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二十节 逆变

第二十卷 风展红旗如画 第二十节 逆变

  罗冰静静的依偎着身旁的男人,原本涌到嘴边的很多话又吞了回去,她不想因为因为其他因素破坏这一刻的气氛。

  身旁男人看上去有些疲倦”他的手依然恋恋不舍的自己的xiōng前tún尖流连”证明自己的魅力并没有因为相隔太久而减弱,这让罗冰暗自心喜”她并不觉得自己的身体能够吸引自己深爱的男人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两情相悦就包括双方的一切。

  先前有些疯狂的欢爱滋味已经很久没有品尝了,自己这片沃土注定只能为他绽放,只有他才能真正拥有自己。

  赵国栋闭目细细的体味着欢好之后的余韵,这份滋味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悠长”他喜欢这种相依相偎的感觉。

  身畔女人的身材保持得相当好,肌肤细nèn光滑,白里透红,让人真有一种想要一口吃掉她的yù望。

  就这样相依相偎,轻怜mì爱丰流淌的气息足以让人mí醉,赵国栋也不想破坏这种难得的温馨。

  “这段时间还好吧?”抚弄着对方垂落在luǒ肩上油黑顺滑的发梢,赵国栋轻声问道。

  “tǐng好,一切都tǐng好,快要放寒假了,我打算在寒假里去海南休息一段时间,嗯,若琳可能也要去住一段时间”他们公司在广西那边拍片”距离不算远。”罗冰随口道:“你有时间么?噢,对不起,忘了?????”

  赵国栋苦笑着摇摇头,现在时间已经不属于自己的了,自己今晚这一来都已经是有些放肆了,日后这种情形不敢说再无,但是的确需要三思而后行了。

  “一入侯门深似海,这句话用在我现在身上怕是贴切得很了。”赵国栋也有些感慨,“若是我未曾走政道而是下海经商”现在也无需这般如做贼一般”担心被人发现曝光”便是被人发现,也顶多说我个人sī德有亏罢了,现在却可能引来巨大的舆论压力,甚至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不得不慎行啊。”

  罗冰也是一阵神伤”的确如此,赵国栋现在身份像今日这种悄然而来也是冒有很大风险的,被有心人或者媒体捕获,只怕又是一场政治风暴”这让罗冰也是矛盾无比,既希望赵国栋能来自己这里,又不愿意见到赵国栋因此而受累,实在令人为难。

  “反正我也就是一叮亠普通人”我和你好那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大不了我把罪名全背了。”罗冰有些赌气般的道。

  “这么简单?”赵国栋也知道罗冰在说气话,“真要这么简单就好喽,走一步看一步吧,没准儿哪天真的当累了,寻个由头引咎辞职走人也不是不可能。”

  罗冰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赵国栋这话更是笑话,当到这一角,哪有那么容易让你引咎辞职,那只能说明你真的有问题了,没准儿你想要引咎辞职”那就得查出你一个百般毛病来。

  气氛变得轻松而微妙,赵国栋随口问了问罗锐的情况,罗冰和家里关系和好之后便更加看重罗锐”两兄妹关系原来就很好”这破镜重圆之后更为密切,罗冰甚至连自己一些sī事都不瞒兄长,当然在赵国栋的问题上她也是一掠而过,而罗锐也不至于这般醒事还要刨根问底,毕竟自己妹妹和一个男人不清不楚这么多年”无论这个男人是多么优秀那也不值得一提,大家都心照不宣的避开这个问题。

  “很不好。”罗冰幽幽的道”前些时日罗锐和罗冰见过面”谈了一些事儿,罗冰感觉到罗锐似乎有点想要借自己的口转达什么似的,但是这一段时间赵国栋都不见人影,罗冰素来不主动给赵国栋打电话”所以心里虽然也有些着急,但是也还是强忍住不安,直到个天才有机会。

  “哦?”赵国栋一愣怔之后反应过来,通城石化的特大安全事故还在调查阶段,国家安监总局的调查组还驻扎在通城,看样子还要持续一段时间,这给通城市委市府带来了极大的压力,“罗锐在分管工业和安全?”

