至于以卵击石想要去找赵国栋的麻烦,但是他知道掌握这些人的一些**总是有价值的,就想自己这么些年来的打拼,原值资本的积累不就是靠这一手么?从最初的胆战心惊到现在的驾轻就熟,可以说只要你巧妙的把握好尺度,不要太过分,很多东西比起想象的要轻松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