  “嗯,前些天他回来一趟”我听他说,安监总局的调查方向指向了市里边”现在他们市委〖书〗记和市长都经受了相当大的压力,尤其是纪检部门和检察院也介入了调查,他作为分管领导可能会承担很大的责任。”罗冰眉目间忧sè笼罩”“但是他说这次事故的责任不应当由市里全部来承担。”

  赵国栋默然不语,他当然清楚这一次事故发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而且他也知道龙应华和古远山在其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sè,问题是凌正跃现在不想把这件事情扩大化,尤其是在齐哗已经面临高层的信任危机的情况下,如果龙应华也被牵扯进了这个安全事故中去,那么安原省委就真的相当被动了,在这一点上凌正跃已经和赵国栋交换过意见。

  得硕大局。

  但是硕大局并不意味着就非要罗锐去顶缸,罗锐想要通过罗冰转达的一切信息赵国栋都了如指掌”就像卢卫红会先于龙应华向凌正跃坦陈心迹一样,许必成也会不动声sè的寻找合适而隐蔽的渠道向赵国栋输诚。

  赵国栋已经这半年里的风风雨雨中树立了一个鲜明而深刻的印象,那就是他有值得人输诚的实力。

  “告诉罗锐,不要出风头”也不要发牢sāo,更不要觉得自己受了委屈,踏踏实实做他该做的事情”是非自有公论。”良久之后,赵国栋瞅了一眼脸颊嫣红眉目含春的少fù”重重的在对方的肥tún上拍了一掌,清脆的响声在清冷的空气中散发出袅袅的春意。

  一宿无话。

  ……………………………………………………………………………………

  奥迪缓缓从部里大院驶出”凌正跃瞅了一眼大楼,轻轻叹了一。气。

  这是他和赵国栋二人联袂抵京dàng三天了。

  赵国栋抵京主要是和国家安监总局一到汇报通城石化特大安全责任事故,并向国务院作检讨,同时也还肩负有另一项工作,为铁道部近期将提出京安高铁这一意向xìng计划而来。

  而他则是为中纪委就黄治中、周宏伟、于哲系列案件来向〖中〗央作检讨,当然也还有为京安高铁项目而来的目的二两个领导同时进京检讨工作,这怕也是安原省开天辟地的第一回,但这不奇怪。

  随着问责制度越发严格”**问题、重大安全事故、影响稳定的重大群体xìng事件,这些都已经成为〖中〗央问责地方主要领导的必须科目,重大安全事故是政府负责,而**和影响稳定的群体xìng事件则是党委首当其冲”这已经有了一个粗略分工,而两起事件同时发生在安原,这也让安原省委省府陷入相当被动的局面,主动到京里检讨工作也算是明智之举。

  检讨完工作之后更重要的一个事项就是确定下一步省里边人事变动,虽说副省级干部是由〖中〗央来决定,但是地方党委根据情况依然有一定发言权,尤其是在地方党委根据本省实际情况提出合适人选的情况下,中组部也需要考虑地方党委的意见。

  关于齐华在周宏伟和于哲提拔问题上的责任问题,中纪委和中组部也就此询问了凌正跃,估计很快还会有一个调查组到安原来作进一步调查,这也让凌正跃意识到齐华被调整的可能xìng迅速上升,这也引起了他的担心”所以在和新任中组部长谭振强交换意见时凌正跃也很坦率的询问了这种可能xìng。

  谭永强没有给凌正跃肯定的答复,但是也给了凌正跃一个明确的态度,那就是齐华在这个问题上恐怕是有责任的,中纪委已经就这个问题与中组部交换了意见,估计是中纪委专案组在安原获得了这个情况反馈了回去。

  这个暗示一出来,凌正跃就敏感的意识到只怕这个情况已经不可逆转,所以他必须要先行就这个问题表明态度”那就是如果〖中〗央要在安原省委组织部长人选问题上调整,那么安原省委的意见是从现有常委班子成员里产生,谭永强认真倾听了凌正跃的意见,表示部里边还需要研究并征求〖中〗央有关领导的意见。

  对方在这个问题上态度模糊让凌正跃有些失落,昔日诸贤担任中组部长那种轻松随意气氛不在,而谭永强表现出来的那种不冷不热也让他很不适应。

  更让凌正跃受到打击的是谭永强在和他交换意见的最后,明确提出了中组部近期将对安原几名后备干部进行考察,也提及了〖中〗央在〖民〗主党派干部的任用上的一些考虑,钟跃军的名字名列榜首排在了袁志坚之前,许乔更是名列其中”这让凌正跃也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他意识到如果自己不马上采取对策”只怕原来自己的一些美好设想都将被无情的现实所粉碎。!。